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将军挺着大肚子上战场 被吊起来夹子夹y蒂

2021-11-25 09:15:40情感专区
开房,和他睡?

  培养夫妻感情?

  瑞姨,你又玩我是不是?

  她不要。

  可瑞姨太了解她了,在她还没开口拒绝前,截住她:

  “如果你不乐意,那我现在就出院,我和你们

开房,和他睡?

  培养夫妻感情?

  瑞姨,你又玩我是不是?

  她不要。

  可瑞姨太了解她了,在她还没开口拒绝前,截住她:

  “如果你不乐意,那我现在就出院,我和你们一起去酒店住。医院住着味道太重,我讨厌这里。”

  这里条件的确不好,隔音很差,隔壁还住碰上一个喜欢晚上唱歌的疯颠老人。

  这两日,时卿睡得都不好。瑞姨肯定也没睡好。

  “我可以去开房,但是瑞姨,这里条件太差,我们明日还是回市里找家医院……如果你不喜欢待在医院,我们就在医院附近租一套房子,你白天到医院挂水,晚上,我带你回租的房子里休息……”

  瑞姨喜欢算计她,她反过来也算计起瑞姨。

  “好,那都依你。”瑞姨轻笑着应下了,转头冲陆隽辰招招手,“小辰,过来。”

  他走了过去。

  瑞姨笑着一把抓起他的手,又拉过时卿的手,让他们牵在一起来:“走吧,睡觉去吧……不早了。好好睡啊……”

  时卿的眼皮狠狠跳了一下。

  陆隽辰则扣住小妻子那纤瘦的手,但笑不笑。

  二人一致觉得:“睡觉”这个词,说在这个时候,像在开车。

  “那这里……”谁看护。

  没等说完,陆隽辰就道:“已经请好看护,另外,向阳会在外头守着。我没订市里的酒店,就在镇上住吧,房间我已经让人去打扫过,床单什么的都是全新的……”

  这个男人已经把什么都打点好了。

  时卿找不到理由拒绝,点下了头。

  “走吧……”

  陆隽辰拉着她,和老师告别,出了病房。

  一出病房,时卿就想收回手。

  陆隽辰却好像早就预料到了,握得紧紧的。

  “你……”

  她抬头想骂人,却对上了他深亮的黑眸。

  “陆太太想说什么?不愿意我碰你?牵个手都不行?”

 文学


  他把她的心思看穿了。

  时卿暗吸气,房门半开,他们的说话声会传到瑞姨耳朵里的,她忍着。

  “走吧……我想休息了。”

  他想牵,就让他牵吧。

  反正也……没什么感觉。

  不对,还是有点感觉的。

  这个男人,有着极强的占有欲,以及对她的控制欲——这种束缚感,令她很不自在。

  两个人走下住院部。

  东峰就守在住院部楼下,见到他们过来,忙迎了上来,“先生,太太……旅馆那边都安排好了……”

  时卿被叫得浑身不舒服,就像被人用针在暗戳戳地扎。

  陆隽辰点点头:“走吧!”

  这个男人拉着她,上了车。

  东峰看着那双牵在一起的手,翘起唇角:

  先生居然会牢牢牵住一个女人的手,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

  信合旅馆,商务客房。

  时卿用房卡开了客房门,闻到一阵好闻的花香,房内摆了一束香水百合,床上用具也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家具一尘不染。

  只是那张大床上,居然用玫瑰花组了两个爱心。

  “累了吧,去洗个澡吧……”

  身后传来男人嗓音。

  他有留意到她身上不再是早上那一身衣服,眼镜也没戴,也不知这一天,她跑哪去了?

  时卿推着行李箱,进了卫生间,砰得把门关上了。

  陆隽辰摸了摸鼻子,陆太太不喜欢说话。

  卫生间内传来放水声。

  时卿坐在马桶上,想着怎么和他聊聊。她想和他撇清关系,把事情说开,他们这桩婚事,只是权宜之计……

  可他要是不愿意怎么办?

  她可以把婚姻当儿戏,他若当真呢?

  *

  房间内,陆隽辰把床上的玫瑰拿走,想着要怎么和这个闷葫芦一般妻子聊聊——她总是紧闭心门,他想使力也无处使。

  老师让他们来开房,无非是希望他们可以多说说话。

  咚咚咚。

  有人敲门。

  陆隽辰以为是东峰找他有事,开了门,却看到门口是两个陌生男人,一个穿黑T恤,一个穿灰T恤,四肢壮实,面相不善,一看就知是混道的。

  他混了那么多年部队,曾在战乱地区维过和,后来从商,奸商混混,都见识过,认人很准。

  “两位,有事?”

  定是来找茬的。

  黑T恤上下打量,叫道:“你就是向南?”

  不是。

  但是向南订得这房间,所以这里能查到向南的相关记录。

  所以,是有人在查向南。

  “有问题吗?”

  “我们老爷子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马上。”

  那语气,真是比他的手下还要拽。

  果然是,越是来头小的,越爱虚张声势。

  “老爷子是谁?”陆隽辰慢悠悠问着。

  “去了就知道了。废什么话,赶紧的……”灰T恤很不耐烦。

  陆隽辰看了看手表:

  “已经十点多了,不好意思,一般情况下,我超出晚上十点,就不会应酬。明天吧!”

  “妈的,规矩这么多,你当你是什么大人物吗?一个保安而已,耍什么大牌?赶紧的,马上跟我们走……”

  黑T恤眯着眼睛,捏着拳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很厉害吗?

  陆隽辰淡淡看着,“哦,那就让我看看你们打算怎么不客气法?”

  两个男人面色大变,嘴里骂骂咧咧地伸过手:“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想扣住他,给他一顿社会的毒打。

  陆隽辰眼神一深,这么多年以来,还真没有谁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发狠?是自己装得太老好人了吗?

  他把房门关上,以一个他们想象不到的角度出拳,一人一拳。一息之间,无比干脆,直接将人干倒。

  灰T恤直接晕了,黑T恤痛得想尖叫,却被他捂住了嘴。

  他不想吵到陆太太。

  “谁让你来找我麻烦的?”他冷声叱问,目光寒凛。

  “唔唔唔……”黑T恤被捂得差点憋过去。

  陆隽辰松了手。

  黑T恤大口喘气,眼底堆起惊恐,忍着疼惨叫道:

  “是……是周家周老爷子让人传的话,要把杨家村时卿的男人带回去问话……这位大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饶了我……我……我也就是个传话的……”

  一拳就把他和他兄弟打得站不起来的人,能是他祸祸的吗?

  天呐,这位是什么来头啊,这么厉害?

  他怕了成不成?

  “麻溜地滚吧……”陆隽辰没再为难,“把你的兄弟一起给我带走……”

  “是是是。”黑T恤又惊又怕,背起同伙就跑。

  陆隽辰找了一处阳台,点了根烟:

  周家找他,是为了时卿吗?

  他家小媳妇又惹了什么事,竟让周老爷子出面寻他麻烦?

  周老爷子?

  呵呵。

  在他眼里算什么东西!

  竟敢仗势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