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你夹太紧了我拔不出来 他缓缓地将那灼热推进去

2021-11-25 09:13:19情感专区
玉瓷做的脸颊,白里透红,仿佛是睡沉了。

  这是假睡。

  以假睡来回避夫妻之间应该有的对话,以及亲密,那疏淡的眉目流露着拒人千里的气息。

  呵呵,小媳妇的心,关得太紧了

玉瓷做的脸颊,白里透红,仿佛是睡沉了。

  这是假睡。

  以假睡来回避夫妻之间应该有的对话,以及亲密,那疏淡的眉目流露着拒人千里的气息。

  呵呵,小媳妇的心,关得太紧了。

  他去洗了个澡。

  出来后,二话不说,直接就钻进了被窝。

  他有感觉到:身边这个小女人,往边上挪了挪,这是想离他远远的。

  陆隽辰本能地翘起唇角。

  “床就这么点大,如果我真想干点什么?你睡到地上,也能被我捞回来……”

  他靠在那里懒懒看着,语气是笃定的,心头好似又生了想调戏她的心。

  被窝里的她,身体僵住了。

  “还有,别把自己蒙住。蒙被子睡不好。”

  他故意凑了过去,故意在她耳边吹一口热气,直吹得她不自觉得缩了缩脖子。

  时卿有点紧张,往边上一挪,急忙忙坐起,他的唇,却在她转身时,在她脸上一滑而过——柔软的触感,令她心脏一窒,心跳,漏了好几下。

  陆隽辰也一怔,不自觉间就闻到了她身上的暗香,应该是她自带的浴精,香得有点特别——挺撩人的。

  害他想把她搂进怀。

  不过,他要真这么做了,只怕会吓坏她,会认为他就是一个想睡她的色坯。

  此刻的她,长发披肩,着一件卡通的睡裙,缩在那里,就像一只无辜的小猫儿,眼睛里渗出深深的戒备。

  “这什么眼神?怕我吃了你吗?”

  他挑起了那道好看的剑眉,语气带着好笑。

  但一男一女,睡在同一张床上。

  这气氛,真的是别提有多暧昧。

  时卿清了清喉咙,坐正,又整理了一下睡裙,无比冷静地说道:“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有些事,已经完全超出我的预期。比如你……既然你并不累,那我们谈谈吧……”

 文学



  “想谈什么?是不是想和我说:我和你这桩婚事,只是走走形式?你没有和我过下去的意思?”他猜测着她的心思。

  这个男人果然聪明。

  “瑞姨病得厉害,本来,我无意结婚,可我不想让她担心我。我想,你也不是那种娶不到老婆的,会同意娶我,肯定是瑞姨拿什么逼你了。既然你我都拒抗这段婚姻。回头,我们可以一拍两散。你不用了解我是怎么一个人。我也不用花心思来研究你。你看可以吗?”

  终于,她把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了。

  语气无比冷静。

  态度非常儿戏。

  陆隽辰莫名被气到了。

  哪怕他一早就知道她无意,可亲耳听到她说出来,那是另一种感觉。

  她结婚,最终是冲着离婚去的。

  陆先生有点想冲进卫生间,看看自己最近是不是长歪了?

  这些年,但凡认得他的女孩子,一个个都想搏他眼光,得他青睐,偏她,做了他太太,却不稀罕他,心里直想着:一拍两散。

  好气哦。

  这是自负的陆先生生平第二次遭遇滑铁卢。

  第一次是六年前,他遭人暗算。

  “你可以当婚姻是游戏。我不能。”

  陆隽辰直直看向她,一口就回绝了,“我答应过老师,娶了就得负责一辈子……所以,今天你说过的话,我权当没听过。”

  时卿拧起漂亮的细眉:“我不需要你负责。”

  陆隽辰勾着唇角:“可我得对自己的决定负责。婚姻不光得对别人负责,也得对自己负责。”

  时卿:“……”这话说得没错,她好像没法反驳。

  陆隽辰继续慢悠悠说道:“结婚之前,要不要结,你有决定权。结了婚,就是两个人的事。我没打算莫名其妙就变成离婚人士。时卿,在你决定结束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尝试接受。”

  接受他?

  这是不可能的。

  她的人生计划当中,没有男人。

  这个计划不会变的。

  “我去另外开间房。”

  时卿从床上跳了下来。

  实在忍受不了和一个陌生男人同睡一张床。

  她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陆隽辰深受打击,她竟避自己如此,可怜他活了这么多年,对女人,从来没这么耐心过,遇到了她,居然被如此嫌弃。

  他第一时间跳起,拦了去路。

  她的反应时,如防豺狼虎豹一般,警惕地往后一退,眼神充满了戒备,就好像他是色魔。

  她长得不高,身材纤瘦玲珑,当她以防备的姿态和他对峙时,整个人显得柔弱无助,从而显得他很无耻一般。

  “不许。乖乖和我睡一处。也不用防我防得像贼一样。虽然你现在是我太太,但我不会强求你履行夫妻义务……”

  男人高大的身形逼了过去:

  “时卿,如果之前你的想法是,演一出戏给你的瑞姨看,结个假婚,安其心;那你现在应该考虑一下和我把这段婚姻维持下去……”

  时卿不驯地扬着巴,往后退,语气很坚定,“可我不喜欢你。”

  陆隽辰却道:“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时卿一脸漠淡,“我没感情。”

  陆隽辰把她逼到了窗前,俯视她,“我不信……”

  如果她没感情,就不会为了瑞姨和他结婚。

  她对她的瑞姨分明有着深厚不见底的感情,才令她违心嫁人。

  她分明就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

  至于她对他的冷淡,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不熟悉,可能,她在感情上受过怆伤——那份伤很重,让她对异性生出了强烈的防备之心。

  陆隽辰没谈过恋爱,但是,他读过各种心理书籍——时卿的这种反应,是情感怆伤应激综合症。

  至于老师要他娶她,肯定有其他深意。

  “陆隽辰,你很好,但我并不想经营一段感情,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瑞姨,你所做所为,也是为了她,所以,陆隽辰,我们可不可以理性合作?在瑞姨面前,我们扮恩爱夫妻,在人后,你我互不相关……”

  面对咫尺之距的男人,她依旧以冰冷的眼神和他对峙:

  “我对你无感。哪怕,你吻我,甚至要我和你上床,我也无感。陆隽辰,我和一具行尸走肉,差不了多……

  “瑞姨想给我组建一个家,她的好意我领了,但你,真不用面对我……你值得更优秀的女孩,但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她把话说绝了,并一把推开了他,冰冷的眼神,在无声地告他:

  她就是一块捂不热的顽石,别妄想打动她。

  陆隽辰有点头疼:小媳妇很难搞哦!

  “好,我同意人前扮恩爱夫妻……房间留给你,我去另外开……”

  陆隽辰调头,走了——他也是有脾气的,再争执下去会吵起来。

  没必要。

  还是冷处理吧!

  这桩婚事,既然开始了,就不是她想结束就能结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