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绑起来用振动器折磨视频 浪荡女主睡遍男人h

2021-11-25 09:08:16情感专区
留下双喜在后头喊:“娘娘,您刚回来怎又要走啊!”

  双喜看着乔伊伊的背影摇了摇头继续晒起了衣裳。

  到了南阳府,南公子已经立在府外等着了。乔伊伊有些不好意

留下双喜在后头喊:“娘娘,您刚回来怎又要走啊!”

  双喜看着乔伊伊的背影摇了摇头继续晒起了衣裳。

  到了南阳府,南公子已经立在府外等着了。乔伊伊有些不好意思的上前道:“南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昨日军中有事,耽误了时辰。”

  南公子见乔伊伊这么说立刻摆手道:“武王妃这是哪里话,王府来报信的人都告诉在下了,武王妃医术高明医者仁心实在是女中豪杰啊,让在下都惭愧不如。”

  “呵呵,南公子过奖过奖了。”

  韩霄染从马车上轻轻的走下来,身上散发着的强者气息立刻吸引了南公子的注意力。

  见到韩霄染,南公子先是一愣随即恭敬的行礼道:“参加王爷.”

  上次见武王爷还是几年前在宴会上匆匆看了一眼,如今再一看不愧是战神身上自带一种历经千锤百炼的气场,长相如此英俊潇洒让他一个男儿都想夸一句王爷威武。

  韩霄染冷冷道:“免礼,既然王妃是来给南阳夫人送药的,那就快些给了药吧,有劳南公子替本王向南阳夫人问个好,本王军务繁忙就不进去了。”说着瞪了乔伊伊一眼。

  乔伊伊拽了拽韩霄染的衣袖朝南公子宛然一笑道:“南公子,这是一个周的药量,该怎么服用和饮食的注意事项我都写好夹在里头了,一定严格按照要求来,一周就可见好转一点。一周后我再上门来送药顺便看看情况。”

  说完乔伊伊就准备告辞,突然想起来自家的火锅店又道:“三日后便是自家食府街上的火锅店万里香开业到时还劳烦南公子捧场。”

  “火锅店?王妃娘娘不仅医术高超还懂得经商?火锅店这个酒楼名倒是新鲜的很,王妃放心届时在下一定到场。”

  又客套了几句,乔伊伊才坐上马车离去。

  马车上,乔伊伊总感觉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醋味,酸的她鼻子都透不过气来,再一扭头发现韩霄染脸色黑的像糊了的锅底一般正怒瞪着自己。

  “你,你干嘛瞪我啊!”乔伊伊摸不着头脑。

  “爱妃身为有夫之妇却当着自己夫君的面同其他男人相谈甚欢,你让本王的脸面往哪放合适?”

  乔伊伊这才回过味儿来,怪不得老是闻着一股醋味啊原来自己身边坐着一位醋王啊!

  乔伊伊立刻笑嘻嘻道:“哎呀,阿染,娘子的好夫君天大地大夫君最大,我只不过是同南公子客套一下而已,不能让外人说武王妃不懂礼数不是?”

  “难道阿染你对自己不自信?这天下的男人哪有阿染好呢?”乔伊伊一脸乖巧的眨着一双卡姿兰大眼滴溜溜的看着韩霄染。

  “咳咳,好吧,本王只是提醒一下爱妃,爱妃昨日操劳今日便好好休息吧。”

 文学


  韩霄染刚想叫车夫回府就被乔伊伊一把拉住,“怎么可以回府啊,我还有好多东西没买呢?”

  “哦,爱妃还有什么东西没买?本王陪爱妃一起去买。”

  “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随我走就是了”韩霄染看着乔伊伊一脸坏笑的模样总感觉没好事。

  根据乔伊伊的指示先到了杂货铺,一进杂货铺,老板就笑呵呵的迎上来。

  “姑娘,又来了啊!呵呵,这次要订做点什么?”

  这次要,乔伊伊话还没说完韩霄染便走了进来。

  老板是个有眼力见的人一看到韩霄染一身铠甲及战袍上的武字就连忙弯腰跪下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是武王爷武王妃亲自驾到,有失远迎。”

  看到店老板这一脸紧张的模样乔伊伊立刻就后悔让韩霄染下马车了。

  “起来吧,今日本王的王妃来定制东西你尽管按照吩咐就是,不必管本王。”韩霄染扬了扬下巴自觉点的找了一个梨花椅子坐下等候。

  店老板这才如获大赦般擦了擦汗津津的额头道:“王妃,王妃要定做些什么?”

  乔伊伊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老板不必客气,下次见到我莫要行礼了,以后我会经常来你定制东西的。”

  店老板瞄了一眼不怒自威的韩霄染咽了咽口水道:“王妃说的是。”

  “上次在你家做的手术刀,缝合线,骨针等东西全部再来一套,对了多做一些一次性手套,这回想找你做几个导尿管装置。”

  “导尿管?劳烦王妃再提供一下图纸”店老板摸了摸脑袋上的汗,这武王妃为人和善可爱,可是武王爷这尊大佛坐在这里就算是不说话也吓的他不停冒虚汗。

  乔伊伊轻车熟路的自己到柜台上找了纸和笔将图纸画了出来然后补充说:“对了,针管也多做一些。”

  乔伊伊托腮琢磨了一会又拿起笔画了一副拐杖图交给店老板相约两日后来取。

  乔伊伊和韩霄染走后店老板立马把店里所有的伙计都招呼起来第一个先把武王妃交代的任务完成,其余人家订的东西先放一放。

  离开了杂货铺乔伊伊便拉着韩霄染去了集市上,由于集市上人比较多所以安排了车夫架着马车在集市门口等候。

  乔伊伊颇有目标的带着韩霄染直奔牛肉铺子,一路上行人纷纷向这一对俊男美女投去了目光。

  “老板,这个怎么卖呀?”乔伊伊指了指桌边的牛瘤胃问道。

  “这个?”卖牛肉的老板上下打量了一番乔伊伊,又看了看韩霄染当看到韩霄染铠甲和战袍上的武字的时候吓的立刻扔了手上切肉的刀,噗通一身跪在地上就要磕头。

  “这这这,草民参见武王爷,参见武王妃。哎哎哎,老板老板,快快请起我就想买个毛肚吃,不必行此大礼。

  卖牛肉老板的这一跪引来其他行人的注意,大家都认出武战神来,纷纷跪下行礼,乔伊伊慌张的拽着韩霄染的胳膊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比起乔伊伊的慌张,韩霄染显得淡定多了,一抬眉毛挥了挥手冷冷道:“都起来吧,本王只是陪王妃买个牛,牛肉而已,大家不必客气,该买什么买什么。”

  牛瘤胃这三个字到了嘴边是真的说不出口,牛瘤胃就是牛下水,平民小户都不会买来吃更何况他堂堂武王爷,说出去不叫人笑掉大牙才怪嘞。

  得到武战神的赦免大家才慢慢站起来,但还是时不时向这边投来目光,堂堂战神平时只有画像可看难得今日见到了本人,当然要向拜观音菩萨一样拜一拜了。

  乔伊伊见大家走散,便继续刚才的问题再次指着桌角的牛瘤胃问道:“老板,这个怎么卖的?”

  卖牛肉的老板刚捡起来的刀子差点再次惊的丟掉,“王妃,您确定问的是这个?牛瘤胃?”

  乔伊伊点了点头,“对呀,就这毛肚多少钱一斤?给我称两斤呀。”

  韩霄染脸色一黑道:“伊伊啊,这个东西就算是平民小户没有人会买来吃的!”

  乔伊伊摇了摇头感叹道:“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没人买来吃?那这个到底卖不卖啊?”

  店老板咽了咽口水道:“娘娘,不是小的不卖给您,主要这牛瘤胃真的没人吃,这都是要丢掉的!”

  “既然是要丟掉的那你能不能把这些都送给我呀!”乔伊伊一听不要钱瞬间摩拳擦掌的盯着牛瘤胃。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小的这就给您包起来。”

  韩霄染一脸嫌弃的看了看牛瘤胃,有些想呕吐的感觉,韩霄染做梦也没想到乔伊伊下句话会更加雷人。

  乔伊伊甩出一把碎银道:“这是的定金,以后可以把牛瘤胃都给我留着嘛,我会派人每天来取的。”

  牛肉老板看着桌子上的一把碎银瞪大了眼:“这这,娘娘啊,这都是要扔掉的您若是要小的给您留着就行,不值钱的”

  他不是不想要钱,主要他坑谁也不敢坑武王妃啊尤其还是当着武王爷的面,武王爷杀人如麻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若是不给王妃说明白恐怕自己的脑袋就要搬家啊!

  乔伊伊看了一眼被雷到的韩霄染呵呵一笑道:“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派人每天来你这里取牛瘤胃,我既然交了钱以后您家的牛瘤胃可不能给别人家呀!

  “自然自然这是自然,给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给人家。”就这牛瘤胃他拿到街上给人家钱也不见得有人要,更别提王妃娘娘出手阔绰一下就给了一大把碎银了。

  路上的行人看到乔伊伊抱着包好的牛瘤胃一脸开心都不禁议论道:“这武王妃娘娘怕是脑袋不灵光,怎会花钱买这种东西。“

  “我听说啊,武王妃本是乔五小姐本就脑袋不聪明,说是长相也不怎么样,今日一见虽说王妃娘娘长相美若天仙但脑袋确实不聪明!”

  韩霄染听着路人的议论声整个人都不好了,眼神凌厉的扫了一眼正嚼舌根的行人吓的一愣连忙闭上嘴灰溜溜的走开了。

  买完毛肚乔伊伊又拉着韩霄染买了一些糕点、两串糖葫芦、一个哈密瓜一篮脆柿子才心满意足的出了集市坐上了马车回王府。

  马车内韩霄染抱着水果和糕点,乔伊伊则是抱着一包牛瘤胃和糖葫芦,美滋滋的吃着糖葫芦。

  嘴里嘎吱嘎吱的嚼着糖葫芦又将糖葫芦递到韩霄染的嘴边,调皮的挤挤眼。

  韩霄染给面子的咬下来一个山楂嚼起来,上次吃糖葫芦好像是十五年前了,那时候他和王姐还是个孩子,他的父亲母亲也还没有死,也像今天一样是个放了晴的暖日,他打拳打的好父亲奖励他带着一家人去逛街,他和王姐一人一根糖葫芦,那糖葫芦真的好甜,好甜,甜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个滋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