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全身都湿透了,好快的车)全章节阅读

2021-11-25 08:58:35情感专区
温度很舒适,雨后的空气湿湿润润,清清爽爽的感觉。

  蓝琪:“这考试很重要吧?”

  他或许只是随口一问,但月月回答的很认真。

  “嗯,就是考古领队的资格

温度很舒适,雨后的空气湿湿润润,清清爽爽的感觉。

  蓝琪:“这考试很重要吧?”

  他或许只是随口一问,但月月回答的很认真。

  “嗯,就是考古领队的资格证。考虑到年底就毕业了,明年参加工作就没有这么充裕的备考时间。所以我计划是今年考下来。”

  “嗯,肯定没问题的。”

  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公园里都是三三两两闲逸散步的人群。

  他们沿着林荫道穿过公园,来到对面的一家餐厅。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两人面对面的坐着。

  蓝琪坐下后就一直望着窗外,外面能看到的不过是些树,还有在广场里活动的老年人。有什么好看的?

  或许他只是跟她无话可说罢了。

  女人毕竟是敏感的,月月也有察觉。

  奇怪!

  她发现蓝琪现在对她的笑容,没有以前多了。

  以前他们在考古队时,在大陵山时,蓝琪每次见到她都会温煦微笑。

  可是最近做了邻居,更熟识了,蓝琪反而对她越来越冷淡。

  咦?这是什么原理呢?

  想不明白,自己也没有得罪他呀!

  他是讨厌她?那也不对呀,他今天还主动邀她共进晚餐呢?

  莫明狐疑,想不明白……

  饭口有点忙,半分钟后,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点餐。

 文学


  蓝琪很懂交际礼仪,与女士用餐必然是女士先点餐。

  但今天他没那么“客气”,似乎故意不想“客气”。

  也不知是犯病呢,还是跟谁赌气。

  他就接过菜单自己看,上面有荤菜素菜,凉菜热菜,一排一排的小字。

  他才看了一眼,忽然眼前一暗,视力急剧模糊。

  他闭了闭眼睛,不自觉的用手捏紧双眼之间。短暂的几秒后,视力又恢复了。

  但他心底已经冰凉,尽是厌烦、无助、沮丧。

  他将菜单推到月月跟前,“你来点吧!”

  “嗯”

  月月没有推辞,低头看菜单,问:“你吃什么馅的生煎?”

  “牛肉”

  “嗯,两份牛肉的,再点两个菜吧。你不吃辣,我就点一个荤菜,一个素菜。”

  月月看着菜单顺口一说,却让蓝琪的心中波动。

  他越来越发现这个古天月并不是一根筋的书呆子,其实她很细心,很善解人意。

  “古尸姐”这个外号不恰当,她并不像尸体那么冷,反而像普照的阳光,默默的温暖生机。

  蓝琪吃东西并不忌口,就是最近几个月医生不让他吃辣,他才不吃的,跟任何人都没有说过。

  但是古天月怎么知道?

  定是在大陵山时,他们坐在一个桌上吃饭,她观察到他不碰带辣椒的菜。

  服务员:“需要酒水吗?今天酒水半价活动。”

  月月询问他:“半价,咱们喝吗?”

  诶,这个女人怎么这么……

  有时候智商高到天际,有的时候又这么天真烂漫,心思像雪一样纯洁……

  蓝琪的视线停滞,下一刻回过神来,一口回绝:“不喝!”

  .

  接下来,一顿饭吃得很沉默。

  蓝琪最是圆滑、健谈,他若肯动动嘴皮子,保准让对方笑得很开心。

  但他今天不想圆滑,也不想健谈,面对古天月的时候他越来越沉默了……

  这时,月月的电话响了,是妈妈打来的。

  “喂,妈”

  “月,学习呢?”

  “没,在吃饭呢。”

  妈妈听出了周围有杂音,知道她是在外面吃。

  “呵呵,自己出去吃的?”

  “和朋友一起”

  “呃?男的女的?”

  “……”

  月月不回答,老妈突然明白了,惊喜又诡异的笑了两声,吓死人了。

  月月瞬间满头黑线,无语绝绝子!

  还好老妈了解女儿,见好就收,没敢再追问什么,怕惹的月月不耐烦。

  赶紧嘱咐两句:“好好吃饭,注意休息啊!放假也不回来住,不知道家里担心你啊!”

  月月:“主要是这次考试很重要,我必须得考下来!”

  为啥不回家?

  你心里没数吗?

  一回家老妈就逼她去相亲,再不就唠唠叨叨的没个安静时候,能学习好吗?

  老妈这两年也不太支持她学习了,总疑惑是不是女儿心理出了什么问题。

  唉……愁啊!

  妈妈:“好,那你们吃吧!那个,要多微笑,记住多微笑!”

  不说还好,一说月月彻底笑不出来了,挂断电话。

  对面的蓝琪却笑了,“你妈妈对你挺着急呀?”

  月月没有掩饰,坦荡的“嗯”了一声。

  蓝琪:“沈元琪不好吗?跟你年龄相仿、学识相配。”

  月月:“如果择偶是这种标准的话,那倒简单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同学,都有同事,岂不是拉出来一个都很般配。”

  蓝琪被逗笑,“哈哈哈……”

  月月也笑了,她很想问一个问题,就借机问了。

  “那你呢?我哥都结婚了,年底宝宝就快出生了。”

  蓝琪停顿片刻,无所谓的说:“我习惯了一个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反正这世上大部分人最后都是孤独的,我也不太需要伴侣……”

  他的内心就是这么阴暗,这么冷酷,甚至是绝望。

  在说出这段话的时候,蓝琪心里很难过,一方面怕伤了她,一方面又在用锋利的刀剑逼她远离。

  他已落入深渊,月月就像一束光。

  从外貌到学识,从品行到才华,她太完美,太优秀!

  他堕入烂泥里,却妄想着向她伸出手,怕遥不可及,怕失望痛苦。

  同时他又抗拒,不想去追寻什么光,因为他已习惯了暗渊的生活。自己已经是这个糟烂样子,就算扒掉几层皮也洗不干净,怎么敢去向往纯美圣洁的她呢?

  .

  他故意说出那样的话,以为月月会伤心失落,会远离他,但却没有。

  月月很平静,反而赞同的点了点头,“孤独本是常态,这很正常。每个人最终的归宿都是孤独,无论什么工作,什么学识,什么经历,最终要学会的就是与孤独和平相处。”

  吃惊的人竟成了蓝琪,他没想到这么奋发、这么优秀的古天月,竟能说出这么孤独,这么忧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