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偷玩山村粗壮肥妇女(托着腰结合h)全章节阅读

2021-11-25 08:55:55情感专区
望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天意,看天上风卷云舒。

  好佛系的女人啊!

  真厉害!!!

  .

  月月:“你眼睛最近是严重了吗?”

  蓝琪:“你怎么知道我眼

望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天意,看天上风卷云舒。

  好佛系的女人啊!

  真厉害!!!

  .

  月月:“你眼睛最近是严重了吗?”

  蓝琪:“你怎么知道我眼睛?”

  月月:“我看过你的直播间,听你说过。而且你刚才……是不是看不清?”

  他是在直播间里说过一次,那还是几年前刚检查出来眼底病变的时候。

  月月很直率,蓝琪也不隐瞒,“这段时间时常发作,强光下看不清东西,有时突然间眼睛就黑了,可能快坚持不住就得手术了。”

  月月:“手术有风险吗?”

  蓝琪苦笑一下:“什么手术都有风险,不过没那么严重,顶多视力减退,不会瞎。”

  月月:“那就尽早做吧,不要等到最后。”

  蓝琪:“嗯,可能过段时间安排一下,就会做手术。”

  ……

  吃完饭结账时,月月要AA,蓝琪说不用,他刷卡付的账。

  月月也没强烈坚持。

  奇怪,不是她奇怪,而是人就是这么奇怪!

  在对待一些“特殊人”时,会自破原则,会双标,会偏爱。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两个人只带了一把伞,很自然的就走到了同一伞下。
 

 文学

  蓝琪撑着伞,细雨绵绵,最是缠情,那么的轻柔,那么的温绪。

  飘飘洒洒的雨,沉默的两个人,说不清的气氛……

  .

  第2天是周日,蓝琪休息。

  他睡到9点多起来便出去了,很快又回来了。手里拎着几袋子肉和菜。

  月月问:“你这是要做饭?”

  “嗯”

  稀奇,在这住了二十多天,还是头一次见他做饭。

  蓝琪不是宅男,即使周末休息也不会躺着点外卖,一般都是出去吃。吃完再回来。

  但今天来了兴致,他想自己做一顿,而且还买多种肉和菜,准备多做几个菜。

  蓝琪:“周末做一顿,可能有点吵,就一会儿,你去学习吧!做好了叫你。”

  月月:“那多不好意思,我帮你一起吧。”

  蓝琪:“不用,去学习。”

  月月乖乖:“哦”

  蓝琪忙活了两个多小时,饭香四溢,美味佳肴。

  他觉得今天心情不错,就想做顿饭而已。或许自己都没感觉到自己的用心,他特意做了几个家乡菜,估计月月都没吃过的。

  为了买到湘西特色的腊肉,他在市场转了半个多小时呢!

  .

  蒜苗牛杂,翡翠蛋菜,腊味合蒸,东安子鸡。

  “天月,准备吃饭了。”

  “诶,来了。”

  月月笑着,她应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笑得多么开心啊!

  (谁说我不会笑的?)

  月月看向摆好的餐桌,由衷赞美:“好香啊,辛苦了。下周你休息时,我来做吧,回请你一顿。”

  蓝琪把最后一道菜盛出来,转头问:“你会做饭吗?”

  月月:“还行,但肯定没有你做的好,以前假期时做过,给我妈送店里去。”

  蓝琪笑道:“真全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月月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我去洗手。”

  和气融融的氛围,不知不觉的两人之间似乎拉近了许多,暧昧在疯狂滋长……

  月月去了卫生间,随手把门关上。

  蓝琪去盛饭摆碗筷。

  这么好的烛光晚餐,No,不是,是“友谊午餐”。

  好好的气氛,好好的机会,却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

  外面的人“当当”敲了两下,紧接着按密码。

  蓝琪立刻就知道是谁来了。

  他手中拿的筷子脱手掉到地上一根,莫名的心慌,望向卫生间的方向。

  那一瞬间就仿佛有人拖着他的腿,再次将他拉入深渊,不许他去觊觎阳光。

  他一阵无奈,一阵绝望,最后又无所谓的苍凉一笑。这就是真相,自己的人生一团乱麻,肮脏、丑陋,隐藏得住吗?

  .

  门开了,果然是蓝父。

  见到儿子先呲牙笑,“儿子,今天休息呀!估计你在家。”

  “有事吗?”

  其实蓝琪多余问,他心里很明白,父亲找他除了钱就是钱。

  “这不我回老家呆了一个月,给你带回来的外婆菜,你小时候最爱吃的。”

  蓝琪:“不用,这也能买到。”

  父亲不以为然,“那能有咱家正宗吗?多放点辣椒炒一炒,好吃!”

  可见蓝父并不知道儿子忌口,他或许都不知道儿子病了,眼底病变很严重。

  蓝父讪讪的笑着,往前凑:“哎呀,儿子,你做饭了?”

  蓝琪冰冷的态度,但不可能赶父亲出去。

  生身父亲到你家来,饭做好了放在桌上,哪个儿子能把父亲撵走呢?

  他深吸口气,说:“坐下吃吧!”

  “不,不用,我吃过了。那个……”

  父亲不咸不淡的干笑着,搓了搓手,这副神态就是要说“正事”了。

  “这次我回老家了一趟,之前欠的饥荒,人家一个劲的追着要,撵到家门口。啊哟,我吓得一宿一宿的不敢睡觉……儿子,开资了吧?最近是不是直播了几场,先给爸拿点钱还还饥荒。”

  果然,钱钱钱!就知道要钱!

  蓝琪站在那用极为疲倦,极为厌烦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讪讪干笑,几分尴尬、几分羞囧的看了看桌上的菜,陪着笑脸、没话找话的说:“儿子,爸看你最近瘦了。对!自己做点饭吃,别老点的外卖。呵呵,你看这做一桌子,至少能吃一天。也行,自己做点挺好,外卖不健康嘛!少吃,呵呵……”

  蓝琪严肃的摊牌:“我说过,每个月负担你1万块的生活费。你再出去赌钱,我不会管你。”

  父亲坚决摇头,诅咒发誓:“没赌,真没赌!哎呀,好儿子,这都以前的债啊!咱欠人家债也不能老躲着吧?否则爸就像老鼠似的见人就躲,咱把债还完了,以后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