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老师在教室里污污污小说:被主人调教控制高潮

2021-11-25 08:52:02情感专区
全死了,要不是被马师父救了,估计也不知道流落何处,如何凄惨。

  抹了一把眼泪,劝道:“小姐,要不找个地方坐坐吧,反正我们也是要投宿的。”

  苏青媖松开苏青柳,看她

全死了,要不是被马师父救了,估计也不知道流落何处,如何凄惨。

  抹了一把眼泪,劝道:“小姐,要不找个地方坐坐吧,反正我们也是要投宿的。”

  苏青媖松开苏青柳,看她脸颊冻得通红发硬,两只手指都冻得跟胡萝卜一样,又红又肿,长满了冻疮。

  心里又是疼又是难受。

  抹了抹眼泪:“姐,你跟我到客栈吧。”

  苏青柳死死地盯着她看,摇头:“要找丫丫。丫丫还在医馆。”

  苏青柳脸上淌着泪,盯着苏青媖看个不住,怕这只是她大梦一场。泪水滴到她干裂的脸颊上,浸得她生疼。

  握着苏青媖的手舍不得放开。

  “好,去找丫丫。”苏青媖搀住了她,忍着满眶的泪意,和她一起往医馆走。

  一路听她说了她的遭遇,眼泪忍不住,又滚了下来。

  医馆里,韦福昌正闭目躺着。

  全家人都没了,留他一个活着也没意思。

  遇上苏青柳,见她带着一个幼女,着实艰难,走不出两步,就会被人逮到扔下锅的命运。便一路护着她们母女往南来寻亲。

  没想到,自己还是不争气地躺下了。

  她为了自己掏光了傍身的银子。磕头求各家医馆收留。

  他都不想活了。活着还要连累她。死了正好和家人团聚去了。便存了死志。

  没想到那女人一直哭一直哭,拖着他,拉着他,又哭又求,在医馆门前头都磕破了,为了他又四处求乞,为了几个馒头要干一整天的活。

  韦福昌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心里又酸又涩。

  原来有人这么希望他活着啊。

  既然她想他活,那他就活着吧。也不枉她为他费的这番心思。
 

 文学

  丫丫蹲在角落,有时候直起身子看看病床上的他,有时候跑两步往外面看看。丫丫好饿,娘还没回来。

  丫丫按了按饿得瘪瘪的肚子,吞了吞口水。

  她不饿的,她能忍的。一会她就跟娘说她不饿,馒头都留给娘吃。要不她只吃一小口就行。

  “丫丫,丫丫……”

  是娘,娘回来了!娘唤她了!

  “哎!”

  丫丫激动地从房里跑了出来。跑两步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娘身边的女人。

  苏青媖看着一身破衣烂衫的丫丫,包在大大的衣服里,整个人又瘦又小,苏青媖忍不住哭出声来。

  朝她伸手,走了过去。

  “娘……”丫丫怯怯地看了苏青柳一眼,不敢确认。

  苏青柳含着眼泪:“哎。是二姨啊,丫丫还记得二姨的吧?不是天天念着要找二姨,找小宝弟弟吗?”

  “二姨?”

  “哎!”苏青媖蹲下身,抱住了丫丫小小的身子,在她怀里一点份量都没有,忍不住哭了起来。

  丫丫在她怀里先是僵了僵,待确认过后,伸出手紧紧地抱着苏青媖也哭了起来。

  “二姨,二姨,我好想你们啊,我想二姨,想小宝,想外婆外公,想小姨和舅舅,哇哇……”

  “二姨也想你们。想丫丫。”涕不成声。

  心里无比庆幸,今天终于找到了她们,要是再晚一点,都不知道她们母女又要落得如何的地步。

  哭了一会,摸了摸她冻得发红的脸颊:“丫丫,饿了吧?二姨带丫丫去吃饭,吃好吃的。”

  “好。丫丫好饿。”紧紧地拉着苏青媖的手,一脸的依赖。

  “好,二姨带丫丫去吃。”心里又是疼又是难受。

  安抚好母女二人,想起一路听苏青柳说的韦福昌的事,感激他一路相护,进去看了他。

  “她心心念念要找到你们,要去仁州找你这个妹妹。只是我这身子不争气,还没走到仁州就病倒了,还连累了她们母女。”

  韦福昌朝苏青媖说道。

  打量了苏青媖一番,见她面色坚毅,心里知道这是个和苏青柳不一样的女人。

  心里庆幸,在他们山穷水尽的时候,她终于找到了她的妹妹。

  苏青媖也打量了他一番,瞧着是个眉眼清正的,朝他说了一番感激的话。

  “谢谢你一路护着我姐姐和我外甥女。无以为报。你且好好养伤,等你好了,我就带你们去仁州。”

  “好。”韦福昌点头应了。

  他也想开了,既然老天不想让他死,她也不想让她死,那他就好好活着吧。

  苏青媖出了房间,又找到医馆的大夫,问了一下韦福昌的病情。

  知道不是什么大病,再养几天就能好了,放下心来。想了想,又向他打听宋暮大夫的下落。

  “宋暮大夫半年前就不在丰城了。”

  “啊?他去哪了您知道吗?”

  那大夫看了她一眼:“你找他什么事?可有病人要看,可说与我听。”

  “您认识他吗?”

  那大夫头也不抬:“你说说看要找他干嘛。”

  苏青媖想了想,便说道:“听说他是丰城有名的大夫。我这番是想求他,看看他有没有意愿到我们那边去的。我们山里,几十个寨子,连个大夫都没有。生了病只有抬上山等死,着实可怜。现在外头也不安稳,想问问宋大夫愿不愿意到我们大山里去,我们不会亏待他的。”

  那大夫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他年纪大了,怕是到大山里住不习惯。”

  苏青媖忍不住失望。

  叹了口气:“打扰您了。对了,您这里收不收药材,我们在山里采了一些药材,您看看能不能值几个银子。”

  苏青媖听苏青柳说了这家医馆,她一路求医馆救治韦福昌,别人看他们银钱不够,都不搭理她,只有这家医馆肯伸出缓手。

  觉得这家医馆应该是有医德的,不至于贪她几个银子。

  便打算把带来的药材在这里卖了,带到客栈,人多且复杂,还遭人觊觎。

  那大夫一听,在她带来的药材里翻看了起来。

  不住点头:“不错,我们都收了。给你三百五十两,要是可以,你就留下。”

  苏青媖也不知道药材的具体价格,此番出山,一是想求一个大夫跟着进山,一是想问问药材的行情。

  反正韦福昌还没好,还有时间,先卖了药材再说,药材的行情,过后再来了解。

  先带姐姐和丫丫去吃饭。她们都饿了。

  便答应了那位大夫的价格。

  收了银子,便带着苏青柳和丫丫出了医馆。留思渊去给韦福昌买些吃食。

  一路往客栈的路上,苏青柳和丫丫一左一右紧紧拽着她的手,不愿松开。让苏青媖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受。

  心知这一路颠簸逃难,给二人终是造成了很大的不安和阴影。

  便决定说些高兴的,对苏青柳说道:“我和爹娘和青杨青杏联系上了。他们和哥哥在一起。”

  苏青柳一愣:“啊,你和他们联系上了?他们还活着?哥哥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