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粗长灼热快速捣出白沫H:通房丫头张开腿伺候少爷

2021-11-25 08:46:48情感专区
“这个活如果干不了就尽早离开,多的是人抢。”

  “不,我能干,能干的。”女人朝女掌柜苦苦哀求着。

  干干瘦瘦的,脸上被风吹得干裂了。

  赫然一

“这个活如果干不了就尽早离开,多的是人抢。”

  “不,我能干,能干的。”女人朝女掌柜苦苦哀求着。

  干干瘦瘦的,脸上被风吹得干裂了。

  赫然一看,竟是苏青媖寻了许久的亲姐姐苏青柳。

  苏青柳哀求完,见女掌柜不发话,咬着牙,把一大捆柴,吃力地往上一抱,柴火离了地。

  然后她紧紧地环抱着,踉踉跄跄,弓着身往灶房方向走。

  瞧,她能干的。

  好不容易求来这份活,虽说没有工钱,一顿只给两个灰馒头,但一天就有六个了。丫丫吃的少,她和丫丫一顿吃一个就行。余下的那个给生病的韦福昌吃。

  她那半个也可以给韦福昌吃。

  有时候在厨房有些客人吃剩的吃食,厨房的大厨看她可怜,也会给她两口。这就够了。不饿着就行。

  苏青柳弓着身把柴火抱到灶房,放到灶口,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弓着身手撑着膝盖缓了大半天,才直起腰来。

  掌勺的大厨见了,摇了摇头。

  哎,可怜啊。

  为了两个灰馒头被苛刻的女掌柜当牛做马的使唤,又是劈柴,又是抱柴,又是打水,又是洗涮的。

  可他也帮不上什么忙,这年头有份干做就该谢天谢地了,在客栈里干活好歹还能得份吃食,好歹饿不死。

  忙过中午这段时间,后厨闲了下来。

  苏青柳不停地洗涮,掌柜的舍不得用热水,她就一直打冷水洗着各种锅具碗具,两只手冻得通红,都麻木了,指尖僵硬地半天都弯不下去。

  那大厨见了,往厨房外面看了看,没有看见女掌柜的身影,便唤了她一声:“这有客人吃剩的菜,要是不嫌弃就拿回去给你女儿吃吧。”

  苏青柳正腹中饥饿,胃里直冒酸水,她拼命地干咽着口水,把那股酸意压下去。

  听到大厨这么一说,心里高兴万分,忙冲他说道:“不嫌弃不嫌弃,谢谢你谢谢你。”

  弓着身朝那大厨一个劲地道谢,拿了一片干菜叶子小心地包了,揣在袖里,打了声招呼,就往外走。

  韦福昌病了,病得很重,她把丫丫身上的钱都花了,才得以让医馆收了他。

  韦福昌全家人都死了,他生了病也了无生志,但苏青柳想他活着。

 文学



  这一路多亏了他,要不是他,她和丫丫早就死了吧。都走不到这丰城来。

  现在她们母女还活着,多亏了韦福昌。她也想他活着。

  好死不如赖活着。

  哪怕是一个陌生人,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死在自己面前,更何况他还是她们母女俩的恩人。

  黄绪要杀妇孺,他先是在林子里救了她,后来王湖的大军要吃人,他又助她逃了出来,这一路又是护着她们母女走到这南边来。

  她们母女欠他的。

  她想救活他。

  苏青柳小心地护着袖子里的剩菜和两个灰馒头,往医馆方向走。

  一路想着丫丫能得一口吃食,不挨饿了,心里高兴,低头快步地走着。丝毫没发现有两个乞儿悄悄地跟上了她。

  苏青柳刚从客栈出来就被两个乞儿盯上了。

  尤其是她身上传出来的热菜的香气,勾得人直掉口水。

  在一处拐角处,两个乞儿快速地扑向她。

  狠狠地按住她,把她紧紧捂着的馒头和剩菜抢了去。

  “不要,你们还我!快还我!”

  苏青柳从地上爬了起来,朝那两个乞儿扑了过去。

  不能让他们抢了,不然韦福昌和丫丫就没吃的了。

  “你们快还我。那是我的。”

  两个乞儿哪里会还她。都到手的吃食了,会给她还回去?

  那两人一边闪躲着,一边快速地把剩菜分了塞进了嘴里,两个馒头也飞快地往嘴里塞。

  几下就下了肚。

  苏青柳眼睁睁地看着她捂了一路的吃食,被人吞吃入腹。

  那个绝望。

  愣怔住了。

  待她回过神来,发狠地扑了上去:“我跟你们扑了!那是我们的吃食!”

  两个乞儿饱餐了一顿,正抹着嘴,见她扑来,哪里把她放在眼里。

  正吃饱了,又是男人,比饥肠辘辘从天不亮就干活到大晌午的苏青柳有力气多了,两人同时伸手,把她一推……

  苏青柳就被重重地推倒在地上。

  见那二人扬长而去,苏青柳崩溃得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她真是没用,吃食都护不住。没了吃的,丫丫要怎么办,生病中的韦福昌要怎么办?

  苏青柳俯地痛哭,声嘶力竭。

  苏青媖和思渊正好刚进丰城,刚好从那里路过,见到了这一幕。

  本来她没多在意。

  这一路见多了可怜的老百姓,为了一口吃食,打砸抢杀什么都有。她也管不了那么多。

  看多了都有些麻木了。心里隐隐地会发酸会难受,但没想过上前。她不想惹事,也不是救世主。

  和思渊正打算快步离去。

  没想到就看见那个女人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佝偻着身体,嘴里念叨着:“丫丫丫丫……”踉跄地扶着墙离去。

  苏青媖心猛地揪紧了。

  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脚步不受控制地朝她走了过去。

  “丫丫,丫丫,可怎么办?怎么办?娘没用,丫丫……”

  苏青媖跟在她身后,快走了几步,试着唤道:“姐!”

  苏青柳没听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吃食被抢了,她的丫丫又要饿肚子了,都是她没用,连一份吃食都护不住。心如死灰。

  “姐!”

  苏青媖几乎已经确认眼前这个衣衫破烂,弓着身的女人就是她找了许久的姐姐了。

  快步上前拽住了她的胳膊:“姐,姐姐!”

  苏青柳先是愣愣地看着她,见眼前这个女人紧紧拽着她,对着她流着泪,她恍恍惚惚地,没醒过来神。

  待回过神来,细看,被苏青媖一遍遍地唤醒,哇地一声大哭,死死地抱住苏青媖。

  “青媖,青媖!”

  “姐!”

  姐妹俩人抱头痛哭。

  苏青柳抱着苏青媖,嚎啕大哭。

  死死地抱着苏青媖,好像只有如此才觉得真实一样,怕醒过来世间又只余她一人,父母弟妹皆不见影子。

  苏青媖也是泪流满面。

  夜里她辗转反侧,想着没找着的苏青柳,不知她的情况,夜不能寐。

  她盼着她活着,也盼着她在某处好好地过活,等她去找到她,但没想到,再见竟是这样的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