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粗糙的手指揉搓花缝: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2021-11-25 08:24:40情感专区
楚慕褪下披风,“我先为你施针。”

  “先用午饭吧。”薄以年转身去里面取来一件自己的披风,递给楚慕,“先披上。”

  楚慕让流星转告楚枫

楚慕褪下披风,“我先为你施针。”

  “先用午饭吧。”薄以年转身去里面取来一件自己的披风,递给楚慕,“先披上。”

  楚慕让流星转告楚枫一声,自己留下用饭,让他在品茗轩里面随便吃点,薄以年抬手阻止了,“带他进来一同用吧。”

  说着看向楚慕,“不能怠慢你二哥,他对你很好。”

  楚慕自然也知道楚枫对自己很好,就像是在弥补以前对妹妹的亏欠一般。

  没一会儿流星带着楚枫进来了,楚枫看到两人,就闹,“这么久还没有治完啊?往日不是说施针半个时辰就够了吗?”

  “还未开始施针。”楚慕解释。

  楚枫立刻明白了,他笑看了薄以年一眼,“昨儿个熬夜了嘛,我知道。”

  薄以年含笑,给楚枫倒了一杯茶,“昨夜多谢了。”

  “你知道我看到你们了?”楚枫惊讶的瞪眼。

  楚慕:“......”

  知道二哥已经看到了,你还敢来?

 文学


  薄以年笑看着两人,“担忧至极,没顾虑那么多。”

  ......

  京城一处雅致宽大的宅院中,秦玄舟一觉醒来又充满了活力,在美婢的伺候下穿好衣衫,梳好头发,他才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点头,“不错。”

  翡屏看着秦玄舟的样子,笑着上前为他整理衣襟,“公子让我们准备那么多补品要做什么呀?今日又要去表老爷家?”

  秦玄舟笑着点头,“表妹受伤了,我作为表哥自然要上门关心一下。”

  “家中的小姐生病,也没见您这么上心过啊。”烟柳略有些吃味的说道,“这表小姐让您那么在意?”

  秦玄舟笑道,“这不同,姐姐们将来就会知道。”

  坐在屋外檐下的铁牛这时候伸出头笑道,“表小姐可是咱们公子的救命恩人,自然是不同的。”

  “此话从何说起啊?”翡屏看了过去。

  其他美婢开始布菜,“说什么都不如吃饭重要,让公子一边吃咱们一边听呀。”

  秦玄舟又被她们围在一起,开始用饭。

  好不容易用了饭,让铁牛提着让婢女们准备的补品,秦玄舟兴致盎然的往楚府而去。

  到楚府门外,秦玄舟正好看到要出门的楚钊,连忙走上去,“大表哥要出门?”

  楚钊颔首,“表弟这是?”

  “我来看望表妹。”秦玄舟笑道,“顺便给表妹拿了一些补身子的药材过来。”

  “那还真是不巧了。”楚钊笑道,“小妹一大早就出门了,让表弟白跑一趟了。”

  秦玄舟眉头微微皱起来,“表妹都伤成那样了还出门看诊?那个人是仗着自己的钱,就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了吗?”

  秦玄舟越想越气,道,“大不了还他的钱,怎么可以如此欺负人。”

  “倒也不是这个原因,主要是小妹说过,他的病很重,每日都必须施针,一过断一天的话,前面的功夫就白费了。”楚钊笑着说道,“不过表弟你既然来了,不如就随我一同出去逛逛?”

  秦玄舟婉拒,“既然表妹不在我就不进去了,改日再过来拜访。”

  楚钊也没有勉强,目送秦玄舟离开。

  秦玄舟走了一段路,蹙眉回头看向铁牛,“你还记得我们来时,那人给我提过一个人也是姓薄吗?”

  铁牛笑看着自家主子,“主子您和那位说话,小的怎么能近前呢?”

  秦玄舟哼了一声,抬步离开。

  铁牛赶紧跟上自家公子,道,“公子,咱们去逛逛咱们家的生意?”

  “那有什么好看的,等表叔决定好了,再说...”

  “可是今日小的听闻,楚家二房三房闹着分家,他们家那两家米行一人一家,那间生意不错的布行为三房刘氏的嫁妆,所以还给三房了,庄子也一分为二了,这样的人家,应该不值得咱们再出手了吧?”

  “欺负我们秦家的人,是要十倍奉还的。”秦玄舟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铁牛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冷光,“既然如今机会已经送到我们面前来了,那就让人动手,也不必通知表叔了。”

  “公子要怎么做?”

  “爱财的人自然要用金钱才诱惑才是。”

  ......

  楚灵想了一个上午,最终还是觉得不能因为仇恨出卖了自己,她曾经幻想过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样子,也想过自己认真相夫教子的场景,她不能因为楚慕,毁了自己。

  这样想着,楚灵放下了。

  她的房门也在这时候被推开,接着楚月走了进来,她温柔的看着楚灵,笑道,“还在想呢?不愿意就不做,我方才也是一时气话,我也好些日子没和你一起逛街了,今儿个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陪你出去逛逛吧。”

  “这时候找母亲要银子出去逛街,应该又会被骂。”楚灵抿嘴,“我就不去了,姐姐不用管我。”

  “姐姐难道这点事情都不知道吗?”楚月上前挽着楚灵的手,“姐姐我前些日子也存了一些银钱,今日出门的花销,都由姐姐来出,你就只管出去放松心情,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可以。”

  楚灵疑惑的看向楚月,抿嘴,“真的?”

  以前出门姐姐可是都先想着把她的钱花光的。

  楚月笑了,她嗔怪的看了楚灵一眼,“难道姐姐还骗你不成?那今日姐姐就请你道福满楼好好吃一顿,你就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如何?”

  楚灵把头靠在楚月肩膀上,“还是姐姐你对我最好。”

  “你这丫头啊,姐姐不对你好,对谁好?”楚月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更柔和了,“走吧,时辰不早了,别去晚了。”

  姐妹二人到了福满楼,楚月直接报出了包房号,“订好了的。”

  楚灵疑惑的看向楚月,楚月笑着解释,“这两日福满楼生意很好,要提前来定,外面都是一些外来学子,龙蛇混杂,咱们还是坐雅间比较好。”

  “姐姐想的周到。”

  楚月笑了,“走吧。”

  席间,楚灵一直在述说自己的委屈,好姐姐楚月则听着她的述说,为她倒酒,布菜。

  没多久楚灵就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