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火(被闺蜜男友把我爽翻了)全文阅读

2021-11-25 08:18:54情感专区
是在三年前。景召当时刚在国外拿了大奖,回国后拍的第一位艺人是明悦兮——一个当时深陷丑闻而被全网抵制的十八线女星。她因此水高船涨,摇身一变,变成了时尚女王。

是在三年前。景召当时刚在国外拿了大奖,回国后拍的第一位艺人是明悦兮——一个当时深陷丑闻而被全网抵制的十八线女星。她因此水高船涨,摇身一变,变成了时尚女王。

  当商领领拿到明悦兮的资料之后,才想起来她以前见过她,在七年前。

  七年前商领领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魔头,她像个变态一样尾随着景召,看见他进了一栋楼。

  过了很久他才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孩子。

  “景召。”

  他回头。

  女孩安慰他:“我父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那是二十一岁的明悦兮。

  她穿着明黄色的连衣裙,站在路灯下面,眼神温柔包容,暖得像小太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偷听?”

  这会儿不是小太阳,是大太阳,炙热得烫人。

  商领领其实什么都没听到,但对方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我路过。”

  明悦兮半信半疑,用眼神打量着。

  给商领领带路的那位女士终于接完电话了:“商小姐。”她从楼梯口那边小跑过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只等了一小会儿。”

  女士这才注意到明悦兮,对她点了点头,领着商领领走了。

  乔爽这时赶来。

  明悦兮脸色很不好看,顾及还在外面,忍着没发作:“我不是让你在门口守着吗?”

  “下面不让停车,我去挪车了。”

  “那个人,”明悦兮指着商领领的后背,压低了声音说,“查查是谁。”

  “怎么了?”

  “她可能听到了我跟梁建斌的谈话,不知道有没有录音。”

  梁建斌是明悦兮的前老板,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他手里攥着她以前那点事,几次三番地要挟她,这次又让她带新人。

  热丽传媒旗下签的都是网红,在明悦兮眼里,那些人根本上不得台面。

  大概等了一刻钟,许总监才开完会。

  商领领只提了一个签约条件,不露脸。

  许总监游说了很久无果,最后回复说还要再请示他们梁总,如果没问题会亲自带着合约再去华城。

  从热丽传媒出来,太阳已经开始下山,商领领的车停在了对面商场的负一楼。

  她上车后,给方路明打了一通电话。

  “你人在哪?”

  “在外面浪。”

  “把地址发给我。”

  “你要过来?”

  “嗯。”

  别啊祖宗,他不想跟她玩。

  商领领的车已经开出了停车场:“发过来了吗?”

  方路明磨磨蹭蹭:“已经在发了。”

  商领领十分好说话:“我不过去也可以,你来找我。”

  这颗毒青梅啊。

  “那还是你来找我吧。”

  方路明把地址和房间号发过去了。

  这ktv桌球是玩不成了,方路明吆喝众人:“都散了散了,今天就到这儿。”

  包房里一屋子人,都是方路明的狐朋狗友,大部分是二世祖,平时没事儿就聚众玩乐。

  “方二爷,这才几点啊,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方路明开嘴炮:“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成天就知道吃喝嫖赌,小爷我忙着呢。”

  “忙什么?卫生纸啊?”

  方路明一脚踹过去:“滚!”

  狐朋狗友们也都给他面子,嘴上欠了两句,都乖乖走了,并带上了门,房间号是835。

  865在走廊的尽头。

  唐德会所是帝都消费最贵的娱乐场所,八楼只接待贵宾,有各种风格的包房。

  865房间的门没有关严实。

  里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士坐着,女士站着。

  房间里还在放歌,mv里的主角正是站着的这位女士。

  女士名叫楚卉,是歌手出身的演员。她拘谨地站着,脸上梨花带雨,哭得好看。

 文学


  “对不起岑爷,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才一时糊涂。”

  她是岑爷带过来的女伴,声音谈到一半,岑爷让所有人出去,单单留下了她。

  岑爷问,酒里放了什么?

  放了她以为能让她一朝飞上枝头的东西。

  “喜欢我?”岑爷晃着那杯加了东西的酒,“喜欢我什么?”

  酒里有倒影,那是一张侵略性强到让你会忽视他五官的脸。

  是传闻中,吸血鬼的长相。

  喜欢他什么?他那么一个恶名远扬的人。楚卉根本说不出话。

  “喜欢我能捧红你?”他说话的语调总是很慢,像狩猎者吃掉猎物之前的逗弄,“还是喜欢我能踩死你?”

  楚卉腿发软,低着头不敢直视恶魔的眼睛:“岑爷,岑爷,我错了,求你网开一面。”

  “哦。”

  他恍然大悟一般,放下酒杯,看她的眼:“喜欢我能捧红你啊。”

  楚卉被问得哑口无言。

  她错了,大错特错,不该动贪念,不该坏了这个男人的规矩。

  “来之前经纪人没教你?”他低着头,转着尾指上的戒指。

  那颗戒指上有四颗小小的蓝宝石。

  楚卉听说过他的传闻,他身边女伴没断过,但总带着尾戒。

  他有规矩,不喜欢自作主张的女人。

  楚卉来之前,经纪人嘱咐了她几次。但女人嘛,尤其是有姿色的女人,很容易产生错觉,觉得自己不一样,觉得自己能变成别人的不一样。

  她怯怯回话:“教、教了。”

  那就是明知故犯。

  岑爷把那杯酒倒在她的高跟鞋上:“你可以走了。”

  这不是放过的意思,是辩解的时间就到这了。

  楚卉脸都白了,弯下膝盖跪了下来,低胸的裙子因为姿势不当,显得她狼狈不堪。

  一张明艳漂亮的小脸哭花了:“岑爷,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男人无动于衷。

  “我可以伺候好你,我什么都可以做。”她已经没有理智了,开始解衣服。

  门这时被推开。

  岑爷抬头。

  商领领愣在门口,好一会儿才抬头看门牌:“这里不是818吗?”

商领领愣在门口,好一会儿才抬头看门牌:“这里不是865吗?”

  “是。”

  是里面的男士回答的。

  女士还跪在地上,衣衫不整。

  商领领没找错地方,方路明给她发的房间号就是865。

  眼下看来,是方路明那个狗头办的好事。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地方。”商领领道完歉,退出房间,把门带上。

  她给方路明打电话。

  “你房间号多少?”

  “835啊。”

  方路明小时候就很蠢,帝律第一蠢,商领领以为他长大了会好点儿,然而根本没有。

  “你给我发了865。”

  方路明跑去看聊天记录,还真发错了:“可能手滑了。”

  商领领挂了电话,去找835。

  865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得诡异,气氛越来越紧绷。

  楚卉的肩带还挂在胳膊上,却没了往下脱的心思,她能感觉到岑爷这会儿是真动怒了。

  他低着头,在看自己的戒指:“你刚刚犯了一个大错。”

  一句话,让楚卉如坠冰窟。

  岑爷单名一个肆字,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背景。

  当岑肆两个字闻名帝都的时候,他已经吞下了影视领域的半壁江山,前后只用了五年的时间,过程可以用八个字概括:残暴不仁,不择手段。

  被他整得宣告破产的企业家没有两只手,也有一只手,司法人员三天两头请他去喝茶,但也仅仅只是“请”他喝了一杯茶。

  有传闻说,他是法学系出身,玩法律没谁比得过他。

  商领领到835的时候,方路明正放着歌、喝着小酒,自娱自乐很是惬意。

  “你去865了?”

  “嗯。”

  太吵了,商领领把歌关了。

  方路明很自觉,给她倒上她喜欢的酒:“没碰见熟人吧?”

  “没有。”

  商领领见过岑肆和楚卉,在热搜新闻上。她这几年都窝在华城,没跟岑肆打过照面,听倒是听过不少。方路明就跟她提过,他说岑肆是帝都商圈里一匹杀人不眨眼的黑马。

  “你怎么来帝都了?”景召又不在。

  商领领说:“来谈合约。”

  “什么合约?”

  “有家公司找我做网红。”

  “不是吧?”哪家公司这么倒霉?

  商领领有一点点贪杯,一杯酒已经见了底:“热丽传媒。”

  方路明觉得有点耳熟。

  “明悦兮的老东家。”

  这么一说他想起来了,明悦兮出道之前就是网红。

  “你想干嘛?”

  “不干嘛。”镭射灯的光被她装进眼睛里,亮晶晶的,漂亮得不像话,“玩玩而已。”

  三年前,记者拍到明悦兮被梁建斌的老婆扇巴掌,虽然明悦兮第一时间就辟了谣,声称是因为合同纠纷闹了不愉快,但没有用,她成了黑料艺人,被全网抵制。

  本来商领领还不确定,但刚刚在热丽传媒,明悦兮露出了尾巴。

  商领领也没想干嘛,就是希望明悦兮以后能识趣一点,不要去景召面前蹦跶。

  这不过分吧,那些毁人设的手段她可一个也没用。

  哎,又是被仙女人设束缚的一天。

  “帮我个忙。”

  方路明感觉没好事:“什么?”

  “收购热丽传媒。”

  这还叫玩玩而已?

  热丽传媒几年前就上市了,不是萝卜青菜,想买就能买。

  “我没钱。”这是真的。

  方路明已经连着投资失败了好几次,家里给的创业基金早花完了,他的事业要再没起色,就只能回家继承老祖宗留下来的亿万家产了。

  “我出钱,你就占个名头。”

  “赚了归谁?”

  “都归你。”

  方路明跟商领领碰了一下杯:“成交。”

  说得好像他能赚到似的。

  商领领随口问了句:“你的共享卫生纸事业进展得怎么样?”

  不顺利,快要倒闭了。

  这里必须提一下,他的共享卫生纸不是二次使用卫生纸,是扫码使用,扫一截就出来一截,比买一包纸巾不知道要便宜多少。

  这点子很棒啊,为什么会失败?

  方路明不理解,想来想去,他觉得是共享充电宝的锅,共享充电宝的取用点大部分是一些小商店,那些小商店里基本都卖卫生纸,搞得他的共享卫生纸都没市场了。

  方路明睁眼说瞎话:“顺利,当然顺利了,上市指日可待。”

  商领领放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她立马放下酒杯,点开微信。

  有一条未读。

  这这条未读的上面,都是她发给景召的消息

  商领领:【你下飞机了吗?】

  商领领:【陆女士很担心你,到了的话,报个平安】

  商领领:【住的地方找好了吗?】

  商领领:【吃得习不习惯?】

  商领领:【已经开始拍摄了吗?】

  商领领:【修彼德斯日夜温差很大,你要注意身体】

  商领领:【景召】

  商领领:【要是你看了手机,回复我一下】

  景召回复:【安全到了】

  商领领立刻打过去。

  铃声响了很久,电话接通了。

  “景召。”

  景召应她:“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