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手指逗弄她腿间的花珠|妺妺是我的性玩具

2021-11-24 17:19:26情感专区
顾云礼淡淡的说道。

  祁寒走进帐篷,双手抱拳,恭敬的说:“王爷,那个将领已经,带着他的手下,偷偷从军营里出去了。”

  “他的人,都走了?”顾云礼问。

 

顾云礼淡淡的说道。

  祁寒走进帐篷,双手抱拳,恭敬的说:“王爷,那个将领已经,带着他的手下,偷偷从军营里出去了。”

  “他的人,都走了?”顾云礼问。

  “只留下了一个,躲在暗处,准备从我们军营内部点燃炸药,与南疆那边里应外合。其余的,全部撤走了。”

  “很好,不用拦截,让他们顺利的跑回去。”顾云礼说,“炸药可都换了?”

  “回王爷,炸药全部都换了。”祁寒恭敬的说道,“按照王爷您的吩咐,也埋了部分的炸药在南疆那边的军营里。”

  “很好。”顾云礼点点头,“去吧,随时向我汇报情况。”

  今天那个有问题的将领带着他的几个心腹连夜逃走,也提早埋了炸药,准备炸军营,甚至南疆那边已经整装待发,就等着这边军营以爆炸为信号,大举进攻。

  然而今天顾云礼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备,所有一切照旧,甚至巡逻的士兵都没有增加。

  明面上没有,暗地里也没有。

  因为他笃定今天的仗,根本就打不起来。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也做了准备,在南疆进攻的必经之路上,也埋了不少的炸药。

  只要他们踏入进来,必定炸的人仰马翻,同时也会给将士们一个警醒。

  “王爷,您为什么要把那个将领放走?”洛灿儿坐在桌子旁,单手撑头,歪着头看着顾云礼,问道,“反正他们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为什么不就地正法了他们?”

  “谁说他们没用?”顾云礼勾着唇角,笑了,“放他们走,再按照计划行事,让南疆那边误以为宸王没有合作的诚意,故意使诈,你猜他们会如何做?”

  “应该会直接砍了那几个人的脑袋。”洛灿儿说,“然后会觉得是宸王为了邀功,故意这样设局陷害他们。便会想办法联系他们的五公主热依麦,你觉得热依麦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对待宸王?”

  洛灿儿试图用顾云礼的思维考虑问题,推测出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当她试图推测出结果后,惊奇的发现,这样的发展,竟然比直接现在就砍了那将领的脑袋要好上几倍。

  单不说,顾云礼动手砍那将领的脑袋后,会不会动摇军心。

  毕竟之前他们演戏演的太逼真了,很多人都觉得顾云礼现在受洛灿儿的魅惑,根本就不关心战事。

  如果在这个时候,不分青红皂白就砍了追随了他多年的将领的脑袋,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会服众的,而且还会更加动摇军心。

  然而有关证据这一块,是拿不出确切的,可以丢在众人面前的。

  所以,顾云礼就放他离开,然后借南疆人的手,杀了那个将领和他的几个追随者。

  不管别人怎么想,觉得那个将领叛逃也好,为国捐躯也好,总之他死了,连带着他身边的人,斩草又除根。

  最主要的是,他们死了,和顾云礼毫无关系,顾云礼出了要负治军不严外,不用做任何的解释。

  这只是其一。

  其二是,那几个人叛逃到了南疆那边,再引爆南疆那边的炸药,就会很轻松的挑拨了南疆与宸王之间的关系。

  他们的联盟本就是靠利益连接,一点都不牢靠。

  现在,更会是瓦解的彻底。

  失去了南疆的势力,宸王若想要拿下那个宝座,就肯定会动用自己的私兵造反,不然,只要有顾承霖在,他这辈子都与那个位置无关。

  一旦宸王动了,那他所有的底牌也就都拿到了表面上了,到时候用不着顾云礼,皇后那一派就直接打压了。

  一箭三雕,这就是顾云礼端起茶杯,放下茶杯这段时间内,想到的。

  夜,越来越深了,外面的风很大。

  帐篷内的炭火烧的很旺,屋里很暖和。

  顾云礼看着已经疲惫不堪的洛灿儿,便让她去睡觉。

  然而洛灿儿想和顾云礼一起等消息,她就特别想等炸药爆炸,火光漫天的那一时刻,所以坚持着不肯睡。

  夜越来越深,洛灿儿单手撑着头,努力的驱赶着瞌睡,然而瞌睡已经无论如何都赶不走了,她的头一会点一下,一会点一下,最后就那么撑着头,直接睡着了。

  顾云礼收了手边的地图,在烛光中看着洛灿儿的睡颜,粉粉嫩嫩的,可爱极了。

  顾云礼抬手,指尖轻轻的扫过洛灿儿的脸颊,发现微微有些凉,便连忙起身,将洛灿儿抱起来,走到床边放下,替她盖好被子。

  洛灿儿低喃着,翻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顾云礼俯身,吻了下她的额头。

  盘算着,时辰应该差不多了。

  此时,那个叛逃的将领带着他的几个忠心的随从,已经过了南疆的地界,辗转之后,来到了主营驻扎的地方。

  “三皇子,我们已经按照宸王殿下安排的,将所有的都布置好了,只要三皇这边准备好,我就让人发信号,我的人看到信号后,就会点燃引线,炸了顾云礼的军营!”叛逃将领洋洋得意的对南疆三皇子库尔班说道。

  “宸王的手下办事就是牢靠。”三皇子库尔班笑着赞赏,一想到马上就要打顾云礼一个措手不及了,他就兴奋。

  现在支持他和太子的人都不少,太子平庸,他就有机会,只要这次立了功,他就有机会将太子扳倒。

  “传令下去!”三皇子库尔班大声说道,“所有人准备,只要那边炸了,我们就进攻!”

  “是!”

  “你去放信号,让你的人把火点了,本皇子今夜要看个热闹!”三皇子库尔班对着叛逃的将领说。

  叛逃将领立马让身边的人去发信号。

  信号发出,所有人都站在帐篷外,居高临下看着大明国军营驻扎地的方向,等着那边被炸的景象。

  然而等了好一会,那边的军营也没有动静,一切照旧。

  “怎么回事?”三皇子库尔班皱着眉头,转头看向叛逃的将领。

  “这,可能是哪里出了点问题,应该很快就好了!”叛逃将领害怕他留下的人看不见信号,就又让人发了第二次。

 文学

当第二个信号发出后,南疆三皇子库尔班所在的军营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响,巨大的爆破震的地动山摇,碎石漫天。

  三皇子库尔班连忙扶住旁边的人才站稳。

  “怎么回事!”三皇子库尔班对着旁边的人大声喊,旁边的人还没来得及回答,爆破声在四周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巨大的爆破让整个军营都乱了,炸死炸伤的士兵遍地都是,躺在地上哀嚎着。

  “三皇子,大明国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反倒是我们这里到处爆炸,我们现在死伤惨重!”爆破声中,南疆的士兵连滚带爬的过来汇报情况。

  “什么!”三皇子库尔班的脸色顿时变了,转头,眼神阴狠的瞪着一旁的叛逃将领,“你居然敢骗本皇子!”

  “不!我没有骗三皇子您!我的确都安排好了!”叛逃将领慌了,他真的按照宸王殿下布置的一切进行安排的,怎么会出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安排好了炸本皇子?”三皇子库尔班眼神阴鸷,怒吼道:“你们大明国的人果然都是奸诈!我以为宸王顾景庭是真心与本皇子合作,没想到,他是想利用本皇子邀功!”

  三皇子库尔班怒吼道:“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砍了脑袋给顾景庭送过去!”

  “是!”南疆的士兵连上前。

  叛逃将领和他的几个手下一见这形式,哪肯束手就擒啊,一个个拔刀反抗,企图冲出去逃命。

  这一拔刀,三皇子库尔班更加坚定的认为,这就是宸王顾景庭故意安排的。

  于是他下了死令,必须抓住这几个人,然后看了脑袋,送还给顾景庭。

  在南疆的军营了,那将领就算再有本事,也抵挡不了多久。

  没多久,他们几个就全部被乱刀砍死了,随后看了脑袋。

  此时爆炸已经结束了,还没进攻,就已经损失了不少的将领,三皇子库尔班简直要气炸了。

  他转身回了帐篷,立马给五公主热依麦修书一封,令人快马加鞭送到大明国的宸王府。

  “三皇子,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今晚上,还……”

  三皇子库尔班抬起一只手来,制止了手下人的话,“今晚这样,顾云礼那边必定有所防备!我们再攻,简直自投罗网!”

  “那,之前他们说烧了军粮也是假的?就是为了迷惑我们,让我们中圈套?”手下人问。

  “这几日,我们派出去的探子都会来报,说顾云礼那边根本就没有让他们的人减少食量,甚至还每天给他带来的女人变着花样的做糕点,不合心意就全部扔掉!”另外一个手下说,“结合今天的事情看,该不会一开始,那个什么宸王就是在骗我们吧!”

  三皇子库尔班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倒是没想到,他居然被顾景庭摆了一道!

  亏得当初顾景庭主动联系他,表示愿意与他合作,他才答应让顾景庭娶热依麦的!

  现在想来,他竟然像个傻子似的,居然相信顾景庭,傻傻的入局!

  “顾景庭!”库尔班狠狠的攥了攥拳头,“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与此同时。

  大明国边境,军营驻扎地。

  主帅的帐篷内。

  此时的洛灿儿正缩在温暖的被子里,睡的香甜,而被屏风挡住的另外一边,顾云礼这边已经召集了所有的将领,开始部署作战计划了。

  刚刚南疆边境的山脉上的爆炸声他们都听见了,也看到了火光。

  正在他们不解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顾云礼便召集他们,说马上就要清点兵马,按照他拟定好的作战路线,准备攻入南疆的山脉,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要让他们尽快退兵。

  将领们立马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顾云礼安排好的。

  而且这一切他没有向他们透露半分,可谓保密做的相当严谨了。

  顾云礼将对方军营分布的地点非常详尽的在沙盘上标示出来,并将每一处的地里优势、屯兵多少、以及谁带兵,带多少兵,如何攻打,都讲的十分详尽,这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他们的王爷还是当年那个王爷,深谋远虑,不动声色,城府极深。

  就连前些日军营大火,粮草被烧了大半,所有将士们都以为支撑不了七天,可是七天过去了,每个人依旧能吃饱,也不见粮草短缺。

  可见这一切,王爷早有准备。

  顾云礼将每一处如何攻打都将的明明白白,众将领们听得十分仔细,一边听一边感叹王爷用兵如神!

  “这里地势险要,屯兵最多,两边山峰上也有伏兵,易守难攻,所以这里,我们不攻。”顾云礼用手点了点那个险要的地方,“祁寒,你带一队精锐,从侧面包抄过去,将三皇子库尔班活捉过来,顺便将他们的粮草也烧了,礼尚往来,我们怎么能不还呢!”

  “是!祁寒领命!”

  那边布置的井井有条,洛灿儿这边睡的那叫一个舒服。

  【宿主,宿主,宿主你要是再不起来,所有的精彩就都要错过去了!】

  【宿主,宿主,爆炸已经炸完了,再不起来,王爷这边仗都打完了!】

  【宿主,宿主……】

  “小八,你吵死了,闭嘴!”洛灿儿被小八吵醒,迷迷糊糊的,便含糊不清的说了句。

  此时的洛灿儿只与那些将领们隔着一个屏风,以至于洛灿儿说的话,被其他人听的一清二楚。

  “小八闭嘴!人家好困呐!”

  众将领:“……”

  众将领心想,小八是什么?这个三小姐嫌吵,该不会是在说他们吧?

  然而顾云礼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将最后需要交代的有条不紊的交代清楚后,就让众将领按照他部署的,现在就去进攻南疆。

  众将领离开后,顾云礼这才走进屏风,看见踹了被子,睡的十分豪放的洛灿儿,便笑着走过去,替她盖好被子。

  “小八,都说了不要吵我……”洛灿儿终于被吵醒了,她一脸不爽的睁开眼睛,顾云礼那张帅气无比的脸就映入了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