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蹂躏肉核到高潮|粗暴H疼哭NP各种PLAY

2021-11-24 17:12:02情感专区
确认她二哥并没有受伤,宁红瑶忍不住的噗嗤笑出了声。

  而其他人看着宁红兵缺了一块的头发,也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行了行了,都别笑了,红兵要不好意思了。&

确认她二哥并没有受伤,宁红瑶忍不住的噗嗤笑出了声。

  而其他人看着宁红兵缺了一块的头发,也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行了行了,都别笑了,红兵要不好意思了。”孙芝怕自己二儿子恼了,跟着笑了几声之后就赶紧制止道。

  “没事,没啥不好意思的,队里有好多晚上缝衣服或者做活的时候烧着头发的,不稀奇。就是我好困,娘,能不能不学习了,我想睡觉。”宁红兵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行,你睡去吧,我看你也不是学习的那块料。”

  孙芝见自己二儿子心那么大,压根没把自己的担心放心里,也很是无奈。

  这要是放在大儿子身上,肯定要好几天都躲着人了。

  “都睡吧,天也不早了,明天白天再学,不紧着这一会儿。”孙芝甩了甩手上缝好的衣服,对几个孩子说道。

  其实她没说的是,这煤油灯要是再点下去,那老太婆就又有骂人的理由了。

  “姐,你身上好香啊,像花一样,甜甜的。”等上床睡觉时,睡在中间的毛蛋闻到姐姐身上淡淡的香味儿,惊喜的说道。

  “今天姐用皂角洗了头,还放了艾叶,可能是艾叶的味道,我看你是想吃糖了,才闻啥都有甜味儿,赶紧睡觉吧,明天开始上工,你就睡不成懒觉了。”

  这时候物资匮乏,人们的鼻子都特别灵敏,还好她娘离她比较远,不然就不会像她小弟那么好忽悠了,看来她以后要多注意才行。

  “起床了,出工了,男劳力...女劳力...小孩...”

  果然如宁红瑶说的那样,第2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队里就传来了小队长那一边敲锣,一边吆喝的声音。

  一遍又一遍,把大队所有人都给吵醒了。

  他们大队总共2000多人,从东向西分成了8个生产队,他们家在村中间,是第四生产队。

  每天叫队员们起床上工,是各个小队长的任务。

  为了不浪费时间,大家都是要先去地里出工,再回来吃早饭的。

  队里不管男女,都是15岁开始,跟着大人一起下地挣工分的。

  15岁以下的,则是做些轻省的活计,去队里换3、5个公分。

  一家子忙忙碌碌的起来后,除了做饭的孙芝,上工的就都下地了。

  现在一家能养两只鸡,队里有经验的人家,也可以帮队里养1到2头猪,到时候每头只要交80斤的任务肉就行,剩下的能自己留下,还能有公分拿。

  不过这时候猪吃不到正经粮食,一年到头最多也就长个百十斤,而且如果养死了还要赔偿。

  他们四队今年总共准备养6头猪,可刚过了饥荒,没几家愿意养,其中两头就被爱面子的老爷子,以带头为由弄了回来。

  因此,他家也就没再养鸡。

  家里喂的两头猪,要三房轮流割猪草,煮猪食喂,今天正好轮到他们大房。

  宁红兵一起床,就要背着背篓出去割猪草。

  “二哥,我和你一块儿去。”宁红瑶正好想出去走走,熟悉一下村里的环境,就忙说道。

  “你别去,早上天凉,露水也重,要是吹着风再发烧就不好。”孙芝听了赶紧阻拦。

  “就是,小妹,你先在家里帮娘做饭,等晌午我再带你出去。”

  宁红兵说完,连忙拉着小弟出门割猪草去了,生怕宁红瑶跟着。

  他小妹要是一心跟着,他还真不好拒绝。

  “不跟就不跟,跑那么快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有狼在后面追呢!”宁红瑶看她二哥那避如蛇蝎的样子,好笑的说道。

  “你二哥也是关心你,好了,过来给娘烧火!”

  几个儿女关系好,孙芝觉得是自己会教育孩子,心里很是骄傲。

  “真是娇气,发烧都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干活,真是资本主义家的大小姐。”跟着大姐打扫院子的宁红梅,听到他们的谈话,阴阳怪气的小声嘟囔道。

  “你要是发烧了,娘能让你休息更长时间,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别说话那么难听,大娘听到了,又要骂你了。”宁红文见自己妹妹这么小的年纪,心就这么不平,忍不住的教育道。

  “你到底是谁姐呀?怎么帮着那个死丫头说话?帮着骂我对你啥好处?我看娘说的没错,你就是个白眼狼,吃里扒外的东西。这地我不扫了,你自己扫吧,等娘回来了,有你好看的。”

  宁红梅扔下手里的扫把,气冲冲的回了屋。

  她一向被宁丽芳娇养着长大,最听不得别人教育她了,特别这个人还是她一向看不起的大姐。

  在厨房帮忙的宁红瑶并没有听到宁红梅两姐妹的争吵,不然肯定要说一句歹竹出好笋了。

  “红文,你给我过来,你早上咒你妹妹干什么?她身体本来就不好,你还咒她会发烧,你是不是见不得她好?”

  宁丽芳下工回来,听了小闺女告的状,立马把大闺女叫进屋,开始向大闺女发难。

  “娘,我没有,我就是怕妹妹和大娘吵起来,才说了她两句。”宁红文跟着母亲进屋后,小声的为自己辩解道。

  “没有?难道你妹妹还冤枉你了不成?你那么怕你大娘干啥,她再厉害,还能不让人说句公道话了,你怎么就那么没出息,被那纸老虎吓破了胆。”

  在两个闺女之间,宁丽芳永远都是无条件站在小闺女那里。

  自己娘向来偏袒妹妹,宁红文知道自己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就不再反驳,只低着头,默默听着她娘的训斥。

  “又给我低着头,一副衰样,你真应该去当你三婶的闺女,看见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就烦,大早上的也不知道把家里的衣服给洗洗,真是懒得没边儿了。你看谁家的闺女像你这么懒,像你这样的,一辈子也别想嫁出去,有你这样的闺女,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见宁红文又一副低着头不说话的样子,宁丽芳就更是来气了。

  一直忍耐的宁红文听她娘一如既往的践踏自己,把自己贬的一文不值,也忍不住的爆发了。

 文学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天天给咱们二房扫地擦桌,洗衣叠被的,你还一直不满意,成天说我懒,动不动就骂我,红梅啥活不干,袜子都要我给她洗,你还天天向着她,说她聪明能干,你心也太偏了。我要是嫁不出去,她那样吃闲饭的,更嫁不出去。”

  自从她娘一厢情愿的要把她说给唐家做媳妇,又说了那样伤她心的话后,她心里的怨气就越来越重了。

  她就是想不通,为啥都是闺女,差别那么大,难道嘴甜真的那么重要。

  她自小以来都非常爱护这个妹妹,就算她不想干活,自己也都心甘情愿的帮着干了,从来没有任何怨言。

  可自己只是忍不住说教了她两句,她就向娘告状,还添油加醋的,根本没把她当成姐,真是太伤她的心了。

  既然她不把自己当姐姐,那以后也就别想让自己帮忙干活。

  “让你干点活,你就这么多委屈,还和你妹妹比较,你妹妹才多大,你多大了,你和她比?而且你妹妹身体经常不舒服,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难道还想她累出大病不行?你真是心狠又不孝,没念着家里的一点好。”

  宁丽芳见大闺女竟然敢反驳自己,生气的用手指使劲儿的戳着宁红文的脑门儿,气急败坏的怒骂着。

  在自己屋里,她向来不伪装,怎么舒坦怎么来,怎么解气怎么骂。

  在她心里,宁红文是她生出来的,那就是她的所有物,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宁红文都应该顺从,不应该反抗,不然就是不孝。

  “她天天不舒服,都是为了躲懒不干活,装出来的,就你们惯着她,我看她平时抢东西的时候,身体可没有一点问题。弟弟妹妹们要好吃的,要出去玩,想不干活都可以,我一有意见,就是好吃嘴,懒,将来找不着婆家,嫁不出去,现在又说我不孝,坏了我的名声,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简直偏心的没边儿了。”

  宁红文发泄完内心的不满,直接哭着跑出了家门。

  “你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闺女。”

  宁丽芳一脚踹翻脚边的凳子,生气的骂道,此时她气的也顾不得维持自己在外人眼里的形象了。

  “娘,大姐跑出去会不会有事呀?我去找一下她吧,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你说早上的事,我大姐骂我两句,我忍着就是了,不然也不会让娘这么生气,你可是我们二房的主心骨,可不能被气着了。”

  宁红梅也没想到她大姐会突然爆发,怕她娘因为其他两房看笑话而责怪自己,连忙拍着她娘的背,装作很是自责的说道。

  “找什么找,不找,出事了更好,省的惹我生气了,这不关你的事,你出去洗手吃饭去,不管那个死丫头,让她自生自灭。”

  “我知道了,娘。”宁红梅低着头有气无力的说。

  不过她嘴角上扬的弧度,确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她虽不能像宁红瑶那样,独得父母的宠爱,就连家里的兄弟都要排在后面,但把这个大姐踩在脚下,她还是很轻易就能做到。

  其实她这就是缺爱的表现,生怕父母会疼大姐多过她。

  “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宁红瑶中午给地里上工的人送完饭回来,就见原主的两个好闺蜜,宁艳秋和宁小兰正在院子里等着她。

  “我们来看你呀,看,我们给你带了黑梨,这是我们上午在林子里挖野菜的时候,刚碰见的。”宁艳秋蹦蹦跳跳的,把手里黑褐色的梨递到宁红瑶面前,献宝的说道。

  “你们是和队里其他人一起发现的梨树吗?不会就只分了这一个,你们两个都没吃吧。”

  宁红瑶看着宁艳秋和宁小兰那吞口水的样子,就想着她们肯定也没有吃。

  “是我和小兰一起发现的,不过那个树太高了,就只有顶上还剩几个梨,我们就找村里的男孩子帮忙摘的。他们带了好几个小伙伴,最后我们两个也就只分到了一个,要是我会爬树,也就不用分出去了。”宁艳秋懊恼的说道。”

  “我们一起吃吧!”

  “我们不爱吃,你吃吧,这黑梨又没啥稀罕的。”

  宁小兰心比较细,怕宁红瑶真分给她们,就扭过头去,不再去看那梨,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林子里的好东西早被村里人霍霍干净了,这时候你们还能发现树梢的梨,真是太厉害了,不过这一整个梨我真的吃不完,咱们三个分着吃。”

  这两个闺蜜穿的破破烂烂的,尤其是宁小兰,家里条件差,更是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把分到的唯一的梨留下来送给自己,宁红瑶还是很感动的,也打心底认下了这两个小姐妹。

  前世她小时候也有几个要好的姐妹,就算长大了,大家在不同的圈子,还是很亲密无间。

  而后来交的朋友,特别是上大学之后的朋友,几乎没有能谈心的人,偶尔想找人聊天,翻翻通讯录,也还是打给自己小时候的那几个好姐妹。

  “我们不吃,你留着自己吃吧,你刚生完病,要吃点好吃的才行。”

  “就是,红瑶,你留着自己吃吧,我们不吃的。”

  “不行,好朋友就要一起分享,你们不吃,我也不吃了。”宁红瑶不容拒绝的回厨房,把梨分成了三份。

  两人拒绝不得,就抱着梨子坐在堂屋里,傻笑兮兮的小口啃了起来,连皮都不舍得吐出来。

  “你二哥没在家吗?”宁小兰啃着手里的梨,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在家,他今天下地拾红薯了,现在应该正和我娘在地里,等着家里人吃完饭,把碗筷带回来,我送完饭先回来的。你找我二哥有事吗?”

  “没事,我见你自己在家,就随口问问。”宁小兰眼神闪烁一下,假装不在意的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你那后娘又欺负你了,想让红兵哥帮你报仇?”宁艳秋关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