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热门(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24 16:55:24情感专区
在场的其他人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听说安暖来了r国,只是没想到这动作,这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啊!

  南屿的眉头都快拧成川字了,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三哥不是失忆了吗

在场的其他人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听说安暖来了r国,只是没想到这动作,这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啊!

  南屿的眉头都快拧成川字了,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三哥不是失忆了吗?”

  既然都已经失忆了,那三嫂是怎么成为他助理的?他愿意?

  “是失忆了!”shark悠哉悠哉地,脸上还是骄傲得意,“如果不失忆怎么能体现出三嫂在三哥心中的地位呢?!”

  魏潇实在看不下去他这副做派,嫌弃地看他两眼,“得了吧你,人家三嫂在三哥心中的地位高,关你屁事!”

  看他这一副得意洋洋的做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安暖的娘家人呢!

  shark:“……”

  南屿和南姜憋着笑,shark连忙转移话题,“对了,那个沈慕辰你们留心着点!”

  “嗯?”魏潇和南姜等人都齐齐地看向shark,翻过记忆,对这个叫沈慕辰的人没啥印象。

  隐约记得和三嫂一起上过节目,在电视上看到过,是个还挺火的男明星。

  “是那个男演员吗?”南屿偏头问,“混演艺圈的能和我们扯上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shark深棕色的眸子深了深,意味深长道:“人家可是个好演员,不然怎么能演了那么久的戏,都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呢?”

  若不是在宴会上见了一面觉得眼熟,怕是他们都要被蒙在鼓里。

  沈慕辰这人有点意思!

  “有话能不能直说?”魏潇这好奇心被吊着,心里各种不舒服。

  shark难得的没有和魏潇计较,言简意赅道:“之前做过一单他的生意!”

  他一个军火商,能和他有生意往来的会仅仅是一个演员而已?

  “他没认出你来?”南姜眼底闪过几丝担忧,眉头紧蹙。

  沈慕辰要是认出来shark,不就很明显地暴露了她们之间的关系吗?

  本来shark都已经转做幕后了,别得再被扯了出来,被各大国际刑警争相逮捕。

  shark背靠着沙发,慵懒桀骜,漫不经心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交易习惯?能让别人见到我?”

  和他做交易的第一条件就是他不会出面,由他的手下出面。

  而他要做的就是在背后,通过摄像头掌控全局。

  怪不得觉得沈慕辰有点眼熟,一下子没想起来,查过了才知道是老客户了!

  南姜眉头舒解,“那就好!”

  “这个沈慕辰具体是做什么的?能查到吗?”程诀自己没法,只能转头看向shark。

  沈慕辰这个人藏得很深,做演员前的所有事情都被抹得一干二净。

  shark无奈地两手一摊,“没,我要是能查到就不会说这点东西了!”

  他做生意虽然有他的一套规矩,但是对于客户的信息,他是无权干涉的。

  看人交易也是为了避免把军火买给了自己的敌人,等下自己被搞了都不知道!

  就因为他这套规矩随意,倒也是让他狠狠地赚了不少。

  也因此引来不少的事端,尤其是各国刑警,更是揪着他不放。

  南屿开口问道:“我记得那人是a国人,应该不至于跑到r国来惹事吧?”

  “呵——南屿啊,你还是太年轻了!”shark低声一笑,继而道:“现在人已经在r国了,还出现在今天的宴会上!”

  很明显是奔着慕林深去的,想必也是为了去验证慕林深是不是顾墨深的关系。

  不得不说,有时候男人的第六感也是很准的!

  程诀想了想,总觉得事有蹊跷,“先别轻举妄动,那人救过太太,顾总也是知道的!”

  当时也是有所疑惑才去查了他,后来顾墨深也没有说一定要个结果。

  所以这件事才会不了了之。

  ……

  安暖和秦贝贝回到酒店,打包好东西准备搬到离崇慕国际近一点的地方。

  也好方便安暖来回上班,秦贝贝是来陪安暖的,当然一切以安暖为主。

  安暖坐在床上叠衣服,秦贝贝在另一端玩手机。

  安暖收拾完最后一件衣服,侧身看向秦贝贝,开始盘问:“你和叶星辰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宴会上的事情是明摆着的!

  秦贝贝玩游戏的手顿了下,故作镇定道:“没有啊!怎么了?”

  “秦二贝!你把我当傻子吗?你们两个之间这么明显的火药味儿我会看不出来?”安暖沉着脸,声音温怒。

  宴会上,叶星辰的有意刁难,秦贝贝的寸步不让,这些就已经很明显了。

  这两人之间铁定有什么过节!

  秦贝贝察觉到安暖的怒意,这才悻悻地收了手机,半垂着头,“暖暖,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的声音略带哀伤,空气中都弥漫着几分低气压。

  安暖没有强迫她的意思,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不想说就不说,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嗯?”

  只是,她并不希望秦贝贝也和顾墨深一样,将她排斥在她的世界之外。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秦贝贝故作轻松地耸耸肩,语气淡然了不少。

  ……

  六年前。

  秦贝贝代表她所在的高中,参加了一个国际滑冰比赛,比赛场地就在r国。

  记得当时这场比赛倒是备受瞩目,凭她明明就可以是第一名,最后却丧失了比赛的资格!

  而她对滑冰也产生了永恒的阴影!

  当时她是小组第二名,叶星辰是小组第三名,还有一个女孩子是第一名。

  在决赛的前一天,秦贝贝被叶星辰叫谈,让她在比赛中放水,被秦贝贝拒绝了!

  另外一个女孩子也拒绝叶星辰的请求。可是比赛的第二天,那个女孩并没有出赛!

  而秦贝贝也在那场比赛上受到叶星辰的违规撞击,被锋利的冰刀划伤了大腿。

  至此成了她的阴影!

  叶家对这种事情只手遮天,而主办方也睁只眼闭只眼,没有对叶星辰做出任何处罚。

 文学

没受处罚和禁赛也还算是小事,叶星辰却借着背后家族的势力,获得了那场比赛的冠军。

  事后,秦贝贝才得知,当时没来的另一个女生,出了车祸。

  安暖紧绷着脸看着秦贝贝云淡风轻地讲述着过去,刀刃刺进大腿有多痛,不敢去想象。

  “好啦,暖暖,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秦贝贝说完如释重负,“你看现在我不也是好好的吗?也没缺胳膊少腿的!”

  那段秦贝贝艰难的日子,她却毫无记忆。

  安暖想,要是她能够一直陪在秦贝贝的身边有多好。

  可是过去的那几年,她自己也是毫无记忆,就连现在能回想起来的也还是些碎片,现在的慕林深和她很是相像。

  两人收拾好东西,东西不多也就一人一个箱子,吩咐司机送到定好的酒店。

  ......

  酒店的房间有安暖喜欢的落地窗,和秦贝贝各自一个房间。

  秦贝贝说是没睡好,要去补觉。安暖就自顾自地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打游戏,还是上次哪一款狙击手游。

  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心思,今天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总算松了。

  难得登录上去却发现有十几条来自同一个人的好友申请,不知道是谁这么坚韧执着?难不成是被她的技术给折服了?

  安暖随手点了同意申请,刚按下,对面那人就发来消息。

  考拉?倒是个可爱的名字,一听就像是女孩子会用的id。

  难不成还是个小迷妹?

  考拉:你怎么把老子拉黑了???

  安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刚刚才同意好友,对面就开始质问了?

  她不记得有拉黑过什么好友啊,何况她根本就没有几个好友......

  sun123:?

  一个问号刚发出去,安暖突然想起什么,退出聊天界面。

  好友列表里唯一的好友已经没了。

  考拉:老子是start!你他么把老子拉黑了,我才不得不用另一个号加你的。还在这里给老子装不懂?

  安暖换了个姿势,双脚蜷缩在沙发上,很是较小。

  sun123:不知道,反正我没拉黑过你。

  有什么大不了的,拉出来不久完事了?

  可能是什么时候一时手滑,不小心点到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对面的人一阵无语,感情他在心里记了这么久,人家根本没当回事。

  考拉:这段时间在忙什么,怎么一直没见你上线?

  过了很久,安暖才回了个没什么。

  ......

  叶家的佣人都在忙里忙外,叶夫人在房间里换了一身又一身的衣服。

  总还是觉得不大妥帖,怎么说今天也是慕林深第一次来家里吃饭。

  无论如何都是要隆重点的,免得慕家的人觉得他们不上心。

  叶鹤辰板着脸看着在镜子面前照个不停的母亲,晃得他头晕,“妈,人家过来看得又不是你,你打扮这么好看有什么用?!”

  叶夫人转头就是一个巴掌拍在叶鹤辰肩上,“你个臭小子懂个屁,你姐夫可是慕林深,我们得让慕家的人感受到我们的诚意!”

  “我们还要什么诚意?”叶鹤辰苦着脸揉着自己的肩膀,很是不屑,“我们家舍得把姐姐嫁给他就不错了,这就是最大的诚意!”

  不就是个慕家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用得着这么耀武扬威的吗?

  叶夫人一听这话脸色就沉了下来,压低声音,“叶鹤辰!这种话你也就现在说一说,等下慕家的人过来了,最好收起你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等下得罪了慕家,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这小兔崽子,一直是养尊处优惯了的,越发目中无人了!

  叶鹤辰被教育了一顿心里不是滋味,很不耐烦,“行行行,知道了!”

  说完起身摔门而出。

  “砰”一声巨响,把叶夫人都吓了好大一跳。

  半响她才回过神,连忙收拾了下,匆匆忙忙地跑到楼下。

  楼下的佣人都忙里忙外地在准备晚餐,叶夫人走到厨房一一巡视过去,“我不是叫你们先把水果洗出来吗?”

  “还要这个不是要炖汤的吗?”叶夫人看了下壁钟,语气有点急,“现在都已经这个点了,还不把汤炖下去?!”

  看着厨房里的一群人就是头大,那么多人搞了半天啥都还没准备好。

  一个下午都在忙,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么?

  叶夫人在厨房里走来走去,有些碍手碍脚的,佣人也不敢多吭一声。

  等下又一个不小心把这位太太得罪了,半个月的工资就没了。

  叶夫人从厨房出来,四处都寻不见叶鹤辰,心里烦躁,就说了这小子两句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有什么看见少爷去哪里了?”

  “回太太,我刚刚看见少爷开车出去了!”女佣低着头,颤颤地回答。

  “行!知道了,你赶紧去忙吧!”叶夫人眉头紧蹙。

  说好的晚上七点吃饭,人马上又要过来,这叶鹤辰还开车去哪里?

  半点没有点成熟稳重的样子,等下叶明诚回来见不到人,估计又会大发雷霆。

  她掏出手机给叶鹤辰那头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

  酒店里,安暖越玩越觉得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顾墨深和叶星辰。

  心下乱得很,心思全然不在游戏上,输了一把有一把。

  start都快怀疑她是不是被盗号了。

  她索性退出了游戏,把手机扔到一便,平复自己的心情。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反而越来越焦躁。

  五分钟后,她小心翼翼地推开了秦贝贝房间的门。

  秦贝贝已经醒了,听见声音,转头就看见安暖已经是全副武装,一脸的烦躁,“怎么了?”

  安暖边戴口罩边问:“你自己吃饭行吗?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叶星辰家闹事吗?带上我带上我!”秦贝贝两眼放光。

  不等安暖回答,就腾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穿衣服动作麻利。

  动作快得让人目瞪口呆,安暖的嘴角抽抽,忍不住怀疑这人是不是早就有这想法了?

  叶家住在平城繁华的中心地段,那一带进出都有特殊的通行证。

  一般的出租车根本就不能开进去,秦贝贝和安暖无奈在门口下车。

  天色渐暗,两人走在路上,根据程诀的地址,叶家在小区的最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