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小说(岳缝紧紧的)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24 16:51:22情感专区
他不由的脱口而出。

  “大出血,医生说非常有可能孩子不保,而且以后也无法生育。原因是我之前吃过一种对身体很有害的避孕药,那是一种禁药了。而我的体质也完全就是被

他不由的脱口而出。

  “大出血,医生说非常有可能孩子不保,而且以后也无法生育。原因是我之前吃过一种对身体很有害的避孕药,那是一种禁药了。而我的体质也完全就是被那药给摧毁的才会现在那么差的。”顾念对着霍祁严还在笑。

  笑着笑着,顾念就哭了。

  霍祁严听到顾念这么说,他才想起来那天婚礼上除了等待的痛苦,还有生死攸关的恐惧。

  他对不起顾念。

  他忽然上前抱住了顾念,“对不起念念,对不起……”

  顾念也只是安静的靠在霍祁严的肩膀上,“一切都晚了,我不管你是霍祁严还是严启,我们都结束了。”

  霍祁严因为顾念的话很是挣扎,“不,为什么要结束,那天我没有出现在婚礼上是因为我不能出现啊,你的父母早就知道了我是严启,所以布下了层层机关的阻拦我,我知道我一去就是自投罗网,到时候我们还是会被分开,而且你父亲是怎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他之前做的那么绝,让我们互相忘记。”

  “这一次他绝对也不会让我们在一起的,我是有苦衷的,顾念,你要相信我,我当时也不好受,你在婚礼上等着我出现,我就用刀子割我的手腕,每割一刀,我都告诉我自己,这些痛苦远远都不及你的痛。”

  说着,霍祁严露出了自己的手腕上的那个被刀刻的“念”字。

  伤口才刚刚的结痂,很明显,的确是最近才割的。

  可顾念看的却是笑了。

  “你只觉得我父亲会分开我们,但是你可曾想过,我绝对会保住你,霍祁严,你从来就想要运筹帷幄,可是,我等得就是那一天,我的心在那天已经死了。”顾念推开了他,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

  “霍祁严,不要再提那些过往了,等到三个月之后,你就从这里离开吧,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她不会怪他的母亲差一点就在紧急关头要了她的命。

  可是他们的感情也在那天就已经彻底的断了。

  霍祁严不明白,可是他好像又有些明白了。

  他们的感情真的结束了吗?

  “顾念,给我一个机会。”霍祁严从来没有像此时那么害怕过,他总觉得,他和顾念是真的回不去了。

  顾念的心里很是痛苦,她已经彻底的相信霍祁严就是严启了。

  而这个认知让她更加的明白,她和霍祁严更加没有以后了。

  “霍祁严,我们真的结束了,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我们是相爱的,但是我们的父母都希望我们在一起,我这一刻才明白,原来不被父母祝福的爱情真的是不会幸福的。”顾念苦涩的一笑。

  “就好像你看那院子里的花要是没有了阳光,没有了水,她都不会盛开的那么美,缺一不可。”

  顾念说完继续吃着饭,就好像她刚才和霍祁严说的那些话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只徒留霍祁严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他看着顾念继续吃着午饭。

  该怎么办?

  全程,顾念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而这个时候,京城,霍家。

  此时的赵雅兰才知道了她之前被石晓芸下的那些药药效是那么的折磨人。

  她现在只觉得只要再来一口那药就可以舒服一点。

  但是,她拿不到。

  她已经被霍天名给绑了起来。

  “天名,你给我,你把那药给我,我真的受不住了,我觉得我快要死了。”赵雅兰难受的不断的用头敲着墙壁,那样子就像是疯子一样。

  霍天名看着妻子这样,他颤抖着手上前将她抱在怀里,“雅兰,你不要这样,祁严已经去A洲找顾念了,如果顾念愿意治疗你,你就有救,这东西害人啊,你千万不能再碰了,这是祁严叮嘱我的。”

  赵雅兰被霍天名抱在怀里,她的人还在颤抖,“顾念是不会救我的,我之前也害了她啊,我该怎么办?”

  赵雅兰把头都撞得流血了,总算是痛感让她稍微好受了一点。

  她上前拉住了霍天名的手,“天名,当初顾念在我们家的时候,我给她煮了三天的鸡汤,那鸡汤里有导致不孕的避孕药,我现在人都这样了,我知道,我要说出来,我可能活不久了。”

  赵雅兰是真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

  她要跟顾念道歉。

  人也只有在快要死的时候才会知道,原来她当初做下的事情是那么的愚蠢。

  或许就会因为她这些愚蠢的行为,所以祁严才一直都无法得到顾念的原谅的。

  “天名,你想办法让我联系顾念好吗?”赵雅兰脸色苍白,她冲着霍天名乞求道。

  霍天名知道现如今也只能尝试着去联系祁严了。

  他让赵雅兰先稳下心来。

  “你先不要激动,你的病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只要你好好的接受治疗。只要你肯戒掉,祁严说了还是有救的,你才是刚开始的阶段。”

  赵雅兰却是又犯病了。

  无奈,霍天名只能将赵雅兰重新绑起来,这样她才不会伤到自己。

  他心酸的来到了房间的外面,拨通了霍祁严的号码。

  还以为霍祁严在A洲是无法联系的,没有想到电话可以接通。

  电话一接通,霍天名便开口道,“祁严,你母亲想要见念念一面,你可以安排一下吗?她那个病一直都反反复复的,说自己对不起顾念,一定要见她一面道歉。”

  霍祁严知道母亲要道歉的便是那时候在霍家的时候她给她吃了避孕药的事情。

  这也的确导致了顾念后来差一点就在手术中走进鬼门关。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

  他的沉默让霍天名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儿子在A洲也没有得到顾念的原谅吗?

  他这段时间都在照顾赵雅兰,所以并不知道霍祁严的情况。

  “祁严,你说句话,你之前不是说顾念可以有办法救你母亲的吗?那么现在她肯到这里来救你母亲吗?你母亲现在犯病的时候都在伤害自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霍祁严沉默了一会儿,“我会在A洲待一阵子,顾念这段时间身体也不好,不能长途跋涉,我会在一个月之后把顾念带到母亲的身边给她治疗的,你放心吧。”

  “一定要给妈妈戒掉那药,碰都不能碰。”

  霍天名知道霍祁严肯定也是一时间无法得到顾念的原谅,他也只能先暂时让赵雅兰再痛苦一阵子了。

  只是一个月,应该也过的快的。

  “好,你在那边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和你母亲都等着你和念念一起回来,你母亲知道错了,帮你母亲转告念念,我们对不起她,我们会想办法弥补她的,你们不要再互相折磨了。”

  挂断电话,霍祁严苦涩的一笑。

  他和顾念就是在互相折磨啊,可是能怎么办呢?

  看着紧闭着的大门,霍祁严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这个时候,议事大厅里。

  罗浩急匆匆的走了过去,“顾主宰,顾小姐好像知道了霍祁严就是严启了。”

  “什么?”顾皇当时就站了起来,“你不是在骗我吧?念念真的知道了?那她现在是不是和霍祁严在一起了?”

  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也是有护士听到这么跟我说,但是今天的大小姐却是对霍祁严更加的冰冷了,或许大小姐也没有原谅霍祁严吧。”罗浩不知道该怎么说。

  顾皇却是从他的这些话里明白了。

  念念是不会轻易的原谅霍祁严的。

  因为那天的婚礼上,顾念都说了,她绝对不会原谅霍祁严的。

  说来,他也该去找念念了。

  他应该给念念道歉,毕竟那严启的假尸体是自己找的。

  当然,前提是他试探出来顾念绝对不会原谅霍祁严,他才会主动的承认错误。

  他很清楚自己的女儿是一个很倔的人。

  他带着罗浩来到了医院。

  这个时候,顾念一个人在病房里看着胎教的书籍,看到顾皇走进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走了过来,“念念,最近和霍三爷相处的怎么样?”

  顾念没有任何的隐瞒,她笑道,“还行吧。”

  “那你……”顾皇迟疑道,“你对他还有感觉?”

  顾念看着眼前自己的亲生父亲,她对他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因为从小就缺少父爱吧,有些珍惜,但是却又有些憎恨。

  其实把她和霍祁严的感情闹到如此地步的也就是他。

  当然也有霍祁严的父母的成分在。

  “没有感觉了。”顾念撒谎了。

  “我听罗浩说你也知道了,爸爸也跟你亲自的承认,这严启的确是没有死,而且就是霍祁严。”顾皇拉着顾念的手,“念念,原谅爸爸,爸爸那个时候也是太自私了,我只是想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而已。”

  不想,顾念却是抽出了自己的手。

  既然顾皇都已经把话说的那么的明显了。

  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和他遮遮掩掩的了。

  她抬眸,冷漠的拉远了两个人的距离,“顾主宰,我不会原谅你。”

 文学

这是顾念第一次用那么冰冷的眼神看着顾皇。

  看的顾皇的心都碎了。

  他赶忙的道歉,“念念,我知道你恢复了记忆,你知道了一切,但是爸爸真的都是有苦衷的。”

  顾念抿着唇,“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可是发生的都发生了,既然你也跟我把一切都说破了,那么我也告诉你,我不会原谅你。”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当初和我母亲在一起是多么的孤苦伶仃,那个时候别人都嘲笑我是没有爸爸的小孩,我母亲被窦家人赶出来,是我舅舅资助我长大的。”

  “我一直都很努力的生活,很辛苦的去变得更优秀。我是一个天才,但是又有多少的天才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成功的呢?我要付出的得比一般人都要付出的多。”

  顾念捂住了自己的脸,“顾主宰,你只顾得上你自己,我无法改变我身上流着你的血,所以我也不会对付你,你拆散我和霍祁严就拆散吧,可是仅此而已,以后我也不再是你的女儿。”

  顾皇听着顾念的话,他有些后悔自己把一切都告诉顾念了。

  他是真的很疼爱自己的这个唯一的女儿。

  “念念,你原谅爸爸吧。我知道你从前和你妈妈过的很不好。可是我都在尽量的弥补了,你看看,你失忆之后,爸爸对你有多好,我几乎是,把你捧在手里都怕化了。”顾皇第一次放下姿态的,这样的求一个人。

  他上前拉住了顾念的手。

  顾念还是抽出了自己的手,“不要再说什么了,以后我不再是顾家大小姐,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她指着大门口,“你走吧。”

  顾皇看到顾念那么决绝的样子,他的心很痛。

  “念念,爸爸到底要怎么做,你才可以原谅爸爸?”明明之前都还好好的,就因为他先承认错误,她就变了。

  顾念也不过是在顺着自己的心去做而已,她不想再藏着那个真实的自己了。

  她只是不希望自己不开心,只是希望以后的一切都可以过成自己想要的而已。

  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名声地位,她都不想要。

  她以后的目标就是好好的养大她的孩子。

  或许有一天她会选择原谅吧,但是现在的她心还不够大,无法原谅眼前的人。

  顾皇和霍祁严都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可是,他们也是伤自己最深的人。

  顾皇很想留下来,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的顾念是最不容易说服的,他只好不再说什么,“好,念念,爸爸晚点再来看你。”

  顾皇悲伤的离开。

  而霍祁严一直都在外面看着。

  听到顾念和顾皇的对话,他知道,顾念其实早就已经恢复了记忆。

  可偏偏他之前还抱着希望的,抱着顾念恢复记忆或许就会和他在一起,但是现在这种可能性已经被戳破了。

  顾念是绝对不可能原谅他了。

  顾皇是无法得到顾念的原谅,他也不是也一样吗?

  他走进病房,顾念冷漠的站在窗边,她的身上披着长长的黑色斗篷,看上去显得她更加的清冷。

  霍祁严轻轻的走到了她的身后,望着窗外飘落在地上的梧桐树叶,就好像他的心也在摇摇晃晃的。

  他上前拽住了顾念的手腕,虽然这几天她吃的都还可以,但是她的手腕还是纤细的让他心疼。

  “念念,我妈妈让我转告你,她知道错了,希望你原谅她。”霍祁严没有说赵雅兰被下了禁药的事情,而是淡淡的开口。

  顾念早已经释怀了,那份恨已经用她和霍祁严的分开来弥补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顾念淡漠的抬起眸,她伸出手去接了一片飘落的梧桐树叶。

  “霍祁严,就不可以早点的降低米价吗?”她不想让她的生活一直都被他打扰。

  她想要一个人搬到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去。

  她不需要想太多,只要安心得把孩子生下来就好。

  霍祁严怎么舍得离开顾念呢,他苦涩的一笑,“你这是要剥夺我唯一一个可以接近你的机会吗?顾念,只是短暂的一个多月而已,你连那么短的时间都要赶我走。”

  顾念转过身,”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在一起的机会了,何必要苦苦的纠缠,这样纠缠只会让我们觉得彼此折磨,何必呢?”

  “既然知道是折磨,那么为什么要折磨?顾念,我爱你,你说得不到父母的爱情是不被认可的,我的父母已经认可我们了,现在只剩下你的父亲和母亲,只要我有办法说服他们,你可以给我们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吗?”

  霍祁严的双手按在顾念的肩膀上,认真的看着她。

  顾念知道霍祁严想要得到顾皇的认可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要你说服我的父亲,我可以给你机会。”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说完,顾念解下了身上的黑色斗篷,她回到了病床上坐下。

  “我想要午睡了。”

  这意思就是在赶霍祁严离开。

  霍祁严只好不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只有得到顾皇的认可才可以。

  但是,得到顾皇的认可是很难的。

  他转过身落寞的离开了病房。

  顾念其实没有睡,她只是在看着不远处发呆。

  现在一切的迷雾都解开了,她拨通了窦青瞳的号码,“妈咪,帮我拿一台笔记本电脑到病房来吧。”

  她也是时候和魏江河他们见面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只觉得心中释怀了很多,不管是和顾皇,还是和霍祁严,她都说出来了。

  不原谅就是不原谅。

  她顾念再也不用藏着掖着。

  窦青瞳听到顾念还要玩笔记本电脑,她想要问下霍祁严的,但是还是觉得不该问霍祁严,只要女儿开心就好。

  于是,窦青瞳让蒋青将电脑带到了病房里。

  顾念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就登陆了黑客联盟的系统。

  当那个熟悉的账号登录的时候,众人都还以为奇迹出现了。

  瞬间,黑客联盟的系统瞬间就一百多号人的头像都亮了。

  “是老大,老大你终于出现了,你都消失半年了,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我搜索不到你的信号?”

  “老大,我们可想你了,这段时间我们都很努力,我们已经把各国的机密都掌握住了,没有人可以撼动我们黑客联盟的地位,我们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信息团队了。”

  ……

  顾念看着黑客联盟的系统上,所有的人都在说着想她。

  看着这些手下发过来的话,她的眼圈有些湿润。

  她很快就在系统上打出了这句话:我也很想你们。

  这下,大家都知道,这就是顾念,就是他们的顾神老大。

  魏江河也还以为是霍祁严登录的呢,没有想到真的是老大。

  他赶忙的发了语音过去。

  老大都可以登录黑客联盟了,那么是不是代表她现在已经恢复记忆了?

  否则怎么会这么说呢。

  一定是的。

  那么现在三爷肯定是和她重新在一起了。

  语音很快就接通了。

  “老大,真的是你,你恢复记忆了对不对?”魏江河马上便问道。

  顾念也没有隐瞒,“是我,嗯。”

  顾念还是依旧惜字如金。

  魏江河顿时便喜极而泣,“真是太好了,那你和霍三爷在一起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们真的好想你。”

  顾念是不会回去的,至少目前是不会回去了。

  她和霍祁严虽然把一切都说开了,但是她跨不去心中的那道坎。

  而顾皇也不会让她离开A洲的。

  “魏江河,我暂时不会回去。”

  魏江河明显很是失望,“那我们都好想你,我们只能在网上见面吗?老大,你真的怀孕了?”

  说到了后面,魏江河十分的激动。

  他并没有注意到,顾念并没有提起她和霍祁严有没有在一起的事情。

  而魏江河从来都没有想过霍祁严会和顾念分开。

  “嗯。”顾念依旧回答的很是简洁。

  魏江河这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按理说顾念都是和霍三爷子在一起的,可现在语音发过去了都那么久了,连一句霍三爷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而且霍三爷的母亲赵雅兰不是需要老大的救治吗?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难道老大和霍三爷没有和好吗?

  “老大,你和三爷还没和好啊?”魏江河觉得只有这种可能。

  这下,顾念沉默了。

  她直接转移了话题,“以后依旧是我直接管理你们,霍祁严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顾不上你们。”

  魏江河自然乐意顾念管理他们。

  但是她的话很明显的说明了,就是说她要把原本属于她的东西都拿回去。

  她和霍祁严不再是一体的礼物。

  魏江河有些迟疑,“老大,我们都希望你和三爷重新在一起,你们在一起不容易。”

  “魏江河,你什么时候管的那么多了?”顾念的声音更是冷漠。

  魏江河从顾念的声音就听出来了,她可能真的不爱霍三爷了。

  可是让他们这些人怎么接受,要是老大和三爷那么轰轰烈烈的感情都能结束,他们还怎么相信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