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征服女侠爽到疯狂潮喷 三个校花在我胯下娇喘

2021-11-24 16:45:37情感专区
这一切都在昭示,他看到的,听到的都不是在做梦。

  眼前这个黑衣劲袍,眉眼一如往昔,站在那就他厌恶至极的人,就是裴渊!

  他修长笔直的腿一迈,谢赟就怕一分,看着那黑靴称着黑色

这一切都在昭示,他看到的,听到的都不是在做梦。

  眼前这个黑衣劲袍,眉眼一如往昔,站在那就他厌恶至极的人,就是裴渊!

  他修长笔直的腿一迈,谢赟就怕一分,看着那黑靴称着黑色的布料,恣意又闲暇的姿态,仿佛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根本不需要任何较真的余地。

  事实也确实如谢赟所想,裴渊俯下身直接掐住了谢赟的咽喉,将人高马大的谢赟拎提了起来,只有谢赟看得到,裴渊脸上那蕴藏着无限鄙夷的厌恶。

  “刚才你是用哪只脏手杀她?”

  裴渊凌厉的目光顺着谢赟在颤抖的双臂,挪到了他的手腕上,他慢条斯理道:“算了,两只都卸了吧。”

  裴渊话音刚落,谢赟瞳孔微微一缩,整个人已经被裴渊凌空抛起,就在他腾空而起的那一瞬,裴渊跃得比他还要高,拽过他的两只胳膊,膝盖抵住了脊梁,巨大的惯性让谢赟急速坠地。

  “砰”得一声,谢赟膝盖沁出鲜血,腿骨碎裂,两只胳膊以极其扭曲的姿势被裴渊直接坳断。

  谢赟恨急了裴渊,直接吼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谁是你们的主子,给我上啊!”

  谢家的府兵这才反应了过来,可是谁敢跟裴渊动手?

  谢赟就知道他们不敢,怒道:“你们再不动手,回去我就杀了你们!”

  府兵们面面相觑,这也是没办法了,如今裴渊大势已去,也别怪他们!

  一群府兵朝着裴渊冲来,唐国公府的侍卫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两边人马一触即发。

  季知欢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谢赟,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赟只感觉到了肩膀有一阵刺痛,随后便浑身酸软什么力气都使不上了。

  季知欢直接借着他的肩膀一用力,整个人直接跃了出去,将被谢家府兵掀飞的木板用鞭子抽开,正巧救了一个站在原地吓傻了的小姑娘。

  “谢谢,谢谢神医娘子!”小姑娘的母亲赶紧冲出来,抱着小姑娘就往人群里钻。

  “住手。”在后头听了许久的唐国公,终于还是站出来了。

  唐国公率先看到的便是已经许久未见的裴渊,这小子发病的时候,自己出去寻医问药了,等回来,裴渊早就被送出了京郊,虽然事情有可疑,但皇帝将铁甲军直接分拨给了其他世家,唐国公也猜到了皇帝的用意。

  本以为裴渊恐怕已经凶多吉少,派出去的人手也没任何下落,见他现在还好好站在自己的面前,唐国公确实是又意外又惊喜。

  将帅之才难得,何况裴渊还是老友的儿子。

  “今日之事,老夫会将所见,全部奏请皇上。”唐国公说完,看着跪在地上的谢赟,跟季国公府的那群人。

  “唐国公,方才的事情都不是真的!”季明纾还想挽尊,另一边,唐铭已经脸色铁青,他站在这看了这么久,听了这么久,要是还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误,那可真的是该去吃砒霜了。

  合着救了祖父的,是季知欢!他还被陆云湘给骗了,在季知欢面前叫她村姑,多番看不起她!

  陆云湘!竟然把他当猴来耍!

  “你回来了,身子都养好了么?”唐国公根本懒得管这帮烂人,先跟裴渊说话了。

  裴渊对唐国公十分敬重,闻言拱手道:“多谢唐国公关心,有欢欢,养得差不多了。”

  裴渊本来又想掏出拐杖的,季知欢瞥了他一眼,直接道:“别拿了,怪难看的。”

  裴渊讪讪,再无刚才的凌厉,乖巧得跟在了季知欢身后。

  朱管家看出猫腻来了,“这,勇冠侯也是神医娘子治疗的?”

  小药童翻了个白眼道:“你们不知道啊?神医娘子是他媳妇。”

  消息也太落后了吧!他一个时辰前就知道了呢。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

  “什么,刚才被欺负的季国公府嫡女,嫁给了战神啊!”

  “战神站在她面前,郎才女貌啊,登对得很呐。”

  “我的梦中情郎他居然成婚了!!!”

  在这一片吃瓜群众的惊叹声中,终于有一人来了一句。

  “那刚才季明纾说季知欢嫁给了活死人,她这是咒我们战神?!”

  瞬间激起了民愤,保家卫国的英雄,在季明纾嘴巴里就成了活死人?!

  这朝廷是故意欺负人呢是吧,战神明明人好好地,铁甲军给他分出去了,这是什么意思?卸磨杀驴!?

  “你们谁还记得么?之前上阳郡主跟季国公府的婚约,好像是个季明纾给战神当妾吧?”

  大家已经开始散发思维了。

  “那还用说么,那肯定是季明纾看战神病了,不愿意过去伺候呗,季知欢有情有义不离不弃,用绝顶的医术救好了战神,这庶女就知道了消息,来找茬啊!这是嫉妒!蛇蝎心肠的女人啊。”

  “你说的在理,戏台上都是这么唱的,那些坏女人惯会做戏,跟那季明纾一样一样的!”

  季明纾听在耳中,差点气个半死。

  她与裴渊的这桩亲事,本来就是她的痛,上辈子从这里死的,这辈子她当然要选个世上最尊贵的男人。

  她凭什么嫁给短命鬼了此残生?

  她是皇后命,人中凤,不然为什么会重生?

  谁他娘嫉妒季知欢了!

  吃瓜群众才懒得管事情真相如何呢!越想越合理就是了。

  还有那个谢赟也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战神的媳妇那就是好人,战神媳妇的仇人那就是坏人,跟战神打架的不是狗贼是什么?

  有百姓越想越气,捡起地上的石头直接砸了过去。

  “狗男女,当我们瞎了眼不成,以后别让我们在街上看到你。”

  “恳请唐国公为民请命,惩办季国公府一窝蛇鼠,也别放过这个谢赟,他绝对有问题。”

  “我们决不允许战神受一丁点委屈!”

  裴渊在民间的声望,也是他招致祸端的原因,唐国公了然。

  只是消失了这么长时间,这孩子仿佛跟以前见到的时候,不大一样了,以前年少成名,十七岁的常胜将军,意气风发。

  如今却多了几分沉淀与冷静,目光看着季知欢的时候,没有半分对目前现状的怨怼与难受,更加的从容。

  唐国公陡然觉得,这天,怕是快变了。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裴渊还真的扭过头来看着他,“既然国公在此,有件事,还请国公帮忙代办。”

  唐国公向来欣赏裴渊,更别提他如今还是季娘子的夫君。

  “你说。”

  裴渊漫不经心道:“也没什么,我想代父休妻,请国公做个见证,也好让谢赟捎回去。”

 文学

代父休妻!?

  这绝无仅有的事情啊,唐国公也没碰过这事,有些诧异道:“你是说上阳郡主?”

  当年上阳郡主谢琼芳痴恋信武侯裴戈,闹得那是满城风雨,最终皇家赐婚才嫁给了裴戈,婚后二人育有一子,便是裴渊,也算是一段佳话。

  只是裴戈在裴渊很小的时候就战死沙场了,留下上阳郡主独自抚养孩子。

  按理来说,这样为裴家守节,抚养孩子长大的忠节烈妇,怎可休了呢?这简直是不忠不义啊。

  百姓们都傻了。

  裴渊面不改色的从袖口拿出了早就草拟好的休书,“谢琼芳迫害亲儿,这些年信武侯府的家底掏空,搬去娘家,残害我铁甲军,为父亲,我不能留下这个女人糟蹋他的名声,为人子,我自问孝顺勤勉,却得了她一碗西域赤毒,这次我能站在这,只是我幸运遇到了欢欢,这样的母亲,裴渊不敢要,信武侯府也不该有这样的主母。”

  众人哗然,谢赟也是瞪大了眼睛。

  裴渊都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姑姑居然露出了马脚?

  “战神是被人下毒的?还是上阳郡主?”

  “这样恶毒的女人也配当娘?!”

  季知欢对于裴渊的任何决定,都表示支持,她也开口道:“裴渊的确中了赤毒,我还有人证,正是西域毒门的人亲自证实。”

  季知欢说到这,转头看着底下的百姓们道:“你们的战神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回朝后,却遭奸人所害,他没有在别庄好好休养,他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偏僻山村里,茅草房,漏风漏雨,为了不让他活下去,棉被被褥里头都藏了血蛭。”

  “他之前并非你们看到的这般强悍,瘦到面色苍白,连喝粥都艰难,他不是神,在战场上躲得了敌人的刀枪剑戟,却躲不了亲人的阴谋算计,母慈子孝,母不慈子何来孝?”

  她的声音很平淡,只是在陈述事实,可是每个人仿佛都从那语境里,想到了他们的大英雄,为他们遮风挡雨,赢得了胜利和太平日子的将军。

  在他们不知道的某个角落里,灰败而死。

  他才二十出头,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已经有百姓激动道:“唐国公,请答应裴将军!”

  不管陛下是否收回了铁甲军,在他们心中,只认裴渊一个天下兵马大元帅,只有他才配叫战神。

  裴渊听着季知欢的一字一句,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心中仿佛被什么充盈了一般,再也放不下别人了。

  既然他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家丑说出来,就做好了决裂的准备。

  裴渊将一沓关于谢家的罪状递给了唐国公。

  “这些谢家多年来对铁甲军泄露军情,扰乱辎重护送,打乱防备图的罪证,还有谢琼芳与谢家人沆瀣一气,拿走信武侯府东西的证明,请唐国公秉公执法,别寒了我父亲的心。”

  这些东西,裴渊早就让疏影他们给送来了。

  谢琼芳那疯女人,一辈子想霸着父亲,那他就让她从失去父亲开始。

  至于他究竟是不是谢琼芳所生,他自己会去查清楚。

  但裴渊心里清楚的知道,就算他是她的孩子,从她下毒那一刻,也不会再是他的母亲。

  唐国公是知道谢琼芳这个人的脾性的,何况这是人家家务事,裴渊不找他,也能找裴家的族老,他身为信武侯的嫡子,有资格代替父亲休了谢琼芳。

  至于谢家这些年的恶行,那就涉及律法了。

  唐国公责无旁贷,“好,我这就为你写下休书,再帮你去大理寺立案。”

  谢赟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会这样,裴渊他怎么敢!?

  朱管家身为唐国公的最佳助手,立刻派人去找了大理寺和京兆府的人来。

  陆云湘见状,终于忍不住要带着芜菁跑路了,然而刚想走,朱管家直接摘了她的帽子。

  “上哪去?让你走了么?大骗子还想上哪骗人去?”

  陆云湘欺世盗名,交由京兆府惩办,还想跑?想得美!

  陆云湘这下子也顾不得颜面了,她还想在世家中有一席之地了,当即跪下来道:“朱管家,我可从来没说过是我救了唐国公啊,是唐公子他自己误会了。”

  唐铭气得指着陆云湘,“无耻!”

  唐国公看着这孙子,默默挪开了视线,不成器,不堪重用。

  大理寺那边人来的很快,直接押着谢赟就走,此刻的谢赟哪里还能顾得上季明纾?他都自身难保了。

  唐国公让人把休书立刻给上阳郡主送去,若不在京城,就送去谢家。

  季知欢看着谢赟被压走的背影,想了下刚才给他扎的那一管子有什么用处来着?

  哦,不能人道,从此只能跟内侍公公一起当姐妹了。

  不仅如此,晚上还会噩梦连连,产生幻觉,胡言乱语,四肢开始无力从此瘫痪。

  裴渊尝过的,他加倍领回去吧。

  季国公府的仆从也被朱管家让人带走了,现在就剩下了季明纾,坐在凳子上捂着一张脸不敢动。

  她的脸是真的好疼,感觉有几千万只蚂蚁在噬咬一般,让她呼吸都变得困难,脸上更是痒疼得让人想不管不顾去抓挠。

  她也确实忍不下去了,伸手在脸上碰了碰。

  随后就被她扯下了一块红腐的皮。

  “啊啊啊啊!”季明纾吓了一跳,围观的百姓齐刷刷看了过来,也被她的脸给吓得闭上了眼睛。

  只见季明纾的脸原本青红交加的地方,此刻骇人至极!!就像是从里头腐烂了一样,烂到了外面。

  季明纾指着季知欢怒吼道:“是你,是你毁了我的容貌,季知欢你好狠毒的心!”

  她自诩美丽,这些年对男人无往不利,连二皇子不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季知欢居然敢毁她的容!?

  百姓们看不下去了,“你有病吧,季娘子什么时候碰你了?”

  “打了一鞭子罢了,还能烂成这样?”

  “保不齐是老天爷的惩罚,哎,做人就是不能太毒了,报应来了吧。”

  “真的是太丑了。”

  季明纾捂着自己的脸,眼泪流到伤口,疼得更厉害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腐蚀。

  她死死盯着季知欢,却只能看到季知欢那得意的嘴脸。

  她做到了,她是真的要把自己对她做的,全部还给自己,还要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