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夹小玩具出门 撕开她的肚兜轻吮葡轻吮她的双乳

2021-11-24 16:43:04情感专区
南宫珉想起自己在宫里的日子,有些自嘲的笑道。

  “三皇子可曾听说过我的事情?”上官浅忽然问。

  南宫珉一愣,旋即点头:“荣王妃的丰功伟绩,只怕是四国皆

南宫珉想起自己在宫里的日子,有些自嘲的笑道。

  “三皇子可曾听说过我的事情?”上官浅忽然问。

  南宫珉一愣,旋即点头:“荣王妃的丰功伟绩,只怕是四国皆知。”

  上官浅嘲讽一笑:“世人只知我恬不知耻嫁入荣王府,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得了荣王的心,又以一女子之身进入庙堂,想来都是贬多于夸,可尽管如此,我亦是高兴,人活一世,若是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死了都没有记得,也太亏了。”

  南宫珉不由惊讶,从古自今,哪个女子不是最在意自己的名声,可上官浅却似乎看的很开,他忽然有些羡慕上官浅这般洒脱,能够活出自我来。

  察觉到自己的情绪被上官浅影响,南宫珉深吸了口气道:“上官大人今日来,难道只是为了和本皇子聊人生经历的吗?”

  “难道三皇子就甘心一辈子屈之人下?受人摆布?”上官浅直视南宫珉,目光灼灼,仿佛要看到南宫珉的心里,看透南宫珉的心思。

  南宫珉猛地抬头,看向上官浅,但并没有说话。

  上官浅却不在意,接着说道:“你手握兵权,除了这次与东黎国的对峙落败之外几乎从无败绩,在战功上比你那些兄弟姐妹不知道强了多少,论身份,南焦国没有嫡出的皇子,每个皇子都是庶出的,并没有谁比谁高贵,凭什么就你不行?”

  南宫珉全身一震,脸上的肌肉似乎不受控制般地跳起了几下,握着酒杯的手不自觉的收紧,目光如同冰针般地刺了过来,语声不带有任何的温度:“你到底……想说什么?”

  “三皇子和他们一样,也是人中龙凤,也是南焦国的皇子,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坐上那个至尊之位吗?”

  南宫珉眸色幽深,说话间寒意森森:“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

  上官浅微微扬起头,目光投注在南宫珉身上,片刻后才道:“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好皇子,三皇子,若你有心,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上官大人是在与我说笑么?且不论本皇子是否对那个位置有想法,就凭你?” 南宫珉闻言仰头大笑:“上官大人,我知你在东黎国算得上呼风唤雨,除了皇上没有谁敢动你,可你却妄言可以干预我南焦国的朝廷,是不是也太狂妄自大了一些?”

  上官浅淡淡道:“我可以让南宫玥,再也回不去南焦国。”

  “公主若回不去南焦国,对你们东黎国来说可未必是好事。”

  “好事坏事,就不是三皇子操心的事情了,我知道,南宫厉风死了之后,你不得不依附着南宫玥,其实南宫玥也未必愿意嫁到东黎国来吧?她想要的,远不止我这个荣王妃的位置,对吗?”

  “呵,公主一介女流,又能有什么别的心思,就算有,又哪能轻易成事?”

  上官浅淡淡一笑:“本官,也是一介女流……所以,公主殿下为何不能想当皇帝?”

  南宫珉深深地看了上官浅一眼,简直拿不准这人是在开玩笑呢,还是当真的。

  “三皇子殿下,你说实话,”上官浅镇定地回视着他的目光,表情就如同一个正在引人堕落的恶魔,“你难道真的就一点儿都不想当皇帝吗?”

  南宫珉心头一凛,暗暗咬住牙根。身为一个皇子,要说从来都没有对那个皇位有觊觎之心,那是假的。但要说他时时刻刻都想着这个,以至于把夺取皇位当成了自己人生最重要的目标,那也不是真的,毕竟他的出生在那里,身后没有任何的助力,他知道自己的希望渺茫,与其勉力相争最后落的个不得好死,不如早日歇了心思,辅助新主将来做一个闲散王爷,了此残生。

  “我知道南宫玥的心思,更知道你不得不依附在她之下,心里的憋屈和无奈,我愿意帮你,将南宫玥留在东黎国,没有机会回去,这也算我的诚意。” 上官浅的目光漠然,说的话却让南宫珉的整个心都快速跳动起来。

  南宫珉眉睫轻颤,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真能办到?”

  “能!”

  “可是……这与你有什么好处,南宫玥留在东黎国,只能让你徒增烦恼,她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她想得到的东西,想尽办法都会得到,你未必斗得过她。”

  “我既然敢答应你,便有我的打算。” 上官浅展颜一笑,整个人竟带有一种朗月清风般的气质,看的南宫珉都愣了一下。

  南宫珉抿住嘴唇,慎重地开始沉思,上官浅说的话实在太不可思议,也太让他行动,若说他是在骗人,又实在猜不透动机,可她又有什么目的要帮自己。

  “三皇子殿下可得思考的快一些,毕竟今日我们只是针对和谈的条款进行最后的确认和签订,拖久了,可会引起南宫玥的怀疑呢。”上官浅不紧不慢地催促着。

  南宫珉终于一咬牙,下定了决心:“你说,你的条件是什么?”

  上官浅嘴角微挑,她知道,南宫珉已然动心。

  “我的要求不高,在这和谈的条款上,加上一条,放弃争取对无名城的管辖权!”上官浅拿起和谈条款的折子,轻轻拍了拍。

  南宫珉蹙眉:“无名城?”若不是上官浅提起,他压根就想不起这块地方来。

 文学

“那地是个四不管地带,穷山恶水,刁民无数,多少恶贯满盈的人为了躲避追捕,躲进那里去,你们要那块城有何用?”南宫珉心中不解,这么一块地方,值得上官浅用这么大的条件来换吗?

  “我自有我的用途,这就不必三皇子挂心了,若三皇子愿意在这和谈条款上加上这一条,那,南宫玥此生就没有机会回去南焦国!”上官浅的眉眼自信满满,令人信服。

  南宫珉沉了沉,无论上官浅要那块地的目的是什么,终归南焦国没有损失,与他来说却能铲除了南宫玥这个心头大患,这买卖划算的很。

  “好!”他终是点头同意。

  “三皇子殿下痛快,敬你一杯,以庆祝咱们今日盟约达成!”上官浅举起酒杯,神色爽朗。

  南宫珉也难得露出笑意,举杯一饮而尽。

  “三皇子殿下,光不让南宫玥回南焦国是不够的,你要想清楚回去以后如何像皇帝交代,我听闻,皇帝可最是宠爱南宫玥了。”

  南宫珉的脸色显露出从未有的讽刺:“父皇宠爱南宫玥?我看不尽然,这些年南宫玥的所作所为父皇都看在眼里,早已忌惮颇多,若真的宠爱她,怎么舍得远嫁东黎国?”

  “这话说的倒也不虚,南焦国的六皇子与大皇子斗的如火如荼,大皇子南宫厉风被人杀害之后,南宫玥又冒了出来,你那六弟也会窝火呢吧?此番南宫玥会被送来和亲,你那个六弟恐怕也出了不少力气。”上官浅吃着菜,看是闲聊的说着。

  “上官大人的消息还真是灵通,连我南焦国的私密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南宫珉内心却十分震惊,上官浅这轻描淡写间,竟然将南焦国皇室的的现状分析的如此透彻,莫不是这上官浅当真如此能耐,将手抖伸到南焦国朝廷之中了?

  若真是如此,上官浅的的居心,可不简单,南宫珉的神色变了又变,看向上官浅的眼神带着探究。

  上官浅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但并不在意,至少目前来说,她对南焦国并没有什么想法,让麒麟拍卖行打探南焦国的情报也不过是知己知彼罢了。

  “不必怀疑我的用心,我对你们南焦国没有兴趣,当然前提是南焦国不对我或者我在乎的人出手。”

  南宫珉丝毫没有迟疑:“本皇子自然不会。”

  “本官知道。”

  ……

  和谈条款签订的事宜在一顿宴请后顺利达成,上官浅第一时间赶紧进宫复命,皇上似乎知道上官浅要进宫早早就派岑公公在宫门口守着,见到上官浅便引着她直接到了勤政殿。

  “儿臣参见父皇,恭喜父皇,心愿得偿!”上官浅进到殿内便高高举起折子,一脸讨喜。

  岑公公将折子接过,递给皇上,皇上打开看了一眼,就连道三句:“好,好,好。”旋即放下折子,满意的看着上官浅道:“上官浅,你果然不负朕望,说,想要什么赏赐?”

  上官浅嘿嘿一笑:“父皇,您先别急,事虽然是办成了,但还没有完成办成!”

  皇上和岑公公一愣,眉头微皱,眼中露出疑惑,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办成了,但没完全办成?

  “此言何意?”

  上官浅尴尬一笑:“南宫珉有个条件,希望咱们别取消两国的婚约,让南宫珉嫁到东黎国来。”

  “但那南宫玥明显就是心怀叵测,若让她嫁到东黎国来,恐怕以后就无宁日了。”皇上之所以借着那次万佛寺的事情,取消了婚约之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何万佛寺的事情竟然已经传到民间去了,这时候不管是萧丙良娶了南宫玥还是庆王殿下娶了南宫玥,那都是赤裸裸的一顶绿帽子盖在头上,他们怎么可能愿意!

  “父皇,儿臣知道您的顾虑是什么,南宫玥虽在南焦国权利滔天,可这里的东黎国,便由不得她翻云覆雨,据我说知,庆王殿下对南宫玥情有独钟,那夜的事情那么荒唐,他都丝毫不介意,数次前往驿站表明情谊想求娶南宫玥,可南宫玥以您已经取消两国婚约为由拒绝了庆王叔。依儿臣看,父皇不如将南宫玥嫁给庆王为庆王妃,庆王叔已远离朝堂,南宫玥就是有滔天的本事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父皇您说对吗?”上官浅认真分析着当前局势,一心为朝廷的模样连皇上看着都丝毫不起疑。

  “可那夜的事情如此荒唐,任由南宫玥嫁入皇家,岂不是丢了皇家的脸面,百姓们恐怕都会在背后耻笑。”在皇上眼里,天家的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怎么会丢了皇家脸面,庆王叔为了两国的邦交,为了边境百姓能够免遭战乱,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儿臣相信百姓们也会因此对庆王叔以前的荒唐事迹改观的。”

  皇上被上官浅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庆王原来的荒唐事,让他在百姓心中早已经是一个毫无形象的人了,因为庆王的事情,皇室也蒙上了不少的骂名,上官浅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娶了南宫玥,不仅不会让皇室蒙羞,反而能够借机美化庆王的形象,扭转他在百姓心中的看法,如果非要娶南宫玥,那真的没有比庆王更适合的人选了。

  上官浅细细观察皇上的神态,知道皇上这是已经在认真考虑自己的建议,又赶紧开口添把火:“庆王殿下娶了南宫玥,南焦国就会永远放弃无名城的管理权,儿臣也已经休书给西殇国,西殇国已经同意放弃无名城管理权,不日文书就会送达,只剩下一个北冥国,这绝对是一笔超级划算的买卖!”

  这句话像最后压扁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让皇上不停摇摆的心停了下来:“好,如你所说,朕将南宫玥嫁给庆王,为庆王妃。”

  上官浅浅笑:“皇上英明!”

  至于皇上要怎么让南宫玥愿意嫁给庆王,就不是她需要担心的事情了,他既然能成为一国之君,总有一些雷霆手段,要是南宫玥不愿意,恐怕还有一番苦头吃呢,她倒是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