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重重的弹击充血的小核 把女神的长腿扛到肩上

2021-11-24 16:34:38情感专区
现在可惹不起她。

  贾慕雪看着青山乌黑的眼袋,围着他上下打量了一圈,马鞭又腾空一甩,娇声喝到:“说!昨晚你又把表哥带哪去了!”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舞马鞭的样

现在可惹不起她。

  贾慕雪看着青山乌黑的眼袋,围着他上下打量了一圈,马鞭又腾空一甩,娇声喝到:“说!昨晚你又把表哥带哪去了!”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舞马鞭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不过,贾夫人只抽贾将军;而贾大小姐,除了不朝心上人挥马鞭,看谁不顺眼就抽谁!

  皇宫,御书房。

  皇帝看着眼前的一堆奏折就来气,天下太平日久,冗官冗兵,日积月久,国库早已亏空。

  皇帝揉着太阳穴闭目养神,微微叹气。

  “皇上,穆王爷来了。”张公公道。

  “又来一个不让人省心的!让他滚进来吧!”

  赵穆进来后,随意坐下,小太监赶紧把茶奉上。

  “昨晚又野哪去了?国舅跟朕告状,说你已经好长时间没回将军府了!”皇帝看着他这游手好闲的弟弟,气就不打一处来。

  赵穆假装没听见,只闷声喝茶,半响不说话。

  终于,在皇上马上要急的时候,赵穆说道:“将军府太吵了,我想搬出去,你给我赐个宅子吧!”

  皇帝立马噤了声。

  又是一个要钱的。还有完没完啦!

  世人皆知皇帝万人之上,但皇帝的烦恼真正又有几人知晓?

  “张顺,十七弟想要宅子,你想想看,目前京城有没有合适的宅子。仔细想想! ”

  “回禀皇上,就目前来看,京城住宅紧缺,并没有合适大小的空闲宅子……”张公公道。

  “那就给我块地,我自己建。”赵穆平静地道,就好像早已经知道,他的皇帝哥哥不会给他大宅子。

  “自己建?”皇帝开始考虑了。

  “真的不需要朕给你拨银两?”皇帝有点拿不定主意,他不确定赵穆是否有那个实力自己去建府邸。

  “这样吧,你先说说看,你想要哪里的地。”皇帝试探性地问道。

  “离将军府越远越好。”

  “将军府靠近城中心,你要远点,那干脆搬到城外去住好了!”皇帝没好气地说道。

  “也不无不可。”赵穆一副认真考虑其可行性的样子。

  “算了算了,朕懒得和你绕弯子,你直接告诉我,你看上了哪块地吧!”皇帝懒得再和他这弟弟打机锋。

  “集贤书院东侧那块地,就很不错。”赵穆幽幽地说道。

  “噗~”皇帝一口热茶喷了出来,“咳~咳~”地咳嗽起来。

  “你还真敢要!你明知那块地是留着以后扩建学院用的。”皇帝道。

  “国库不是空虚么,我看十年八年是建不起来了,还不如给我建宅子娶媳妇儿。”赵穆道。

  皇帝沉默良久。然后看着这个他一点都不懂的弟弟问道:“你喜欢这块地哪里?”

  赵穆笑了笑道:“大!”。

  “就你们两个人住,要那么大的宅子干嘛?”皇帝不以为意地道,他觉得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多生几个娃。”赵穆回道。

  皇帝简直懒得再和这位王爷多说一句废话:“快滚!快滚!”

  “那我的宅子?”赵穆依旧淡定自若。

  “朕准了。”

  赵穆看目的已达到,才起身悠哉悠哉地往御书房门口走去。刚准备跨过门槛,突然停下,回头说道:“对了,刚刚喝的这个茶,给我包半斤。”

  张公公回头看皇帝的脸色。这可是今年皇帝最爱喝的明前龙井,拢共不到一斤了,他可拿不了主意

  只见皇帝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给他!”

  赵穆才真的转身离去。

  “真是上辈子欠他的!”赵穆走后,皇帝看着从小陪伴他的张顺,幽怨地说道。

  这边赵穆前脚跨进将军府,后脚他要的茶叶就送到了府里。回到他平时所住的院子,便让青山去备马车。

  可怜青山一夜未眠,回府后又被贾慕雪一顿摧残,刚刚迷糊着躺下,就又被拉起来出差。

  贾慕雪听门房蹲守的下人回禀,穆王爷已回府,快速地装扮了一下,便风风火火地朝这边赶来。

  “表哥!表哥!”才刚进院子,声音就传进了客厅。这回赵穆也忍不住抚额。

  “表哥!我听下人说你回来了!这么久,你都去哪里了?青山那厮一巴掌也打不出一个屁。”

  赵穆看着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表妹,认真地说道:“我进了一趟宫,让皇上允我开府独住。”

  “开府?独住?为什么?”贾慕雪突然想到了某一种可能,突然低头害羞起来,心想,难道是表哥终于准备娶我了?

  “我与王家阿昭的婚事现已定下,也该提前做些准备了。”赵穆紧接着道。

  他知道,他的这个表妹从小就心系于他。

  但是,他也确确实实地,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就朝堂如今的格局,也只能是妹妹。所以有些事情,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现在,的确到了该面对的时候了。

  谁?阿昭?谁是王家阿昭?这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表哥!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定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文学

其实贾慕雪更想质问的是,为什么不是她!

  “皇上赐婚的。”赵穆缓缓说道。

  宛如五雷轰顶,贾慕雪扭头就走,她现在需要静一静。

  不对,她要去找母亲问个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山前,赵穆交代绿水,他的影卫头领:“我要出趟门,接下来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未来的王妃。”

  “是。”

  此时的王家,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上,梅姨娘不知在等谁。

  她今日打扮的尤其精致,手里拿着一个锦盒。

  她也是实在是没办法了。

  如果说,这个家里真的有一个人,有可能会管他人的死活的话......

  那就只有风流不羁的二爷了。

  终于,赵穆的马车抵达观音禅寺。

  又一次沿着台阶,前往山后面的禅院。

  也许是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青山能感觉到,此刻,他的主子浑身上下,透露着轻松与愉悦。

  赵穆走进禅院,一幅生动有趣的画面印入眼帘:主持老和尚在庭中喝茶下棋,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和尚,在千年银杏古树下,垒石子儿。

  信步走入庭中,看着不远处,那个小不点和尚,赵穆好笑地说道:“我只托你治好他,可没说让他跟你出家当和尚吧?”

  主持老和尚回道:“怎么?你还要带走?”

  赵穆没有回话,而是让身后的青山,把从皇帝老哥哥那顺来的半斤龙井茶,放在了一旁。

  看到好茶,老和尚越发慈眉善目起来。

  过了一会儿,赵穆说道:“留在山上,于他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清风。”主持老和尚喊道。

  小和尚马上放下石子,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有模有样的行礼道:“师父。”

  原来这个死里逃生的小家伙已经有了新名字,法号:清风。

  “来,把茶叶送到水房,让师兄沏一壶送过来。”主持老和尚说道。

  “好的,师父。”小和尚恭恭敬敬地答道。

  然后抱着半斤龙井茶,踉踉跄跄地朝水房方向走去。

  赵穆头也未抬地说道:“跟着他。”

  青山立刻会意:“是,主子。”

  “下一盘棋?”主持老和尚提议道。

  “好。”赵穆答。

  两人慢慢收着棋子,准备重开一局。

  “这次上山是?”老和尚随意问道。

  “给母妃上香。”

  老和尚迟疑了一下,上个月不是才上完吗?这也非年非节的。

  似乎看出了主持老和尚的困惑,赵穆补充说道:“我定婚了,皇上赐婚,我选的。”心情看起来很愉快!

  “喔。”主持老和尚略微思索了一下,便猜测到:“是上次那位姑娘?”

  虽然主持老和尚常年在后山禅院修行。但观音禅寺香火旺盛,京城贵族中的善男信女,他几乎都略知一二,且从上次赵穆的表现来看,并不难猜。

  赵穆笑了笑,也不承认也不否认。熟知他的主持老和尚明白,他这是默认了。

  主持老和尚道:“她很不错。”

  赵穆道:“我知道。”废话,所以我才要她呀 。

  这时,青山端着一壶新泡好的龙井茶,从水房方向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亦步亦趋的小清风。

  边喝茶,边下棋。老和尚又输了。

  放下棋子,老和尚没好气的说道:“说吧,又想从我这顺点什么走!”

  每次这小王爷带好东西过来,肯定是又看上了点什么。

  “茶。要你的。”赵穆不怀好意地笑道。

  “没有。”主持老和尚一口回绝道。虽然杯中的茶也很难得,也很好喝。

  认识也不是 一天两天了,主持老和尚的脾气他摸的门儿清。俗事早已放下,唯独对棋和茶仍旧执迷。对茶尤其吝啬。

  观音禅寺的后山,有一处生态环境极其好的茶园,是主持老和尚开辟种植的。茶园在山的阳面,所在位置海拔高,茶园周围古树、杂木、花草等环绕,茶树在森林中间自由生长。

  每年 只在清明前后采一波 嫩芽,一芽一叶,主持老和尚亲自上手炒制。仅得数两,鲜少有人能喝到。

  赵穆也不着急,他有好几天的功夫慢慢磨。

  赵穆是上山了,将军府却彻底乱了套。

  因为将军府的大小姐知道了,他的王爷表哥已名草有主。

  等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轮到她贾慕雪。这其中,她做了多少不足为外人道的努力,又有谁知道?这怎么能让人甘心。

  “雪儿,娘求求你,吃点儿东西吧!”贾夫人劝道。

  贾慕雪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娘和爹其实早就知道了,全府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对么?”贾慕雪从双膝中抬起头,像一头幼小无助的小兽。说完又把头埋回了膝盖中,紧紧抱着自己,无声的啜泣。

  “爹和娘,也是圣旨下来才知道的。圣旨已下,爹娘也没有办法。”贾夫人道。

  “怎么会没有办法?爹是一品大将军,是皇帝表哥的亲舅舅,娘您让爹去和皇帝表哥说说呀!雪儿求您了!”

  说完,贾慕雪在床上由坐改跪,希望能从母亲那得到支持。

  “贾慕雪!你醒一醒!那是圣旨!你知道什么是圣旨吗?皇上一言九鼎,除非王氏有大错,否则,这段婚姻就是板上定钉的事情了。”贾夫人严肃地说道。

  说完终究有些不忍,这可是她从小放在心尖上的掌上明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