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岳的手伸进我的内裤 托着她的腰

2021-11-24 16:15:11情感专区
却是冷哼了一声,“苏云溪,你也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装什么好人,他们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也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

  说着吴娘又向前走了几步,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ldq

却是冷哼了一声,“苏云溪,你也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装什么好人,他们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也不至于落到这个下场!”

  说着吴娘又向前走了几步,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还有,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话音落下,吴娘迅速的转身离开。

  苏云溪只听见一声大门紧锁的声音,之后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苏云溪知道自她现在落入吴娘的手里,她必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可是她现在更加担心的是,那些患有瘟疫的老百姓。

  昨天他已经将所有药材准备齐全,甚至把一颗成品交给了宇文卿。

  从吴娘这里,他得知了自己的药材被人做了手脚,一旦吃下去就会闹出人命来。

  苏云溪没有心思去琢磨到底是谁对药材中的手脚,心中乞求着千万不要出事。

  那边厢,宇文钰放任宇文卿离开,但是却安排了一种人手将宇文卿所住的地方团团包围。

  然后,便大摇大摆的带着一个人从大门闯入。

  宇文卿早知道宇文钰不会轻易罢休,特意在大厅里等候。

  宇文钰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去,“皇叔,你已经摊上了人命官司,竟然还能如此淡定!”

  宇文卿端起手边的茶杯,轻轻的拂去表面上的泡沫,透过杯沿看上宇文钰,缓缓说道,“二殿下现在真是好大的胆子,没有证据都敢找上门来!”

  宇文钰却是大笑两声,“皇叔何必要这么说呢?证据什么的都只是给别人看的,皇叔自己做了什么难道心里不清楚吗?”

  宇文卿抬起眸子,看向对方,“这么说你已经认定这件事情是本王所为?”

  宇文钰对此不置可否,他站起身来悠悠的叹了口气,“总之,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王叔是决计不可能离开这里!”

  宇文钰的态度坚决,说完便甩袖转身离开。

  大厅里独留下宇文卿一人,人道人一走,宇文卿脸上神色顿时变得阴沉了几分。

  手中杯子被倒扣在桌面上,发出了清脆声响。

  抬头看去,只见的杯子都已经碎成了两半。

  月影见状,连忙赶上前来,“王爷,这可怎么办呀?”

  眼下他们处于相当被动的局面,宇文卿并不是不知道此事的棘手之处。

  可是现在他更加担心那位老先生的身体状况,问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月影小心翼翼的回答,“这老先生有中毒的迹象,只怕……这怕是挺不过今天晚上!”

  月影每多说一句话,宇文卿的时候就会握紧一分。

  苏云溪早先一直在为此事操劳,为的就是能够救他们于水火,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以他最初的想法背道而驰。

  想来,如果不是自己莽撞给老先生吃了那颗药,只怕事情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但是现在在想这些已然来不及,宇文卿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心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道,“那其他的人呢?”

  “其他的人……其他的人都要王爷你给个说法,不然的话……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就此罢休!”

  宇文卿极其疲倦地闭上了眼睛,伸出手来揉按着太阳穴。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说着,宇文卿起身朝门外走去,月影也跟在身后。

  刚一出门便看见宇文钰的人正守在那里。

  见到宇文卿前来,立马难住了对方的去了,“王爷这是要去哪儿?”

  月影立马上前动作,迅速地抽出腰间,长刀架在了人的脖子上,“放肆,我们王爷去哪也轮得到你来管吗?滚开!滚开”

  那个人却丝毫没有被震慑住,嘴角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伸出手去,轻轻的将月影的刀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来。

  声音平静而又冷漠的说道,“这说的是什么话?相信我们殿下刚才已经跟王爷说的很清楚了,在这件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王爷绝不能够离开此处!”

  “再说一句,滚开,不然的话……”月影见惯了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心中愤然。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宇文卿便对他使了个颜色摇了摇头。

  月影见状,眉头一皱,但也不敢违背宇文卿的意思,只好收手。

  看门的家伙,见状得意的笑了笑,“这才对嘛,王爷放心,咱们这经常出这种事,过不了十天半个月就能调查清楚,到时候王爷就可以行走自如了!”

  月影紧紧的咬着牙关,只恨不得将这家伙给撕成两半。

  宇文卿却不动神色地转身返回了院内。

  月影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王爷,这……”

  宇文卿面色冷峻,神色肃然,微微一侧头说道,“ 走!”

  月影不知道宇文卿要去哪儿,但还是乖乖的跟在了人的身后。

  宇文卿带着月影来到这边的最后一个房间,一推开门,房间里便传来了一股。激情难闻的气息,仿佛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

  进去之后,宇文卿径直的走到了书桌前,随后转动上面的笔筒。

  随着宇文卿手中笔筒的转动,旁边的一堵墙缓缓的从两边扩开来。

  月影看见这一幕惊呆了,挣大眼睛看,向宇文卿说道,“王爷,真是没有想到这地方还有这种机关!”

  宇文卿二话不说,直接走进去。

  月影也迅速的跟上。

  一路穿行,这密室的尽头是一片树林。

  林子里高大的乔木将阳光遮挡在外,只有星星点点斑驳的光影,透过枝桠照射进来。

  不过现在他们可都没有心情去欣赏这样的好景色。

  出来之后,宇文卿停下脚步,回头吩咐道,“你立刻回去带人去调查云溪的下落!本王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立马就来找你!”

  月影不免担忧,但现在似乎除了这么做了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看见月影离开,宇文卿朝着反方向走去。

  很快便来到了之前的那个破屋,除了老先生之外,其他的人都还待在这。

  当他们看见宇文卿过来的时候,一个一个的都眼带恨意。

  只有小英子在看见宇文卿的时候泪眼朦胧的跑上前来拉住了对方。

  “哥哥,你没事吧?”

  宇文卿摇了摇头,正准备伸出手来,将小英子脸上的泪痕擦拭干净。

  那中年妇人冲上来一把就将宇文卿先开江,小英子护在了身后。

 文学

“你做什么?”

  中年妇人恶狠狠地盯着宇文卿,就好像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

  宇文卿也不言语,毕竟若不是因为他的话,那老先生也不至于昏迷不醒。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你跟那些人分明就是一伙的!”

  “说什么是替我们治病?实际上不过就是想要我们的命,你们这些人怎么如此恶毒?”

  那中年妇人越骂越难听,身后有些明事理的,也上前来将他拦住。

  “行了行了,你也别说了,事已至此,再多说这么多有什么用?”

  “是啊!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他们之前在这待了这么久,也没对我没有任何恶意呀!”

  中年妇人心有不服,明明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却非要帮一个外人说话。

  “你们都帮着他说话,难道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不成?”

  “我告诉你们,老爷子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你们一个个的都别想好过!”

  说完,中年妇人拉着小英子迅速转身离去。

  周围人脸上的神色都显得格外尴尬,此时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年轻男子,来到宇文卿面前,他指了指进去的那个中年妇人说道,“她就是这个脾气,其实人不坏,你也别跟她置气!”

  宇文卿摇了摇头,没再多说。

  再继续呆在这除了浪费实现的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好处。

  宇文卿必须得尽快得知道苏云溪的下落,弄清楚着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他前脚刚刚走,后脚便来了一队人马将此处团团围住。

  在听见外面的动静了之后,刚才那个与宇文卿说话的男子准备出来看看情况,吓得瞪大了双眼,立马将门关上。

  “怎么,大白天的把你吓成这样见鬼了不成!”

  男子双腿直哆嗦,就连声音都在颤抖。

  “外面有人,拿刀的人……”

  简单的两句话,直接让屋里的人都汗毛倒数,一个个的都绷紧了神经。

  中年妇人立马透过窗边的缝隙从外边看了看。

  让他看见外面的场景的时候顿时用双手捂住了小英子的眼睛。

  “那个人是……”

  “快跑,快点跑啊!”

  场面一片混乱,女人老人和小孩都在寻找出路,年轻男子就冲出去和这群黑衣人打斗在一起。

  那中年妇人泪水纵横,拉着小英子四处乱窜。

  她知道今天自己不论如何都是跑不了的了,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口古井,就将小樱子顺着绳子放了下去。

  小英子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既不哭,也不闹,只是任凭着眼泪从眼眶之中掉落下来。

  中年妇人帮她擦拭干净,再三叮嘱道,“记住,不管外面出了什么事,发出什么声音,你都绝对不能出来!”

  小英子一个劲儿的点头,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正在此时,那群拿刀的黑衣人已经追赶过来。

  她转身立马朝着另一个方向跑过去,力有不待,最终死在了这群人的手上。

  另一边,越用按照宇文卿的安排前去调查苏云溪的下落。

  跟着手里调查到的线索他追踪到了安定府。

  正在安定府门口蹲守的时候,便看见一袭红衣女子从里面出来。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红衣女子正是吴娘。

  虽然他人在北疆,但是她好歹也是王妃,穿成这个样子,独自一人出门,只怕有情况。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月影只暗暗的跟踪在对方的身后。

  吴娘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小道,最后来到一处静谧无人的院落。

  来到院落门口他左右视察了一番,在确定无人了之后才推门而入。

  等到人进去了之后,月影纵身一跃从墙头跳进去。

  可是他进去了之后,却发现吴娘早已不见了身影。

  他将这个院子里所有的地方都找了个遍,却依然没有发现丝毫踪迹。

  这怎么可能?

  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消失不见。

  月影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总之吴娘一定和苏云溪的失踪有关,而这一处院落也一定有鬼。

  想来宇文卿也一定万般着急,月影决定先推荐这件事情告知于宇文卿之后再做决定。

  太阳西沉,宇文卿回府,可是他刚刚走到门口,就有一众人将他团团围住。

  宇文钰从人群的最后面走上前来,二话不说,只见他一招手那群人就直接将宇文卿束缚住。

  就这些人,宇文卿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只要他稍微动一动手指头,他们都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宇文钰,今日来此,只怕并不是偶然,宇文卿并未动手,只是问道,“宇文钰,你要干什么?”

  “皇叔,你以为我不让你出去,只是想把你困在这里吗?”宇文钰悠闲自得地说着,“其实我只是在保护你啊!”

  “可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你不论如何,也逃不了干系了!”

  宇文卿听得莫名其妙,但总觉得出了什么事。

  “皇叔……你费尽心机的要出去,是不是去了东郊那破屋子?”宇文钰循循善诱一般地问道。

  宇文卿闭口不言。

  “皇叔,好生生的,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呢?”

  “什么?”

  “噢!我知道了,皇叔是怕他们来找你的麻烦,所以先下手为强,免除后患对不对?”

  宇文卿只知道自己去的时候,那些人还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之间……

  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死死的盯着对方,咬牙切齿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宇文钰一副早已也将宇文卿看透的样子,冷冷的说道,“皇叔,都这种时候了,有什么可装的呢?你一去,他们就全部都死了,难道你还想说这事跟你没关?”

  宇文卿再三确认,“你说……你说他们死了?”

  宇文钰的一双眸子,轻轻一眯,整个人都显得危险至极,“皇叔,他们是死是活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不是吗?”

  “来人!”

  只见宇文钰一声令下,立马并有两个人将宇文卿死死的钳制住。

  “翊王殿下滥杀无辜,待到事情调查清楚之后,立马送往京城,交由陛下发落!”

  此时,前来汇报苏云溪消息的月影,刚刚赶到门口就看见了眼下这一幕。

  他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但是他很清楚,绝对不能在此时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眼睁睁的看着宇文钰将宇文卿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带走。

  万般无奈的情况之下,只能先回去搬救兵。

  现在唯一能够帮得上他忙的也只有马天虎了。

  月影找到了马天虎,将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于对方。

  “你说,王爷和苏姑娘都落在了他们的手上,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这……”马天虎大手一拍桌子,腾了一下便站起身来,“这还能怎么办?只能劫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