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闷骚的老熟女人15P 高H纯肉放荡脏话H文

2021-11-24 16:08:49情感专区
那你就安生得过你的日子,现在还来骚扰前妻,你可真有本事。”

  白宜宾面红耳赤,十分尴尬,“反正今天我拿不到拆迁房,但我也要拆迁款。”

  孙盈盈也特别直

那你就安生得过你的日子,现在还来骚扰前妻,你可真有本事。”

  白宜宾面红耳赤,十分尴尬,“反正今天我拿不到拆迁房,但我也要拆迁款。”

  孙盈盈也特别直接,“房子没有,钱也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去告我。我亲大哥跟我争孙家老宅,我都不让,更别说已经离婚二十多年的出轨前夫。

  你报警也罢,你打官司也罢,我孙盈盈行得正,站得直!不是我的,我一分也不要;是我的,别人也要不过去一分一毫。

  你白宜宾有本事,你就去告我。法院怎么判,我就怎么执行。”

  就在这时候,白宜修开车停在门口不远处,急忙开车下来。

  白宜修挤开人群,看到妻子女儿都没受欺负,这才微微放心。

  白宜修洁白的衬衫扎在修长的西裤里面,脖子上还扎着领带,脚上穿着黑色皮鞋。

  本身白宜修长得又高又帅,经过这段时间的保养,身材练得更好,上了年纪也是一个老帅哥。

  现在打扮一新,且穿得非常非常端庄帅气,一出现就成为众人的焦点。

  白文佳看到白宜修过来连忙说道:“爸,他们欺负我们!”

  白宜修听到继女喊他爸,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这是对亲生父亲失望透顶,再也不想认这个亲生父亲了。

  “嗯!”白宜修站过来,把妻子和女儿揽在身后,护在身后,把手里的公文包递给妻子。

  白宜修两眼冷漠,一边解衬衫袖口的扣子,一边问白宜宾,“白宜宾,现在从我家门口离开,我不揍你。你再敢瞎比比,我现在就揍扁你。”

  白宜修的身手,全村人都知道。

  十个白宜宾,他也打不过白宜修,此时看到白宜修要打架,白宜宾连连后退。

  白宜宾后退几步,觉得到了安全距离,这才说道:“白宜修,你住我们的老宅这么多年,也该还给我了!你睡了我前妻这么多年,还想占着我们家老宅不给啊!”

  白宜修听到这话冲上去就是一脚,直接把白宜宾踢倒在地,本来还想用拳头使劲锤。

  可是白宜修担心他手劲大,万一把白宜宾给锤死了,还要偿命。

  于是白宜修只能改拳头为巴掌,使劲的是白宜宾的脸,“我让你嘴臭,我让你不要脸,那我就扇着你的嘴,扇烂你的脸。

  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居然还有脸来指责我。之前你都说了,结婚自由离婚也自由。离婚了,就不能再婚了?

  现在你还拿这点事情来说我们,我白宜修正大光明,跟孙盈盈结婚,可是你呢?

  没离婚就跟外面的女人偷情,而且还被抓到,光屁股躲到床底下。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还觉得自豪呢!还来跟我要老宅,你来一次,我打你一次。”

 文学

白宜良看到兄弟被打,赶紧要上前,但被冯慧如拉住了。

  冯慧如说:“你这把年纪了,上去也帮不上忙,你打电话报警啊!这可是法治社会,打人是要坐牢的!”

  冯慧如刚拿出手机,被孙盈盈抓过来,用力摔在地上。

  冯慧如看到新买的手机被摔碎了,“孙盈盈,你居然摔我手机!”

  孙盈盈冷冷一笑,“摔你手机怎么了?这是你当年欠我的债!那时候我跟白宜宾刚离婚之后,你就想来我家和我家的宅子房子。

  我们母女三人正在吃饭,你掀了我家的桌子。那时候我们势单力薄,根本就打不过你们,只能忍气吞声。

  这么多年我记在心里,但是我没想着报复回去。现在今天你送上门,我就不客气了。”

  冯慧如气得哆嗦,指着孙盈盈的脸骂道:“赔我手机!”

  白宜良颤巍巍地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我就不相信没有王法了!”

  白文佳这时候冲过来直接躲了白宜良手里的手机,扔在地上,也摔得稀巴稀巴烂。

  “当初在我们院子里打砸的还有你,现在你这个手机也是当时的赔偿!”白文佳冷冷说道,学着妈妈的样子。

  白宜良和冯慧如新买的诺基亚手机,就这样被摔碎了,好几千块钱呢。

  张素梅在车上左等右等没有等回来白宜宾,有些担心,下车过来看看。

  远远地听到白宜宾的惨叫声,急匆匆跑过来。

  看到白宜宾被一个人打,张素梅赶紧冲过来。

  孙盈盈当然不能容许这个女人打白宜修,赶紧挡在白宜修的前面。

  张素梅看到孙盈盈的时候微微一愣,这孙盈盈以前又土又老,现在怎么变得又年轻,又时髦了?

  看到孙盈盈那张虽然有皱纹,但白皙的脸,张素梅整个人都扭曲了。

  以前年轻的时候白家村的很多人就说她长得丑,没有孙盈盈好看。虽然她年轻几岁,但是状态根本就比不上孙盈盈。

  现在虽然她满脸浓妆,但是跟孙盈盈也没法比,顿时又急又怒,伸手就要抓孙盈盈的脸。

  孙盈盈就等着张素梅出手,她才好正当反击呀。

  就在张素梅要抓到孙盈盈的脸之时,孙盈盈反手拽住她的手腕,然后用力一扭,直接把张素梅扭得跪在地上。

  孙盈盈伸出手,在她的头发上用力一拽,啪啪两巴掌,扇在张素梅的脸上。

  孙盈盈出了心口的一口恶气,“当年你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撒尿,现在我全部都还给你!白宜宾孬种,正好配你这样的垃圾。

  两个人光天化日之下偷情,被我捉奸在床光屁股的样子,难道忘记了吗?现在是不是也想让我把你的衣服扒了,让大家再看一遍?

  离婚了就离婚了,大家相安无事,各自过自己的日子,现在你们看我家拆迁了就想要房子要钱,怎么可能呢?”

  打扮精致的张素梅就这样被孙盈盈抓烂了头发打肿了脸。

  对于这样的人,孙盈盈厌恶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