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太爷吸丫头奶水 做完那个有白色的东西流出来

2021-11-24 15:58:35情感专区
“凌云,这中间可是还有什么事。”

  “不关我的事,那件事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也不能怪我,你不能说。”李江那边就已经疯狂的叫了起来,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怕了

“凌云,这中间可是还有什么事。”

  “不关我的事,那件事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也不能怪我,你不能说。”李江那边就已经疯狂的叫了起来,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怕了,当年的事要是让人知道,他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吗?

  不说上官府要弄死他,就连定王爷也饶不了他,不能说,不能让人知道。

  隐没在人群中的中年男子见这些人实在是没用,就被上官老将军一瞪就不敢多说什么,于是压低声音在人群里说了一句“东远候,你这样可是不对,不能因为你们有权势就什么都往别人身上扣,”

  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围的百姓瞪的不敢多说,见事情跟他们计划的不一样,就慢慢的退了出去,看来主子计划的事成不了了。

  李江却因为这句话瞬间抓住了什么,扯开嗓子大喊起来“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以权压人,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扣在我的头上,我不服。”

  “你不服,你有什么不服,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能把真相说出来,你以为你是谁,我今天不但要为了自己讨回公道,我还要为了我的女儿讨回公道。”上官凌云红这眼睛冷冷道,想起之前明月说的话,他就像杀了这个道貌岸然的东西。

  “李宏,你不能这样做,我可是是你大哥,你这样做对得起爹娘养你一场。”李江见他不为所动立刻就着急了,也不再嚷嚷先是软语相求,随即又威胁起来。

  上官凌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见人群外还有几位御使,就朝他们拱了拱手,然后指了指李江开口说道。

  “他四年多前趁我女儿出门挖野菜,想要把她偷偷绑了卖给人牙子,被我的明月发现逃走,可是一个孩子怎么能逃过一个大人,明月一路逃到江边,

  只有八岁的孩子为了自己的清白,竟然被逼迫的跳江,还好被我及时发现,当我救起明月的时候她都已经奄奄一息,而他李江趁我不注意从背后偷袭,然后把我推入江里,还好我福大命大才捡回一条命。

  我之所以失忆也是因为他的一棍子,你们说我欠你们一条命,我早就还给你们了,可是我的明月不欠你们的,凭什么要被你们随意打杀。”

  上官凌云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都有些不稳,对着李江就咆哮起来,这件事在他心里可是压了不短时间,他心疼自己的女儿,竟然曾经还受到过这样的迫害。

  “爹,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吉时快要到了,我们先把娘亲迎进门吧!至于他们就让京兆府带回去,等婚礼过去后在处理吧!”上官明月脸上带着面纱走了过来,跟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丫头,拉了拉自家老爹的胳膊柔声说道。

  她知道爹爹是为了什么这么愤怒,李江对付的人是他,爹爹还能接受,毕竟他们都是大人,可是李江把手伸向自己就不行,更何况爹爹可是还知道他们曾经计划卖了两个妹妹。

  上官凌云见到女儿过来,又听到女儿柔声细语的话语,原本绷着的脸柔和下来“明月,你怎么过来了,”

  上官明月微微一笑,这才看向祖父“祖父我们回去吧!不能让这些人耽误吉时。”

  上官诺也点头,不能让这些人耽误吉时,抬头对刚好已经赶过来的京兆府尹说道“这些人就交给你了,特别是这个人一定要看好,”

  京兆府尹拨开人群走了进来,挥手让身后的衙役把所有人都捆了起来“老将军、侯爷放心,这些人下官会严加看管。”

  另一边司徒轻辰带着人也走了过来,“老将军、侯爷吉时快到了,侯爷还是先请新娘下轿吧!喜乐还不快响起来。”

  辰王一句话让气氛又开始热闹起来,门口的百姓也连连说道“侯爷快请郡主下轿,可不能因为这些人坏了心情。”

  “是呀!侯爷,恭喜侯爷新婚大喜,”

  “恭祝侯爷新婚大喜,”

  另一边司礼也赶紧说着吉祥话,上官云浩带着弟弟妹妹此时已经下了马,被祖父带着进了府,一路上遇到人就乐呵呵的介绍“这是家凌云的孩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上官明华姐妹被二伯母带着朝后院走去,今天不光是母亲进门的日子,也是他们几个孩子正式露面的日子。

  上官明月一进后院就被里面的阵仗给惊住了,后院的花厅里坐着不少的夫人和小姐,每个人都是打扮的雍容华贵,还有那些小姐们更是静心的打扮过。

  大伯母朱氏见到她们过来眼睛一亮,笑盈盈的迎了过来“哎呀!我们家的姑娘终于回来了,”

  花厅里的夫人和小姐们也都回头看了过来,有些位份高的都坐在位置上笑盈盈的望着这边,而那些比李明月位份低的夫人,还有那些没有诰命的小姐们都纷纷站起来,“给明月县主请安,”

  上官明月先是回了一礼,然后这才跟着两位伯母上前给坐在上首的两位老夫人请安,朱氏来到左边的老太太跟前介绍“孩子们,这位是洛王妃,”

  上官明华带着妹妹们福了一礼“明华、明月、明霞、明珠、明娴、明雅给礼王妃请安,礼王妃安好,”

  礼王妃笑眯眯的抬手,“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叫什么王妃,以后就叫姨祖母,我跟你外祖母可是表姐妹呢!来,快过来,这是姨祖母给的见面礼。”

  上官明华几人看了眼大伯母,见她微微点头就从善如流的又福了一礼。

 文学

“明华、明月、明霞、明珠、明娴、明雅,多谢姨祖母,”六姐妹福了一礼赶紧道谢。

  二舅母笑眯眯的对姐妹几个介绍“这位是定国长公主,孩子们快过来给公主殿下行礼”

  上官明华带着妹妹们福了一礼,“明华带妹妹们给定国长公主请安,长公主安好。”

  定国长公主跟定王、定王妃、还有上官老将军都是好友,看到好友的后辈们自然高兴,“快起来,快起来,都是好孩子,来这是老婆子给的见面礼。”

  姐妹几个连忙道谢,随后又在两位伯母的介绍下给在坐的长辈们一一行礼,当然一圈下来他们也得到不少的好东西,

  花厅后面站着一群姑娘,其中一个十五六岁的粉衣姑娘盯着姐妹几个头上的发饰眼神有些冷冽,三天前她去金玉阁看首饰,无意间就看到一套水滴行的首饰,

  整套首饰都是水滴形状,让她看的眼睛都挪不开,当场就想买下来,她可是三公主的女儿,兴元县主,父亲虽然只是兵部侍郎,但是平时要什么别人不都是赶紧送过来。

  可是那天金玉阁的掌柜却说,那套首饰是别人拿来订做的,不能对外出售,她想让掌柜的跟首饰的主人商量一下,能不能把首饰卖给自己,可是掌柜的想都没想给拒绝了。

  兴元县主想要发怒都不能,因为母亲跟她说过有几个地方不能得罪,其中就有金玉阁,所以也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想着别让她知道那套首饰是谁的,到时候一定让她好看。

  没想到今天竟然让她遇到了,而且遇到的还不止一套,因为姐妹六个今天都是同样的装扮,只有最小的两个小家伙少带了几样,六套水滴形首饰让在场的夫人、小姐们都是眼前一亮,这样的首饰一下子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兴元县主看着姐妹几个嘴角含笑的模样,越看越生气,只不过是几个乡下丫头而已,就算是再怎么装扮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乡下丫头而已,

  眼珠一转低声对身边的几个闺蜜说了几句,然后见她们点头这才满意了,有些不怀好意的望了上官明月一眼,一个乡下丫头怎么可以跟她一样是县主呢!

  上官明月可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现在正在跟大伯母和二伯母的侄女说话呢!

  “明华妹妹、明月妹妹、明霞妹妹、明珠妹妹,还有我们明娴、明雅妹妹,可算是见到你们了,一直听姑姑提起你们几个。”朱乐乐拉着上官明华的手高兴的说道。

  “是呀!妹妹们终于露面了,乐乐姐姐我们以后就要失宠了,姑姑有了他们姐妹肯定就不疼我们了。”张菲菲也拉着上官明月的手含笑打趣。

  “两位姐姐快别打趣我们了,我们姐妹初来乍到还请两位姐姐多多提点呢!”上官明华拉着朱乐乐的手连忙讨扰。

  上官明月也拉着张菲菲的手说了一句“两位姐姐,我们姐妹给两位姐姐也准备了礼物,两位姐姐看看可否喜欢。”

  白芷和白连捧了一个托盘过来,上面放着一个长二十公分、二十公分的首饰盒子,两姐妹上前一步把盒子打开,亲自捧着首饰盒子来到两人跟前。

  “两位姐姐看看可还喜欢,这可是我家二妹亲自设计的,听大伯母说乐乐姐姐性格开朗,就设计了这套流星头饰,二伯母说菲菲姐姐性格温婉,喜欢荷花,就设计了这套荷花,”上官明华跟两人介绍着两套首饰。

  上官明珠拉了拉张菲菲的衣袖“菲菲姐姐,你不知道我二姐很厉害的,我们今天的穿戴都是二姐亲自设计,还有娘亲的喜服和首饰都是出自二姐的手,”

  上官明霞也连忙说道“还有我二姐可是说了,给你们的这套首饰,以后金玉阁都不会再出,要是你们以后看到一样的首饰,肯定不是金玉阁出品。”

  “哦,这可是真的,”朱乐乐和张菲菲都有些愣住了,连忙看向上官明月求证。

  “当然是真的,这首饰是我亲自设计的,也跟金玉阁的东家说好了只出这一套,要是姐姐们想要配套的衣服,你们就拿着这个牌子去云绣阁可以给你打八折。”上官明月拿出两个牌子递给两人。

  上官明华也抿嘴笑了起来“乐乐姐、菲菲姐,你们手里的牌子可不止云绣阁可以用,你们看到牌子上的图案没有,但凡是招牌上有这个图案的铺子,同样可以打八折。”

  朱乐乐拿起牌子仔细的看了起来,越看越觉得熟悉,忽然想了起来“这不是城北小吃街和游乐城上面的

  图案,对了金玉阁、药膳阁、云绣阁、还有不少铺子都有这个图案。”

  张菲菲也诧异的望着几姐妹,最后把目光放在上官明月的身上“明月妹妹这些铺子都是你家的吗?”

  上官明月摇了摇头“两位姐姐,有些铺子是我的,但是大部分都不是,我只是在里面有股份而已,你们手里的牌子我手里也只有十块,这两块已经是最后两块了。”

  朱乐乐连忙让丫头们把首饰收了起来,又把牌子贴身收了起来,这才拉着上官明月说道“走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些朋友认识,以后你们可要多走动走动。”

  礼王妃和定国长公主看着几个孩子都笑了起来,定国长公主身边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看着上官明华几个姐妹大眼睛眨了眨,“祖母,明华他们的首饰好漂亮呀!不知道是在那里买的。”

  这话虽然说的小声却被坐在一边朱氏听到,“湘绣县主看上那套首饰,这个我是知道的,他们姐妹头上的首饰是明月自己设计的,公主你们看,我和弟妹也跟着沾光了,我们今天头上戴着,身上穿的都是明月送来的。”

  礼王妃这时也接口问了一句“你说这也是明月那个丫头设计的,我刚才看到你们的穿戴就想问了,还想着等婚礼结束了再问问你在那里买的,我也准备给家里的媳妇、孙女们买一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