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排行榜(手伸入衣内揉捏饱满)合集列表

2021-11-24 15:55:06情感专区
门的另一头是净房。

  韩莞又看了屋里一遍,把空间里的一根小布条贴在了净房的洗脸架后。

  卧房里不好藏人,不利于突然出现,选择净房当“着陆点”最合适。

 

门的另一头是净房。

  韩莞又看了屋里一遍,把空间里的一根小布条贴在了净房的洗脸架后。

  卧房里不好藏人,不利于突然出现,选择净房当“着陆点”最合适。

  贴好布条,她的心才放松下来。

  韩莞又去西侧屋和西屋看了一圈,西屋应该是谢三夫人的琴房兼书房,里面有书柜书案,古琴和香炉也是最好的,而且所有家具摆件无不透着风雅。西窗外有一丛翠绿的竹子和几枝梅树,在这里弹琴也显得她知情识趣。

  韩莞发现谢三夫人有一个特点两个共通点。特点是很风雅,还比较刻意。两个共通点是,几间屋里都有琴,几乎所有柜子和抽屉都上了锁,包括妆镜台上和拔步床床下的小屉。

  谢三夫人除了好风雅,爱琴,还是一个极其谨慎,或者说有很多秘密的人。

  之前韩莞还想在这里放个摄像头,最终没敢放。她觉得,依照谢三夫人的性格,回来后所有的地方都会检查一遍。

  完成任务,韩莞进空间回家,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吃完早饭,已经巳时初。

  韩莞要去南槐大街的作坊。

  周西和周南还想跟去,韩莞笑道,“那里不好玩,让贺婶带你们上街玩。”

  这对小姐妹说是韩莞的奴才,韩莞当她们是闺女,二虎当她们是妹妹,很是宠溺。

  韩莞连续去了作坊两天。敲定了作坊的名字,叫“丽影妆粉工场”,以后这里生产出的化妆品都冠“丽影”商标。这个名字,同样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妆粉”相当于这个时代的胭脂水粉,也相当于前世的“化妆品”和“护肤品”。

  而她之前做的芳泽雪花膏,那是她自己做的,属于私人秘制,跟“丽影”不搭界。

  她让人去做两个牌匾,“丽影妆粉工场”和“丽影妆粉商行”,以后必须强调“丽影”这个品牌,也就是强调“丽影”这个商标。

  商标的作用到底有多大,这里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但是通过万达玻璃行和一达制药场,极少数精明的商人已经嗅出不同寻常,没牌子名称的取了一个,也加强了自家品牌的宣传。

  人事架构也搭起来了。

  韩莞是东家,相当于前世的董事长。这个妆粉工场她目前没有送股份,属于她一个人。

  之前的薛大掌柜当大掌事,相当于前事的总经理。

  还有三个副掌事,分别管生产、财务、技术、人事、采购等事务,下面又设立了一些分枝。其中岗位重要的大帐房,也就是前世的财务总监,韩莞是从包府要的一个下人,他的奴契连同家人的奴契一起要了过来。

  江南的来的那三位师傅是技术主管,属于拿高薪的专家。

  薛大掌事看到这种机构模式和一些管理章程,以及那三个师傅的高薪,很吃惊,觉得这么小的作坊弄这么多的机构和这么细的分工,小题大小,浪费钱。

  韩莞笑道,“先把架子搭起来,以后我们工场的人会越来越多,我们生产的产品不止在京城销售,还会卖去江南,甚至番外。”

  薛大掌事想到万达玻璃行和一达制药场生产的玻璃和药,如今可不是卖去了大梁各地和邻国。特别是一达生产的好药,卖去哪个国家要朝廷批准,商队私下藏起来带出国还属于走私。

  他笑的胡子都抖动起来,立即豪情万丈,表示要跟韩娘子大干一场。

  韩莞跟他说,现在在生产妆粉的同时,还要改扩建,想办法买一大片荒地……

  丽影商行要在下个月,生产出一些妆粉产品后再开业。

  并说好,薛大掌柜有事随时去找她。

  昨天晚上韩莞很晚回家,之后又去了谢家明寿堂听壁角。谢三老爷和谢三夫人本来计划九月初五到家,结果中途一段水路遇到大风,怕危险,他们只得靠岸住几天,让下人快马加鞭回家报信。

  老太太十分不高兴,她不相信遇到什么大风,猜测一定是三儿媳妇在路上听到了什么好曲儿,拉着三儿子找曲子去了。老太太气谢三夫人,更气没出息的儿子,都流泪了。

  韩莞觉得完全可能。能让谢三夫人出纰漏的,只有好曲儿,男人儿子都不行。

  一家人劝着老太太,两只虎忍不住提前把想给老太太惊喜的特殊礼物说了。老太太听说青山元君送了她一条沉香流珠当贺礼,果真收了泪,拿着流珠舍不得放下。

  谢明珍玩笑道,“祖母就是想提前让两只虎掏礼物,又是哭又是骂的。好了,人家提前拿出来了,你老人家可高兴了。”

  说着众人大乐不已。老太太也哈哈笑着,让人去揪小猴嘴儿。

  韩莞觉得,若没有三房一家来搅局,这一大家子还算和谐。虽然也有人耍些小手段,毕竟不伤大雅,不是敌我矛盾,不致于害命。

  韩莞只听了一会儿,又回去准备丽影工场的文件材料。

  今天韩莞忙完,已经夕阳西下,申时末了。

  韩莞回家,周家小姐妹兴味盎然禀报着她们去了哪里,给周奶奶买了什么礼物……

  韩莞饶有兴趣地听着,她喜欢看她们眉飞色舞的小模样。

  吃完饭,她借口累了要早些歇息,戌时初就进空间去了谢三夫人那里。

  有悉悉索索收拾屋子的声音和下人小声说话声,三房一家几口今天下晌申时初才回府。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就携着寿礼去宁寿堂给老太太磕头祝寿了。

  韩莞辛苦了一天,很累,没有去宁寿堂,继续在这里等。

  她听着音乐,吃着巧克力,玩着手机里的小游戏。亥时初,外面有了动静。

  韩莞赶紧关了音响,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文学

谢三老爷和谢三夫人走进上房,看到小儿子一路跟来,都皱了皱眉,忍住没有说他。

  几人在东侧屋坐定,谢三老爷这才仔细看了看这个多年未见的小儿子。

  眉目清秀,斯文秀隽,长得跟夫人竟是有六、七分的相似,倒也有了几分喜欢。

  笑道,“多年未见,来儿越发俊秀了。”

  谢明来抿了抿薄唇,脸上有了一丝羞赧。

  “多年未在爹娘身边尽孝,儿子有愧。”

  谢三夫人咯咯娇笑几声,慈爱地看了儿子几眼,伸出手,丫头呈上一个包裹。

  “娘和你爹都知道来儿有孝心,诺,这是娘给你带的礼物。”

  谢明来给父母躬了躬身,接过包裹。

  “谢谢爹,谢谢娘。儿子一直铭记爹娘的教诲,不敢有一丝懈怠。在国子监里,每次岁考和月考都在前三名。其余时间很少与同窗出去玩,大多在屋里学习和练琴……”

  谢三老爷摆手说道,“我知道来儿优秀,刚刚在宁寿堂,不止父亲和母亲说了,大哥和二哥也夸奖了。”

  口气越来越不耐烦,即使隔了一个卧房和一个空间,韩莞也听出来了。韩莞呸了一口,这是什么爹呀,多年未见的儿子,想多说几句话都不耐烦。

  谢明来涨红了脸,白皙的脸上如打了浓浓的胭脂。他知道,他此时应该告辞,让舟马劳顿的父母歇息。可是,刚才在宁寿堂里他没捞到说话的机会,他就是想跟爹娘多说说话。

  他又看了看母亲,母亲低头喝着茶,似没看到他的尴尬和渴求。

  他止不住地失望。咬了咬嘴唇,只得躬身道,“爹娘辛苦了,你们歇息,儿子告辞。”

  谢三夫人抬头笑道,“去吧,明天我儿再来亲香亲香。”

  谢明来又有了丝笑意,“明天白天我要去国子监上课,晚上回来。”

  谢三老爷皱眉道,“那么大的男孩子,缠着母亲作甚。无事多跟你五哥说说话,教他怎么长进,怎么好好用功考功名。那个逆子,不学无术,就知道捧戏子。哼,若父亲知道他的德性,定会打断他的狗腿。”

  谢明来躬身道,“是,儿子告退。”

  谢明来一走,谢三老爷夫妇就进了卧房。谢三老爷悄声道,“夫人,天晚了,歇息吧。为夫,嘿嘿,一个月没有跟你那个了。”

  说完,还挑了挑眉。

  韩莞是没看到他的样子,否则一定会送他两个字,猥琐。

  谢三夫人嗔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老爷,那一个月,莺莺燕燕在怀,你寂寞吗?”

  谢三老爷干笑了两声,“那些胭脂俗粉,怎么能跟我的容容相比。”

  说着,伸出胳膊环住了谢三夫人的腰。

  谢三夫人咯咯娇笑几声,脸又严肃下来。

  “老爷要想在这里歇息,就老老实实呆一会儿,我要拾掇拾掇屋子。”

  谢三老爷道,“拾掇屋子还需要夫人亲自动手,这里的下人就该挨板子了。”

  谢三夫悄声道,“咱们这么久没回家,谁知道有没有人动手脚,或是来没来过小偷。”

  谢三老爷只得松开胳膊,“你就是喜欢疑神疑鬼。”

  谢三夫人在屋里仔细检查了一遍,还把锁打开瞧柜子里抽屉里有没有异样。她检查的非常仔细,足足用了两刻多钟。

  在谢三老爷不耐烦,正要发脾气之际,检查完了。

  她提高声音吩咐下人道,“热水,我们要沐浴。”

  一听她这话,谢三老爷一下兴奋起来。

  空间里的韩莞听了一出真人版的“双鸭戏水”。

  韩莞来自现代,跟沈意夫妻恩爱十几年,许多事都经历过,还看过岛国的那个东东。但谢三夫人的豪放撩人,谢三老爷的毫无顾忌,还是令韩莞受不了。

  韩莞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把音响调到最大声。

  “戏水”用了三刻多钟,转战到陆地又用了三刻多钟。

  终于结束战斗了。

  外面传来谢三老爷满足的声音,“吃饱了,歇了吧。”

  一片安静,落针有声。

  韩莞极是失望。来这里呆了这么久,就听了两出“水陆大战”。

  虽然没有大收获,还是有两个收获,一个是谢三夫人极其豪放,二个是谢三老爷跟谢国公和谢二老爷不一样,好女色,还极其好谢三夫人这一口。

  韩莞离开后不久,谢三夫人看丈夫睡深沉了,轻轻爬起来下了床。

  她的脚摸索着找到绣花鞋穿上,从旁边的椅凳上拿起白色中衣裤穿上,轻轻走出卧房,穿过东侧屋、厅屋、西侧屋,来到西屋。

  西屋没关窗帘,窗外明亮的月亮透进来,照得屋里蒙蒙胧肱。

  她轻轻打开一小扇小窗,凉凉的秋风吹进来,吹得她一个激灵,也撩起了她的长发和衣襟。

  她斜倚在窗前,望着西北方向,眼里的泪光如星星坠入眸子……

  次日清晨,韩莞没睡懒觉,下床做了几套瑜伽。七点半,她又进空间去了谢三夫人院子。

  外面有碗碟的响声,那两口子应该是在东屋吃早饭。饭后两人进卧房,似乎谢三夫人在梳妆打扮,谢三老爷还强烈要求给她描眉擦红嘴唇。

  有下人在,谢三夫人推辞了几番,还是由着谢三老爷胡闹了一把。

  下人退下,谢三老爷说道,“今天哪里都不要去,好好陪陪老人家。这么多年在外为官,都没有在老人家跟前尽孝。枉为人子啊!”

  谢三夫人说道,“老太君想的是儿子孙子,不是我。老爷和明楚是该好好陪陪她老人家,我在那里戳着碍眼……呵呵,看你,什么眼神,我又没说不陪。等他们看我碍眼了,又想单独多跟儿孙相处,我再出来。今儿的事还多呢,要给大嫂二嫂把礼物送去,还遣人去宫里给淑妃娘娘递贴子,说何大人让我给娘娘带了东西。”

  夫人美丽知风情,还明理懂事,既孝顺父母,又能为男人的仕途考虑……

  谢三老爷满意地点点头。跟何淑妃搞好关系,也就是跟勤王赵畅搞好关系。都说勤王如今颇得圣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