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人气最高(能给你撩湿的文章)完整章节

2021-11-24 15:52:03情感专区
“这是……这是曲二夫人带来的熏香,说……说对身体好。”一个丫环怯生生的答道。

  “好什么好,病成这个样子,还熏香,不是要人命吗!&

“这是……这是曲二夫人带来的熏香,说……说对身体好。”一个丫环怯生生的答道。

  “好什么好,病成这个样子,还熏香,不是要人命吗!”怡玉郡主没好气的道,走到熏香的炉子前面,一伸手把里面的香给掐了。

  曲莫影几乎要目瞪口呆了,她是真没想到怡玉郡主会是这么一个人,这可跟她想象中的……大相径庭了。

  一通忙乱之后,曲莫影终于“缓”过来了,丫环们服侍她喝了几口水之后,退在一边。

  这几位也在床前的椅子上坐定,其他人还好,倒是这位怡玉郡主让曲莫影大感吃不消,她就眼神灼灼的看着她,带着几分明显的嫌弃,又有一些探究。

  被这么一个人这么盯着,就算曲莫影这样的心理素质都觉得有些压不住。

  “郡主,我身体不适,劳你过来看望了。”曲莫影忍不住开口道。

  怡玉郡主摇了摇手:“不适不算什么,就是……你这样子看起来很是……”她似乎一下子找不措词,侧过头带着几分疑惑直言道,“你是真病还是假病?”

  曲秋燕的脸色一僵,她怎么也没想到怡玉郡主会当着曲莫影的面问出这样的问题,这真的不是傻的吗?

  曲彩月也有些懵,看了看曲秋燕又看了看怡玉郡主,很知趣的不说话,她的身份相对于在场的几位来说,实在是太低了。

  能让她过来也是看在她是景王府的人,又跟曲莫影关系不一般的份上,否则这里怎么会有她的座位?

  “郡主说笑了,英王妃的身体不好,自然是真的病了。”谢氏急忙干笑着解释道。

  “是真的病了?怎么看着……”怡玉郡主偏头又上下打量了曲莫影一眼,忽然伸出手,似乎要替曲莫影把脉似的。

  谢氏从旁里伸手过来,拉住曲莫影的手,替她往里放了放,正巧避过了怡玉郡主的手。

  “郡主难得过府来,今天就在府里用了午膳再回去。”曲莫影勉强的道,眼眸看向怡玉郡主,有几分歉意,“原本应当陪着郡主看看的,只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太方便,他日等我身体好了再陪郡主。”

  怡玉郡主摇了摇手:“英王妃都病成这个样子了,我又岂敢让你陪着。”

  说话间,一个丫环进来,手里又拿了一个药碗进来,之前的药碗还在桌上,这时候居然又来?

  曲莫影看了一眼谢氏,谢氏会意站了起来,“郡主和侧妃稍待,等王妃用完了药再请几位过来。”

  怡玉郡主站了起来:“那我们就在一边的厢房坐坐吧,也不去外面了,天气也热。”

  见她如此说,曲秋燕和曲彩月也没有什么意见,雨春带着几个人去一边的厢房休息,这里服侍曲莫影用药。

  雨春把她们领进门后,让小丫环上了茶水之后,退了出来,正屋那边还需要帮忙。

  “郡主,我们就在周围走走?英王妃屋子里的香气太浓,还夹着一些药味,熏的有些难受。”曲秋燕在窗口望了几眼之后提议道。

  怡玉郡主略思想了一下,同意了。

  几个人带着下人从厢房出来,在院子里随意的走走看看,曲莫影的这正院比一般的正院大了许多,还种了一些花树,这会开的并不多,但枝繁叶茂的却是凉快的很,在树荫下走过,也不觉得热。

  院里的丫环、婆子见她们几位贵人随意的闲逛,也不敢拦着,一个个退在一边生怕惊扰了她们。

  走着走着就转到了院子后面,曲秋燕抬眸看到正屋后面的一棵花树,此时开了几朵,颜色倒也诱人。

  她缓步走了过去,很巧,花树一边正巧是正屋的窗户,方才窗户的已经被打开,隐隐能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曲秋燕抿了抿嘴,站定在花树边细听了几句之后,里面居然在争吵,立时大喜,从后面转过来果然没错,伸手向怡玉郡主招了招,又把手指按在她的唇角示意怡玉郡主别发出声音。

  然后又向她招了招手,一脸震惊的样子。

  一看就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

  曲彩月站定脚步没跟过去,不打算搅和到这场混水中,这位怡玉郡主未必就是那么听曲秋燕的话,曲秋燕看着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左右别人,况且她看曲莫影是真的病了,而且还是病的不轻的那一种。

  景王是让她交好曲莫影,不是让她和曲莫影争斗的。

  看曲秋燕现在的样子就知道跟曲莫影争斗是没有好下场的,没那么大的本事,就别染这种事情,曲莫影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如果那么好对付,当初那个曲莫影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曲莫影才回府的时候,于氏和曲秋燕气势正盛,而今地位尊贵的是曲莫影而不是曲秋燕,于氏死的不能再死了。

  怡玉郡主看着倒是有几分兴趣,脚下放轻,从侧面转过去,看这样子也是去听墙角了。

  这可不是世家贵女该做的事情。

  含玉郡主是因为性子如此,曲秋燕是因为觉得有利……

  曲彩月看着她们两个一前一后的到窗前站定,侧耳倾听,无奈的转过头去,当作没发现她们两个失礼的行为。

  脚下是一块石子,她的脚往上踩上去,只要稍稍用力,或者不小心踢出去,里面的人必然会有所惊觉,但最终,曲彩月的脚从小石块上面滑过,稳稳的落在地上……

  几个丫环低头站在一边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这是院子的后面,这会也看不到英王府的下人,方才转过来赏景的时候,曲秋燕特意多了一个心眼,让这些人不要跟过来,以免打扰她们的兴致,也因此这会

  周围居然一个英王府的丫环、婆子也没有。

  “曲二夫人,你的药和檀香真的没什么大问题?”窗内雨秀一脸不悦的挡在曲莫影的床前,厉声责问谢氏。

  虽然只是一个丫环,看着却有些气势,特别是这种时候。

  如果雨秀是曲府的丫环,谢氏上前就给她两个巴掌,哪里容她这么嚣张,但这是英王府,眼前的是英王妃的贴身丫环,就相当于英王身边的贴身内侍,又岂是她现在能随意折辱的。

  “怎么可能有事,都是一个温妥的药,王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就是看着有些身子不适,之后调理好就没事。”谢氏不得不压下心头的怒意,安抚这个丫环。

  “之后没事,那现在呢?王妃稍稍用了点药,就晕过去了,你……是不是想要了王妃的性命,用王妃的性命去向王爷求情,让王爷到宫里为曲二老爷求官职?”雨秀咬牙切齿的道,挡在床前,就是不让谢氏近前,一副生怕谢氏谋害了自家主子的样子。

  谢氏也很急,她也怕曲莫影真的出事情,“你让开,让我看看王妃。”

  “不让,死也不让,我不是王妃,不会相信你说的话,你说让王妃装病替曲二老爷求官职,说病的越重越好,还给我们王妃吃你给的药,这会又用上了熏香,王妃要被你们害死了。若王妃被你们害了,我就算拼了命,也要给王妃报仇。”

  雨秀伸手拦着她。

  “你一个当丫环的胡说什么,你们王妃是自己身体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跟曲府更没有关系。”谢氏不耐烦的道,被一个丫环这么一直挡着她也很没面子。

  “二夫人,你别以为你跟王妃私下里说的话没人知道,我都听到了……而且听的很清楚,就是你……诱哄王妃为了二老爷的官职,闹这么一出的,王妃都要让你们害死了,之前添妆的事情就算了,你求到我们王妃面前,我们王妃看你可怜,又看在二老爷的份上,可你……你做了什么,自己偷偷的拿了许多吧?最后还强按在我们王妃的头上。”

  “这一次又是如此,我们王妃错在生为曲氏女吧?如果不是曲氏女,就不会被你们这么吸血了,曲府的一切,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为什么紧紧的盯着我们王妃不放,你们可以去找曲侧妃,可以去找曲夫人,让她们装病求景王,何必一定要把我们王妃害成这个样子?”

  雨秀噼里啪啦的道。

  一番话说的气愤异常,目光冷冷瞪着谢氏,这气势居然比谢氏这个侍郎夫人还要足。

  听她这么一说谢氏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脸色暴红,伸手指着雨秀大怒:“放肆,你一个丫环说什么胡话,什么叫我们曲府的事情,我们府上的事情就不是王妃的事情了?王妃的娘家好了,王妃就没好处?”

  她这时候也不能拿嫁妆的事情说事,只能就着眼前的话题发横,以图压制住这个无状的丫环,床上曲莫影声息全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出了事情,谢氏也是真的慌了神……

 文学

二夫人您让开,我们要去找太医给王妃看病,您的药不能再用了,檀香也不能再点了,再这么听您的话弄下去,我们王妃的命也要没了。”

  雨秀上前两步,逼得谢氏慌的往后退了一步。

  曲莫影醒的时候她可以以自己的辈份压制曲莫影一头,但现在只是一个丫环,她偏偏无从着手,也不能拿她怎么办。

  这一刻,谢氏是慌的,六神无主。

  见雨秀居然还敢逼过来,一时间又气又急,抬头照着雨秀的脸上就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过去:“贱婢误事,还不让开。”

  雨秀惊叫一声,往后倒去,“二夫人,这是英王府,你……太放肆了。”

  这尖利的叫声吓得谢氏一哆嗦,她可没忘记那位不好对付的怡玉郡主就在隔壁,她若是过来质问,自己还能怎么回答。

  下意识的扑上前去捂雨秀的嘴,一边压低了声音急切的道:“闭嘴,你别胡说。”

  帘子蓦被人拉开,有人冲了进来,等谢氏反应过来回头望过去的时候,脸上已经被狠狠的一个巴掌,打的她往斜里倒下去。

  “来人,把谢氏给抓起来。”怡玉郡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伸手指着谢氏,气的全身发抖,“你……你居然敢这么对待英王妃,还想谋害英王妃,罪不可恕。”

  她身后的丫环冲上来,一把按住谢氏。

  “郡主,误会,是误会。”谢氏急的大叫起来。

  “误会?我都听到了,英王妃病的蹊跷,原本是你的原因,是你想为曲侍郎求官,才让英王妃演这么一出,现在要把英王妃害死了还不悔改。”

  怡玉郡主真是气炸了,这么多年她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

  后院的争斗,她见的多了,也看的太多,那些为了争个男人的弯弯绕绕,她看着不顺心就直接动手。

  原本看着还象个人样的女子们,一看到男人,就一个个仿佛没有骨头似的,千方百计的靠过去,而后又心思恶毒的要把对方弄死,所以她讨厌这种长的柔媚,一看就是这种类型的女子,这种女子就是没有骨气又心思恶毒之中最厉害的。

  但现在她看到了什么?居然比长相柔媚更让人讨厌的,论谢氏的长相说起来也是怡玉郡主欣赏的那一波,虽然长的并不是太出色,看着还算大气,不象是那种一看就有些狐媚样子的女子。

  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女子恶毒起来才真的是令人发指。

  “来人,给我掌嘴!”怡玉郡主的暴脾气犯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厉声道。

  “等一下。”曲秋燕急忙阻止,谢氏再不是也是她的继母,继母当着自己的面被怡玉郡主的下人掌嘴,她的面子也不好看,一个“不孝”也不是她能担得起的,总得开言拦一下。

  这事说起来曲秋燕也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是听到里面的争吵起,听着就知道有事情,这才把怡玉郡主叫过来两个人一起偷听,她说的话未必有人信,怡玉郡主不同,这一次过来,特意把怡玉郡主请过来,就是这么一个目地。

  她不相信曲莫影真的病了,怡玉郡主的性子正好。

  可她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她听到了什么?是谢氏的意思让曲莫影装病,为父亲求官职。

  而且还不是假的装病,是真的服了谢氏给的药还有方才屋内的熏香,曲秋燕方才就觉得这熏香不舒服,原本还以为是屋子里太闷的原因,没想到这熏香是真的有问题,曲莫影这会昏迷不醒。

  所以,她这次来不是让曲莫影好看的,反倒是“救”了曲莫影?

  事情怎么会这个样子,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而今又因为谢氏,她不得不插手,曲秋燕只恨自己今天不应当来,如果不来,曲莫影说不定就真的有事了,那多好……

  “曲侧妃也知道这些事?”怡玉郡主细眯了眯眼睛,看着曲秋燕神色不善。

  “不……我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曲秋燕急忙摇头,就算她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也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沾染,隐隐间觉得,这是要出大事了!

  她现在也管不着,她只是景王府的侧妃,跟曲府没多大关系,这么一想,心头微松。

  “既然不是,为什么要拦我?难不成你还同情这个恶毒的妇人?”怡玉郡主伸手往谢氏处一指。

  曲秋燕急忙解释,为难的道:“自然不是,只是她是父亲继娶的夫人……是我的长辈。”

  一听她说这话,被吓愣的谢氏也反应过来,大声求救:“侧妃娘娘救我,侧妃娘娘救我,我……我真的没有要害英王妃。”

  “没害?英王妃现在生死不知了吧?若英王妃真的有事情,你……和你身后的曲府都难辞其疚,怪不得别人说你们曲府吸英王妃的血,我今天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怡玉郡主冷笑道,“来人,快去请太医。”

  一个丫环急忙跑出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大夫过来,怡玉郡主不认识,但应当是府里的那位神医,听说英王府里的一位神医医术惊人。

  谢氏已经被带到一边,雨秀也站起来重新在床前侍候,众人这时候也没心情坐下,大家都紧张的看着这位大夫诊脉。

  终于,大夫的手落下。

  “大夫,英王妃如何?”怡玉郡主急切的问道,她这会看着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英王妃,莫名的有了几分怜惜。

  原本对于她容貌的不喜,因为眼下的情境觉得可怜。

  这天下女子最可怜的莫过于这位英王妃了,才生下来,生母被害死,生母又跟那个妾室沆瀣一气,把个小小的女孩子的眼睛烧坏了就扔到城外的庄子里,这么多年不管不顾,这样的日子终于熬到出嫁,以为跟曲府再没有关系了。

  没想到那个当父亲的又跳出来吸血。

  英王妃嫁给英王,可是有各种原因在的,如果有一点点不同,现在她也坐不住英王妃的位置,这里面的运气占了大头,但就算是现在,听说英王妃也是不得宠的,也就是面子情罢了。

  要不然,堂堂一位英王妃又怎么会快被曲底逼死。

  “伤了根源,需用重药先调治回来,然后再慢慢的调理。”大夫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忽然又意识到了什么,提鼻子闻了一闻,“之前用过熏香?”

  “是用过,是二夫人给的。”雨秀气恼的指着谢氏道。

  大夫的眼睛无声的滑过谢氏的脸,而后叹了一口气,“把窗户都打开,里面的味道全散掉,这对王妃很不好,王妃的身体这么弱,怎么能用这种添了东西的熏香,这不是把王妃往死路上逼吗?”

  “大夫,奴婢马上把味道散了。”雨秀急切的道,一边吩咐小丫环们把屋门和窗户全大开了,甚至连屏风都搬开,让风以直接穿透过来。

  大夫到旁边去开药方,谢氏见缝插针的又呼救起来:“侧妃娘娘,天地可见,我没有害英王妃,是我们两个商量好的,英王妃也是同意的。”

  “英王妃同意害死她自己为曲侍郎求官?”怡玉郡主冷笑道。

  谢氏结巴了一下,这话她接不上去,她现在也觉得冤的很,事情明明都是商量好的,谁知道曲莫影的身体这么经不住,经不住不会早点说,现在害了自己百口难辩。

  “等英王妃醒来,她……她一定能为我解释的。”谢氏脸色灰败的道。

  怡玉郡主差点气乐了,她这是吃定了英王妃,知道她醒来必然会为她解释的,这个英王妃还真是弱啊,弱的她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也怪不得这么一副小可怜的长相,的确是够可怜的,她就没听说哪一家的贵女象英王妃这么可怜的。

  以前英王妃这么可怜她不会管,她也管不着,但现在不同,英王妃是英王的正妃,说起来还是她的长辈,英王妃被欺负了,不已经她们皇家的脸面都被谢氏扔在地上踩了吗?这谢氏哪来那么大的脸……

  “等英王妃醒来?你打的真是好主意,不过我却是等不得了。”怡玉郡主冷笑道,说完就要让人动手。

  不管事情结局如何,这一顿打是必须的。

  不但要打,她还要进宫向皇后娘娘审诉此事,让皇后娘娘再责罚这个谢氏,英王妃被所谓的孝意压制着,她可没有。

  这一次曲秋燕拦着也没用,自己在意她的时候,她是景王侧妃,自己不在意她的时候,  这位曲侧妃也不算什么。

  怪道别人说这位曲侧妃未嫁之前,和生母一起多次陷害英王妃,原本她还以为都是别人胡说,现在才发现,可能就是真相。

  她和曲秋燕也算是相交多年,以往在贵女圈子里也是较好的两个,但现在看到曲秋燕这个时候居然还拦着自己,根本不顾及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英王妃,就知道曲秋燕对英王妃不但没有同胞姐妹之情,甚至是厌恶的。

  方才她进来的时候,曲秋燕还想拉住她。

  她这位亲姐妹还不如曲彩月这个堂姐妹,至少这位现在紧张的关注着床上的英王妃,从神色举止间可以看得出,是真的担心……

  “呵呵”,枉她还以为曲秋燕是个好的,跟她生母完全不同。

  怡玉郡主冷冷的斜睨了曲秋燕一眼,算是警告了。

  曲秋燕才伸出的脚收了回来,她明白怡玉郡主要发彪了,谁来都拦不住……

  “英王殿下到!”外面传来内侍尖利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