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紫黑囊袋拍打肉臀:隔着肚兜揉弄着她的丰盈

2021-11-24 15:41:57情感专区
不管那个世界再小那也是一方世界,用一个世界的资源来供养少数人,这些人中再怎么也是会出现几个厉害角色的吧?

蛇人族目前正处在一个飞速发展期,每过去一天族群的实力就

不管那个世界再小那也是一方世界,用一个世界的资源来供养少数人,这些人中再怎么也是会出现几个厉害角色的吧?

        蛇人族目前正处在一个飞速发展期,每过去一天族群的实力就会提升些许,短时间内或许还看不出来什么区别,但时间一长就是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差别。

        就比如说现在的小规模战斗中,蛇人族的兵力总是不减反增,而联盟军这边却是逐渐缩小队伍的规模,同时还在玩以次充好的把戏。

        这样的事情不仅是提现在兵力上,就连武器装备和后勤也是出现了问题。

    枪炮一响黄金万两,无论是在哪个朝代哪个地方,战争都是最消耗资源的事情之一。

        粮草,军饷,武器装备,因调动大军而损耗的各种物资以及停工损失……所有的这一切加在一起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负担。

        蛇人族有地球在背后撑腰自然是不用担心物资上的损耗,各种便携式食物和武器更是让他们的机动性也随之变强。

        反观联盟军这边,他们的粮草已经开始出现了短缺,一些人少的部族已经开始心生退意,他们实在没有这个耗下去的资本,就是现在他们都需要依靠大部族的接济。

        而那些大部族自然也不会是做慈善的,小部族接受他们的援助自然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那就是当炮灰!

        你既然缺少粮草那我们来给你提供啊,你只需要帮我们打仗就足够了。

        大部族个个都是这样苦口婆心的说道,但谁不知道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借机消耗他们的实力从而顺势吞并罢了。

        蛇人族所掌控的那方世界距离他们太远了,他们感觉自己应当是拿不到这些许下的好处,既然如此他们就将目光投到了这些盟友的身上,希望能从他们身上获取些许好处。

        这些小部族也是敢怒不敢言,虽然从名义上他们随时可以退出这个联盟,但是他们真要敢在这个时间点上退出的话转头就是扰乱军心的罪名砸到他们头上。

        唯一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胡宇文玥对此也是坐上壁观,虽然有些不喜这些大部族的吃相,但势力少了他指挥起来也会方便许多,他也就乐得如此了。

        而且就算他在这个时候发话制止这些大部族,他们多半也只是在明面上尊崇,然后将这些勾当转移到暗中去。

        自己现在还需要他们的力量,他们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如此肆意妄为。胡宇文玥十分清楚这些大部族的想法,并做好了待到事情结束后慢慢跟他们清算的准备。

        现在大战在即他自然不能随意处置他们以免本就不行的军心更加散涣,但到战争结束后这些人对他来说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这些可怜的家伙现在恐怕还不知道吧,他们现在收割的越多,到时候等待他们的惩戒也就越狠。]

        几个看破了胡宇文玥心思的大族族长在心中恶狠狠的想到,他们本来也想趁机收割一下这些小部族。虽然他们的族群体量很大,但蚊子再小也是肉,能够吞并一个部族总归是好的。

        但好在他们及时察觉到了胡宇文玥这个阴冷青年的想法,然后在行动正式实施之前将计划终止。

        相比于雪狼族的打击报复,这点蚊子肉就太不值一提了。

        联盟军的内斗直到今天也还没有消除,反倒是有了愈演愈烈的迹象。

        这其中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来自于胡宇文玥这个领袖,他在见到联盟的内斗后非但没有去制止,反倒是纵容它愈发强盛。

        待到现在,这个联盟已经是脆弱到一戳就碎的地步,当蛇人族这个“共同的敌人”被消灭后就是他们内讧爆发的开始。

        时间来到第十个月,在胡宇文玥的坚持下,联盟军还是发起了总攻。

        胡宇文玥十分清楚联盟军现在的内斗已经无法扼制了,他必须在这个内斗爆发之前将战火转移出去。

        战争是转移内部斗争最简便的办法。

        随口说了一堆开战演讲后胡宇文玥就是指挥大军向着蛇人族领地前行。

        说是指挥,实际上他也不过是将自己的命令散发下去,让各级统领分别指挥配合,他只负责统筹大局。

        这个举措无疑是十分明智的,这近十万的大军根本就不是他一个人能指挥的过来的,稍微懂点军事的都知道五万是一个槛,五万之下,稍微有点军事天赋,带过几次大军打仗基本就能统率,能够将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合理的爆发出来。

        但过了五万之后军队的平均战斗力就会迅速下滑,甚至还不如少带那么个一万几万人。

        而如果用这种将部队分割成一个个小块的战术的话,虽然部队的整体战斗力是会有所下滑的,但却不会因为他的指挥能力不足而陷入太大的劣势当中。

        换言之,他们这不是一支十万人的军队,而是由数十支或上万,或几千的部队所组成的。

        在大局上或许有些混乱不堪,但在小规模战斗中却是能够以此取得一定的优势,至少也能够维持均衡。

        最重要的是用这样的策略能将自己的责任全部甩出去,这对胡宇文玥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他并不是那么在乎这场战斗的胜利,他之所以组织这场战斗,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为潜入那方世界的小队进行掩护。

        他们在正常局势下肯定是无法进入那方世界的,但如果是在混战中的话,就算是有人进入也是很正常的吧,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的吧?就算注意到了,只要他们将进攻的侧重点放在那边自然能将这群人救出。

        胡宇文玥想的很好,而他也确实是这么实施的。

        在战斗初期他便是发布一系列看起来就十分大胆且着急的命令让部下发起猛攻。

        “一上来就这么猛烈的进攻,还真是个容易热血上头的小年轻啊。”面对对方的猛攻,美杜莎只是笑笑不说话。

        通过自己家的渠道,美杜莎早就了解到了联盟军的这个老大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个估计才成年没多久,急于建功立业的小年轻罢了。她对于这种人总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鄙夷。

        将自己利益凌驾于族群之上的家伙,就算他再怎么有才华也不值得信任与重用。

        美杜莎是这么认为的。

        胡宇文玥的能力或许不错,但他的私心实在是太重了。不光是对族群的私心,还有自身想要成就自己的私心。两条私心加在一起,让他成为了一个并不合格的领袖。

        当然,这其中密不可分的一点就是他的能力也并不算得特别出众。

        “让乌丸井带人去守住那一片,死守。”

        虽然心中对胡宇文玥的做法充满了鄙夷,但美杜莎还是派遣了族中目前最精锐的几个部队之一的乌丸家私兵前往此地镇守。

        她如此做还有一个私心,那就是趁机削弱一下乌丸家的势力。

        乌丸家的势力实在是有些太庞大了,掌控着族群中最精锐的几支部队中的一个,这由不得美杜莎不去防备他们。哪怕他们真的没有多余的心思。

        接到命令后的乌丸井没有过多的犹豫就是带着部队来到自己该去的地方,他知道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所以正在散发钱财鼓舞士气。

        虽然这些联盟军在他眼中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但就算是乌合之众其中也有一些不是那么“乌合”的人,由这些人再组成的部队自然也会充满威胁。

        而且就算是乌合之众,数量多到一个程度后也是会由量变而产生质变。

        只凭他们很难守下这个地方,就算能守下那之后的损失也是会惨重无比。

        他明白了美杜莎的想法,借机消耗一下他们的势力。想透了这一层的乌丸井先是感到愤怒,即便是在上次暴乱中,乌丸家依旧是坚定的站在女王这边。

        而女王却仍旧想方设法的削弱他们的势力,不管这其中有什么样的理由,但这着实让人心寒。

        而愤怒过后他又是很快归于平淡,他能理解美杜莎的做法,如果是他作为统治者的话,他也不放心像自家这样的强族,打压是必然的,最多做的面子上再好看一些。

        而且,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像这样子被打压一下对他们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枪打出头鸟,将来女王需要杀鸡儆猴的时候,那个鸡就轮不到他们头上了。

        如果这样想的话,那这还可以算是女王对他们这些忠臣的一点照顾。

        呵呵……

        乌丸井压下心中的种种杂绪,虽然他对于美杜莎这样不顾吃相的打压有些不满,但这件事情总归是有人需要来做的。

        族内能够有希望抗下这种压力的部队总共就五支,其中乌达家那支因为之前所犯下的错误需要充当敢死队打头阵,云梦家担起了前军的职责,自家私兵自然要跟着主家行动。

        剩下的三支中有两支分别是直属于王室和女王的私兵,更是不可能用在这里当炮灰,那么留下来的人自然就只能是他们了。

        而且美杜莎的吃相到底是没有难看到底,她从自己直属的两个精锐部队中抽调了将近五分之一的下等兵作为支援部队,同时将还愿意听命于他们的附庸族群的防区也设立在了这附近,全部听他调遣。

 文学

蛇人族让后勤部队用法术改变地形,将战场分割成三片区域,彼此之间的联系几乎快要断开,想要互相支援的话更多变得艰难万分。

        但这却只是对于联盟军而言,他们自然是早先就在地下布置好了暗道。虽然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地形对于战场局势的影响几乎可以说是零,但这也只是几乎而已,并不等于真的没有影响。

        而他们还可以借助地形从而布置阵法,以人为阵点的超级大阵。

        战争从来都是一件十分残酷的事情,双方初一交锋很快就是倒下了数百人,而这个数字还在随着战争时间的流逝持续攀升着,只是后续的提升速度要比之前缓慢了许多。

        “呵,乌达部表现的十分神勇嘛。”

        “毕竟是带罪之身,想要将功赎罪证明自己是很正常的。不怕他们不敢冲,就怕他们冲的太深了导致防线出现漏洞。”

        “放心吧,我早有准备。我事先安排了两个预备队在他们身后待命,要是局势大好的话就分出一半跟着冲锋,要是局势一般的话就潜藏起来待到时机成熟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要是真出现了你所设想的那种局面,直接填充防线即可。”

        “那我就放心了。”

        美杜莎在心中窃喜,果然,她冒险将南云明保下来是一个正确的举措。在战争开始后,南云明就是很快展现出了自己在军事方面的才能,他快速的吸收着各种知识技能,除去经验上的差距外,他现在已经可以算是蛇人族中最优秀的将领。

        “对了,那件事情你做好准备了吗?”美杜莎突然问道。

        “姑且,算是吧。”南云明迟疑道。

        如果不是他,我的计划就可以更完美了。南云明在心中遗憾的想到。

        随即他就是强打起精神继续进行着指挥,因为某个人任性的行为,他现在是蛇人族中唯一的军事指挥。他必须得无时无刻的对这支军队进行指挥,一旦有所停顿就会导致整个大军都陷入瘫痪状态。

        将一整个军队,上十万人的性命都交付到他一个人身上,这真的是太乱来了!虽然这样的信任和培养之意让他感到很感动,但还是让他感觉太乱来了!

        “将军,左边防线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没等他在心中吐槽几句就是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让群易带人去将防线打回来。”

        “将军,要给他多少人?”

        “先拨给他三千人,不够就再派两千。”

        见这传令官欲言又止的样子,南云明毫不客气的将笔筒砸到对方头上,“告诉他,最多就能给他五千人,打不回来就提头来见。”

        “是!”

        那传令很是沮丧的将头转过去,但在他将头转回去后脸上的表情很快就是从沮丧变为喜悦。本来他以为自己能拉来三千人就顶了天了,没想到这将军居然如此阔绰,一口气就给他们拨了五千人过来。

        这名传令管是群易的直属手下,忠心耿耿。他所思考的先是群易的利益,其次才是整个族群的。

        这样的人对族群来说自然是不好的,但对于群易来说这样的人却是最值得信任的。

        他们对自己的忠诚要高于其他一切。

        待到传令官走后,南云明的脸上露出一模诡异的笑容。他如何能不知道将这片防线打回来其实只需要二千人就足够了?

        他之所以愿意给出这么多人是因为他已经猜到了联盟军的下一步行动,他们接下来所要猛攻的地方之一正式那座山头,从那里进行突破的话,很轻松就能来到传送门附近,这是对他们防守的一个巨大威胁。

        如果这里被攻下的话,他们要么舍弃对传送门的防守任由对方闯入,自己则乘机清除在外面的军队,要么不计伤亡的将他们拦截在外。

        这看似是拥有两个选项,但实际上从始至终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用人命去硬填,将这些人全部阻拦在外。

        如果拥有这个世界的真的是他们的话,蛇人族自然是不会吝啬于让对方观看一下里面的风景,但问题在于现在占据主动权的正是地球,这个在外界看来已经被蛇人族所掌控的世界居然反过来掌控了以美杜莎为首的蛇人族。

        要知道美杜莎可是这片荒原上少有的完成了三次种族进化的存在,是最接近原初级血脉的强者之一,再配合蛇人族强大的种族力量,他们应当是完全足以控制大部分位面,出去个别内部修炼体系完善,个体实力突出的位面,其余都是能够轻松碾压。

        主位面与次级位面的差距就是如此巨大。

        但地球就是在这种近乎绝境的处境中完成了绝地翻盘的戏码。

        蛇人族只能选择将这些人硬抗在外面,一旦有人闯过他们的防线进入徐百川的地盘,那么他们就要遭受到极为恐怖的惩罚。

        虽然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真的接受过徐百川的惩罚,但无一例外,他们全都发自内心的相信徐百川的惩罚是最为残酷的。

        最残酷的情景下,他们甚至有可能因此被灭族。这种可能性虽然很低,但总归是有的。

        而这处战场正是在这一片战场上最为残酷且凶险的地方,几乎每一刻这个山头上都在减员,然后再派上新的战士。

        在这里始终常备着三千人的预备队。

        你群易不是平时就很跳吗,现在更是想着要从我手中将兵权分走?行啊,那本将军就满足你的这点愿望,只不过实现愿望肯定是需要代价的,而群易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便是以原本应当由近万人防守的防线用一半的数量来进行防护。

        虽然他可以将原本镇守在这片防区的残兵败将也给整合使用,但这也就是再让他多出两千人左右的兵力。

        而他到时候将要面对的敌人少说也有两万。在这个层级的战斗中,地形所带来的优势非常微小,但和周围部队形成联合的话就可以制造出一个区域少打多的情形。

        所谓的以少胜多大多都是在形成局部的以多打少后将对手逐个击破,整体算下来只是将一次以少打多换成了多次以多打少。当然,像张八百那种除外。(疯狂鞭尸孙十万。)

        从黎明打至黄昏,直到太阳落山联盟军的进攻脚步才是逐渐停下。

        夜晚对他们的影响几乎没有,但人都是会疲惫的,这天黑便是双方的一个停战信号。

        才是这第一天下来,双方各自的损失就超过八千,隐约快要来到一万。这对于双方的士气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任何一支部队,当战损比来到一成后能保持不乱便算得上合格,战损比两成而不乱便是精锐,再往上拼的就是信仰,每提升一点那都是一层考验,战损达到一半能稳住军队不溃逃那就是世之名将。

        这将近十分之一的人员伤亡带给双方的士气影响是截然不同的,蛇人族是一个整体,是处在防守方的优势方,他们在守护自己的家园,自然士气更盛决心更强。

        而联盟军,他们本就是一群因为利益聚集到一起的“强盗”,有好处得的时候自然啥都好说,但现在好处还没见到就先让他们损失了这么多人,这他们哪里能够接受?

        而且联盟军并非一个完善的整体,而是由一个个部族所组成。这些部族负责的战场各不相同,所承受的损失自然也不会相同。

        损失小的可能才死亡几百人,别说伤筋动骨了,就连皮肉之苦都算不得。而损失多的可能一口气死去数千人,军队一口气被打废。

        好在现在小部族都基本走光了(被吞并),到不至于出现一个部族一场战斗下来,生力军就被打光的尴尬情况。

        但就现在的局势也好不到哪里去,损失小的自然还能继续坚持,但损失大的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一天下来自己将近一半的兵力就这么被打空,这换谁来承受的住?

        当时他们就开始闹事,但他们也就是蹦跶一小阵了,在胡宇文玥出现后他们很快就是偃旗息鼓。

        雪狼族的威望在这群人中还是恐怖,他们不敢在雪狼族使者面前造次,何况胡宇文玥坐在这个位置上可不仅仅是依靠自己的身份,更是因为自己的实力。

        胡宇文玥虽然是所谓的外援,但他的个人实力也是联盟军中的顶尖,是足以和美杜莎相抗衡的顶尖强者。

        蛇人族拥有三次种族进化的强者,他们这边自然也需要派出一名能与之抗衡的强手。

        联盟军本身出不来这等强者,那就只能由雪狼族派遣。

        这等层次的强者全力爆发足矣改变一场战争的结果,若不能拥有与之抗衡的存在,那么失败就是必然的结果。

        当然,若非到了最后时刻,双方谁也不希望先将这张底牌掀开。虽然将这张牌丢出可以极大的改善局势实现完美逆转,但这也是将风险全都系于一人身上。

        一旦出现意外就像之前蛇人族对地球的那场战争一样,虎头蛇尾。究其根本就是美杜莎在战斗中大意被俘,导致满盘皆输。

        正常情况下蛇人族自然是不会允许她随意出战的,只不过当时整个蛇人族都认为自己处在碾压的优势上,自然也就希望美杜莎的出手能为他们减少损失了。

        可惜啊,地球这边出了个陆宇行。

        而现在面对的是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有三次进化的强者的联盟军,他们自然不会再做出像之前一般愚蠢的决定权。

        此外还有一点就是先出手的一方会被下方的“杂兵”给消耗部分力量,高手交锋,一丝一毫的差距都有可能成为致命因素。先被消耗的一方必然会在接下来的交锋中吃亏,这是他们出手扭转局势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