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友被别人灌浆:荔枝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2021-11-24 15:30:24情感专区
我相信你有能力能够做到很好,我就等着。如果你觉得自己处理不好的话,应该就会给我打电话了,我直接上去就可以。”

他说的有理有据,温舒潼的心中微微一热,然后轻轻

我相信你有能力能够做到很好,我就等着。如果你觉得自己处理不好的话,应该就会给我打电话了,我直接上去就可以。”

        他说的有理有据,温舒潼的心中微微一热,然后轻轻抱住了他:“谢谢。”

        “谢我什么?”霍彦霖钳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我可不要听笼统的谢谢,我要听就听真情实感的。”

        “谢谢你,即便被我说的那种难听话,还一直守在我的身边,谢谢你给足了我独立思考的能力,谢谢所有,谢谢你的存在。”温舒潼紧紧的抱着他,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而且每一句都是发自内心的。

        本来霍彦霖只是故意调侃一句,没想到温舒潼居然答的这么认真,让他一下子有些措手不及。

        他顿了一下,这才赶紧反手抱住了怀里的人,声音带来了几分略微的慌乱:“也别乱夸,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但我会继续进步,一定会尽可能的做到跟你心中的形象大差不差。”

        温舒潼也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道:“不用你是什么样子,我心中的你就是什么样子,不会因为外物有任何的改变。你是你,但我爱你。”

        雪光映在温舒潼的脸上,让她带了几分柔光,眉宇之间尽是动人心魄的温柔。

        看得霍彦霖忍不住一阵心动,轻轻的把人搂进了怀里。

        就在这个时候,邵炜言的车停在了他们旁边,这臭小子降下窗户,大声的咳嗽起来:“咳咳,这大雪天的,是哪两对情侣站在我们公司楼下在偷偷的亲嘴嘴呀,简直是臭不要脸呢~”

        邵雲铮在旁边轻轻的给了他一杵,脸上却是带着笑意:“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不行,我可忍不了这委屈,在自家公司门口看见有人这么亲亲我我,我就不高兴,就好像是我本来好好的走在路上,偏偏有人上来踹我一脚,再往我嘴巴里面塞一份狗粮,你也能忍吗?”邵炜言拍着键盘,故作不服的开口道。

        “不能忍,也忍着。”霍彦霖单手抱着温舒潼,冷笑一声看了过去。

        邵炜言立马就老实了,赶紧双手交叉以示清白:“行,能忍,忍字头上一把刀,我控制得了我自己!”

        本来在办公室里面气氛挺紧张的,这一出来,一个个都放飞了自我。

        “你回去跟我们一起吃饭吗?”邵雲铮开口道。

        霍彦霖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开口道:“嗯,回。她回去我也回去。”

        “那姐夫,我要坐你的车,我不开车了!”邵炜言突然来了劲,不由分说把自己的车丢给邵雲铮,然后直接下车,毫不客气的坐上了霍彦霖的车。

        邵雲铮也懒得跟他计较这么多,笑了笑便开口道:“好,那我开车回去,你们几个人一起,别迟到了。”

        坐上了车之后,邵炜言就特别人来疯地**起来:“姐夫,我记得你朋友里面不是有道上的人吗?能不能帮我忙,替我揍个人啊?!”

        温舒潼从后视镜里瞪他一眼:“哪有你这样的,上赶着让你姐夫违法乱纪?更何况事情的真相都还没查清楚呢。”

        “不管查不查得清楚,对方把我的单子给推了这是事实,我就知道这个就够了。”邵炜言轻哼了一声,“就这口气我咽不下来!”

        霍彦霖也不问他具体是因为什么事,直接就开口道:“好。”

        还没等温舒潼发飙,霍彦霖继续平静地开口道:“不管你想教育的人是谁,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实际上,你有我在身边的话,无论是生意还是社交,都可以永远一往无前,任何在商场上得罪你的人,我都可以一并帮你收拾了。”

        “但同时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我可以帮你处理任何的人,但我不会帮你承担后果,因此而导致的一切问题都由你自己来处理,即便是过失杀了人,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旦动用道上的人,就意味着这件事情不会再有回头路。拉开的弓,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收回去的,想清楚了再说话。”

        一开始,他自己刚接手公司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霍彦霖引导着他去解决,告诉他该怎么做,如何在公司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一支团队。

        因此其实在邵炜言的心中,霍彦霖对于他的意义,就跟导师没什么区别。

        因此他对霍彦霖不自觉地会带着一份恐惧,不仅仅是因为他身份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藏在骨子里面的那种对师长天然的尊敬。

        他整个人立马就老实了不少,闭上嘴巴,没有再开口说话。

        霍彦霖却并没有就此打住,透过后视镜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再次重复询问了一遍:“我再问一遍,你想清楚了吗?”

        邵炜言瞬间就怂了,在办公室里面凶的不行的人,这会儿怂的跟被老师教育的小学生似的,紧张地捏着自己的衣角。

        “知道了,我先去调查,大不了真要是跟他有关的话,我亲自去找他!”

        “好了好了,这里又不是教导主任开会的现场,瞧把你凶的。”温舒潼笑着开口,“事情要解决,但你也别心里压力太大了。”

        邵炜言立马感动的看向温舒潼的方向:“我姐还是你对我好,还知道关心我,我爱……”

        他之前表白的话还没有说完,霍彦霖不冷不热的眼神就飘了过来,简直比刚才还要恐怖!

        剩下来的话被他生生收了回去,强行转了个弯儿:“……你,美丽的祖国~”

        温舒潼实在是没绷住,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就连霍彦霖唇角都忍不住带了一抹笑意。

 文学

因为下雪的缘故,即便装了防滑链,车子也开得很慢,路上堵车堵得很厉害。

        因为速度慢,这一路倒是给足了他们闲聊的时间。

        邵炜言本来就是个健谈的,一路上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把两个人逗的都还挺开心的。

        末了,他突然想起什么事的开口道:“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你们的朋友不是离婚的事情闹得挺凶的吗,现在怎么样了?”

        本来轻松的话题,因为提到这个忽然就变得凝重了几分。

        他们一群人玩的时间久了,早就成了圈子,不管是谁那边出了事,对于他们来说也都多多少少有些影响。

        “大概率是要离了,具体的情况我们也没有多问,不想过多的打扰。”温舒潼轻声的开口道。

        这段时间她也总在留意隋侦的朋友圈,他发朋友圈的频率倒是挺高的,几乎每一天都有一条,有的时候甚至还有两三条。

        都是他在外面吃吃喝喝,或者喝酒蹦迪,夹杂着吐槽一下工作室里面的烦恼。

        他开的工作室是潮品店,大部分东西都是他亲手设计的,还挺受年轻人欢迎的。

        相比较来说,江行文那边的朋友圈就安静得多了,这么久以来就发了两条,一条是说自己出院,另一条是他自己在家里做饭。

        “哎呀,那也太可惜了,两个男孩子本来走到一块都不容易,都到这一步了却要离婚,真是麻烦的很。因为什么呢?”邵炜言感慨地开口道。

        “夏清纯。你也知道,她之前就纠缠过。这次后来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些话,当然了,更重要的还有家庭的原因,再细节的我们也不太清楚了。”温舒潼有问必答。

        说到这个,她才忽然想起来好像有几天没去看隋侦的朋友圈了也不知道这小子这几天在蹦跶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点开了他的朋友圈,手上的动作却是微微一僵。

        霍彦霖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失神,关切的开口道:“怎么了?”

        “他朋友圈最近出现了个女孩子,他一天连发两三条基本上都有她,这也”太造孽了。

        剩下来的话温舒潼没说出口,因为她觉得从他们的角度来评判,确实有些不太合适。

        但是即便是分手,也应该留存一段空窗期以表示对对方的尊重。

        他们这才只是冷战,甚至都还没有离婚,这不成了无缝衔接了吗?

        霍彦霖趁着堵车的时候凑过来看了一眼,眉目却依然平静:“假的。”

        “啊?”温舒潼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这也能看得出来吗?”

        后座的邵炜言也兴奋的不行,赶紧凑过来:“我看看,我看看!”

        温舒潼把手机递了过去,他也信誓旦旦的开口道:“这肯定就是假的嘛,如果一个到时候真的喜欢一个女生的话,一般不会用这个角度拍的,这一看就是朋友,估计是故意用来气人的。”

        里面基本上都是小视频,拍的都是那个女孩子在娱乐场合里面玩的样子。

        听到这俩人信誓旦旦的话,温舒潼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个心理咨询师当的够不够资格了。

        她不想打扰霍彦霖,便转头看着邵炜言,十分不耻下问地开口道:“为什么会这么说?从哪里看出来的?”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女孩子的话,才不会任由她经常出入那种场合的,反而恨不得把她藏起来,只能给自己一个人看。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态度越大方,就说明爱的越少。”

        邵炜言一本正经的开口分析,“更何况他不是弯的吗?就算是双,刚从一段跟男性的婚姻中解脱出来,不可能这么快就缓过劲来去喜欢女孩子,否则这调节能力也太离谱了!”

        霍彦霖听完他的分析,轻轻的点了点头:“说的对。”

        温舒潼看着照片,心中若有所思。

        她迟疑了一会儿,又转头看向了霍彦霖:“那也不知道江行文会不会相信,他要是信了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就算是不相信也一定会火大,毕竟不管是气人还是真实发生的,他终究是跟那个人在一起待过,这谁能忍啊?”邵炜言摊手。

        温舒潼越发的开始不能理解起来了,他不明白隋侦到底这是意欲何为,如果气人的话,倒也没必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就不怕玩砸了之后,无法挽回吗?

        就在她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车子开始启动了,一路往前开去。

        路上的时候邵炜言已经给爸妈打了电话,他们才刚到家门口,齐思云和邵国平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邵国平的精神看起来很不错,见到他们几个人回来,更是喜不胜收。

        “你们这些孩子好久都没有回来了,这么长时间不见,倒还挺想念的。”邵国平笑着开口道。

        齐思云也是满脸的笑意,高高兴兴地开口:“今天特地叫了厨师,在家里做了你们每个人都喜欢吃的食物,不管吃没吃饭,多少都得给我尝尝,这是妈妈的一片心意。”

        正说话,邵雲铮的车也后一步停了下来,他从车上走了下来。

        齐思云脸上的笑意不减,也满脸热情的迎了上去:“可算是把你也给盼回来了。你说说你,倒是经常也跟弟弟见面,家却不怎么回,怎么了,是我跟爸爸失去吸引力了?”

        “我今天特地吩咐他们多做了几道你爱吃的饭,就你平时吃的东西少,你今天不管怎么说,也得给我多吃点!”

        她一边说着,一边佯怒地点着邵雲铮的额角。

        邵雲铮顺手就扶着她,笑了笑开口道:“哈哈哈,撑的晚上睡不着我也要吃。”

        “别由着你妈妈瞎闹,她就是爱说这种糊涂话,吃饱就得了,谁还把自己往顶了吃?”邵国平瞪了她一眼。

        这一切乍看上去特别的和谐,俨然一副完美家庭的模样。

        邵炜言本来也是嘻嘻哈哈地,但看到自己老妈的态度之后,不知为何,心中颇有几分不是滋味。

        为什么对任何人都仿佛一视同仁的妈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就在齐思云招呼着所有人进房间的时候,他在后面忽然开口道:“那你对待我们所有人的态度,真的一直都问心无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