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毛笔:老师帮我吞精

2021-11-24 09:59:51情感专区
“需要我再说的明白一点吗?你们怕是想研究研究,我一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厉害?为什么狮子见了我都要害怕,对不对?”
  
  她伸手直接指在了一条隐藏条款上面,“这

“需要我再说的明白一点吗?你们怕是想研究研究,我一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厉害?为什么狮子见了我都要害怕,对不对?”
  
  她伸手直接指在了一条隐藏条款上面,“这里,说了,只要我选择了和你们合作,你们就可以给我优先使用克隆技术?”
  
  于聪和乔治的目光都落在她手指的地方,目中意味不同。
  
  于聪简直要暴跳而起:“什么优先使用的权力,说的好听,到时候,恐怕权力就变成了义务吧?”
  
  真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乔治目光变了变,想说什么,却被唐晚打断了:“不用再说了,你远来是客,如果你有什么地方想去玩玩的,我一定尽一下地主之谊。”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厢。
  
  一桌子的美味珍馐,一筷子都没有动过,董双双十分遗憾,多浪费啊!
  
  结果,唐晚脚下一拐,顺势就进了隔壁的一个小包厢。
  
  “哈?”
  
  董双双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被于聪推着走了进去,唐晚将服务员手里的菜单递给他们俩:“来吧,你们想吃什么?咱们自己吃,我请客。”
  
  她说完就给骁成发了个信息。
  
  骁成之前手机关机,在抓一个通缉逃犯,刚刚完成任务就接到了她的信息,算着她已经下了飞机,立刻赶到。
  
  唐晚将乔治的合作项目告诉了骁成:“……你怎么看?”
  
  骁成的神色渐渐严肃,他从中听到了一个信号,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我现在就去找一领导,这件事……兹事体大!”
  
  他没有明说,但是在座的人都听懂了,有国家想要把克隆技术搬上台面,一旦付诸行动,再以此发动战争,那简直就是全人类的灾难!
  
  骁成走了,于聪和董双双忽然都没有了吃美味佳肴的胃口。
  
  唐晚吃着一盘料理,看看他们:“你们愁什么?那些事说到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咱们啊,该吃还得吃,该喝还得继续喝!”
  
  东董双双毕竟心大一些,想不到很多,很快就被美食俘获,专心致志地吃好吃的去了。
  
  倒是于聪,一直若有所思,回了家,就问苏甜:“你最近有没有听见什么风声?”
  
  苏天一头雾水:“什么风声?”她打了个哈欠,整个人蔫嗒嗒的。
  
  “哦……没什么。”于聪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仔细一想,这种事放在国内,应该算的上是国家机密了吧?
  
  问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呢?这都是国家上层的事,他们都是平层的小老百姓,苏甜就是再会赚钱,也不可能探知到国家机密吧?
  
  苏甜莫名其妙地翻了个白眼,吃完了午饭就想睡一觉,她一边往房间走,一边道:“哦,不过最近确实有件事,说是行业整顿,好多行业都遭了殃。”
  
  说到这个,她的瞌睡倒是走了一多半,毕竟她在好几个领域都有投资。

果然,她话才说完,就接到了老家的电话:“甜甜!不好了!咱们的甜品店,都被查封了!”
  
  “查封了?为什么?”苏甜的瞌睡彻底被惊走了,“是什么人来查封的?有没有说什么?是不是被人举报了?”
  
  “不知道啊,应该没有吧?”苏爸爸一大把年纪了,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小龙已经去问了。”
  
  “行,老爸,您别着急,等我问问小龙。”
  
  事情很麻烦,查封的店铺不止苏甜的一家,几乎整个镇上的食品店都被查封了一大半。
  
  也不止是老家,a市的很多店都被勒令整顿,什么食品店、服装店、小餐馆等等。
  
  勒令整顿,却又不给出一个具体的原因,只是不允许开门营业,直闹的各家老板人心惶惶,四处询问打听之际,才终于有了消息。
  
  说是被勒令整改的店铺,或多或少的存在,卫生、安全、和税收方面的问题。
  
  很快,有关部门开始一个个约谈相关的店铺。
  
  这时候大家才知道,什么卫生安全问题?说到底,还是要加大税收。
  
  但是,也有相应的减税政策,比如,你答应参与生产、制造或者销售相关产业,就可以减免一部分的税收。
  
  那些产业包括了新能源、新能源设备和医药业。
  
  如果没有这个实力,那就只能增加缴税。
  
  而且,很明显,个体户经营者,谁有那个能力去办厂生产?
  
  说到底,还是要交钱,出资金,也是对国家建设的一种支持。
  
  唐晚来找苏甜,她相信苏甜的金融敏锐度超级高,也就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我觉得,交钱并不是长久之际,不如投些资金,参与相关的建设。”
  
  “为什么?”苏甜隐约猜到了一点,“你是说,未来,只会比现在更加困难?”
  
  她想到了已经上市的新能源设备等等,眉头皱了起来:“这种新事物的生产和发展都是要时间的啊,怎么现在搞的就像要在短时间内就替代更新了?”
  
  事实就是这样的。
  
  唐晚提醒她:“你投资参与的产业都太多了。”
  
  苏甜点点头:“嗯,仔细算算确实有点多……”她睁了睁眼睛,恍然大悟,“难怪啊,你家男人一早就退出了嘉禾的持股?”
  
  “嗯,自从新能源和设备非要我代言,并且华老太太找上我的时候,我就有这种预感了,他身份特殊,更加经不起查,所以我才叫他赶紧退出的。”
  
  苏甜点头:“倒也是。”她想了想,“我明白了,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具体做什么。”
  

 文学


  果然,她提醒完没有多久,娱乐圈的几个风头人物都被约谈了,其中就包括唐晚。
  
  唐晚虽然早有准备,但是一想到要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大笔的资金,她就觉得浑身如同割肉一般的难受。
  
  骁成笑话她:“想开点啊,割掉点肥肉,全当瘦身减肥啦!”

 

然而现实,比割肉还要惨烈。
  
  现在,艺人是全行业数一数二的高收入行业,上面一句,你们的收入与劳动不成正比,严重打破了国家的贫富平衡,需要整顿,多少只羊被薅了羊毛!
  
  唐晚因为近一年都没拍戏,没什么收入,反而把手里的钱挥霍的七七八八,才算勉强逃过了一回。
  
  就这样,还是看在她诸多好听的声誉上,只是叫她掏了7位数的罚款就作罢了。
  
  有人反抗,有人起诉,可就在不久前,国家刚刚出台了一条法律,就是禁止打破贫富平衡。
  
  卧槽!
  
  什么时候出的?
  
  为什么都没有人知道?!
  
  整顿的速度十分快,前一秒约谈了艺人个人,后一秒就封了娱乐公司、艺人工作室等等。
  
  整个娱乐圈可谓一片愁云惨淡。
  
  天娱集团是怎样,唐晚没去关心。
  
  嘉禾影视,因为近年来的崛起,俨然也是上面重要整顿的对象之一。
  
  好在,苏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买下了郊区的一块地,注册了一家公司,主要生产新能源设备车。
  
  她是主要的股东,唐晚作为小股东也掏过了一笔钱,这才算勉强逃过了一劫。
  
  但地下的大小艺人全都没能幸免。
  
  至此以后,娱乐圈再也没了高收入,有也不敢收了,演艺明星全都成了拿死工资的员工,每拍一部戏都会有相应的提成,但是都不会很高。
  
  像一线的流量小花小生之类的,他们一年的收入不会超过7位数。
  
  超过6位数就要被加大税收,超过7位数,等于超出的部分全要充公。
  
  试问,还有谁愿意做无用功?
  
  宁愿一半的时间拍戏,一半的时候出去吃喝玩乐了。
  
  一日,唐晚睡到了大中午,人还没清醒,正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犹豫中午该吃什么的时候,斯凯特忽然打来了电话。
  
  “晚,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呀!”
  
  哟,正好解决了她的午饭危机。
  
  天气很热,哪怕在打满冷气的室内,时间久了身上还是会有粘腻的感觉,已经连续快两年高温了,就是严寒的冬季,气温也没有低于30度以下。
  
  多少人家的过冬棉袄都在箱底成了蛀虫们的养料。
  
  唐晚冲了个凉水澡,到达了与斯凯特越好的餐厅包厢。
  
  她已经不再活跃于荧幕前了,但是媒体记者和粉丝们,依旧不放过她的一点一滴。
  
  包厢内,斯凯特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熟人,李瑶之。
  
  唐晚挑了挑眉:“我说呢,这戏都拍完快一年了,你怎么还赖在我们国内不走,我原先还在想,到底是什么牵绊了你啊!”
  
  李瑶之有些羞涩:“唐晚……”
  
  斯凯特却很豪气:“没错,牵绊住我的就是我的未婚妻!”
  
  “哟!”唐晚这下子是真吃惊,这不声不响的,两人竟然就要结婚了吗?
  
  斯凯特十分得意:“我们今天,就是来和你告辞的。”他举起了酒杯,“我们正在筹备婚礼,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哦!”
  
  他这话说的很有些戏谑,明知道她不想走出国门!
  
  唐晚果然没给他好脸色:“知道我现在不出国门,还故意不在国内举办婚礼?你这不是故意的事什么?”
  
  斯凯特有苦难言,他空有万贯家财,但是在国内根本兑不了现,现在每个月的外汇兑换都是有定数的,他在国内,就跟个穷鬼没什么两样。
  
  没有钱,他怎么给李瑶之世纪大婚礼?怎么广宴亲朋好友?
  
  唐晚大约猜到了他的为难,淡笑摇头,给自己倒了杯果酒,为他们践行:“定好机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