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夹震蛋玩到失禁play男男:小东西才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2021-11-24 09:56:37情感专区
抬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杯,满眼都沁着欢喜。路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些什么,可就是觉得自己有一种抑制不住想要笑的感觉。
  路唯放下杯子,环顾四周,悠闲而仔细地打量着房

抬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杯,满眼都沁着欢喜。路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些什么,可就是觉得自己有一种抑制不住想要笑的感觉。
  路唯放下杯子,环顾四周,悠闲而仔细地打量着房间的么一个角落。路唯发现房间里似乎多出了一些之前自己住的时候没有的东西。
  衣橱从一个变成了两个大号的,床上多了两只娃娃,床头柜上多出了一个立体相框,不断旋转着几张自己的单人照。
  路唯盯着照片看了很久,完全想不出亓珩是什么时候拍了自己的这些照片的。
  打开衣橱,路唯惊愕地发现衣柜里居然被各种衣服塞得满满当当的。路唯怀疑亓珩是不是去打劫了人家的服装店了。
  对着一堆的衣服愣神了很久后,路唯才从满满一衣橱的衣服里挑出一套宽松的连衣裙,想着自己的脚有伤,穿裙子的话换药什么的都方便一些。
  拿好换洗的衣物进入洗浴室,路唯又一次被惊讶到了。她看到浴室里所有的洗漱用具以及护理用品都和自己在金沙星上用的一模一样。让自己有一种是在自己金沙星的洗浴室里的错觉。
  路唯不得不感叹亓珩的心思。他居然可以为自己准备这么多,而且还能准备得如此贴心。路唯心里的感动不可谓不大,眼圈也瞬间泛红。
  路唯暗暗感叹,原来亓珩想要关心一个人的时候竟然是可以做到如此极致的。
  当路唯洗完澡,换好衣服走出浴室的时候,看到亓珩已经悠悠然地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自己了。
  “事情都处理好了?”路唯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随口问着。
  “差不多了,”亓珩上下打量着路唯身上穿着的连衣裙,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大小,颜色,款式都很适合你,”
  “你这盲目的自信是哪里来的?”路唯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我是看在你花钱买了这么多衣服,不能浪费的份上才穿的,”
  “可是我觉得很好看,以后要多穿穿裙子,我觉得女孩子就应该穿裙子,这样才更能显出女孩子的美艳,”亓珩一直盯着路唯,看着她穿着自己为她买的连衣裙,看着她坐在自己的面前不再局促的模样,心里是说不出来的舒畅。
  “干嘛一直盯着我看?”路唯被亓珩肆无忌惮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不盯着你看,我要看哪里?”亓珩笑睨着路唯。
  “看窗外啊,”路唯指着窗户边。
  “这边风景独好,我又为什么要移开目光?”亓珩依旧盯着路唯,像是在欣赏什么稀世珍品似的。
  路唯现在就觉得亓珩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没有了高冷的感觉,反而变得腻歪又粘人。
  路唯侧过头不再理睬亓珩,可亓珩却是站起身,走到了路唯的身后,从路唯的手里拿过毛巾,帮她擦起头发来。

路唯因为亓珩手指的触碰,全身都变得僵硬,紧张得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放松,绷得这么紧干嘛?”亓珩轻拍了一下路唯的头顶,“受宠若惊吗?”
  “惊,惊得很,”路唯慢慢放松下来,“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我好不习惯啊,”
  “嗯,”亓珩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看来以后我要多做做这些,让你尽快习惯,”
  “你真的会一直都对我这么好吗?”路唯低下头,心里升起一丝害怕。
  “当然,”亓珩低头亲了一下路唯还有些湿的头发,“我亓珩认准的人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我既然要了你,除非是我死了,不然我就一定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你在胡说什么!”路唯最听不得的就是亓珩说自己死不死的。
  亓珩从身后抱住路唯,亲了一下路唯的耳朵,“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说的,让你不舒服了,”
  “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了,听到没有,”路唯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憋闷,抬手就捏了一下亓珩的鼻子。
  “嗯,以后一定不会再说了,”亓珩又亲了一下路唯的耳朵,“我一定会陪着我的小唯一辈子的,一直陪小唯到鹤发鸡皮,嫌弃我是一个糟老头子为止,好不好,”
  “那还差不多,以后只能我嫌弃你,不允许你嫌弃我,”路唯因为亓珩的那句话心里总觉得别扭,“都怪你,说那些有的没的,让我这么难受,”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亓珩的视线落到了路唯裙摆下露出的伤口,“我帮你上药吧,我有一种药特别好用,用了以后不但伤口愈合快,还不会留疤,”
  “那么神奇?”路唯侧头看向亓珩。
  “我可是星际猎人,什么神奇的东西没有啊?”亓珩说着话放下了手里的毛巾,想要去帮路唯拿药膏,却被路唯一把抓住。
  “我说,头发还没有擦干呢,我这样会感冒的啊,”路唯把毛巾丢回给亓珩。
  “哦,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给你擦头呢,”亓珩拿起毛巾继续给路唯慢慢地擦起头发来。
  “谁说的,你擦得可比我自己擦舒服多了,”路唯还很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那你就好好享受我的特级服务,”亓珩把路唯抱到了床上,让她仰躺在床沿边,这样路唯就能躺着享受自己的特级服务了。

 文学

  亓珩慢慢地,一点点地帮路唯擦干了头发,然后又去拿了药膏,仔细地涂在路唯小腿的伤口上。
  “你自己之前是怎么处理的?怎么伤口变得这么狰狞?”亓珩皱眉指着路唯小腿上坑坑洼洼的伤口。
  “在野外也没有什么工具可以让我处理伤口啊,我能把伤口包扎起来,不让伤口感染流血已经很好了啊,”路唯觉的自己能处理成那样已经很好了,“再说你帮我上药的时候不是也没有做特别的处理吗,”
  “以后还是要仔细一点,”亓珩手上的动作轻而慢,生怕弄疼了路唯,“也是我那个时候大意了,应该在那个时候就帮你用这种药的,”
  “没事,不用纠结,就算留点疤痕也没关系的,”路唯低下头盯着亓珩,“难道你这是嫌弃我了?”

 

“你受伤了,我只会嫌弃我自己,”亓珩收起手里的药膏,又拿起手边的绷带,帮路唯仔细地将伤口包扎起来。
  路唯探过身,轻轻地吻了一下亓珩的脸颊,“没想到你这么会说话,”
  “我这可是真情实感,”亓珩瞥了一眼路唯。
  “嗯,那我一会儿去弄点好吃的,回馈一下你的真情实感呗,”路唯想着他们两个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亓珩一定已经饿了。
  “我说,你的任务完成了吗?”亓珩想到的却是路唯搜集食材的任务完成了没有。
  路唯一脸颓丧地摇着头,“还少两种食材,桂花耳和竹笙没有找到,我问了很多人,也去了很多餐厅,都说这两种食材很稀有,有的甚至说已经绝迹了,不可能找得到了,”
  亓珩皱眉想了想,“我好像也没有听说过哪里有这两种食材,”
  “连你这个星际第一的猎人都没有听说过,我看大概是找不到了,”路唯失望得头都垂到了胸口。
  “完不成任务会怎么样?”亓珩担心路唯会被系统惩罚什么的。
  “最多就是被系统点击一下,头疼,外加全身酥麻一会儿,”路唯很无所谓地两手一摊,“以前我也失败过,被系统电一下以后,就可以重新开始任务了,”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系统?逼着人完成任务的,”亓珩很是不能接受被迫做任务这种事。
  “这是我们那边为了精进技艺而专门发明的系统,一旦植入大脑就没法解除了,”路唯无奈地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袋。
  亓珩有些心疼地揉了揉路唯的头顶,“还有多久时间?”
  “还有一天,”路唯脑子里的那个系统一直提醒着,让路唯想要忽略都做不到,“蠢系统就是蠢系统,就算到了这里有了一些变化也还是一个蠢系统,不会变通,”
  亓珩被路唯愤愤然骂系统的样子给逗笑了,“你这样骂系统,它不会生气惩罚你吗?”
  “不会,它只会更加频繁地给我发布各种奇葩的任务而已,”路唯愤懑地用拳头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你这一脸嫌弃的样子,真的好吗?”亓珩笑捏住了路唯的下巴,“人家可是要跟着你一辈子的,”
  “跟不跟我都很嫌弃,”路唯轻拍掉了亓珩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我说亓猎啊,你能帮我找找这两种食材吗?”
  “你开价,我保证完成任务,”亓珩见路唯煞有其事地叫自己亓猎的样子,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你亓猎很贵啊,你想要多少?”路唯憋着嘴瞥着亓珩。
  “俗气,我说过我一定要钱了吗?”亓珩挑眉戏谑地盯着路唯。
  “呃......”路唯从亓珩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危险,“你......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亓珩忽地站起身,身体前倾,靠近路唯,见她吓得直接向后仰倒,笑道,“我想要什么,你从我的眼睛里难道没有看出来吗?”
  “看,看不出,”路唯被亓珩的气息包裹着,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你让开啦,我好饿,想要吃东西,”
  “我也好饿,先满足我一下吧,”亓珩依旧不愿意放过路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