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根粗大抵在美妇雪臀间摩擦:被男朋友吸吮胸的过程

2021-11-24 09:44:46情感专区
“还很腥,很肥,一时间分不清你是加了肥肉还是山药。”
  苏擎抿唇。
  炸的时候闻味道就猜到不好吃,没想到真的不好吃。
  下次不能这么做了。
  敷衍:&ldquo

“还很腥,很肥,一时间分不清你是加了肥肉还是山药。”
  苏擎抿唇。
  炸的时候闻味道就猜到不好吃,没想到真的不好吃。
  下次不能这么做了。
  敷衍:“行了,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洛怀瑾:“……”
  感情把他当白鼠了。
  不过,虽然这次亲瓷瓷被大舅哥抓到,但是大舅哥只在明面上说了两句,这应该是已经接受他了吧?
  一定是的。
  必须是的。
  只能是的!
  人一高兴就容易得意忘形,比如说此刻的洛怀瑾,哥俩好似的,手臂搭在苏秦肩膀上。
  “大舅哥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出去。”
  “身材性感火辣的带刺玫瑰,怎么样?”
  “……”
  “不喜欢小辣椒款式的,也行,给你介绍一个外冷内骚的纯欲小姐姐如何?”
  “……”
  “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知心御姐呢?”
  “……”
  苏擎眼皮狠狠跳动两下,啪的一声放下菜刀:“我记得,你说瓷瓷是你的初恋。你既然没有恋爱史,怎么知道搞到女人的渠道?”
  “!”
  一时嘴嗨罢了。
  没想到大舅哥还挺认真。
  “那个……”洛怀瑾吓得撒腿就跑:“瓷瓷还在等我聊天,我先过去了!”
  .
  蝉衣和褚墨言匆匆完成皮肤治疗,赶在除夕夜前夕回了国。
  褚墨言倒是无所谓。
  清冷的家,从来不会因为过节而热闹,回不回去无所谓。
  但是沐笙箫想念蝉衣,几次三番打电话催促他们回国过节

年夜饭极其丰盛。
  洛怀瑾在苏家陪着苏擎和苏瓷瓷,没能回来。
  小橙子想大哥,又舍不得放乖宝一个人在家,只好花费0.000001秒做出艰难的取舍,留在家里和傅叔叔笙箫姐姐一起吃饭。
  隔壁容瑾儿从剧组赶回来,发现家里被元牧阳布置得喜气洋洋。
  “我们是去隔壁吃年夜饭吗?”
  元牧阳惊讶:“我正有此意,瑾儿,我们越来越默契了!”
  容瑾儿心情复杂:“你三天前就开始念叨要去你哥家吃年夜饭了,说什么新年,他们要回沐家和傅家,只有年夜饭有空一起吃。”
  “……”
  我怎么不记得了呢。
  .
  餐后。

 文学


  容瑾儿肚子有些不舒服,元牧阳带她回去休息。
  蝉衣犹豫再三还是离开卧室,敲下门,放轻脚步进入婴儿房:“姐姐,姐夫,那个,我想出去散会步。”
  傅斯年在给傅大宝喂奶。
  傅二宝白嫩嫩的小手抓住沐笙箫食指,嘴里咿呀咿呀的。
  乖宝倒是不吵不闹,望着小橙子玩积木,似懂非懂的听他讲解。
  “散步?”沐笙箫不好糊弄,挑一挑眉:“只是散步而已吗?”
  晚餐后洗澡换衣服,还特地轻描了眉毛,一看就是想出去见谁。
  至于是谁……
  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来,是那个陪她在国外呆了大半个月的男人。
  “当然只是散步啊。”蝉衣极其不自然的挪开视线挠挠头。
  害羞了。
  她和褚墨言果然有猫腻,到底是女大不中留啊。
  沐笙箫这个做姐姐的,是过来人,不阻拦妹妹谈恋爱。
  “去吧去吧,早点回来,还要守夜的。”
  “谢谢姐姐!”
  蝉衣冲三人挥挥手,乐呵呵的离开,那步伐轻快的差点就要蹦起来

 

伺候三个宝宝睡着。
  精神抖擞一整天的小橙子终于累了,揉一揉眼睛,奶声奶气道:“傅叔叔,笙箫姐姐,我要回卧室和爸爸妈妈视频了。”
  瞧把孩子累的。
  沐笙箫母爱泛滥,温柔得不行,抬手揉一揉小橙子软乎乎的脸蛋:“辛苦了小可爱,我们家的小能人。”
  “不辛苦,我最喜欢照顾乖宝了。”
  目送小可爱离开。
  沐笙箫有一丢丢的于心不忍:“老公,咱们这样使唤小橙子照顾乖宝,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傅斯年不以为然:“他没吃我家饭?”
  “吃了。”
  “他没住我家房?”
  “住了。”
  “他没打乖宝的主意?”
  “打了。”
  “那就要付出代价。”身为爸爸100%维护宝贝女儿的利益:“何况,能照顾乖宝,是他这辈子求不来的荣幸。”
  “……”
  你个女儿奴。
  .
  回到卧室。
  靳司白在小群里发了红包,沐笙箫抢到了还是运气王:“开心。”
  傅斯年出去接电话,是工作方面的,挂断后没离开书房。
  犹豫片刻,打一通电话给褚墨言。
  开门见山。
  “你对蝉衣到底是什么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丫头对你有意思。你要是对她没想法,也不会带她出国半个月。”
  这本不是他该过问的。
  但是,昨晚笙箫趴在他身上撒娇,说她很担心蝉衣。
  他就想替笙箫问清楚。
  总归大家都是男人,也算是朋友,说起来不用藏着掖着。
  褚墨言没想到除夕夜会有人找他,话语里,隐隐透露出丝丝欣喜。
  “她不懂事,我不能不懂事。”
  说着顿了一会。
  “如果她知道我不堪的过去,她对我所有的幻想都会破灭。倒不如只当朋友,也就不会有希望破灭的那一天。”
  这话有点意思。
  傅斯年捕捉到重点:“照你的意思,你只是害怕她知道你幼时遇险被猥亵的事情,担心遭到她的嫌弃,而并没有否定对她的喜欢?”
  一时间,褚墨言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