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肥臀大乳的巨肥熟妇在线播放)在线阅读

2021-11-24 09:33:49情感专区
简单来用几个词语概括,大概内容讲的就是就是丧尸、异能、杀戮。
  故事也很俗套,就是象征着光明和正义男女主角纪飞臣和风谣情一路打怪升级救人于水火的故事。
  
  但

简单来用几个词语概括,大概内容讲的就是就是丧尸、异能、杀戮。
  故事也很俗套,就是象征着光明和正义男女主角纪飞臣和风谣情一路打怪升级救人于水火的故事。
  
  但是没过多久我就断更了。
  因为末世打斗画面太难写了,我这么多年写小说就“低沉沙哑”“眉目清冷”这几个词,这种末世丧尸显然不适合我这种甜文作者。
  
  小说里有个大反派,叫做谢无衍。
  他具备一切身为反派的素养,比如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不讲人道还不珍惜小动物,但却又天身满级异能,浑身外挂,是主角团的头号宿敌,也是势力“枭风”的首领。
  
  我断更的地方在女主角风谣情和反派谢无衍第一次交锋,并被抓回去关押在基地里。
  除去不会写打斗场景等因素,我断更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预约的游戏明天就要上线了,写小说好累还耽误我玩游戏的时间。
  
  于是我烂尾弃坑了。
  然后我就遭报应了。
  
  我穿进了自己写的末世小说里。
  最恐怖的是,我变成了一只鸽子!
  
  看着自己一身灰不溜秋的羽毛,我发出痛苦的尖叫声——“嘎”
  报应,这就是报应。
  
  作为一个穿越鸽子,我的处境十分凄惨。
  现在正踮着脚站在一块废墟上,这里看上去好像是一处刚与丧尸激烈交战过后的营地,四处都是尸体,但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只能嗅到扑面而来的腥臭味。
  
  我挪了挪我纤细的小脚,挑了个软一点的地方站着,免得我那稚嫩的脚掌被硌得慌。
  身而为鸽,要对自己好一点。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自顾自怜,脚底突然晃动起来。
  就在一刹那间,脚下那个软软的东西猛地站起,咆哮着转过头,一双血洞般的眼睛直勾勾地望向我。
  
  草,这只丧尸在装死。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丧尸,吓得我上下扑腾左右乱飞。虽然丧尸好像对我不感兴趣,但在强烈地恐惧下我自顾自地尖叫着操控着并不熟练地翅膀,绕它三圈,然后撞在了树上。
  
  丧尸:“?”碰瓷?
  
  最终我还是没有被吃掉。
  
  因为一个带着些英气的身影一闪而过,伴随着雷声干脆利落地一击将丧尸杀死,紧接着帅气抬眸。
  
  这气质,这长相,和身上极高辨识度的装扮。
  是你了!男主角。
  
  终于,我这只倒霉鸽子在穿越到末世的第一天,就捕捉到了小说里的重要角色纪飞臣,并成功成为了他的队友。
  
  虽然穿成了个废物鸽子,但是跟着男主角之后也会变成一只特别的鸽子。
  
  于是在我的死缠烂打撒娇耍赖下,纪飞臣接受了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只宠物这个事实。
  
  不愧是我笔下的男主角,这一路,他孤身一人前行,路上碰到个甲乙丙丁有麻烦都会帮忙,解救少女,拯救孩童,寻找粮食,勇斗丧尸。
  生活每天都很惊险刺激,不过好在纪飞臣饭管饱,而且身为男主还足够强。
  
  但很快我就疑惑了。
  为什么男主角一个人在这里降妖除魔像西天取经一样,其它人呢?他的队友呢?小说里男主角不是还带着个小分队吗?
  
  很快我就有答案了。
  因为纪飞臣西天取经的最后一站,是枭风的基地。
  
  ……原来我穿越的时间点,正好是我断更的地方。
  看情况,纪飞臣为了不牵连其它队友,决定孤身一人去救风谣情。
  
  “我会打入他们的内部,然后,杀掉谢无衍。”
  
  在即将抵达大本营的时候,纪飞臣坐在篝火旁,这么说道。
  火光照亮了他的脸,显得格外有气场。
  
  我:…溜了溜了。
  
  在我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却被纪飞臣一把抓回来,搁在肩膀上。
  “走吧,该上路了。”他说。
  
  我总觉得这句话像是在送我上路。
  
  别人不知道,但我这个小说作者难道还不知道在这本书里,关于谢无衍的设定到底有多变态吗?
  这个时候还在升级的纪飞臣就去挑战传说级别boss,兴许他可以因为主角光环活下来,但他的鸽子一定活不下来。
  
  但作为一只没有话语权的鸽子,我哭天抢地也没能阻止被纪飞臣提溜着来到了大本营基地的事实。
  
  我本来以为,纪飞臣可能连枭风的门都进不了。
  但我低估了主角光环,他不仅成功隐藏身份,以投诚的名义加入了枭风,还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在基地混成了一个知名人物。
  
  在丧尸爆发后的不久,秩序崩塌,金钱逐渐失去了意义,人类也重新按照异能的强度分级,就像一个金字塔一样。
  
  而枭风基地,就像是末世中生存现状的具象化缩影。
  
  基地最底层,是平民收容所,越往上住的人,地位越高。
  
  在收容所里生存的人多半是没有自保能力,异能无任何战斗属性且功能性低的普通人。如果要在安全的环境生存并且享受物资,他们需要进行交换。
  
  一切都可以成为交换的筹码。
  
  像纪飞臣这样攻击属性极强的异能,以及不凡的战斗能力,很快就住进了基地的中高区域,享受着一室一卫小套房。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我也沾了他的光,每天都有特勤队里的人借着给我送好吃的的名义来找纪飞臣唠嗑,试图抱大腿。
  
  最刺激的是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来敲纪飞臣的门,短短十几天,我已经见识了十几个风采迥异的漂亮姐姐、或者漂亮哥哥来敲门。

 文学

有一些还提出可以不用进行物资交易,自愿为他服务。像她们这样的人,都希望能得到一个固定的靠山来保证自己衣食无忧。
  
  这是我这辈子最高兴自己是一只鸽子的时候。
  万一哪天踩了狗屎运没准能看到付费才能收看的内容。
  
  但是纪飞臣满脑子风谣情,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每次来找他的人自荐被回绝之后,总会被隔壁屋几个激情哄抢。
  
  住了大半个月之后,我胖了整整一圈,每天瘫在纪飞臣的小套房里算着自己还有多少年才会寿终正寝。
  
  虽然这个想法很恶毒,但作为一只没有感情的鸽子,我希望纪飞臣能在基地里再混个三五年,别那么快找到风谣情。
  因为这样不用工作不用上课还不用写小说的日子太快乐了。
  
  直到有天晚上,纪飞臣没回来,我出去绕着长廊飞了一圈健胃消食,回来的时候看见个小姐姐站在门口。
  
  说实话,对于每晚都会有人敲门的日常活动,我已经见惯不惊了。
  
  这几天里,出场率最高的就是美艳御姐款,其次是清纯白花款,还有单纯少女款,偶尔还能遇到几个限定基佬款。
  
  我停在一边悄悄观察着这个小姐姐,试图来分析一下她归属于什么种类。
  但我有点词穷。
  
  很白,很漂亮。
  笑得时候右肩会稍稍耸一点,看上去像是少女款那样清丽,但是眉眼却带着点点御感。
  
  她看上去和这里格格不入。
  这句话不是指她气质脱俗到如同谪仙的意思,而是她太坦荡太大方了,仿佛就像是这块地都是她家的一样,敲门敲得理直气壮,没有一点腼腆和胆怯。
  
  低层的人到中高层的区域都会有些谨慎的。
  
  但我觉得她好像没半点谨慎。
  
  我仔细看了下她的打扮。
  和以往那些人一样,穿的不多。
  但是不是那种故意穿的不多的类型,而是非常居家的一件睡袍,随便披了件外套,脚底还踩着一双小凉拖。
  
  她没敲一会儿,隔壁小壮先探出头。
  
  我叹了口气。
  好难过。
  难得有个气质比较新鲜的,又被截胡了。
  
  她转头,看着这个友好邻居,然后将眼一弯:“你好,我找纪飞臣。”
  
  “小姑娘,他不在房间里。”小壮推门出来,以一个自己以为很酷的姿势靠在门边上。
  
  “啊…”她思索了下,然后清脆地说,“那你知道纪飞臣在哪吗?”
  
  小壮啧啧两声,笑呵呵地抬起手扶在她的身上,拐弯抹角地说:“算了吧,就算他在,也不会让你进去的。你看,哥几个不是和他住同一层,你想想看,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竖起耳朵,悄悄飞近了些,找了个良好的看戏地点。
  
  那小姑娘沉默了一下,垂下眼帘,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哎。
  鸽子叹气。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剧情。
  
  “你说得对。”小姑娘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小壮,同他对视了会儿,接着再次弯起眼睛笑着说,“所以你知道纪飞臣在哪吗?”
  
  嘎!
  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新剧情!
  
  …身为中高层的小壮自从末世爆发之后就一直在基地里如鱼得水,现在居然被个低层收容所里的人给无视了。
  然后接下来的剧情差不多就是,气急败坏的小壮开始试图强买强卖,吵着嚷着要将人拽进屋子里去。
  
  小壮骂骂咧咧:“你知不知道我一句话可以让你滚出这个收容所……”
  
  然后这个拽妹明显懒得搭理他,跑去敲了隔壁的门,礼貌地找他借支笔和纸。
  隔壁邻居老早听到动静,他沉默片刻,递出笔和纸,顺带看戏。
  
  拽妹:“谢谢。”
  邻居:“不…不用。”
  小壮:“你信不信我明天让你跟特勤队去丧尸焦点地清理战场,你现在求我还来得及……”
  
  拽妹无视了背后的骂声,趴在门上一板一眼地写着字条,顺带和邻居唠嗑:“纪飞臣今天一天没有回来吗?”
  邻居:“…对。”
  小壮:“你什么意思?你转过来,你过来……”
  拽妹:“谢谢你的笔和纸哦。”
  
  两个人宛如两个世界。
  这是我鸽子生涯以来看到过最精彩的一场吵架。
  
  这样的态度,让原本只是有些怄气的小壮彻底爆发,一刹那间,火光带着强烈的力量涌动朝着拽妹袭去。
  
  我连忙捂住眼睛。
  上次纪飞臣带我出去歼灭丧尸,这个小壮一击将一个狂暴丧尸烧成灰烬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轰——”
  
  电光火石之间,最先发出惨叫的,是小壮。
  
  拽妹不知道什么时候闪身到他的身前,握住他的胳膊,咔嚓一声,骨肉分离,他的左臂硬生生地被扯了下来。
  下一秒,那断裂的左小臂又成了武器,硬生生地插入他的左肩。
  
  “不好意思。”拽妹拍了拍自己的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嗷嗷痛哭的男人,“基地居民区域禁止使用异能,你违规了。”
  然后,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的空隙,拽妹拿起自己刚写好的纸条,递到了小壮的面前,笑得格外亲切:“好啦,麻烦你到时候帮我把这张纸交给纪飞臣哦。”
  
  邻居目瞪口呆。
  我也目瞪口呆。
  
  在场的围观群众们也都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纪飞臣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三更了。
  小壮被带走去紧急治愈伤口,那张纸条也不知道被搁到哪里去,没有交到纪飞臣手上,所以他只能听邻居简单说了下事情的经过。
  
  邻居的描述能力很差:“那个小姑娘,白白瘦瘦的,头发很黑,穿得很少,笑起来很好看。差不多就这样,你记得是谁吗?”
  
  纪飞臣:“……”
  
  这个描述真的是一点信息都没有。
  我为这些人的文化素养而感到羞愧!
  
  其实那件事发生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个姑娘的身份,可是中高层之间互相打听了一通,甚至还找高层人询问了一下,都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也不知道她住在哪个区域。
  
  高层区域居住着的女性,一只手也数得过来,里面没有这号人物。
  这么排除下去……只剩下顶层了。
  
  不对,顶层区域只有谢无衍才能踏入。
  
  全基地都在好奇这个女孩到底是谁,经过一番激烈商讨之后,大家一致认为这肯定是敌对阵营派来打探敌情的间谍。
  
  我也好奇。
  因为我小说里根本没有个这样款的女配!
  
  我左右寻思了一下,难道说在我断更的这段时间里,小说世界已经开始自己给男女主角创造危机女配了吗?
  
  大壮在基地里呆了很久,怎么都算是个认识些高层,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次闹出这么大的事,他也觉得丢人。
  在询问高层,确定那个女人不是高层的成员或者姘头之后,大壮就准备秋后算账了。
  
  但是他找不到那个拽妹。
  于是大壮就只能迁怒和拽妹好像有点关系的纪飞臣。
  
  在和护卫兵串通了之后,他们运用私权,借着需要观察□□的名义,迅速来抓人了。
  
  纪飞臣身为个男主角,你们说抓就抓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他准备反抗。
  就在一群人闹哄哄地准备打成一团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
  
  “你们好,请问今天纪飞臣在家吗?”
  
  是拽妹!
  她非常有精神地抬手和周围剑拔弩张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拨开围成一圈的人群,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挤了进去。
  
  然后,和纪飞臣对视,接着张开双臂飞扑上前,将他一把抱住。
  
  拽妹:“哥哥!”
  纪飞臣:“妹妹!”
  
  …我人傻了。
  这是哪里来的妹妹。
  我不记得我写过这样的设定。
  
  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悲喜并不相通。
  拽妹和纪飞臣很激动很感动,但我并不感动,我只觉得迷茫。
  
  一旁的护卫兵也很迷茫。
  但他们觉得不能再让这两人继续这么泪流满面地认亲了,这样搞得他们很没面子。
  
  然后双方就打了起来。
  
  这场架打得非常稀奇古怪。
  因为明显,拽妹和纪飞臣不是来打架的,他们绝对是来羞辱人的。
  
  首先,在护卫兵发动异能的时候,纪飞臣一把将拽妹扯到身后:“躲好,小心。”
  拽妹请求出战:“没事,我可以……”
  纪飞臣:“别害怕,哥哥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了。”
  拽妹欲言又止:“也不是很害怕的其实。”
  纪飞臣亲叹了口气:“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逞强。”
  
  护卫兵们:“?”你们当我们是什么啊。
  
  于是他们更加激烈地打了起来,为首的是刚刚接受完治愈治疗的大壮。
  
  拽妹一直跃跃欲试,但是却被纪飞臣死死按在身后。
  
  “让我来!”
  “往后退。”
  “我想打我想打!”
  “别闹。”
  
  在激烈地战斗下,拽妹意外受伤了。
  具体来说,是因为和纪飞臣抢着输出,结果被教育之后气呼呼地找他扯皮,然后两个人光顾着吵没注意到躲开一个大壮大招溅出来的小火花。
  
  那个小火花蹭伤了拽妹的额头,烫破了皮,伤口大概两三厘米,连血都没留。
  
  但周遭却突然诡异地安静了一下。
  
  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一点细小的声响都会格外明显。
  比如,像是多枚硬币抛掷时,在空气中互相碰撞的清脆声响。
  
  “叮当”
  
  短暂的一声响动之后,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在短短一秒的沉默之后,忽地一声轰鸣,那几枚类似于硬币的东西猛地炸开。它们分解成无数根钢针,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而来,整整齐齐地猛烈冲向那些护卫兵们,却又在离他们不到一寸的距离停下。
  
  所有人都被吓蒙了。
  我也被吓蒙了。
  
  …这挂逼一般的异能操纵,只有谢无衍才能做得到。
  
  “叮咚”
  两枚硬币抛出,又被稳稳接在手中,寻声望去,谢无衍不知什么时候这么吊儿郎当地坐在高处的栏杆处,手搭在膝盖手,手里的东西一抛一抛的,在看戏。
  
  “沈-挽-情。”他一字一句地念出她的名字,语气轻飘飘的,听上去却并不凶,“你真能给我惹事。”
  
  沈挽情:“瞎说,我明明很有礼貌,不信你翻到前面几页看看,我说话都用敬语的。”
  
  ……我觉得就是因为用敬语所以才更气人吧。
  
  那是我第一次这么审视这出自我笔下的挂逼大反派。
  黑发,因为异能波动而导致的赤眸,就那么一个人随意地坐在一处地方,却不自觉地就能成为目光汇聚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