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上课时同桌在我下面做污的事|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2021-11-24 09:27:53情感专区
各自忙着生计。

  在一处茶棚坐下,姜婉宁捧着大碗茶暖手,听开茶棚的老夫妇闲聊。

  “今年打算再买七八亩地,来了这老些人,怕是没好田地给咱了,那也不怕,买荒地养两年

各自忙着生计。

  在一处茶棚坐下,姜婉宁捧着大碗茶暖手,听开茶棚的老夫妇闲聊。

  “今年打算再买七八亩地,来了这老些人,怕是没好田地给咱了,那也不怕,买荒地养两年。”

  老妇人眼中充满了希望,一点不外道的跟姜婉宁算着家底。

  “今年茶棚生意还行,我手里攒下三十多两了,我寻思,老头子手里还有。

  你别看他蔫不出的,手里指定有私房钱。其实,咱娘们不能把老爷们管太严。

  家里有吃有喝,就得让男人身上有几个过桥钱。在外面一个大老爷们掏不出钱,咱脸上也无光。

  我就是寻思,过冬不能闲着,县里徭役活,一天管三顿饭,俺家几个小子,闲着干啥?

  给饱饭吃,能赚几个铜板,干啥在家闲着?我就是担心,来人多了,咱能不能抢上活干。”

  姜婉宁听着心里舒坦,老妇人心里有成算,又是个明理的,家里日子定能过的蒸蒸日上。

  “听婶子说话,是个明白人。我听说县里活挺多,干啥非要让孩子去干徭役的活儿?”

  老妇人听她这样问,咧嘴笑了起来,“还能为啥,咱能一年比一年好,还不是国公爷的好招。

  我跟你说,俺家赊了衙门十四头猪崽子,当初说好了,养到能出栏送去县衙。

  可我家人口少,当初贪心了,村里好些家,赊衙门的小猪崽子,年下都能养成。

  我家怕是不行,咋也要等明年三四月,比旁人晚了几个月,我这心里难受哟!

  过意不去咋办?咱帮衙门干活去呗!说实话,衙门不给俺家银钱都中。

  咱还欠着衙门猪崽子呢!你说,再伸手拿钱,咋好意思!”

  多朴实的妇人,姜婉宁笑着点头,“该拿钱还是要拿钱,不一定干徭役的活,才是帮到衙门。

  若是能抽出人手干活,不用与这些难民抢活干。他们才来,这个冬日不好过。

  衙门给的粮食,顶多够他们喝稀粥,如若出来干活能吃饱,还是尽量让他们有能饱肚的地方吧!”

  老妇人合掌笑道:“你这是实在嗑,也是,咱有吃有喝,跟人难民抢个啥!

  让给他们了!让他们干活吃饭,别白拿衙门粮食,凭啥给他们白吃白喝啊!”

  这也是实在话,百姓缴的秋粮,有一部分是留着备战备荒。

  如今难民来了,那部分粮食就会被挪用大半,万一明年收成不好,姜婉宁都担心百姓没有救济粮。

  老妇人给姜婉宁换了一碗热茶,让她接着捧手里暖着。

  在街边摆摊的妇人,知道的世情多了,姜婉宁坐着听老妇人说话,像是听书一般,简直太好玩了。

  谁家闹分家,打的脑袋破了个洞,结果分到手的银钱,还没媳妇织毛线衣卖的钱多。

  又说谁家地头要打井,三家凑钱打一口井,都想让井放在自家地头。

  结果胳膊干骨折了,吵吵的里正出面才压服住。

  “哎呦!怎能这样?三家合伙该是关系不错,打断胳膊可受罪了。”姜婉宁被老妇人故事带动起来,捧着热水给人互动呢!

  老妇人手拍的啪啪响,“可不是咋地,去医馆接骨,药汤子钱都够自家打井了。你猜后来怎地了?”

  “怎地?各家花银钱,一家打一口井?”姜婉宁猜着,打成这样了,指定不能合伙了,那不得自家打井啊!

  老妇人咯咯笑了起来,“啥呀!一家打一口井,那地头还能要了?还不得走几步跳一口井里?

  不是那样,是打井师傅来了,挨着地头转三圈,指着三家地外头,两丈外的大树底下,说只有那里能打井。”

  哎呦!老妇人说完,拍着手哈哈大笑。

  姜婉宁愣怔一下,也跟着笑了!

  小满笑着数落,“哎呦,可不是,搁哪打井能出水,那得请师傅看地头啊!

  我还当他们三家地头都能出水呢!那还没请人来看地方,三家急性子先打起来了,这是干啥!”

  说了笑了,姜婉宁起身离开,冲春分点点头,示意赏这老妇人。

  老妇人都看呆了,她知道这位夫人不是一般人,这才撂下手里的活,凑上来给夫人逗趣儿。

  没想到这夫人比县令夫人排场大多了,只见她放下茶碗,伸出胳膊,立刻有穿着绸缎的姑娘上去搀扶。

  蹲在周围的穿官衣汉子,呼呼啦啦站起来二十几个,前后左右围上,还能不妨碍街面上人走道。

  这可真是,就说刚来时,没看出这夫人排场大呢!

  人家的护卫那是真会护,你瞧瞧,一点痕迹都不露的。

  可见听人说的,给在大户人家伺候,那是手艺活儿,要从小学呢!

  “亏了你一张巧嘴,让我们主子舒心了,这是赏你的,快拿着吧!”春分拿出上等封。

  砖红色绸缎荷包,绣着玉兰花,单是这荷包,就能卖半两银。

  老妇人双手接过,以为很小心的,用手指捏了捏。

  春分好笑道:“打开瞧瞧吧!”

  老妇人真没客气,反正是赏了我的,打开看看能飞了怎地?

  刚拉开荷包口,老妇人一把握住荷包,双手按着,把荷包按在了肚子上,还佝偻着腰左右看。

  “姑娘,你家夫人不是一般人吧!这出手太大方了!”老妇人左右看看,有点不好意思。

  “那啥,给太多了,说几句话,当不起啊!姑娘,快拿回去一个。”

  说着像是做贼一眼,弯腰护着荷包,两手在腹部衣物的遮挡下,一通忙活。

  “快别忙了,夫人赏你就是给你,这个我多的是呢!”春分摆手想走。

  老妇人身形无比灵活,像是拦住不给茶钱的茶客一样。

  “姑娘,你跟我说声,那夫人是谁啊!你放心,我保准谁都不告诉,没别的意思,我打算给夫人去庙里求个平安。”

  春分笑着点头,“哦,我家主子姓姜,我家公爷姓李。”

  老妇人鞠躬哈药,“记下了,记下了!”

  目送春分走远了,老妇人哎呦一声,“老头子,咱燕北的国公府,是不是国公爷姓李?国公夫人是不是姓姜?”

  “我说你个破嘴,啥事儿都能瞎嚷嚷,国公爷姓啥,是你能张嘴说的?”一直躲着的老头,从茶炉子旁站起身,举着胳膊要捶老妇人。

  老妇人不慌不忙,走过去晃了一下荷包,悄声告诉:“里面是金子!”

  老头瞬间被定住了,他听见了啥?金子?金子!

 文学

“累了吗?”陆老夫人见姜婉宁回来,忙站起身,“我听孩子们念叨,白米蒸糕又甜又软。

  给你做了几个,快来尝尝。你少走点路,看累着了,又要难受。”

  姜婉宁抿嘴笑,这老太太如今越来越有热乎气了,“多谢您了,累了一日,您快坐下歇着。”

  白糖蒸糕上,浇了一下桂花蜜,姜婉宁吃了一块,确实很软,还想再吃时,被陆老夫人拦住了。

  “不能多吃,这个顶饿,一会儿要吃晚饭了。午饭没看见你,中午吃什么了?”

  姜婉宁笑着说,在街边喝了碗羊肉汤,反问陆老夫人中午吃的可好。

  “我没回来用饭,看着孩子们吃饽饽,感觉饽饽挺好,我掰了半块,就着孩子们的笑,吃的还好。”

  陆老夫人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的是,从小到老了,就没吃过那么难吃的东西。

  也怪自己没多想,看着孩子们吃的香,馋嘴想尝尝,忘记那是给难民的干粮。

  管事拉粮的时候,是用府里的精粮换的粗粮,和面的时候,婆子往面粉里掺一瓢白面,还心疼说放多了。

  还说豆面都不该放,用的高粱面磨的很细,比他们平常吃的都好。

  哪里好了?孩子们说饽饽甜,她吃一口没尝出甜味,费劲儿嚼,累了牙根发酸。

  往下咽更难受了,剌嗓子不说,还因为嚼的口干,伸脖子咽不下去。

  要不怎会有糖水,她实在嘴里难受,嗓子眼冒火。

  不能她一个喝糖水,让孩子们看着吧!一点霜糖不算什么,给孩子们喝。

  只看那些孩子的笑脸,就比几斤霜糖值钱。

  姜婉宁示意可以摆饭了,想了想,还是没告诉陆老夫人,明日她要去见大姐。

  过日子就是这样,日子摞着过,曾经的好坏,谁能说的清。

  既然压在一起撕不开了,还是不要多想过去,眼睛超前看,好日子都在前面呢!

  对于去见李皇后,姜婉宁也有些心理压力。

  见面不知该怎么说,安慰?说再多好听的,昇儿也没了,还是用那种惨烈的方式离开。

  说以后看着俩孩子过,可这俩孩子怎么安置?

  皇家玉碟上应该已经除名了,像那个小的,最多皇家记录里,写上一句,生儿卒!

  就连大姐都成了太后,还是已经薨了,定了谥号的太后。

  不过这样也好,像夫君说的,真不稀罕进皇家陵寝,先皇身边已经躺了俩了。

  一左一右,那是结发夫妻和青梅竹马,大姐还进去干啥?

  要是死后有灵魂,跟憋屈了,活着憋屈,死了看着那三个,还得憋屈。

  所以,这样最好,以后让大姐进咱家祖坟。

  可有一点,姜婉宁很想问问,李皇后以什么名义,埋入李家祖坟呢?

  两个孩子也好安排,要听听大姐的意思,是接着姓赵,还是改姓咱家的李?

  打心底里,姜婉宁不希望那俩孩子改姓。李家人少,却不稀罕赵家的孩子。

  “又想什么呢?万灵一再嘱咐,让你少多思多虑。”李文硕进门看见媳妇在皱眉。

  一天看下来,人间悲欢离合,各种惨剧都遇上了,他心里还唏嘘呢!

  幸亏他没穿到这些农户身上,要是逼着逃荒,他估计走不下来这么远。

  要是穿到农户身上,一大家子等着他劳作才能有吃有喝。

  那跟完了,下地干活不用试,他想想就知道,干不下来。

  那样的话,他一定想招往城里发展,可是没家底,一切从零开始,努力几年不定啥样。

  再摊上这场大水,更是发展几年全打水漂,绝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

  所以说,人呐,有时候还是运气的成分多!

  “夫君回来了,快来,正摆饭呢!”姜婉宁抛开乱七八糟的念头,起身给夫君递热帕子。

  县令拉着她夫人走,生怕这娘们走半道,害怕见国公爷,跺脚转身走了,把他撂下。

  两人进了院门,没等禀告,听见国公爷说话了。

  “哪里用你站起来,还给我递帕子,我有手有脚的,其实都不用人伺候。

  出门还要摆排场,真是累的慌!你快坐着,我都担心你累着。

  夫人放心啊!我不是嫌弃你累着,你累着了,我不让任何人近前,我一个伺候你!”

  县令看看夫人,低头看看地面,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县令夫人心里那叫一个酸啊!

  看向夫君那一眼,说明了很多事,眼神复杂到,心里压抑多年的话,一下通过眼神说了出去。

  不用她说出口,县令已经明白了许多。

  首先媳妇那眼神在说,你听人家国公爷,多会说甜人心的话。

  别管真事儿假事儿,说出来让人心里暖。

  再看你吧!才做了个小小县令,回到家里拽的跟祖宗一样。

  吃喝摆眼前,别说递给你擦手帕子,恨不得要帮你擦了手,还要把饭喂进嘴里才好。

  “公爷,沙河县令与夫人来了。”门外丫鬟禀告了一声。

  只听屋里国公爷亲自发话了,“请他们进来!”

  两人路都不会好好走了,一个在前走顺拐了,一个落后半步,地头看着夫君步伐,跟着跟着也顺拐了。

  进了正堂,李文硕笑容亲切,邀请两人坐下一起吃。

  县令夫人本意是想走来着,因为国公爷一家来了就去忙,她还没机会给老夫人磕头拜见。

  这会儿过来,其实有点晚了,可姜夫人才回来,她换了衣裳,打扮一下就到了这会儿,真不是赶饭点儿。

  县令夫妇坐下吃饭,李文硕不放过一点时间,拉着县令聊民生,讨论县里难民安置。

  若是再有难民来到,该怎样应对,查漏补缺,尽量要做得更好。

  还有以后天冷下来,要赶紧腾出府兵营房,或者各村有闲置的仓房,县里征集来用上。

  不能让难民来了,冻死在城外,更要珍惜来投奔的每一个人。

  有人就有财富,人是最大的财富!

  县令听着国公爷的话,心里默默背诵国公爷今日爆出的金句,明日见了同僚,要显摆一番的。

  而县令夫人却没听这些,她假装没看到,却每回都留意到了。

  国公爷与夫君在说话,筷子夹的菜,每回都先拐弯送去过高夫人碗里。

  最让县令夫人心底发酸的是,国公爷说话,还能记着哪个菜他夹过了,给国公夫人夹的菜,没一次重样。

  县令夫妇吃没吃饱不知道,姜婉宁被夫君喂撑了,若是没有外人,她早就冲夫君嚷嚷,别给我夹了,吃不下!

  还要挑剔,这个不好吃,那个不爱吃。

  唉!为了给夫君面子,这顿饭吃的太辛苦了!

  县令夫妻刚离开,陆老夫人突然说:“让人收拾一下,明日我要去见见你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