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抱在一起有东西顶到是硬|不要了退出来装不下

2021-11-24 09:20:43情感专区
长青子都这么说了,就算他现在独自走了,有师父在,冠荣华也没辙,不敢明着跟他生气。

  可他总觉得这样做不妥,沉思片刻,叹道:“还是带着她吧,我会照顾好她的。她一再请求我不

长青子都这么说了,就算他现在独自走了,有师父在,冠荣华也没辙,不敢明着跟他生气。

  可他总觉得这样做不妥,沉思片刻,叹道:“还是带着她吧,我会照顾好她的。她一再请求我不忍心拒绝,草药的事情,她很上心,不想错过。”

  长青子亦是跟着长叹一声:“你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告诉你,她的身体很糟糕,跟着去肯定会受罪,头疾犯了自然是麻烦,难保不会影响你们的行动。”

  “师父,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慕胤宸也豁出去了,想明白了,声音坚定地回道。

  长青子点点头,应道:“好,那我跟你们去。”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慕胤宸回到屋内,见冠荣华还在睡,心里蓦然踏实。

  他在心里暗暗祈祷,但愿华儿今晚不要犯头疾。

  “太子爷,该出发了。”有暗卫在门外轻声说道。

  慕胤宸应一声:“好,你去吧,我知道了。”

  随即,他弯下身子,亲吻冠荣华的脸颊。

  冠荣华被他吻醒了,惊叫一声:“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慕胤宸冲她温柔一笑,说道:“该出发了,我说过不会丢下你,就不会的。”

  闻听这话,冠荣华很高兴,慕胤宸没有食言。

  开心之余,她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伸手揽住他的脖子,亦是在他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兴奋地说道:“胤宸,谢谢你。”

  “傻样,跟我还客气吗?把自己当外人。”慕胤宸被亲的瞬间心里乐开了花。

  他边说边将冠荣华抱起,笑道:“赶紧收拾下自己,我们要出发了。”

  冠荣华下地站定身子,应道:“遵命。”

  随后,两人换了一身夜行衣,一起出门到前院。

  暗卫们已经在前院站队等候,旁边还有一身夜行衣的长青子。

  冠荣华见状,忙走过去劝道:“师父,您就不要去了,我不会有事,胤宸会照顾我的。”

  长青子却说道:“我也不单是为你,就是觉得好玩,跟着去耍耍,你知道的你师父我比较喜欢看稀奇。荣华你不必担心我,我就是围观的,但不会妨碍你们办正事。”

  他都这么说了,冠荣华也没有理由再劝他不要去,只得点头笑道:“愿师父玩的开心。”

  但她心里明白,长青子就是担心她,才会跟着去三城岔路口,堵草药车。

  许愿整理队伍,随后便出发了。

  慕胤宸跟冠荣华两人骑一匹马,跟在队伍的最后头。

  今晚没有月亮,但有一天的繁星,夜便没有那么漆黑,一切隐隐约约,全然不是白天的模样,倒是别有一番景致。

  冠荣华双手紧紧地抱住慕胤宸的腰,怕自己从马上摔下来,两个人骑一匹马的感觉很奇妙,特别是在夜里,这样的景致下,她忍不住感慨道:“若是这天下安好,没有争斗杀戮,像花月族那边宁静祥和多好啊,夜不闭户,人人相亲相爱。日子不需要多富有,只要平安,便是幸福。”

  慕胤宸点头附和道:“理想世界,但愿某天能真的实现。”

  冠荣华感慨归感慨,但她还是很理智的,声音有些低落的说道:“怕是很难,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权的地方便有争斗。花月族的相处模式,注定他们的和谐,没有权利之争,只有八大长老领导下共同御敌。”

  慕胤宸怕她因此忧虑,忙笑着安慰他:“或许这就是生活,七情六欲,酸甜苦辣……像花月族那样千年如一日,也未必有趣。日子就是不断地解决一个个麻烦,才有趣。”

  闻听这话,冠荣华愣了好一会,这才笑道:“果然是帝王之相,这话说的大气。”

  因在赶夜路,两人不敢大声说话,只是窃窃私语,但出城十里便不再说话。

  马蹄子也都包了一层棉布,跑起路来一点声音没有。

  到了三城岔路口,有暗卫上前接应:“回太子殿下,草药船已经出发,估计这会子还未靠岸。上岸后还有十里的山路。”

  慕胤宸随即让暗卫们隐藏在路边的灌木丛中,马都戴了笼头,不会叫出声。

  而他则带着冠荣华躲在稍靠后一点的地方。

  免得冠荣华头疾发作出来,会弄出动静。

  长青子则悄悄躲在他们旁边的位置,准备随时出手搭救,为了徒儿,他今晚也是拼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远地,出现了隐隐的亮光。

  许愿过来汇报:“太子爷,姑娘,草药车应该来了,看到灯光了。”

  慕胤宸伸手揽着冠荣华,她似乎精神好的很,这让他很是安心,今晚她竟然还没有发作头疾,草药车马上就来了,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随即他命令道:“许愿你继续监视,让弟兄们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命令。”

  许愿答应一声,又摸回到路边,隐藏起来。

  亮光长龙越来越近,慕胤宸可以确定就是草药车,否则不会有那么长的灯光队伍。

  他兴奋地压低声音对冠荣华说道:“今儿可算是解气了,草药还是要回到我们手里。”

  冠荣华反而很冷静,回道:“还是等事成了再说这话。”

  慕胤宸听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 她今晚状态不是一般的好。

  终于草药车队伍到了近前,第一辆草药车已经进了他们的包围圈,紧接着第二辆,第三辆……

  待最后一辆草药车进了包围圈后,慕胤宸猛地站起身来,下令道:“兄弟们,上,不要让一个人逃走。”

  隐藏多时,早就跃跃欲试的暗卫们,立刻各拿兵器,从隐身之处跳出来,精准攻击,很快护送草药车的劫匪及车夫都被擒住了,草药全部追回。

  冠荣华上前一车车的查看,正是姚记荣华堂卖给姚掌柜的那些草药。

  她查验几样数量不多的珍贵草药都一一对上了。

  慕胤宸看她笑的很开心,便知道此次任务顺利圆满,勾唇问道:“是那些草药吗?”

  冠荣华开心的应道:“对,数量完全对,一样不少。”

  慕胤宸自然也是很高兴,他立刻扬声吩咐道:“将草药及这些劫匪押回到郾城守城衙门,交给守城官大人。许愿你先行一步回城,将这边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守城官大人。”

  众人答应一声各自行动。

  慕胤宸扭头望向冠荣华轻声问道:“我们也回去?”

  冠荣华今晚没有犯头疾,草药成功拿回,她自然是很高兴,点头应道:“好,回去。”

  说着,她扭头寻找长青子,并问道:“师父呢?”

  长青子从旁闪出来,笑道:“爱徒,找为师有何事?我正看热闹呢,那么多草药被追回来了,其中不乏珍贵药草,看得我真兴奋。”

  想到他先前跟着来的理由是来看热闹,正所谓前后呼应,冠荣华不禁笑了,师父就是师父做事情滴水不漏,但她心里明白,师父真正的心思是担心她才跟来的,为照顾她的情绪才会故意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好像真的只是跟着来看热闹。

  她感激的笑道:“托了师父的福气才会这么幸运呢,今晚简直是太顺了。”

  长青子却摆手笑道:“应该是你自己的福气才是,今晚竟然也没有犯头疾。”

  冠荣华亦是庆幸的笑道:“可能因师父在,我心里有底了,反而没有给大家添麻烦。”

  正说着,她忽然感觉头跳疼一下,忍不住咧嘴,眼前一黑,下意识的她伸手抓住身边慕胤宸的胳膊,这才稳住身形。

  慕胤宸意识到什么,忙关切的问道:“华儿,你还好吧?”

  冠荣华苦笑道:“应该还好吧,但愿幸运继续延续。”

  说着,她轻轻摇头,想把可能袭来的头疼摇掉,但事与愿违,头疼瞬间凶猛而至,脑袋就像炸开一样,嗡嗡作响,疼得她就像被丢进油锅里煎炸一样,忍不住哀叫出声。

  慕胤宸心蓦然一沉,心中暗叫不好,华儿的头疾还是犯了。

  他下意识的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沉声安慰道:“华儿,别怕有我呢,你疼就咬我,让我来分担你的痛苦。”

  而此时冠荣华已经疼的浑身发抖,呼吸急促,抓着他胳膊手也用不上劲,她没有听他的话,而是紧咬牙关,拼进最后一丝力气,对抗头疾带来的一阵比一阵强烈的晕眩感,及窒息的疼痛。

  长青子见状在一边叹道:“都怪我这乌鸦嘴,不该提这茬。”

  慕胤宸忙安慰他:“师父,不要自责,华儿现在才头疼已经是很好了。”

  长青子没有再说什么,他上前给冠荣华搭脉,脉象上依然把不出有什么毛病,可她又在真真实实的被头疼折磨着。

  “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不能在这荒山野外。”长青子沉声提议道。

  慕胤宸很是担心的问道:“华儿能行吗?她现在头疼的厉害。”

  冠荣华在头疼的折磨中隐约听到他们的谈话,挣扎着说道:“不要管我,你们想怎样便怎样,我,我熬过这会子就会好的。”

 文学

慕胤宸心疼的把冠荣华搂的更紧了。

  长青子想了想说道:“这里离花家小院比郾城近,我们去花家小院吧。花家后山崖洞的劫匪也都抓起来了吗?”

  暗一就站在他们旁边,听到这话,忙回道:“是的,崖洞已经被我们封了,劫匪都抓起来了,花家小院现在很安全,有暗卫保护花爷爷。”

  慕胤宸随即吩咐道:“暗一你带几个暗卫随我们去花家小院。”

  暗一答应一声,便去找人和准备马匹。

  慕胤宸随即又叮嘱许愿一定要安全的将草药和劫匪,一个不少的押送到守城衙门,交给守城官。

  这边安顿好,慕胤宸他们便带着冠荣华策马飞奔赶往花家小院。

  一进花家小院,慕胤宸看到屋内亮着灯,忙扬声喊了一句:“花爷爷还没有睡吗?”

  花爷爷应声出来,回道:“没睡,一直在等你们,快进来。”

  慕胤宸抱着已经昏迷的冠荣华进屋后,将她放在炕上,疑惑地问向花爷爷:“您怎么知道我们今晚会来?”

  花爷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盯着冠荣华,一脸的担忧和焦灼。

  慕胤宸扭头对暗一吩咐道:“你到外面守着,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能进来。”

  暗一答应一声便出去了。

  慕胤宸痛苦的望着冠荣华,很是难过的问道:“华儿这头疾真的不能治吗?她每天都要经历一次疼到昏死过去的煎熬,我恨不得替她受着,真的是生不如死。”

  说着,他蹲跪在炕边,握着冠荣华的手,强忍着眸中打转的泪水,不让流下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只是未到痛心时。

  长青子望向花爷爷,亦是满眸的请求。

  花爷爷长叹一声说道:“罢了,事到如今,也算是天意。荣华这孩子跟我家有缘,我愿为她破例一次。但是否能成,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当初我跟师父云游四海的时候,曾经在蛮荒之地遇到过这样的病例。师父当时刺破病人头顶穴道,放出毒血,然后将病人之妻的心头血灌入补充流失的血液,再敷上创伤药止血,最后,用特制的药浴熏蒸一个时辰,病人头疼顽疾便彻底治愈。当时我年小,具体的方子怕是记不住准了,只能放手一搏试试看。”

  说到这里,他望向慕胤宸郑重问道:“你是否已经做好准备?这会有很大的风险,最坏的结果都有可能出现。这也是长青子几次求我,我都不敢答应的原因。”

  慕胤宸脸上的诧异变成坚定,他亦是郑重的回道:“花爷爷,我相信您和师父,你们都是都华儿最好的人,不会害她。如其让华儿每天遭受这样的折磨,不如请花爷爷放手一搏,我亦是相信,上天有好生之德,好人有好报,华儿一定会被治好的。”

  听他这么说,花爷爷又望向长青子。

  长青子亦是点头应道:“师兄,你就出手吧。只有你能救华儿了。”

  花爷爷面沉如水,点点头应道:“好,那我就试试。当年,我和师父遇到那位头疾病人,正是因吃了炼制不成的不老药而被反噬,蛮荒之地,只有他们夫妻两个相依为命。师父当时也是想了很多法子,但是都没有成功,最后才研究出那个用他心爱之人心头血换头上毒血的法子才成了。荣华的情况跟他差不多相似,也是因邪药反噬,毒血淤积在头部,导致头疾日日煎熬,却毫无破解之道。常规把脉治疗完全不起作用。”

  慕胤宸听到这里,心中登时像打开天窗一样敞亮了,他很是期待的催促道:“对对,就是这样,花爷爷你说的症状跟华儿相似,既然当年祖师爷能救好那位邪药反噬的头疾病人,您也一定能治好华儿。”

  花爷爷却摇头回道:“当年我还小,只是在旁给师父打下手。虽师父曾也给我讲解过治疗的详细药方及注意事项等等,但我这么多年没有再给人看病,本来就医术生疏,那些话也差不多都忘了。就算想起来,也怕有遗漏,所以,还是存在极大风险的。要是师父在就好了。”

  长青子听到这话,忙劝道:“师兄啊,师父已经作古多年,只有你能救华儿了,就莫顾虑那许多,还是赶紧出手医治吧,我来给你打下手。”

  慕胤宸亦是在旁附和道:“求花爷爷救救华儿,放下一切心里包袱,您一定会成的。”

  花爷爷没有再拒绝,点点头,说道:“给我一刻钟的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当初师父救治那位病人的所有细节,既然我答应出手,就不能有一丝闪失,否则便是害了华儿。”

  长青子和慕胤宸连忙答应着,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花爷爷转身走出屋子,半刻钟后他回来了。

  慕胤宸忙出声问道:“花爷爷已经准备好了吗?”

  花爷爷微微点头,应道:“我已经准备好了。但你和长青子要配合我。”

  两人齐声回道:“我们也准备好了。”

  “取心头血稍有不慎也会有生命危险,太子殿下,你决定为荣华献出你的心头血吗?”花爷爷郑重的问道。

  慕胤宸毫不迟疑的点点头,应道:“我决定了,就算因此送命我也不会后悔,请花爷爷放心,只管取就好了。”

  花爷爷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赞赏的说道:“你为荣华的真情,让人感动。”

  随即,他又对长青子说道:“东西准备好了吗?”

  长青子拍拍身上背的药箱,应道:“师兄放心,都准备好了。”

  花爷爷点点头,说道:“好,那我们开始吧。”

  长青子将药箱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然后郑重的对慕胤宸说道:“太子你躺到华儿的身边,我们为你取心头血。”

  慕胤宸麻利的到冠荣华身边躺好,有些兴奋地说道:“开始吧,只要能治好华儿,我无论怎样都值了。”

  长青子看他那模样,不禁摇头说道:“情真是我不弄不懂的东西,竟然可以让生死变得如此坦然。”

  他扭头望向花爷爷,心情复杂的问道:“师兄已经娶妻生子,你应该懂吧?”

  花爷爷摇头回道:“不懂。”

  长青子听他这么说,登时感觉心理平衡了。

  随后,在花爷爷的指挥下,长青子做好所有准备,开始为慕胤宸取心头血。

  慕胤宸连眼睛都没有闭上,甚至也不皱眉,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胸前插入的特制的藤管里流出了鲜红的血液,唇角勾起一抹欣慰而又满足的微笑。

  专心取血不敢有丝毫马虎的长青子,不经意瞟到他的表情,忍不住叹道:“就算用了麻药,太子感觉不到疼痛,心头血被取出,也不用表现得这么兴奋吧?我可是紧张的很,毕竟你是太子,决不能有一丝差池,若不是师兄在旁坐镇,我还真是不敢下手。”

  毕竟太子不同于旁人,若是出一点事,谁也担不起责任。

  长青子说话的空挡,眼睛也紧紧地盯着取血的藤管。

  慕胤宸却毫不在意的笑道:“只要能取血成功,我就开心,才不会管自己怎样,师父也不用担心我,我抗折腾着呢,一点不疼,反而特兴奋能救华儿。”

  长青子再次感慨道:“世间情为何物,超过生死也。”

  花爷爷静静地听着两人的交谈,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关注点取血状况。

  长青子看着小瓷瓶里的血快要到瓶口了,出声问道:“师兄,血快满了。”

  花爷爷点头应道:“可以了,拔管止血吧。”

  长青子答应一声,将藤管拔下,然后用创伤药给慕胤宸包扎止血。

  这一切做完,他不禁长舒一口气,笑道:“总算安全的完成第一步任务,接下来就要看师兄的了。”

  慕胤宸亦是开心的笑道:“华儿终于可以拜托头疾折磨了,等她大好,我要大摆宴席庆祝三天。”

  花爷爷则在旁声音淡定的说道:“还没到最后时刻,切莫高兴太早了,还是虔诚祈祷吧。”

  慕胤宸忙点头应道:“听花爷爷的,祈祷华儿大好。”

  说完,他面色严肃的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而长青子则给花爷爷打下手,开始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那就是刺破冠荣华头顶的穴道,放出淤泥在头部经脉中的毒淤血,然后再将从慕胤宸心头取出的血补充进去,以免失血过多,造成大脑窒息瘫痪。

  相对于,先前的自己被取心头血的大胆,慕胤宸却不敢看长青子及花爷爷为冠荣华刺破头顶取血换血。

  他将头扭向一边,依旧是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的祈祷着。

  一切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取淤血,换新血,一切顺利。

  花爷爷在将最后一滴慕胤宸的心头血输进冠荣华头顶的时候,他不禁长舒一口气。

  长青子见状便明白了,事情大功告成,亦是随即长舒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花爷爷给冠荣华头顶用创伤药止血后包扎,轻声说道:“成了,至于有没有预期的效果,还得等华儿醒来才能知道。”

  长青子亦是开心的附和道:“师兄放心吧,华儿一定会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