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宝宝我放进去就不疼了视频|噗嗤噗嗤蜜汁横流

2021-11-24 09:14:41情感专区
扎住挽起,用帕子裹住,看起来多了几分干练。

  “你能这么快回来,我就放心了。”

  齐程没有隐瞒自己派人做过的事。

  “原来守株待兔的人是你。&rdqu

扎住挽起,用帕子裹住,看起来多了几分干练。

  “你能这么快回来,我就放心了。”

  齐程没有隐瞒自己派人做过的事。

  “原来守株待兔的人是你。”乔晚凝释然。

  “你知道?”齐程不由地直了直身。

  廖南说带走乔晚凝的人功夫非常好,这真是好的离谱!

  “带走我的人是追命的一个病例。”

  齐程没有隐瞒,乔晚凝也没有说假话。

  单论这句话,没有问题。

  楚柏渊不就是她的病例么。

  “当然,我也是追命的病例。”

  与外人所知的说法不同,在禅院的时候,乔晚凝就这样与齐程解释。

  说是追命的师父本来早就发现她有多重人格,而且也看好她的这一人格,可她这个人格出现的时间总是很短,后来更是许久不曾出现。

  追命师徒不可能一直死守在她的身边,后来就云游去了,结果转了一圈回来发现,侯府发生的状况逼出了她这一人格,于是又开始关注她。

  她这病例毕竟少见而珍惜,追命想了解她自然就得依顺她。

  别人都是求着大夫给治病,而乔晚凝却是被大夫求着看病。

  齐程认可她的多重人格,也就认可了追命的行为。

  这时听乔晚凝说带走她的人与追命有关,并无疑心。

  “你这病,一直‘病’着的好。”

  这样的乔晚凝,哪怕伤了脸,也是那么有神采。

  齐程不希望另一个乔晚凝被唤回来,做回众人眼中正常的乔小姐。

  “他带你是去见追命?”

  齐程对求着给乔晚凝治病的追命有几分排斥,也有几分好奇。

  照乔晚凝说过的话,追命比他更早知道她的秘密。

  而且,除了医术,追命其他本事似乎也不小。之前乔晚凝暗中离开禅院,下落不明,齐家费了好大劲都没有找到她。

  那追命更是在黑市上悬赏寻人,出手不凡。

  这份用心坚持下去……齐程怕乔晚凝被打动,接受了追命的医治。

  “放心吧,没人能再把以前的乔晚凝找回来。”

  乔晚凝看出齐程的担心,“只有我从追命身上拿好处的份儿。”

  什么好处?

  自然是一手医术。

  齐程笑了笑,很是庆幸自己的这双腿是被乔晚凝治的,没有欠了追命的恩情。

  至于乔晚凝从追命那里所得到的……齐大公子想,那也是追命师徒为了讨好他们的“病例”,愿意付出,与他又有何干?

  所以,还是他与乔晚凝之间是纯净的来往。

  想到此,齐程心情轻松了不少。

  “我也没见追命,那人带走我只是为追命付诊金。”乔晚凝又道。

  “此话怎讲?”齐程问。

  “追命这人呢?给人治病不一定要收银子财物,能出力也可以做交换。”

  “不错,救命之恩的回报,更不能用财物衡量。”

  齐程最懂这一点,所以齐家没有直接支付乔晚凝金银酬谢。

  “所以追命在乎我这个病例,就让此人以帮忙的形式付诊金了。”

  “他帮到了什么?”

  齐程知道带走乔晚凝的人功夫很高。

  一个身手不俗的人能够做很多事。

  “他盯上了朝孙府放箭的人。”

  “哦?!”

  齐程 真的是很意外。

  乔晚凝没有说抓到,只说盯上,免得齐程要见人。

  那就把事情越扯越多了。

  ……她这可不是存心隐瞒齐程。

  且不说楚柏渊是否暴露身份。她与天武人来往毫无压力,齐程呢?

  若非天璃荣国公府齐家的人身份敏感,天武神医谷的人也不会对齐家置之不理了。

  反之,又怎能让齐程担上通敌的黑名?

  “树上有争执痕迹,是因为此人。”齐程明白了。

  “是,他救了孙大老爷一命。”

  乔晚凝以为楚柏渊也是不想让孙毅死,才没有等着那人得手后,暗中跟踪摸底。

  她哪里知道楚柏渊是看在追命的份上,不想因孙毅的死连累乔晚凝这个惹事精!

  ……

  那人被抓后又被同伙劫走……这是乔晚凝对那人下落的交代。

  那人与之前陷害马大强的人是一伙。

  那人的同伙还有在北山作案刺杀兵士的凶手。

  ……乔晚凝说这都是追命那个病例查出来的消息。

  并不是她所掌握到的全部。

  没有提到天煞,也没有提到夜明。

  毕竟这话牵扯到的范围就更大了。

  只要让齐程知道,如今的焉城中藏匿着一帮想要算计天璃朝廷的人就够了。

  “都是算计……那他们对孙伯父下手……是为了齐家?!”

  有了提点,齐程也很快就想明白。

  “是,这就是目前掌握到的情况。”乔晚凝道,“我也是倒霉,早知道就不出那个头。”

  “你指证北山凶手,帮助马老将军都没有错。”齐成道,“这麻烦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即便你没有插手,齐家也不能袖手旁观。”

  这是危及到整个天璃的事!

  前一阵子,焉城府衙与大理寺一同彻查,都毫无所获,却被一个大夫的病例查出几分还人情?

  “追命的那个病例究竟是何人?”

  武艺高强,能力出众。

  齐程不是赞叹,而是有了几分怀疑。

  “你认为是贼喊捉贼?”乔晚凝知道齐程的想法,“追命只说此人武艺高超,却身中奇毒。他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自己的命。”

  “话虽这么说,还是小心为是。”齐程道。

  焉城近些日子真是不太平。

  乔晚凝也没有就此多言,转了话题,“你是怎么发现有人要带走我?”

  齐家有人的功夫能够与楚柏渊一较高下?

  楚柏渊发现有人藏在房后盯梢,可若不是早有发觉,那人又怎会藏在那里?

  确实是守株待兔呢!

  齐程轻笑,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被我猜中又印证。”

  “是哪里引起你的怀疑?”乔晚凝奇怪。

  既然不是发现了楚柏渊,那便是她的身上露出破绽。

  “你觉得呢?”齐程挑眉。

  乔晚凝想了想,“大概还是我说洗澡有问题。能哄得了孙家人,却哄不了你齐程。”

  是她低估了齐程。

 文学

“不错。”齐程打了个响指,“我就是觉得你想刻意避开人。”

  “避开人,也不一定离开。也许我就想把自己单独关在屋子里。”

  “也许吧。但不管怎样,一定会有人与你暗中碰面。不过廖北只看到有人带你离开,却没见那人潜入屋子。想必是廖北还没有藏好时,人就已经在了。廖北还说他压着呼吸,谨慎小心,结果对方是心知肚明。”

  齐程想想也可笑。

  “原来是廖北。”乔晚凝知道齐程是真心坦白,可还是奇怪,“你怎么断定有人会找我?”

  楚柏渊的出现连她都觉得意外。

  齐程滑动轮椅转了半圈,“本公子能掐会算。”

  “得了吧,肯定是我哪儿还有破绽。”

  可是,乔晚凝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出来。

  见乔晚凝冥思苦想的样子,齐程也没继续吊她的胃口,“是蝴蝶。”

  蝴蝶?

  乔晚凝看着齐程的眼神稍纵即逝的紧缩了一下。

  “晚凝。”齐程滑着轮椅来到乔晚凝面前,很认真的看着她,“你不是想抓药蝶,而是在寻找一只对于你来说特殊的蝴蝶,对不对?”

  乔晚凝只觉得脑袋有点大。

  楚柏渊发现蝴蝶有问题就罢了,毕竟那晚在河上对付绿面人的时候,那只盘旋在绿面人头顶上的蝴蝶是太显眼。

  可她又没有当着齐程的面用过蝴蝶。

  她把蝴蝶放飞到平郡王府是利用了平郡王妃。

  平郡王妃在孙府的时候,乔晚凝趁机在她的衣衫裙摆上粘了粒微型目标仪。

  这东西只有蚂蚁大小,隐在裙摆的褶子里,很难被发现。

  平郡王府距离孙府不远,足够仿真蝴蝶接收到目标仪的讯号,并追寻而去。

  可是,到了天亮该飞回来的时候却没了影踪。直到后来被楚柏渊送来。

  “是。”乔晚凝见齐程直接明了地问出,便没有否认。

  “你把蝴蝶都放飞,说只留下一只有用的蝴蝶。但我认出,那只蝴蝶根本不是篾笼里的任何一只。你收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只蝴蝶。飞鸽可以传书,蝴蝶也未尝不可,只是蝴蝶太小,传递消息有限。而之后你便设法避开众人视线,肯定不是为了琢磨蝴蝶,应该是根据蝴蝶的某种提示等待的一个会面。”

  原来齐程是从识别出的蝴蝶上判断她与人暗中联络。

  虽然有不少偏差,但也有不小的收获。毕竟在齐程的认识里,无论如何相像不到这只特殊蝴蝶的真正用途。

  乔晚凝笑盈盈地看着齐程,“没想到你的眼睛这么敏锐,还能认出蝴蝶的不同。”

  眼尖又有心,精明的齐公子在她面前显露了一把。

  “那当然。”

  齐程毫不客气的收下赞赏。

  因为涉及到乔晚凝的秘密,齐程没有直接把从乔晚凝口中获知的情况告诉康鸿远。

  齐程只是把孙毅遇刺的后果与康鸿远分析了一遍,又顺带提及了一下马大强的事。

  至于北山驻守兵士被杀,表面上看离得更远,齐程没有提。

  “你觉得有人暗中对付天璃武将?”

  康鸿远听了齐程的话有些诧异。

  “阿程,我知道你在我们当中最聪明。可是从射到孙府的一支箭上,你就想到这些,是不是扯得有点远?”

  “我只是给你提了个查探方向。”

  齐程也不好深说。

  毕竟消息是乔晚凝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也没有切实证据。

  “可惜当街诬陷马老将军的人都已经死了!”

  包括那个被盛逸弘活捉的人。

  防备了他一切自尽的可能,却没防住此人会死于伤病。

  在大理寺经受了一番严刑拷打引发旧疾,不治而亡。

  ……

  而在齐程与康鸿远见面的时候,乔晚凝回到西跨院的住处,钻到床底下,打开了那只仿真蝴蝶携带的影像功能,在黑漆漆的床底下播放投影。

  没办法。为了方便照应孙毅,她让孙家将孙毅也安置在西跨院。可这么一来,她想做点什么也不方便了。

  反正在前世,比床底下更差的环境乔晚凝也呆过,对此没计较。更关心的还是仿真蝴蝶摄录下的内容。

  之前哪能想到,本来是为搜集伤者影像的设备,这时却在发挥间谍作用。早知道她会一二再的需要这种类似的设备,就该准备几台真正的高级货。

  ……

  孙骞没在平郡王府的人手中?

  这可就有意思了!

  难道与孙毅的旧事有关?

  乔晚凝一边想着,一边从床下钻出,来到孙毅的房中。

  “乔小姐,我爹爹还是这个样子!”

  不止孙慧焦急,孙夫人与孙莹也都很焦急。

  在乔晚凝动手医治前,孙毅还是有意识,能与她们说话的。

  可现在,都过去这么久,孙毅还是一直吊着仅剩的一口气。

  这样的人哪里还用得着谁动手,都不知道能撑几天!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对孙大老爷进行下一步医治。不过这关键一步涉及到师门秘术,未经允许,我不能擅自对外展示,请各位理解。”

  怎样就是理解?

  自然就是不相干人等全部离开。

  窦御医知道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虽然心痒难耐,也不好强求,只得悻悻地出了屋子。

  孙夫人母女犹豫片刻,也乖乖出去了。

  已经走到这一步,还有什么选择?

  关好门,乔晚凝来到孙毅面前。

  孙毅的情况究竟如何,只有她最了解。

  乔晚凝取出一粒药片,塞入孙毅口中。又从床边矮几上的布袋里取出一根针,扎在孙毅的胸间。

  稍等片刻,孙毅轻哼一声,睁开了眼。

  乔晚凝则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放低声音,“孙大老爷,我知道你很清楚身边发生的事。”

  看似气息微弱的孙毅一直都没有失去意识,只是他无法与身边的人交流。

  房中起火的时候,可把他吓得不轻,好在化险为夷。

  “你也能清楚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乔晚凝又道。

  孙毅面色放松,眼睛也亮了几分。

  他现在还是浑身无力,可是身子却轻松不少,体内的难受劲也没有了,甚至还能感觉到久违的饥饿。

  他想,或许吃几口饭,他就恢复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