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几天不做就痒成这样了|我同桌C了我一节课

2021-11-24 08:54:27情感专区
如果现在就死了,的确是能够把所有人的损失降到最低。

  但这毕竟是杀人的事情,即便他们都非常心动,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人第一个站出来。

  而坐在椅子上的沈劲风,好像是

如果现在就死了,的确是能够把所有人的损失降到最低。

  但这毕竟是杀人的事情,即便他们都非常心动,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人第一个站出来。

  而坐在椅子上的沈劲风,好像是听到了我们的话,开始“呜呜”地挣扎了起来。

  但是他被捆在椅子上,根本就动弹不得,而且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邹倩倩又高声说,“你们可别忘了,在号码牌那轮游戏的时候,沈劲风都干了些什么,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说得对,我们为什么要给沈劲风陪葬,之前是手和脚,谁知道接下来会是哪个部位,难道你们想变成残废吗?”

  “谁能把沈劲风弄死啊,我真是一刻都熬不下去了,这也太煎熬了。”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马上就又要两个小时了,你们倒是赶紧的啊。”

  大家虽然说了半天,却还是没有人愿意站出来,都在看来看去,指望着别人。

  邹倩倩便冷声开口说,“一群畏手畏脚的臭男人,没一个能指望得上的。”

  几个男生听她这么一说,便有些不满地围了上来,冲着她问,“你说什么呢?”

  邹倩倩也不怕他们,抬起头来,反而是气势汹汹地对他们说,“你们有本事就去杀了沈劲风,过来凶我算什么本事?”

  “就是,只会欺负女生。”旁边的女生也都小声嘀咕了起来。

  这么一来,即便是他们怒气冲冲的,这会儿也不好再继续对邹倩倩发泄。

  有人看了看时间,便着急地说,“时间可没有多少了啊,马上就又要有两个小时了。”

  我都没感觉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只是沉声说,“我们这么多人兴师动众跑来图书馆,要是再不离开,恐怕就有人过来找我们了。”

  大家都有些着急了,再没人站出来的话,情况可就不妙了。

  “只要把绳子弄断就行了。”邹倩倩又咬了咬牙。

  即便是这样,依旧是没人愿意出来。

  再怎么说,这可是一条人命,弄断绳子,就等于亲手杀了他。

  大家就算是对沈劲风有很大的意见,但也没有亲手杀了他的勇气。

  就在气氛有些僵持的时候,忽然有人站出来说,“我倒是可以动手。”

  大家纷纷看了过去,就看见一个有点微胖的男生走了出来。

  周琛翻了个白眼,小声对我说,“这人叫马明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朝着他瞥了一眼,便问,“你认识他?”

  周琛没好气地说,“以前在一个社团待过。”

  我还没接着问下去,邹倩倩便赶紧催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但马明正却不慌不忙,又说,“别急啊,我可是有条件的。”

  邹倩倩顿时就黑了脸,道,“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提什么条件?”

  马明正也哼了一声,插着手说,“行啊,那我也不干了,大不了一起给他陪葬吧,说不定他还能多撑一会儿,也不知道多少人要遭殃。”

  大家的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邹倩倩也只能沉声问,“你有什么条件?”

  马明正这才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去。”

  邹倩倩立马就说,“凭什么?”

  她看着马明正,一脸的嫌弃,显然是不愿意做这种事情的。

  马明正便又退了回去,一脸无所谓地说,“我看上你了呗,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看谁运气好,被选中给他陪葬了。”

  这会儿,邹倩倩的眼睛里都要喷火出来了,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被马明正给威胁了。

  而且现在这情况,恐怕出了马明正,也没有其他的人愿意站出来了。

  这么多人里,倒也不乏几个胆子大的。

  可是大家都清楚,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尽量不要让自己手里沾上人命,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也就只有马明正这样的人,会傻呵呵地站出来。

  大家见到这个情况,也都纷纷对邹倩倩说,“亲一下又怎么了,又不会怀孕,你就当为大家牺牲了。”

  “是啊,又不是没亲过,再说你又没男朋友,亲一口没多大事。”

  “马上就要没时间了啊,能不能赶紧的,说不定下一个人就是你呢。”

  看到马明正愿意站出来,大家也都不会放过他,纷纷开始朝着邹倩倩施压,希望她能够满足马明正的要求。

 文学

邹倩倩看着众人,就连眼眶都有些泛红。

  我扫视了众人一圈,也忍不住开口说,“她毕竟是个女生,你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可大家还没说话,邹倩倩就先看向我,冰冷地说,“你又来装什么好人,还是说你愿意去?”

  我赶紧摇了摇头,解释道,“我没有这个打算,只是有点看不过眼而已。”

  邹倩倩就咬着牙说,“我犯不着你来关心。”

  说着,她就对马明正说,“你过来。”

  听她一喊,马明正的双眼都在放光,急忙跑了过来,冲她问,“你答应了?”

  邹倩倩又咬了咬牙,盯着他说,“你可不许后悔。”

  马明正立马拍着胸脯说,“那是当然,我骗你干什么。”

  我在边上看着,也不由暗自叹了口气。

  邹倩倩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大家不去指责马明正,反而过来指责她,在这样的压力下,她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选择。

  马明正朝着邹倩倩走了过来,虽然邹倩倩一脸嫌弃,但还是闭着眼睛上去亲了一口。

  马明正这才心满意足地转过身,冲着沈劲风说,“沈劲风啊沈劲风,你可不能怪我,这都是大家的意思。”

  也不知道是谁找出了一把剪刀来,递到了马明正的手上。

  马明正也丝毫没有好糊,直接就剪断了系着椅子的绳子。

  沈劲风不停呜咽着挣扎着,但他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朝着后面倒了过去,跟着椅子一起摔下了楼。

  系在椅子上的绳子,也在地上拖行着,忽然就绊住了一个人,直接缠住他的腿,把他也拽下了楼。

  只听见一声惨叫,我们这些人,顿时就全都愣住了。

  甚至刚才,我就连被拽下去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一切就已经发生了。

  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喃喃道,“他就是那个给沈劲风陪葬的人吗?”

  按照游戏的规则,在沈劲风死的时候,也会有一个人一起死亡。

  但我却不知道,这是在游戏的规则之中,或者单纯只是意外。

  不过突然有两个人坠楼,下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我只能赶紧对他们说,“赶紧先离开再说。”

  趁着还没有人过来,我赶紧拉着江挽一路小跑下了楼。

  此时,图书馆外面已经围满了人。

  这段时间,已经有三个人从图书馆坠楼了,看热闹的人自然不会少。

  我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走进人群里面去看热闹。

  可是我过去之后,还是瞬间就愣住了。

  从楼上掉下来的时候,头套似乎是掉下来了。

  所以我现在,能够很清楚地看到,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人,并不是蒋恒宇,而是沈劲风。

  我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被砍手砍脚的人,其实是蒋恒宇。

  那么,之前在群里跟我们聊天的人,又究竟是谁呢?

  大家也都发现了异常,纷纷在群里说,“什么情况啊,怎么摔死的是蒋恒宇啊,不是沈劲风吗?”

  “蒋恒宇现在死了,那沈劲风去哪了,我怎么都搞不懂了?”

  “真是见鬼啊,难道是自己杀了自己,这也太狠了吧。”

  大家猜测纷纷,我也没有多啰嗦,直接艾特了群里的蒋恒宇,问他,“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蒋恒宇?”

  “林渐,你没想到吧,现在轮到我了。”他在群里回复我。

  我皱了皱眉,便问他,“你是沈劲风?”

  “既然你知道,也省了我很多的事。”他并没有丝毫的掩饰,而是直接就承认了。

  这倒让我有些意外,既然他没有掩藏身份的打算,为什么要用蒋恒宇的账号。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反转,我们之前的猜测完全反了。

  大家也纷纷在群里问,“沈劲风,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你在用蒋恒宇的账号?”

  “蒋恒宇那个废物,也配站在这个位置吗,接下来,就让我陪你们继续玩下去,记住,游戏才刚刚开始。”

  沈劲风又在群里回了一句,让我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我又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蒋恒宇,恐怕他自己都没想到,他最后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江挽抬起头,朝着我看了一眼,道,“我们先走吧。”

  我听她这意思,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我便点了点头,先从人群里面走了出来。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之后,我才对她说,“没想到蒋恒宇这么就死了。”

  江挽皱紧了眉头,沉声开口说,“现在看来,游戏王的确是可以无限更换代言人,我们就算找到沈劲风,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也点了点头,有些疑惑地说,“但我想不明白,游戏王为什么不亲自露面,而要找什么代言人,总不可能只是因为我们注销了他的账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