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片湿淋淋的肥美蚌肉|吸着你的小豆豆高潮了

2021-11-24 08:46:44情感专区
“随便去,只要别呆在那个破地方。”韩三千应了一句。

  扫了一眼桃林,穿山甲无奈道:“那你以为,大晚上的咱住在桃林里,地方就好了?”

  韩三千无语的翻

“随便去,只要别呆在那个破地方。”韩三千应了一句。

  扫了一眼桃林,穿山甲无奈道:“那你以为,大晚上的咱住在桃林里,地方就好了?”

  韩三千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穿山甲悻悻的摇摇头,应了一声,还是搀扶着韩三千往着桃林里走去。

  路上,穿山甲欲言又止,扭捏了半天,还是开了口:“你不会怪我刚才说那些话吧?是,我知道我这样说,从某个角度而言,确实有点不像你的朋友,也对不起苏迎夏。”

  “但是,从另外个角度,我也是为了你好。”

  “别说你现在身中地之封印,即便是你没有,以你目前的能力,想要带深入魔族禁地,也绝然是九死一生,那凤凰之力只是展示而已便已经猛成了那样,若是你真全部获得了,到时候有多猛咱不说,起码,对于你这趟魔族之旅,活着回来的希望更大。”

  “活着,才是一切的本钱啊。”

  “你说你爱苏迎夏,可是,万一你要是死了呢,万一她要有危险而你无法出手帮助呢?这或许才是最难受的地方,不是吗?”

  韩三千点点头,他也明白穿山甲话中的道理,否则也不会打从来了八方世界便一直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

  那种爱人深陷困境,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痛楚感,韩三千又会比谁更不清楚呢?

  只是,对韩三千来说,一切事物都有相应的红线和底线,而苏迎夏正是自己绝对不可以被触碰的线。

  “你说我,我都理解,否则,我早和你翻脸了。”韩三千轻声回答:“不过,就好像你对麒麟小公主七年无怨无悔的付出一样,有些人,就是比你的命还重要。”

  穿山甲点了点头,看着韩三千:“那你地之封印该怎么办?还有身上的伤……”

  “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先到桃林住一晚上,等明天夏然的气消了些,你去请她将我们送出去。”

  穿山甲点了点头,此时的两人已经来到了桃林的深处,将韩三千放到一颗树旁,穿山甲正准备动身,却被韩三千叫住了:“就不要给我做什么食物吃了。”

  “休息一下便行。”

  “靠,韩三千,你是不是嫌老子做的东西不好吃?”穿山甲突然反映了过来,见鬼的看着韩三千,一副我操你大爷的模样。

  韩三千苦笑一声,将头轻轻的枕在树上,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

  穿山甲见他休息,知道他伤的肯定不轻,他不说穿山甲也不会过问,默默的一个人起身在四处转了几圈,寻了些干枯的树干和草拿了过来,给韩三千轻轻的盖上后,自己缩到一角,身体蜷缩成一堆,躲避着夜晚的孤寒。

  这一夜,穿山甲几乎不是睡着而是冻得昏睡,亦不知是当天晚上桃之源的天气太差,又还是夏然故意使之,总之,那天晚上很冷。

  穿山甲索性还有真气护体,但韩三千那边,即便有穿山甲特意给的干草盖在身上,也有枯木支撑简单的木棚,他的身上依然满满都是冰霜,整个人如同初冬的一弯水,正巧被霜雪微微冻结。

  当穿山甲终于在温暖以后缓缓的苏醒睁眼之时,当看到韩三千的情况,顿时吓的一激灵便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几步冲到韩三千的身边。

  一摸韩三千,穿山甲整个人更傻了,整个身躯如同冰棍一般,又硬又冷,别说人的暖度,就是皮肤应该有的弹性都完全消失。

  “他娘的不是吧?”穿山甲突然有股不详的预感,紧接着,他屏着气,将自己的手指放在了韩三千的鼻前,试图探一下韩三千的鼻鼻。

  这一探,穿山甲双眼大瞪,惶恐不安的望向韩三千:“死……死了?”

 文学

他仓皇的退了两步,此时,他才愕然发现,昨夜里本来还绿草之地,此时已然皑皑白雪覆盖。

  “昨……昨夜下了大雪?”他努力的回想着昨天晚上的点点滴滴,可印象当中,直到自己将韩三千安顿好以后,天气依然都是异常正常的。

  怎么会这样?

  莫非,是自己睡着了以后。

  “啪!”

  想到这,穿山甲抬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自己的脸上,都怪自己,定然是睡的太死,以至昨夜下雪而没有任何的察觉。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自己的脸上,自己明知道韩三千无法运气,昨天更被夏然打成重伤,身体状态岌岌可危。

  可该死的自己,不仅没有好好的将韩三千照顾好,反而还粗心大意的让他一夜都在风雪当中暴露。

  这别说是韩三千了,就是健康的自己没有真能保护,那也是够呛啊。

  望着韩三千冰冷的身躯,穿山甲自责万分,两巴掌更是将自己的脸扇的通红:“三千,你他妈的别吓我啊,别吓我啊。”

  “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和苏迎夏交代?”

  话说着,穿山甲一边赶紧将韩三千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不断的搓着揉着。

  只是无论他如何搓揉,韩三千手上依然是冰冷无比,毫无生气,说他摸的是具尸体也丝毫不夸张。

  穿山甲慌了神,手中一动,撑起一道真能所制造的热能,微微的放在韩三千的身边,试图将他身上的冰雪融化。

  只是,当冰雪融化,穿山甲迎来的却并非任何的希望,而是满满的绝望。

  没了那层冰雪的覆盖,韩三千的胳膊和手等外露的皮肤,显的苍白带些淤黑,从体态上来看,防佛已经死了有些时辰了。

  穿山甲一拳重重的砸在雪地之上,顾不得雪盖之下土上那厚厚的石头将他的拳头撞的鲜血直流,此时的他满眼当中只有无尽的悲伤和自责。

  男而有泪不轻弹,更不要说穿山甲这样不比韩三千内心柔软的男人,此时也是滴滴眼泪落下,落在雪中,热泪,洞穿成洞。

  所有的过往画面一一浮现在自己的脑中,有韩三千的严肃,有韩三千的认真,也有韩三千带着自己吃喝玩乐的一切一切。

  尽管,自己只是他的某个物件,尽管他是自己的主人。

  但相处这么久以来,他知道韩三千把他当成自己的小兄弟,而他,也将韩三千看成自己的大哥哥。

  但因为自己的失误,他却害得……

  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愧疚,穿山甲甚至拿着头不停的撞着地面,很快,额头之下的雪地已是一片嫣红。

  突然,穿山甲停了下来,紧接着缓缓的抬起了头。

  他的身后,一个身影缓缓走了过来,然后在穿山甲身后大约十米开外,停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现在他死了,你一定很开心吧?”穿山甲笑着说道。

  身后,身影却并未吭声。

  “呵呵,被我说中了,不吭声了?”穿山甲不屑冷冷一哼,接着道:“来吧,连我也一起杀了,反正韩三千死了,我也有罪,更不想活了,脏下你的手,来个痛快点的。”

  话落,穿山甲直接闭上眼睛,一心等死。

  就在此时,身后的身影微微动了,接着,一声冰冷的声音传来:“杀你又有何难?帮你一个忙,也无所谓。”

  “只不过,我需要告诉你一句,如果你死了,那可就没人将韩三千抬回去了,那时候他不死也得死了。”话落,那身影转身便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