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硬好长肚子都鼓起来了|攵女乱h靡乱之爱小说

2021-11-24 08:36:26情感专区
冲着迟到的傅明城招了招手。傅明城艰难地从妖精堆里挤了出来,坐到了他旁边。
  
  周正源把酒杯朝他的方向推了推,竖了个大拇指,
  
  “傅大少爷,牛。”
 

冲着迟到的傅明城招了招手。傅明城艰难地从妖精堆里挤了出来,坐到了他旁边。
  
  周正源把酒杯朝他的方向推了推,竖了个大拇指,
  
  “傅大少爷,牛。”
  
  他们这个圈子里,就属傅明城最有女人缘,可惜人家洁身自好,就没见过他多看哪个女孩一眼。
  
  傅明城嘴里咬着一根烟,伸手拢住火,火机发出“啪”的一声,猩红缓缓弥散开灰白的烟。
  
  对面坐着的是他的另一个同学王景然,也是帝都过来交换的,看着他吊儿郎当傲慢不羁的模样,啧啧道,
  
  “难怪那么多女孩喜欢你。就冲这副模样,我都有些心动了。”
  
  傅明城笑骂道,“别。老子是直的。”
  
  “直的?”周正源不信。嗤笑了一声,问道,
  
  “那你怎么不找女朋友啊?”
  
  傅明城哼笑了一声,
  
  “没有女朋友犯法吗?”
  
  “啧,倒也不犯法,但是你不寂寞吗?”
  
  寂寞?
  
  傅明城倒是没往那个方面去想。不过经他这么一提,确实还真的有点儿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做什么都觉得没劲。
  
  原来这就是寂寞的感觉啊。
  
  他自嘲般地扯了扯唇角,
  
  “没有合适的。干嘛勉强自己,又耽误了别人?”
  
  王景然倾身凑了过来,眼睛透着八卦和好奇,
  
  “不会吧?傅少的眼光这么高?我看那个天天缠着你的刘双就很不错啊。又辣又主动,要是换了我,早把她收了。”
  
  “那你去啊。”
  
  “人家看上的是你又不是我。”
  
  “那你说什么废话。”
  
  王景然:“...”
  
  行吧,这个社会就是这样。
  
  有人食不果腹就有人挥霍无度。
  
  有他们这种追个女孩还要低声下气的,自然也有像傅明城这样勾勾手指头就有无数女孩上门供他挑选的。
  
  酒吧里人声鼎沸,群魔乱舞,热闹非凡。可是这一刻傅明城却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一种寂寞的东西在心底蔓延。
  
  他忽地想起了那天圣诞夜里,穿着红色外套的女孩。
  
  ...
  
  两年的交换生活很快就到了尾声。来自世界各地的留学生陆陆续续回国。
  
  在lax国际机场,没想到傅明城又遇到了袁雨。
  
  其实这后来的一年里,他们因为选修的课程不同,已经很少能碰见一面了。这次偶遇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快有小半年。
  
  上一次见面是在一位大陆女孩的生日party上,傅明城和袁雪都被邀请参加。不过两人的圈子不同,傅明城被周正源他们几个损友拉着,跟另外几个女孩子玩骰子。而袁雪则跟自己的舍友在一起,安安静静地坐在离他们有点儿远的另一个沙发卡座。

 文学

联谊会那天晚上,傅明城开车载着李树一起,前往公司举办联谊会的酒店。他们因为接了一个新项目,被客户轰炸了一个下午,直到6点多才被客户放过。
  
  李树坐在副驾驶位上,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
  
  “现在的甲方真难伺候!要不是看在钱到位的份上,我真想给他们怼回去!”
  
  傅明城单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打开了车载音响,笑着应道,
  
  “你是我们老大,这种事情你不硬气一点,我们跟着你也很难混啊!”
  
  李树呸了一声,对他的话十分不屑,
  
  “你这个小狼崽子倒是过得潇洒自在,什么事都让我替你兜着,又没有老婆孩子,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待会儿你去联谊会好好把握机会,找个好姑娘赶紧把自己嫁出去,省得整天在我面前转悠看着闹心。”
  
  傅明城对他的打趣早就习惯了,他笑了笑,
  
  “那也得人家姑娘愿意把我带走才行啊!”
  
  李树对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早就见怪不怪,笑骂道,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每天午休跑来我们部门的那些小姑娘是真的来调资料的,那不都是冲着你来的吗!”
  
  “真的不是。”
  
  “行了你别跟我扯这些。把车开快点,别去晚了那些好姑娘都被人瓜分完了!”
  
  ...
  
  两人抵达酒店已经是8点。李树在楼下遇到了大领导,过去递烟谈了几句,让傅明城自己先上去。
  
  楼上联谊会已经开始配对环节,男士们每人都发了一支玫瑰花,被要求把花送到心仪的女孩手上。如果女孩也喜欢对方,那么就可以接受他的玫瑰,两人就算凑成一对。
  
  姑娘站成一列,男士们开始上前献花。傅明城因为来得晚,所以被安排站在了队伍最后。
  
  他本来想着随便把手里的花塞在一个女孩手里就行了,万一真的凑成一对,等联谊会结束了再跟她好好解释解释。没想到他居然在女孩队伍里看见了袁雨的身影。
  
  袁雨今天穿了一条雪白色的无肩连衣裙,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她脸上略施粉黛,唇红齿白,清纯又干净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上班族,反而像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
  
  很快就有不少男士走到她面前,想把手里的玫瑰花递给她。
  
  傅明城说不出自己心里是怎么样的感觉。说是不在意吧,可是他的目光却总忍不住往她那边瞥去。说在意吧,两人除了多了一层老同学的关系之外,跟在场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他心里其实是有些希望袁雨不要接其他人的玫瑰花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在他又一次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袁雨正好拒绝了一个男士的献花,淡淡然地抬起头,隔空跟他对视了一眼。
  
  那幽幽淡淡的目光像是一根羽毛轻飘飘地落在他的心上,挠得他心头有些发痒。
  
  不过幸好她很快就若无其事地把目光移开,像是无事发生过一样。
  
  傅明城忽然有种喉咙发紧的感觉。他拨开站在他前面的几位男士,很低地抱歉道,
  
  “对不起,借过一下。”
  
  那几位都是公司同事,见他似乎已经有明确的目标,很大方地把前面的位置让给他了。
  
  傅明城手里握着玫瑰花,径直朝袁雨走了过去。
  
  袁雨已经拒绝了好几个男士的献花,原本以为应该不会再有人过来了,没想到傅明城居然直接朝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