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小妖精你夹得真紧h教室)全章节阅读

2021-11-24 08:27:21情感专区
“风雪虽小,但寒意却浓,父亲当心身体。”
  
  福王笑看着他,待他走近,抬手掸去了他斗篷上的雪粒,道:“下雪了,你母亲与妹妹这一路恐怕要吃些苦头了。”

“风雪虽小,但寒意却浓,父亲当心身体。”
  
  福王笑看着他,待他走近,抬手掸去了他斗篷上的雪粒,道:“下雪了,你母亲与妹妹这一路恐怕要吃些苦头了。”
  
  宁元隽解下身上的斗篷,披在了福王的肩头。
  
  瞧他眉间起了愁色,安慰道:“算着日子,想也是快到了。”
  
  “且母亲和妹妹都不是养尊处优的性子,这点小风雪对她们而言不算什么,父亲放宽心。”
  
  “再者,夏泽是个谨慎周到的,他必然能虑到这一层,提前做好筹办的。”
  
  福王闻言点了点头:“夏泽确实是个周到的。”
  
  宁元隽笑道:“此次他回京,便不会再用这个名字了。”
  
  “永州这些年、回京这一路,他都是有大功劳的,父亲打算怎么封赏与他?”
  
  福王听到这话,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宁元隽看的不解:“父亲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
  
  福王道:“今日朝议后,礼部侍郎周廖恩递了论功行赏的折子。”
  
  “咱们进京也有一段时日了,这件事情确也改提上日程了。”
  
  宁元隽道:“父亲不是已经说了要等到母亲与妹妹抵京吗?周廖恩如何又上折子?”
  
  福王点点头:“国不可无君,亦不可无后,你母亲不到,这登基大典如何能算圆满?”
  
  “是近几日我见了这京中五品以上的官员,他们心中有所惶恐,这才推了周廖恩出来探口风。”
  
  宁元隽知道福王亲见京五品以上官员的事情,听说还有调动,但也都是正常的调动,不存在恶意打压、私人恩怨的情况。
  
  他们惶恐个什么劲儿?
  
  若要对他们做什么,还用得着等到现在?真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再者,就算是惶恐,那也该是那几位未被召见的官员惶恐才是!
  
  福王接着又道:“当时雷正韫在殿中,我看了折子后便与他随口聊了几句。”
  
  “谁知他竟然跪了下来,求我一个赏赐。”
  
  宁元隽不明白了。
  
  雷家是有大恩的,赏赐何需特特的求?
  
  还是说,他求了什么不该求的?所以福王才会这么苦恼?
  
  思及此,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父亲,他求了什么?”
  
  福王道:“他未明说,但其中意思已是非常明白。”
  
  “他想让我把属于夏泽的赏赐给雷云珏。”
  
  这种话竟出自雷正韫之口?宁元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同是雷家的人,雷正韫如何能偏护至此?
  
  他就不怕这话传到夏泽的耳朵里,夏泽会与雷家离心离德、兄弟反目?
  
  雷正韫为官为将这么多年,虑事如何会这般的愚蠢?
  
  “父亲答应他了?”
  
  福王明白雷正韫这话有多么的不妥,怎会应允?
  
  摇了摇头,道:“这些年夏泽所做我都看在眼里,自然是想给他一个好的结果的。”说着顿了下:“只是,夏泽是雷家的人...。”

 文学

宁元隽听着福王略显感慨的音调,跟着叹了口气。
  
  他知道在福王的心中,情谊素来是重于皇权的,所以在多年前的夺嫡之时甘愿退出,可到最后他得到了什么呢?
  
  这些年在永州,他们的命时时刻刻的悬在一根细线上,朝不保夕。
  
  究其根本,这祸是福王一念之差造成的。
  
  而现在,福王他仍然是最最纯善之人,他仍旧会在很多事情的决策上将情谊摆在最前,可有了前车之鉴他却不会再做出错误的判断了!
  
  “父亲是这大庸的命定之人!”
  
  “兜兜转转,这权杖终究还是归到了您的手中,您才是这大庸名正言顺的主人!”
  
  当年燕王登基后立刻改年号为天定。
  
  他以为如此做,他就是这天下的天定之人了。
  
  可殊不知,逆天改命之人,终将不得好果。
  
  福王抿了口茶,平静的道:“做天下的主人有什么好?”
  
  “若可以,我倒是更愿意与你母亲购上两亩薄田,日出而耕,日落而息。”
  
  宁元隽听了这话笑了笑,打趣的道:“父亲所愿,倒也不难。”
  
  “那御花园中栽种了无数的珍贵花木,不抵吃,不抵喝的,属实有些浪费了。”
  
  “辟出一块供父亲耕作,必然是极好的。”
  
  福王闻言想了想,觉得不错,道:“栽种些桃树也不错,你母亲和妹妹都喜欢吃桃子,也喜欢赏桃花。”
  
  宁元隽道:“好是好,只是可惜月份不对,今时无法栽种,需待开了春才行了。”
  
  “又有何妨?”福王微微笑道:“等春日便是。”
  
  宁元隽含笑称是。
  
  同一时间,京郊,匛然从外赶回来,将斗笠递给守门的侍卫,他整理着衣服往苏禅衣院子的方向去,到了院外却不敢贸然进去。
  
  晏珩看到了探头探脑的人,冲身旁的人温声说道:“我去去就来。”
  
  晏珩离开后,玉卿卿嘴角的笑意淡了下来。
  
  赢了吗?
  
  前世今生,她又何曾赢过?
  
  不过是拿这条薄命在抵罢了。
  
  想到什么,玉卿卿慢慢的收起手掌,将冰凉的雪水攥在手心里。
  
  再有几日便是她前世的死期了。
  
  依着她现在的病况来看,那日她的情况怕是不太好的...。
  
  到了院门外,晏珩看着一脸急色的匛然,蹙眉道:“出什么事情了?”
  
  匛然道:“南凉的人找到全州了。”
  
  全州是晏珩伪造出的藏身之所。
  
  南凉的人能找到全州,便可找到此处。
  
  晏珩闻言面色如常,淡淡的道:“没想到是他们先找到的。”
  
  是他高估了雷正韫的能力了。
  
  说着又叮嘱道:“近两日着手准备一下搬离之事。”
  
  匛然看晏珩并无急色,也慢慢的敛去了心头的情绪,恭谨颔首称是。
  
  晏珩回来,瞧苏禅衣神色有异,蹙眉道:“可是冷了?”
  
  玉卿卿压下心绪,抿笑道:“有你在我身边,我再未觉得冷过。”
  
  晏珩听她如此说,眼角眉梢尽是笑意与暖意:“有你在,我也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