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客厅偷偷玩H 那晚我们和老外一起3p

2021-11-24 08:22:31情感专区
“不要,相公,府里的大夫跟着来的,让他给我看。”
  
  “那怎么行呢?夫人放心。这御医乃是皇上身边的人,医术了得。”
  
  一听这话,梁昊宇也顾不上

“不要,相公,府里的大夫跟着来的,让他给我看。”
  
  “那怎么行呢?夫人放心。这御医乃是皇上身边的人,医术了得。”
  
  一听这话,梁昊宇也顾不上发脾气,连忙安抚道:
  
  “素衣,就让御医看看吧。”
  
  “相公,我,我不想。。。”
  
  话音刚落,就被梁贵妃打断了,语气中带着一点不耐烦。
  
  “那就麻烦段夫人了,弟媳就不要推脱了,孩子为重。”
  
  没人看见南素衣脸色更加难看,被丫鬟七手八脚的抬进了屋子。
  
  没一会儿,一个白了头发的御医拿着箱子进了房间,匆匆行礼后,诚惶诚恐地把脉。
  
  只是几秒,他神色一变,似乎是不相信结果,又停留了几秒。
  
  “怎么样?孩子没事吧?”
  
  梁昊宇已经忍不住询问道。
  
  听到问话,御医脸色诚惶诚恐,吞吞吐吐地说道:
  
  “回少爷,贵夫人不,不像是有喜脉。”
  
  这话让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耐烦地说道:
  
  “好好说话,你是什么意思?”
  
  御医索性直接说道:
  
  “夫人并没有身孕。”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将众人惊呆。
  
  梁昊宇明白过来后,先是一眼看向床上的南素衣,只见她脸色苍白,紧咬嘴唇。
  
  然后又狠狠盯着御医,语气十分吧㞑。
  
  “不可能,素衣明明有孩子,你这庸医是不是帮着段府骗本少爷。”
  
  段夫人脸色也变得难看,这个,镜头若是背上了,那还得了,连忙大声说道:
  
  “梁少爷可不要胡乱说话,这御医可是皇上身边的人,何来被段府收买,莫非你这是暗示是皇上陷害你!”
  
  眼看着局势越发不可收拾,梁贵妃开口了。
  
  “昊宇,你给我住口,我看你就是太宠着这个女人了,竟然敢骗你。”
  
  随后看向段夫人,安抚道:
  
  “段夫人,你也不要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他就是一时冲动才说出这种胡话,我会说他的。”
  
  闻言,段夫人也没有再计较。
  
  “既然贵妃娘娘如此说,那你们的家事我也不掺和了。”
  
  说完她就带着丫鬟出了房间。
  
  童珠珠向童笙使了个眼神,也跟着出去了。
  
  片刻以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梁贵妃姐弟,还有床上躺着的南素衣。
  
  她看着自己弟弟和床上面容苍白的女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缓缓走到了外间,静静等待。
  
  梁昊宇久久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本来满心欢喜,自己不能生孩子的谣言就要打破,这一切竟然是假的。
  
  此刻的他再看向南素衣,只觉得愤怒,这女人竟然敢骗他,跟那些女人有什么区别。
  
  移动脚步,来到床边。
  
  “啪!”
  
  一巴掌下去,南素衣嘴边瞬间流出了鲜血,她捂着脸,嘴唇蠕动,想要说什么,但是又没有说什么。
  
  见她这个样子,梁昊宇直接两巴掌就将她打晕了,才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郁闷走出里间,跨过外面的屏风,就看见自家姐姐媚态十足地躺在贵妃椅上,半个香肩都露在外面。

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气血上涌,那点郁闷被一阵痒痒代替。
  
  贵妃椅上的梁贵妃也觉得有些发热,神志似乎有些不清醒。
  
  神态不自觉展现出媚态,那模样是个男人都忍不住。
  
  两人本来就不是第一次这样,梁昊宇完全没有顾忌,直接就坐在了椅子旁边,还说道:
  
  “姐,你真漂亮,就像小时候一样。”
  
  梁贵妃嘴角上扬,小手直接搭上了自家弟弟的胸前,吐出来的话也是魅力十足。
  
  “弟弟,你也还跟小时候一样坏。”
  
  “姐姐,你是喜欢的不是。”
  
  两人都笑了起来,动作也大了许多。
  
  两个时辰以后,段夫人有些好奇,梁贵妃她们怎么还没有出来?
  
  生怕出什么事情的主人,她只能亲自带着丫鬟,想去瞧瞧。
  
  童珠珠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连忙上前说道:
  
  “段姨,你干嘛去?”
  
  “我去看看梁贵妃她们,你要一起吗?我看你这丫头无聊得紧。”
  
  她抿嘴一笑,连忙说道:
  
  “哎呀,本来就无聊,我们走吧。”
  
  一大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跟在段夫人后面。
  
  终于在丫鬟的领路下,来到了先前的房间门口。
  
  这时,众人只听见一阵细碎的声音,停止了说话,凝神一听。
  
  已经经历过人事的夫人们,哪里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顿时就羞红了脸,眼神中和神态上已经掩饰不住的嫌弃。
  
  “原来这堂堂国公府的少爷和夫人竟然这么不知廉耻,刚刚闹出假怀孕,这就开始了?”
  
  段夫人脸上也是挂不住,连忙打着圆场说道:
  
  “各位夫人,我们就先退下吧,就不要在门口站着了。”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女子不可形容的话。
  
  “弟弟,啊~我,我受不了。”
  
  就这个女声让本来要离去的众人又停住离开,脸上犹如雷劈。
  
  段夫人也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
  
  几秒过后,还是刚刚那位夫人,直接就愤怒地大声呵斥。
  
  “段夫人,你听见了,这青天白日,还有没有规矩了,这件事情就是丢尽皇上的脸,必须要处理。”
  

 文学


  段夫人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索性直接唤来小厮,撞开了大门。
  
  入目的就是让人不堪直视的白花花的两个身影,死死纠缠在一起。
  
  大门打开,一阵白光惊得两个慢慢清醒的人失声大叫。
  
  梁昊宇看见这么多人盯着他们,吓得滚下了床。
  
  梁贵妃则是神情呆滞,死死抱住自己的衣服,不敢动弹。
  
  这件事情很快就闹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大怒。
  
  赫连天决看着台下的童珠珠,直觉这件事情跟她脱不了干系。
  
  不过他也没有深究,当即就下令处决了国公府,株连九族,梁府上下,无一幸免,包括南素衣。
  
  圣旨一下,震惊满朝文武,国公府居然一夜之间就垮了。
  
  童珠珠也很意外,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雷厉风行,她原本也只是想着最多就是梁昊宇姐弟被砍头。
  
  御书房,赫连天决看着她,嘴角勾着笑意,和刚刚在大殿上的样子截然不同。

 

“小丫头,这件事情是你在捣鬼吧?”
  
  听着这肯定的语气,她有些汗颜,怎么可能承认?
  
  正准备反驳,打死不承认,只听见高高在上的人,继续说道:
  
  “他们姐弟多年私会,隐藏得这么深,这次却让那么多人抓了现行,不是你插手?”
  
  她惊讶得长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失声说:
  
  “皇上早就知道了?”
  
  难得看到鬼灵精怪的小丫头,这副惊讶得样子,他笑了起来。
  
  “在你眼里,我眼睛这么瞎吗?”
  
  回神后的她,连忙说道:
  
  “那皇上为什么还让国公府这么嚣张?”
  
  赫连天决看了一眼她,那双狭长好看的眼睛闪过复杂。
  
  随后,笑着说道:
  
  “驭人之术,不过梁家确实越来越猖狂,我早就准备打压了。”
  
  又看了一眼今日出手的她,漫不经心地说道:
  
  “现在斩草除根也好,免得再生事端。”
  
  她没有说话,这些东西听听就行,又不关她的事情。
  
  赫连天决坐着沉思,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冷场。
  
  她感到不自在,试探说道:
  
  “还是没有她的消息吗?”
  
  男人微微摇头,眼底藏着痛苦的思念。
  
  她也不忍再说什么,两人就这么愣着。
  
  “皇上,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清皇后回来了!”
  
  赫连天决直接起身,直接抓住还没有行礼的小太监,死死盯着问道:
  
  “你说什么?”
  
  小太监咽了一下口水,艰难地说道:
  
  “是,是清皇后回来了,就,就在大殿上。”
  
  小太监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眼前的皇上已经不见了身影。
  
  童珠珠也没有想到,这人突然就从天而降,心中对这位同一个地方的同伴感到好奇极了。
  
  “小公公,带着我过去瞧瞧呗。”
  
  小太监知道她是皇上和太后眼前的红人,连忙就说道:
  
  “哎哟,童姑娘跟着奴才就行。”
  
  赫连天决来到大殿,只见在大殿中间站着一个穿着紧身类似皮质衣服女人,身材极好,头发还是他没有见过的酒红色,带着些卷翘,披在身后。
  
  他颤抖着声音喊出那两个字。
  
  “歌儿?”
  
  女子回头,是一张极为惊艳的脸,可以看出女子情绪很激动,那双魅力十足的眼睛里波光粼粼。
  
  “天决,我回来了。”
  
  话一说完,女子直接就迈开大长腿,一个跳跃直接就到了赫连天决的身上,双腿还缠在那精壮的腰间。
  
  童珠珠一看见这彪悍的熊抱,她就满脸笑意,这熟悉的方式看来还真是自己那个时代的人。
  
  不过,她也没有出声打扰两人。
  
  足足抱了一炷香的时间,赫连天决才拍了拍身上人儿,柔声说道:
  
  “歌儿,我带你认识一个朋友,你肯定会很高兴。”
  
  随后,三人来到御书房。
  
  清歌听完赫连天决话,一脸惊奇的搂住她。
  
  “集美,这下好了,我终于有可以说话的集美了。”
  
  童珠珠抿着嘴笑道:
  
  “你可是皇后娘娘,我可只是个乡下丫头。”
  
  清歌直接白了她一眼,说道:
  
  “哼,少洗刷我,一看你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赫连天决一脸欣慰地看着两人。
  
  晚上来临,童珠珠和清歌两人兴高采烈地准备吃火锅。
  
  她也极为兴奋,这才是找到同类的感觉。
  
  这场饭局只有四个人,赫连天决和萧宁朗看着说得眉飞色舞的两人,摇着头喝酒。
  
  两人颇有默契的对视一眼,眼神透露出那么一丝丝无奈。
  
  这一晚,她和清歌就像相见恨晚的姐妹,聊了很多她们那个时代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童珠珠和萧宁朗准备离开皇宫。
  
  值得一提的是花熙这丫头经过昨天一事,直接跟郑清寒表白了心意,他竟然也没有拒绝,两人心意互通。
  
  “童童,你要回你的小山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