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客厅乱h伦女 校花郑依婷被蹂躏得欲仙欲

2021-11-24 08:19:20情感专区
“不是管重来病了吗?”
  
  “是,管重来是病了,但不是身体有病,是心里有病,他得的是心病。”乐水忽然重重地推了卢一般一把,“你是不是觉得管重来

“不是管重来病了吗?”
  
  “是,管重来是病了,但不是身体有病,是心里有病,他得的是心病。”乐水忽然重重地推了卢一般一把,“你是不是觉得管重来憨厚老实好骗,你是不是觉得你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错,大错特错!你和他密谋的一切,他全部告诉了盛年,也告诉了我,他们两口子出国,就是为了远离荣光,好给你暗中出手的机会。然后你会被发现,被抓,而管重来远在国外,可以推得干干净净,全是你一个人的过错!”
  
  卢一般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蓦然起身,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他一是不敢相信乐水居然对他和管重来密谋的事情清清楚楚,二是更不相信乐水所说的一切,管重来会将一切都告诉了别人,并且还有意扔下他不管,一个人跑到国外?不,不可能,管重来不是这样的人,他不可能放弃即将到手的500万!
  
  乐水不给卢一般深思的机会,继续咄咄逼人:“一般,你有时很聪明,聪明到算无遗漏的程度。但有时又很傻,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以为可以将管重来控制在手,你却忘了一点,管重来和盛年感情特别深,对一个深爱妻子的男人来说,是选择妻子还是朋友,你觉得他会犹豫吗?就像你,如果有人让你在我和他之间选择一个,你会选择谁?”
  
  “当然是你了!”至此,卢一般已然信了一大半,“乐水,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已经很直白了,你要是还不明白,当我没说好了。”乐水生气了,起身来到窗前,“不要以为你和于老板联手做的事情有多高明多天衣无缝,盛年早就察觉了,所以她才说服了管重来,管重来出卖了你,躲到了国外,就等你出手留下铁证后好人赃俱获。你还傻呼呼地打算一个人转移资金是不是?”
  
  卢一般汗都出来了,乐水在家里休息的时间过长,都让他忘记了乐水也曾经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主要也是他被自己的经验蒙蔽了双眼,一厢情愿地认为乐水只是他听话的妻子孩子的母亲,却忘记了她还有职场女强人的人设。
  
  乐水见她步步紧逼迅速突破卢一般心理防线的战术奏效,继续加大了攻势:“一般,你知道你现在应该怎么做吗?”
  
  卢一般平常是一个非常镇静和有涵养的人,但今天,面对乐水一反常态的进攻,他失去了以往的自信,主要也是他现在确实没有镇静的底气,即将破产的他只有依靠荣光翻身,而荣光又是乐水的产业,一如他当年他凭借谷黄三分之一的离婚资产才得以创业成功一样。
  
  而且乐水已经完全知道了背后的一切,最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惊惶失措之余,不免就乱了阵脚。如果是别人还好说,他还可以深呼吸几口强行稳定心神,但在乐水面前,他失控了,因为他心中始终有一个刺在隐隐作痛,在提醒他一个想要忘记却又时刻想起的事实——荣光毕竟是乐水的荣光!
  
  “我……”卢一般愣了愣,想要擦汗,又觉得太露怯了,努力一笑,想要缓和一下气氛,“还请老婆大人示下。”
  
  “啪!”
  
  乐水扔过一份协议,是股权转让协议书:“签字,把你名下的股权全部转移到我的名下,然后也去国外休养。我来替你收拾残局打扫烂摊子,等梳理清楚了一切,你想要再回荣光,也没问题。”
  
  卢一般有些跟不上乐水的思路:“你收拾和我收拾,有什么不同吗?我们夫妻一体,不管出什么事情,都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你收拾,管重来可以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你的身上。我收拾,他们至少会相信我出于公心,也相信我为了弥补你犯下的错误,会全力以赴。快,别犹豫了,现在签字,马上订机票。”
  
  卢一般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想要冷静一下,乐水的手机就响了。
  
  乐水接听了电话,她特意打开了免提,是盛年的声音。

“乐水,进展怎么样?我们姐妹一场,我不忍心看着卢一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果你真能收回股份,愿意回荣光,带领荣光重新回到轨道上,我愿意原谅卢一般,不追究他的责任。他能及时回头的话,也希望你再给他一次机会,不要和他离婚,他本质上不是一个不可饶恕的坏人,他还有善良的一面……”
  
  “我知道了,盛年,谢谢你,我会处理好的,请你相信我!”
  
  乐水挂断了电话,直视卢一般双眼:“一般,两条路,要么主动签字,要么被我强行收回。主动签字,不但可以让我原谅你的所作所为,也可以让盛年他们也不再追究你的责任。要是被我强行收回的话,一般,你不但会让我失望,也会让盛年和所有人失望,从此,你会被盛年他们拉黑,并且被远离他们的圈子。”
  
  “你呢?你会怎么对我?”卢一般的心理防线已经接近全面崩溃。
  
  “我会和你离婚,记恨你一辈子。”乐水咬了咬嘴唇,“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你欺骗了我这么久,不主动认错,不主动承担错误,没有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和勇气,你觉得我还会爱你还会需要你吗?”
  
  卢一般汗如雨下,好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如今天一样尴尬和难堪,他才知道,他所有的伪装和坚强,所有的镇静和自信,因为他对乐水的隐瞒被识破,而无处隐藏,并且都化成嘲弄、自卑。
  
  “乐、乐水,我破产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卢一般忽地站了起来,急急地说,“你听我解释,我是不想让你知道生活的艰辛,我是想……”
  
  “不用说了,签字才能证明你是不是真的有悔改之心。我不会再听你说什么,只看你做什么。”乐水将协议书推到了卢一般的面前,“你欺骗了我很多年,我只给你一分钟的弥补时间。”
  
  卢一般拿起笔,手都在颤抖,签吧,不舍得前面所做的全部努力,功亏一篑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不签吧,真有可能是一切都毁于一旦,不但会丢掉荣光,还会失去乐水失去家庭,失去自己的人生荣光。
  
  乐水一颗心也高高悬起,如果卢一般真的破釜沉舟,非要不签字,她没有办法收回股权,打离婚官场的话,不一定要耗时多久,并且还会是持久战,伤筋动骨。如果他签字了,一切都好解决了。
  
  乐水故作镇静,盯着手表:“还有半分钟。”
  
  “20秒!”
  
  “10秒!”
  
  乐水近乎绝望了,卢一般难道真的心坚如铁,不肯签字吗?等他恢复了清醒和冷静,再想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再想解决就会比现在麻烦许多。再如果他真的一条路走到黑,打官司还是小事,必然会影响荣光腾飞的大事。
  
  乐水心中喟叹一声,对不起了,一般,别怪我骗你,也确实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当然,也有报复你的心理,毕竟你骗了我那么久。
  

 文学


  在最后一秒,卢一般还是没有恢复清醒,巨大的冲击让他的大脑接近短路,他想要冷静地分析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他几乎无法呼吸无法思索。一抬头,迎上了乐水绝望而哀怨的眼神,一瞬间他心软了,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乐水收回协议书,轻轻放到一边,见卢一般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免又有几分心疼,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拿过一张报纸盖住:“一般,你去休假一段时间吧,别再操心公司的事情了。等你回来,我们再商量关于我们婚姻和事业的下一步。”
  
  “好的。”卢一般失神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院中,被明媚的阳光一照,顿时又清醒了几分,不对,乐水只告诉他她已经知道了他所有隐瞒的一切,但并没有告诉他她到底是什么立场,和谁保持一致,他总觉得刚才的签字太草率了,少了深思熟虑的过程。
  
  回身一看,乐水站在窗前正在俯视他,神情沉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知为何,卢一般蓦然觉得乐水正在迅速离他远去,像是一朵云倏忽飞远,再也回不到从前。
  
  在乐水的带领下,荣光和华年联手开拓市场,由于小可、大愉和叶南的加入,进展迅速,短短一周内,各地纷纷传来喜讯,原先停滞不前的加盟商推进工作,获得了突破性进展,已经有20个城市40家加盟商到位。

 

实之前已经做好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就是因为资金问题而陷入停顿,资金一到,所有问题就都迎刃而解。在崔恒语和郝进的配合下,荣光重新调整了管理架构。
  
  半个月后,盛年和管重来从国外回来。盛年拿着管重来签好的股份转让协议书,重回荣光,和乐水坐在一起,重掌荣光大权。
  
  “成功三年,崩盘三天,中国的民营企业平均寿命是3年,美国是8年,而日本是13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起家靠产品,壮大靠制度,企业本来就是一家依靠各种制度捆绑在一起的赢利组织。国内的民营企业寿命短,就是因为制度不健全,对规则和规章缺少足够的敬畏之心。”盛年最近思索了许多,觉得有必要和公司上下达成共识,“从即日起,我和乐水重回荣光,并且保证在未来会和荣光不离不弃,力争将荣光打造成为中国女性的美丽基地。同时,我们也要订立一个必须人人严格遵守的公司章程,让荣光的管理规范化制度化合理化……”
  
  盛年讲了许多,随后,乐水又说了一番。
  
  “我觉得婚姻分为三等,一等婚姻是相互成就,双方都会因为另一半的出现而变得更好更强更幸福。二等婚姻是相互尊重,即便理念不认同生活方式不同步,但也能相敬如宾,不会争吵,也不会成为对方的拖累。而末等婚姻也就是三等婚姻是相互折磨,相互拖累,相互拆台,你是我的眼中刺,我是你的肉中钉,谁都看谁不顺眼,恨不得对方赶紧去死,但还是要为了各种原因维持所谓的面子,人前还要假装恩爱。”乐水感慨良多,在几人之中,她的婚姻最幸福,也最不幸,“公司和婚姻也是一样,希望荣光会是一等公司,可以共同打造属于我们每个人的人生荣光。”
  
  谷黄也参加了会议,不过没怎么说话,散会后她才来到乐水面前,拍了拍乐水的肩膀,语气有几分沉重:“乐水,我有点后悔当初没有拼尽全力破坏你和卢一般的感情了,才让他伤害你这么深。”
  
  乐水摇了摇头:“人生有许多路,只有自己走过了才会知道路是平坦还是坎坷,如果当初你破坏了我和卢一般的感情,我只会记恨你一辈子。谢谢你谷姐,我现在才知道,有时看清一个人,真的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很高的代价。”
  
  盛年知道最近乐水和卢一般正在闹离婚,乐水想离,卢一般不同意,二人陷入了僵局。卢一般现在失业在家,天天喝酒,要靠乐水养活。乐水并不嫌弃他,希望他过一段时间可以重新出山,但卢一般受不了再次当上家庭妇男,天天牢骚抱怨。
  
  一个男人成功时和落魄时可以相差多少?一般人看不到如此巨大的反差,乐水却是亲眼目睹。她想象不到以前镇静自若从来谈吐有趣的卢一般,在赋闲在家之后,会变得暴躁、易怒、多疑,甚至还喜欢流泪。
  
  和以前判若两人!
  
  男人强大的自信来源于强大的事业的支持,没有事业的男人会陷入黑暗和彷徨之中。
  
  乐水很苦恼,她忍受不了卢一般对她的欺骗,以及他好赌的心理,居然输掉了所有资产,还差点儿赌上了荣光。她和他之间已经失去了信任的基础,再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意义,她很难再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谷黄还想再说什么,被盛年拉到了一边,盛年摇了摇头:“就像当初乐水非要嫁给卢一般一样,她最终和他是继续下去,还是分开,由她自己做决定好了。”
  
  于老板怎么也没有想到,和卢一般商量好的事情会突然发生天大的变故,卢一般被踢出了荣光。好在他和荣光所签的合同有一个半年期限,半年内不还钱,他就有权让荣光以股权抵债。他不相信荣光可以在半年之后就有资金回笼。
  
  半年后,当于老板拿着协议上门收债时,荣光不但还清了所有本金,连利息也是一分不少。于老板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荣光现在的发展势头这么好。
  
  盛年解答了他的疑问:“其实荣光前期工作早已准备完毕,就是资金问题卡了很久。多亏你的及时雨,荣光才运转起来,荣光就是一架在海上飞翔的飞机,快要没油了,又没有可以降落的机场,你的资金就是空中加油机。当然了,你的资金进来,是想吞并荣光。我们利用你的资金,是为了发展荣光。最后谁胜谁负,就看谁的布局更周密跑得更快了。谢谢你于老板,你坑了许多人,也总算做了一次好事,帮助荣光飞得更远,也让许多爱美的女性从此可以用上舒适的美体内衣。”
  
  于老板愤而离开荣光,联系了卢一般,想问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卢一般有气无力地回答:“于老板,我上他们的当了,他们做好一个局让我跳,我没看清就真的跳下去了。当然,也不是我真的眼瞎,是谷黄太狡猾太坏了,她假装没有流动资金了,在融资款到了后,又立刻追投了几千万,让荣光一下子就飞了起来。而乐水也利用我对她的感情,逼我签了转让股份协议书,签完后我就后悔,但后悔也晚了。后来才知道,管重来也早就背叛了我,他们联合乐水演了一出好戏,只有我一个人傻呵呵地看戏,蒙在鼓里……”
  
  于老板冷笑了:“都说你善于利用人性玩弄人心,结果最后被乐水学会用在了你的身上,卢一般,你表面上不一般,其实内里就是一个一般人。算了,就当我不认识你。虽然没有如愿拿下荣光,但投资荣光的款项还是让我赚了不少利息。你这一辈子算是废了,认命吧。”
  
  又一个月后,卢一般感觉自己荒废得实在太久了,正想出去走走时,忽然就接到了庄有田的电话。
  
  “一般,有没有钱借我点儿?我现在急需钱。”庄有田的声音很急。
  
  你急需?我还缺呢?卢一般没好气:“没钱,连命都快没了,还有个屁钱!”
  
  “真的不骗你,兄弟,我又被于老板坑了。妈的,果然是又,我为什么就不改呢?我被他坑过一次,居然还信他第二次,真是傻到天上了。”
  
  “怎么被坑了?”卢一般心中一跳。
  
  按照协议,资金打到庄有田公司后,庄有田将资金再转到项目上,然后再将资金转出,最后项目亏损,连累公司的股权被于老板收走。中间一个关键的环节是资金转出的去向是于老板指定的公司。
  
  谁知资金转到了于老板指定的公司后,对方公司迅速转移出去,并且申请了破产。庄有田的公司股权被于老板收走后,他也没有拿到应得的钱,再找于老板,于老板不认账,说是庄有田和对方公司签订的协议,和他无关,他不认识对方公司。
  
  庄有田公司没有了,钱又没捞到,还被债主追债,只能跑路。但连跑路的钱都没有,只能冲卢一般借。
  
  卢一般听了心惊肉跳,幸好当初乐水及时拿回了股权,才让他没有和庄有田一样被于老板坑得连哭都找不到地方哭。这个于老板简直太黑了,别说良心了,连人心都没了。
  
  三天后,传来了庄有田落网的消息,消息是乐水告诉卢一般的。
  
  “庄有田落网了,于老板畏罪潜逃,不过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被抓住只是时间问题。”乐水直视卢一般的双眼,“知道庄有田为什么被抓于老板为什么要逃吗?因为管重来配合警方破解了于老板融资平台的核心数据,得到了一手资料。管重来当初在写app时,留了后门。想不到吧?你算计别人,别人也会算计你。最终还是人算不如天算,卢一般,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现在已经坐牢了。”
  
  卢一般仰天长叹,久久无语。
  
  一周后,卢一般在离婚协议书签字,净身出门。走时也没有通知乐水,负手而去,不知去向。此后数年,卢一般下落不明。有人说他在终南山出家了,也有人说他当了和尚,还有人说在国外见到了他,甚至有人说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