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王爷在书房含乳尖H 解开少妇的裙子猛烈进入

2021-11-24 08:04:15情感专区
只不过……

  谢沉渊愿意将野丫头接到锦绣庄园,倒是让人意外的很。

  锦绣庄园,盛京第一仙宅,连夏家都没有资格入住,怎么就让那个野丫头进去了呢?

  果然啊

只不过……

  谢沉渊愿意将野丫头接到锦绣庄园,倒是让人意外的很。

  锦绣庄园,盛京第一仙宅,连夏家都没有资格入住,怎么就让那个野丫头进去了呢?

  果然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就算谢沉渊是个天煞孤星,是个弃子,那也是帝都谢家本家的高门大户,不是小小盛京豪门能够比拟的。

  司徒静想的好,无论如何,夏至都是她的骨肉。

  如果夏至以后过的好,顺利嫁到谢家,必定要看在她的面子上,带着夏家步入帝都,也算是给她争脸。

  到时候,她就勉为其难地对这个草包野丫头好一点吧。

  谁让她是个妈呢。

  “阿姨!收拾好了吗?”凉薄的少年声音传来。

  “好了。”司徒静笑着回答。

  越看夏实初越满意。

  “实初啊,家里挺好的。我看啊……你就不要住校了吧。你看看你姐姐,曾经读高中的时候,就是在家里住的,不照样考入帝都?”

  夏实初微微低着头,正好对上司徒静的脸。

  毫不掩饰嫌弃,毫无感情道:“阿姨,我不想把不必要的时间浪费在路上。”

  司徒静自动过滤掉夏实初眼中的嫌恶。

  “你不去将夏至找回来吗?”少年状若无意地问了一句。

  司徒静一听,心情立马差了。

  “提她做什么?”

  夏实初没再问,冷笑了一声,随手拿好外套,出门打篮球。

  “实初,你去哪儿?”司徒静焦急地问。

  没人回答她。

  司徒静笑了笑。

  这孩子,都相处这么些年了,还这么见外。

  看来还是她做的不够。

  嫁到夏家之后,一直没能给夏家生个一儿半女。去了医院检查,这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终身不孕。

  她总觉得愧对夏阴。

  好在夏阴体贴,说担心她的身体,也不希望她为孕育孩子难受,就不要她生。

  她很感谢夏阴,同时更加重视夏实初。

  夏实初是夏家正统的少爷,唯一的男子,必会在将来继承夏家家产。

  她一定要好好地和夏实初处好关系,只有这样,她下半辈子的幸福就稳了。

  只是实初这孩子现在正处在叛逆期,很难走近。

  无奈地拿出手机,拨通夏如梦的手机,想要问问夏实初的爱好和兴趣,来曲线救国。

  *

  某个摄影基地底下停车库内。

  夏如梦坐在车内,瞥了一眼监控死角,透过车窗看着正在出口来回踱步的老人。

  精明的眸微眯,划出危险的寒光。

  这个老不死的,竟然将她们曾经的交易录音了,还想来威胁她,让她给钱。

  她演过很多这样的小人,深知这样的人贪得无厌。

  有了第一次,后面就会跟吸血虫一样,死扒着她吸血。

  鲜红的高跟鞋踩下油门。

  “哧……”

  压过正在等着发大财的老太太,留下一地的断肉和鲜血。

 文学

这老人赫然是去文德闹事,被两夫妻送上回乡大巴的老太太。

  前一瞬,她还在畅想着勒索五百万,高调打儿媳的脸。

  下一瞬,魂飞万里,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汽车扬长而去,发动机的转动声在叫嚣着它的魔高一丈。

  车子刚离开百米,手机声响。

  夏如梦看了一眼,烦躁地挂断。

  *

  被挂断电话的司徒静一点都不恼,自主为夏如梦找好了理由。

  最近如梦正在拍摄大成本古装剧。

  能进入这个剧组,都是非富即贵,要么就是非常优秀的人。

  想到这里,司徒静面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就算曾经跟人私奔了怎么样?

  就算带着一个拖油瓶那有怎么样?

  就算被司徒家除名了,失了名媛身份,那又怎么样?

  她还不是照样嫁进豪门,照样有一对到让人嫉妒的优秀儿女?

  *

  夏阴正巧谈好客户回来,在楼梯拐角处和夏实初相遇。

  夏实初好似失明了一般,目不斜视,径直朝前走。

  “都不会叫声爸爸吗?”夏阴冷声道。

  夏实初并不理睬,径直下了楼。

  夏阴的内心生出了几分无奈。

  “老公,孩子现在正在叛逆期,脾气差了点,你就多忍忍。等实初长大了,到时候就知道自己错了。”司徒静笑呵呵地说着。

  夏阴摁了摁鼻梁,心疲力竭的很。

  余光瞥到女人挺翘的臀,心生一股恶心。

  也不知道多少人碰过。

  若不是为了……

  “老公,你怎么了?”

  夏阴摆了摆手,重新拿起挂在衣架上还没五分钟的高定黑色西装外套。

  “我要去国外出差几个月,你好好地在家里。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

  司徒静内心一阵甜蜜,娇嗔道:“好的,老公,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

  *

  夏至苏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头顶挂着两瓶葡萄糖,正在输液。

  还有一瓶未开封的氨基酸挂在另一边。

  “醒了?”谢沉渊坐在靠窗的位置。

  少女看了过去。

  男人面色清冷,身影被惨白的月光拉的很长,显得孤寂。

  “这是哪里?”她问。

  “这是我在盛京的一所公寓,不是锦绣庄园。你放心,伯母她们不会知道的。”

  夏至放了心,正要将手臂上的输液针拔下来。

  上一世,被绑在手术台,被针扎的记忆太过深刻,她不喜欢这种鱼肉的感觉。

  谢沉渊说:“别动,很快就好了。我守着你,别怕。”

  “怕?”夏至有点不理解。

  她只怕两件事。

  变丑!

  没钱!

  男人轻笑一声,“刚刚你做恶梦了,不停地说着不要不要……放开我之类的话,能跟我说说你的梦吗?”

  夏至脸黑。

  她的确做了噩梦。

  被绑在手术台上的噩梦。

  已经过了这么久,她的睡相也一向安静,怎么会突然说梦话?

  少女烦闷地皱着眉,很是苦恼。

  还在那个地方的时候,应该学学佛学的。

  这样的话,她可能就会将所有的苦难当成上天的恩赐。

  搞不定做噩梦说出的话是感谢上一世的灾难。

  谢沉渊走到她的床边,一手抚平她的皱眉。

  “年纪轻轻的,还没成年,就想长皱纹了?”

  夏至瞪了他一眼,“我才十六,花样年华。”

  “是!花样年华的小仙女,能不能请你先喝碗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