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头冲破校花那层膜 侠女人妻跪趴高撅肥臀

2021-11-24 08:01:45情感专区
跟在他身边这么久,洛灿儿心里清楚,他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还记得刚刚与他见面的时候,虽然顾云礼表情淡漠,甚至对她偶尔会浅笑,但那表情,就是看得洛灿儿心里发毛,好像随时随

跟在他身边这么久,洛灿儿心里清楚,他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还记得刚刚与他见面的时候,虽然顾云礼表情淡漠,甚至对她偶尔会浅笑,但那表情,就是看得洛灿儿心里发毛,好像随时随地会被大佬拧断脑袋似的。

  顾云礼什么都没说,洛灿儿为了防止隔墙有耳,也什么都没问题,两个人默契的,谁都没有提这个要塞的问题。

  洛灿儿想,反正顾云礼已经实地考察过了,也知道哪里有兵,哪里有陷阱,哪里是虚设的防线,根本就不用她提醒二楼。

  “祁寒。”顾云礼突然叫了祁寒。

  一直隐藏在暗处的祁寒便现身进来,单膝跪地,抱拳行礼,“王爷。”

  “盯着他。”顾云礼淡淡的说。

  “是。”祁寒说完,便退了下去。

  此时天已经很黑了,吃过晚饭后,顾云礼便拉着洛灿儿的手,回了帐篷休息。

  “王爷,我还没嫁给你呢,我才不和你睡一个帐篷,传出去多害臊啊!”洛灿儿看着帐篷里柔软的床,打算一会把顾云礼给推出去。

  “灿儿说什么?”顾云礼伸手一把将洛灿儿搂进了怀里,“这一路上,灿儿哪天不是和本王睡在一起?”

  “可是人家还没嫁给你啊!名不正言不顺的……”洛灿儿故作傲娇的噘着嘴,哼哼哼的。

  “原来,是灿儿着急要嫁给本王了。”顾云礼笑着,伸手一把将洛灿儿抱起来,大步的走到床边,轻轻的将她放下,让她躺好,握住她的手,说:“等一切安定了,本王就迎娶你过门,让你成为川王妃!”

  “油嘴滑舌!”洛灿儿伸手用力的一推,“别以为花言巧语就能和我挤在一张床上,这床是我的,王爷您另寻地方吧。”

  洛灿儿说着,对着顾云礼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然后翻身,抱着被子占着床铺,睡觉了。

  顾云礼看着洛灿儿的背影,温柔的笑了笑,俯身,吻了下她的脸颊,便去一旁的睡了。

  结果睡到半夜,外面突然乱了起来,就听到有人大喊:“警备!南疆人偷袭!”

  洛灿儿突然就惊醒了,她连忙坐起身,只见顾云礼已经站在帐篷外,了解情况了。

  洛灿儿连忙下了床,穿上鞋也跟着出来了。

  这时,顾云礼刚刚了解完情况,见洛灿儿出来了,便关切的说:“夜晚凉,怎么穿这么单薄就出来了,快回帐篷里去。”

  “我没事。”洛灿儿摇摇头,“王爷,发生什么事了?”

  “南疆人半夜偷袭,刚刚防火烧了粮草。”顾云礼面色凝重的说。

  “防火烧粮草?”洛灿儿有些诧异,“我们刚刚驻军过来,今天白天才安顿好,南疆人怎么会这么快,这么准确的就知道我们粮草放在什么地方?这里肯定有人通风报信啊!”

  “嗯。”顾云礼点点头,“一会就见分晓了。”

  顾云礼说着,便拉着洛灿儿的手进了帐篷,让洛灿儿坐在炭火盆的旁边,让她取暖。

  “外面听起来很混乱,真的没事吗?”洛灿儿担忧的问。

  “没事。”顾云礼说,“对方只是烧了粮草,没有其他的任何动静。”

  “我们出发前,在太子的授意下,粮草准备的就不是很充足,沿途路上,我们有将粮草分发给了流民和百姓,原本剩下的就不多,现在更是被一把火烧了,看来,对方这是算准了我们现在最短缺的就是粮草了,所以才在今晚就直接动手了。”洛灿儿分析道。

  “的确如此。”顾云礼点头,“就算明日我让人快马加鞭回京城上报此时,以桓王的行事风格,根本不可能给我们拨粮草。前线没有粮草支撑,早晚都会撑不住,宸王还真是好算计。”顾云礼冷笑了一声。

  就在这时,帐篷外响起了祁寒的声音,“王爷。”

  “进来。”顾云礼说。

  祁寒进了帐篷,恭敬的说:“启禀王爷,属下按照您的吩咐一直跟着那名将领,发现他今晚行为异样,便叫上姜陵一起盯着。”

  “不料半夜的时候,他带着几个士兵,换了夜行衣,偷偷的将我们的粮草烧了。”

  “但王爷您之前吩咐过,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让我们出手,让我们静观其变,然后将事情事无巨细的汇报给王爷您,所以……”祁寒低着头,很是自责,“刚刚听说,大部分的粮草都已经被烧毁了……”

  “本王知道了。”顾云礼淡淡的说,“这事不怪你,你们只要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就好。”

  “下去吧,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继续盯着那几个人。”顾云礼说,“随时来报。”

  “是!”祁寒说完,便恭敬的退下去了。

  “王爷,您这是,请君入瓮?”洛灿儿歪着头,笑着问。

  “你懂了?”顾云礼双眸含笑,看着洛灿儿。

  “懂了。”洛灿儿点点头,“不就是故意让他们以为他们成功了,我们没有粮草支撑,撑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选在最好的时机,突袭我们。”

  “果然是本王看中的女人。”顾云礼笑着摸了摸洛灿儿的头,“粮草问题,还得劳烦王妃。”

  “那当然……谁是你王妃!顾云礼你占我便宜!”洛灿儿立马反应了过来。

  顾云礼看着洛灿儿,开心的笑着,即便被洛灿儿大不敬的叫了名字,他还是觉得开心。

  “为了不被他们发现,灿儿就偷偷的将每日的粮草混在剩下的粮草中,不用多,够将士们吃喝就行。”顾云礼说。

  “放心,我绝对不会多方,我要让他们觉得粮草马上就没了,可是又有一种,这么点粮草,却怎么吃都吃不完的错觉!”洛灿儿说着, 便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幸亏他们出发前有先见之明,早早背了粮草,而且小八的空间还有复制功能。

  所以想从粮草上动手脚,那他们可要失算了。

 文学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军营都加强了防范,严阵以待。

  粮草被烧可不是小事,驻扎在前线边境的十几万官兵,没有粮草的支撑,可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大部分粮草都在那场大火中付之一炬了,被抢救下来的,根据估算,都撑不过七天。

  但是派人回京城上报给皇上,重新调配粮草,少说也得一个月,于是便有人提议,缩减将士们每天的饭食,尽量能撑到新的粮草赶到为止。

  “不可。”顾云礼直接否定了这个建议。

  此时的顾云礼坐在主帅的位置上,面容冷峻,神情威严,双眉紧蹙,若仔细看的话,还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点点的隐隐不安。

  但他又用自身强大的定力将那份不安压制住了,若不仔细看的话,肯定看不出来。

  “如若我们现在就开始缩减将士们的吃食,南疆那边马上就会知道,他们火烧我们粮草的伎俩奏效了。这样,他们必定会计算时日,在我们粮草紧缺的时候,他们必定会攻打过来。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要迷惑对方,撑到粮草到了才行。”顾云礼的脸色很不好,但说话的语气依旧很沉稳。

  众将领觉得顾云礼说的有道理,便都点点头,没有异议。

  “王爷,若我们向城中的百姓征粮呢?”又有将领提议。

  “不可。”顾云礼又将这个提议否定了,“前段时间,遇到灾害,很多百姓流离失所,本王率军沿途路上,不知见到了多少流民百姓。百姓现在已经生存不容易了,我们不能再给百姓增添负担了。”

  其实顾云礼说的话,将领们心中都知道,但既然王爷不同意这样办,他们也就不再提了。

  因为粮草被烧的事情,将领们你一言我一语,发表着看法,想着应对的计策,还讨论如何加强防备,唯独那个你有问题的将领坐在一旁,安静的听着大家讨论,观察着顾云礼的表情。

  洛灿儿虽然没有与众将领坐在一起,但她的那个位置,比较靠后,倒是能将所有人的表情都收进眼中,尤其是那个有问题的将领,表情实在有意思。

  那有问题的将领一直在观察顾云礼的表情,顾云礼也没让他失望,尽量把一些细微的表情做的明显又内敛,就是那种不想被人看出来,又怕那将领眼神不好看不出来,还真是难为川王殿下了。

  商讨结束后,顾云礼便让他们散了,各忙各的去了。

  “如何,看出来什么了?”

  顾云礼走到洛灿儿的身边,笑着问。

  “看出来我们川王殿下的演技不错。”洛灿儿笑着说。

  “你瞧那个人,他信了吗?”顾云礼问。

  “应该是信了。”洛灿儿笑着说,“毕竟火是他放的,烧了多少粮草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自然也信按照现在这种消耗法,顶多维持七天。”

  “所以要创造个环境,让他把消息传递出去。”顾云礼淡笑着,“还不能让他传递的太顺利,不然反倒让他觉得怀疑。”

  “那王爷觉得,南疆那边收到了消息后,什么时候会进攻我们?”洛灿儿好奇的问。

  “自然是我们没有粮草的时候。”顾云礼笑着说,“灿儿想吃什么,我让厨子给你做。”

  “王爷,您这是要把我打造成祸国殃民的妖女啊!明明粮草都被烧了,将士们都快没饭吃了,我还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得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呀!”洛灿儿笑说,说完,眼珠转了转,揉着肚子,说:“从京城出来后,就没吃过小点心了,王爷可否让厨子给我做些可爱的小糕点?我要造型可爱的,比如小兔子呀什么的。”

  顾云礼盯着洛灿儿看了一会,便会心的笑了,叫来下人,吩咐厨子,给洛灿儿做小糕点,要兔子形状的,做好了有赏。

  言外之意,做不好,就是要惩罚的!

  要知道,随军的厨子,那都是做大锅饭的,给将士们的,讲究什么菜品花样?能吃饱,吃好,有营养就行。

  做什么小糕点,还兔子形状,这分明就是在难为厨子啊!

  厨子们接到了这道命令后,一个个脸垮的跟什么似的。

  昨天粮草才刚被烧,满打满算也就只能维持七天的饭,现在王爷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让他们用仅存的米面做什么小糕点!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妖女!

  自从皇上赐婚后,王爷整个人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几个厨子在心里骂,但为了保住脑袋,还是尝试着给洛灿儿做了几个兔子形状的小糕点。

  这小糕点端到了洛灿儿的面前后,洛灿儿当着送糕点的下人的面就发了脾气。

  “这是什么呀!好丑啊!这哪里是兔子!”洛灿儿嫌弃的直跺脚,“王爷,您看呀,这兔子好丑啊,看着就不想吃!”

  顾云礼冷眼扫了眼盘子里的小糕点,拉着洛灿儿的手,哄着她说:“要不要尝尝味道?”

  “那,要王爷喂我。”洛灿儿继续撒娇。

  顾云礼笑了,拿起一个来,送到了洛灿儿的嘴边,洛灿儿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顾云礼,妩媚又魅惑,轻轻咬了一小口。

  刚吃了一口,立马就皱起了眉头,用手捂住嘴,一脸痛苦的表情,说:“好难吃!王爷我不要吃了!”

  洛灿儿娇嗔着,皱着眉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见洛灿儿不高兴了,顾云礼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甩手一把将盘子连同里面的小兔子糕点一同摔在了地上,大骂道:“混账!这种东西也敢端上来给三小姐吃!”

  送糕点的下人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忙求饶到:“王爷息怒!”

  “王爷……”洛灿儿委委屈屈的委身在顾云礼的怀里,“他们定是不喜欢灿儿随军,觉得灿儿娇气,才这样对灿儿的!”

  “灿儿不生气,都是那些下人不懂事!待本王一会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长长记性!”

  顾云礼说完,便对着下人说:“去把那几个厨子押过来!本王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