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个男人扒开花唇轻咬小核 农民工猛吸女大学奶头

2021-11-24 07:59:12情感专区
发现自家地头上已经聚满了人。

  “老村长,你们这是……”林微微把筐子放在脚边,眼中充满了疑问。

  老村长笑着道:“你手臂受伤了,干活不方

发现自家地头上已经聚满了人。

  “老村长,你们这是……”林微微把筐子放在脚边,眼中充满了疑问。

  老村长笑着道:“你手臂受伤了,干活不方便。大家伙儿感念你平时帮村里很多,都自告奋勇来帮你掰玉米呢!”

  刘大栓点头道:“对,你在一旁歇着。这里有我们呢!”说完,就钻进玉米地,chua chua chua地掰了起来。

  其他人见状,也不甘示弱。拢共也就一亩半地种了玉米,三四十位老少爷们,不到一个时辰就掰完了。甚至连玉米秸秆也给砍了下来,背回村里垛起来以后当柴禾烧。

  林微微都惊呆了,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来人过来帮忙了,——她家什么时候人缘这么好了?

  “这……这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黄氏有些惶恐。从人人避而不及,到现在处处受欢迎追捧,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林家在十里沟的地位,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老村长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大家都是心甘情愿的!前次去宝清县领粮食,走出去才知道,别的村过的是什么日子!如果不是二妮儿冒险带着大家进山,咱们十里沟也好不到哪去……我们十里沟人不是不识好歹的,这份情我们都深深记在心里呢!你就让他们干吧,他们干得高兴,干的舒坦!”

  玉米收回家后,晚上又来了一群老娘们小媳妇,帮林家人把玉米编起来挂在屋檐下晾晒,走的时候还说:“等晒干了,我们再来帮你们搓玉米!”

  自家人一指头都没动,玉米就收回了家,并且还晾晒了起来,林家人都感觉不大真实。林微微甚至还嘟哝了句:“他们这态度,让我想到了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江陌寒却看穿了事情的本质:“他们这是打着玉米种子的主意呢!”

  “哦……就这?那我就放心了!”乡亲们太热情,也让人招架不住,心中怪忐忑的。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就没啥好担心的了。

  没过几天,几十个大姑娘、小媳妇、老婆子,集中在村里的晒谷场上,一起帮林家搓玉米。村里也就一起进山采山货的时候,心才这么齐过。

  一亩半的玉米,要光林家人搓,怎么也得搓个好几天吧。有大家伙儿的热心帮忙,居然不到一天就全部搓了下来。

  村长婆娘一脸兴奋地嚷嚷着:“快,快!东强,让你爹把咱家的秤拿来,称称拢共收了多少斤玉米!”

  她一吵吵,几乎把全村人都吸引过来了。现在,山里的山货啊、野果啦都采摘得差不多了,再深一点的山里,一天回不来,山里野兽多,可没人敢在山里过夜,只能望而却步。

  十里沟人都想知道这玉米的产量几何,等老村长拿着秤杆到的时候,晒谷场已经围得人山人海了。

  “好家伙,足足收了十几袋玉米呢!”

  “这一袋差不多有七八十斤,算一算……不得了,二妮儿家这一亩多地,能收一千斤!”

  “啥,啥?你算错了吧?一千斤?那一亩地不就差不多能产六七百斤……”

  “怎么可能!我小的时候,我爹带我们种过玉米的,一亩地才收了……不到二百斤,跟小麦差不多!”

  “吵吵啥?有没有一会过了秤不就知道了? ”

  林微微想说:那什么,粮食好像是我家的吧?搞得好像是村里的粮食获得大丰收似的,一个个都兴致勃勃,外加喜气洋洋。

  “一千零六十斤!”老村长激动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一亩半地,产量是一千零六十斤!谁给算算,一亩地合多少?”

  “七百多一点点……”林微微张口就来!

  “啊!七百斤!!亩产居然超过了七百斤!!”

  “二妮儿,你从哪买的种子?产量这么高?”

  ……就镇上粮铺里买的呀?

  “二妮儿,你到底是咋种的?”

  ……就是那样种的呀——对了,这儿的人对种玉米似乎有误解,一位下的种子越多产量就高,得掰过来!

  “二妮儿,你是山神的亲闺女吧?是不是山神赐予你的福气?”

  ……老爷子,你这是封建迷信,要不得!林微微哭笑不得。

  “二妮儿,教我们种玉米吧!这种子能卖给我们些吗?”终于有人说到正点子上了!

  林微微点点头:“当然可以!不过我这些玉米,顶多能种一百多亩地的,你们得想好怎么分配!”

  “啥?能种一百多亩地呢?这一亩地才下多少种子?”又有人开始掰着指头算了。

  林微微笑着道:“一亩地不能下太多种子,只要七八斤就足够了!要是点得太密,不透风,容易生病虫害不说,还不结穗子。这玉米啊,小麦啊什么的,不是种子下得越多,就能收得越多的!”

  “好了,时候不早了!把玉米给林家运仓库里去!”老村长发话了。想学种玉米种小麦,又不急在一时,二妮儿又不是明年就远嫁了……

  “对了,明天是二妮儿和江童生定亲的日子,需要帮忙说一声。”老村长突然想到这茬,向两人道了声恭喜。

  江陌寒目光柔柔地看了林微微一眼,微笑着对老村长道:“我们两家亲朋都不在这儿,明天请村长来做个见证,吃杯水酒。”

  老村长大喜:“一定,一定!”

  其他人都眼巴巴的,希望自家也能被邀请。江童生一家跟村里其他人家没啥来往,可跟林家交好的,目前看来还是不少的!现在林家在村里的地位可不一般,要是被他们家邀请了,那可是很有面儿的事。

 文学

“桂花嫂子,你跟黄氏关系一向很好,又帮她们管着加工厂的事,他们邀请你了没?”一个媳妇子问身边的张桂花。

  “没呢!”桂花婶子摇摇头,她心中正嘀咕着呢,要是林家没请她去帮忙,她到底去不去呢?

  那个媳妇又去问锁头娘:“你呢,也没邀请你?”

  锁头娘刺回去:“你关心这么多干嘛,又不是你家闺女定亲,咸吃萝卜淡操心!”

  那媳妇撇撇嘴,道:“你们还自诩是林家面前得劲儿的人,人家却没把你当回事儿。二妮儿定亲这么大的事儿,都没叫上你们。还整天上赶着往人家面前献殷勤……”

  她男人扯了扯她的胳膊,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臭娘们,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净搁这挑事儿,要是让林家人听见了,还能有好果子吃?三胖娘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惹恼了二妮儿,以后什么都没你的事儿,野果子不收你的,蘑菇也不要你的,招帮工更是没你的事儿,你说你图个啥?一时嘴痛快,带累了一家人!那媳妇子灰溜溜地被自家男人带走了。

  晚上锁头家的门被敲响了,林子言地上一个大红的帖子:“明日是家姐和江学兄定亲的日子,请婶子过去喝杯喜酒。”

  锁头娘把手往衣服上蹭蹭,接过喜帖,好奇地打量着,口中道:“一定,一定……这个是……”

  “江学兄说,委屈谁都不能委屈家姐,定亲成亲一辈子就这么一回,一定要三书六礼,三媒六聘。这喜帖也是江学兄提议的,下帖子表示对客人的尊重和重视!”林子言冲着锁头娘拱了拱手,“我还要去别家送帖子,告辞了!”

  锁头娘拿着喜帖进了屋,一家人围过来像欣赏什么稀罕景儿似的。锁头爹摸摸上面烫金的印花,啧啧地道:“这读书人家办事儿,就是不一样。光这一张帖子,就得十几文吧……”

  锁头娘一把抢过来:“你手糙,别给摸坏了!这可是人家江童生一笔一笔画出来的。瞧瞧,这上面的花多热闹,这颜色多喜气!”

  锁头瘸着腿凑过来:“我一直觉得,江童生对二妮儿挺冷淡的,不如二妮儿对他的感情多。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他弟弟勺子看着红色的喜帖,问道:“明天咱们去吃喜酒,送什么礼物好呢?总不能空着手吧?”

  锁头娘一听,也犯了愁:“哎呀!咱家好像没啥能拿得出手的,以前去别人家吃喜酒,顶多拿几个鸡蛋或者几斤粗粮就成……要是送这个,不被人家笑话死——对了,咱不是有对全新的银镯子吗?就送那个吧!”

  “那怎么行?那是爹特地买来送给您的!”锁头的妹妹小莲,不高兴地嘟起了嘴巴。

  锁头娘已经把银镯子翻了出来,用一块红色的帕子包好:“哎呀!我一大把岁数了,还打扮啥?你爹买的时候,我就说过他了——乱花钱!”

  锁头爹憨厚地笑笑,道:“行,明儿先当礼物送出去,以后我再给你买!以前成亲的时候,家里没条件,现在咱家里宽裕了,镯子、簪子、耳珰,都一样样给你补上!”

  锁头娘眉眼含笑,口中却嗔道:“这个家谁说的算?”

  “你,当然是你说的算!”锁头爹毫不迟疑地回答。引得几个孩子窃笑不已。

  “那好!听我的,就不要乱花钱,银子存起来给孩子们娶媳妇置办嫁妆用!小莲,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做人呢,要有自知之明,别总想着去够天上的月亮!江童生明天就要定亲了,你也该死了这条心了!”锁头娘看着自家闺女,苦口婆心地道。

  小莲一跺脚:“娘!你说什么呢?哪有给自己闺女抹黑的?我对江童生可没其他的心思,就觉得他……长得好看,比花儿还好看!多看几眼罢了!”

  “你能这样想,娘就放心了!你可别学着村里某些小姑娘,跑到你二妮儿姐面前说酸话。人家江童生眼不瞎,二妮儿长得好,条子正,心地又善良,满村找不到第二个像她这么能干的,不选她难道选那些除了一条舌头啥本事没有的人?”

  锁头娘心底还是有些后悔的,如果一开始她没有犹豫,给自家儿子上门去说亲,或许同二妮儿定亲的就是锁头了!后来,两家的差距越来越大,她越发不好开口了。唉!是她耽误了锁头……

  “娘,你看我干啥?”锁头有点莫名其妙,一瘸一拐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突然,一条湛蓝色的帕子,掉到了他身后的地上。

  锁头娘捡了起来,看着上面均匀的针脚,还绣着几根兰草,不像是他妹妹小莲的手艺,自己一天天忙得脚不沾地,更没有时间在帕子上绣花。这……明显是小姑娘的手笔,难道……

  “哥,你帕子掉了!”勺子冲他挤眉弄眼。他早就发现了哥的秘密,嘿嘿……

  锁头赶紧往怀里摸,摸了个空,面露焦急地扭头寻找。看到娘手中的帕子,他脸上一喜,一把将帕子抢过来,小心地拍掉上面的灰尘。

  锁头娘:“儿啊,你不需要说点啥吗?”

  锁头一抬头,见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顿时红了脸颊:“说……说啥?这帕子,是人家感激我救了她,给我绣的……你们,千万别想歪了!”

  我们没想歪,你脸红啥?勺子悠悠地道:“哥,你知道啥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

  锁头娘给自家男人递了个眼色。锁头爹秒懂,把儿子拎到正屋中,打算来个三堂会审!臭小子,出息了,知道主动去拱白菜了!说吧,到底是谁家嫩白菜!

  锁头支支吾吾,偷偷看了娘一眼,小声地道:“她……比我大一岁……”

  “大一岁好,懂事儿,知道心疼人!”比儿子大,还被儿子救过!锁头娘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她……她家条件不大好!”这是锁头最担心的。一个瞎眼的老娘,还有两个未曾娶亲的弟弟,怕家里觉得对方家中负担重,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