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鞭打花奴花蒂颤抖 晚上撩湿对象的污句子

2021-11-23 17:24:05情感专区
木头吃力地抱着越辰墨的腰,拧着眉头,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用力的扯着腰带,可是两只手就是碰不到一起,甭管他怎么努力使劲儿扯,这腰带就是系不上。

  “兔崽子,你是要

木头吃力地抱着越辰墨的腰,拧着眉头,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用力的扯着腰带,可是两只手就是碰不到一起,甭管他怎么努力使劲儿扯,这腰带就是系不上。

  “兔崽子,你是要勒死本王吗?!”越辰墨瞪着眼睛,低头看抱着他的木头,十分生气,满脸的不悦。

  木头听到主子骂他,为难地松开了手,略带愧疚又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主子腰身太粗,这腰带着实是有些系不上。

  可是,这不是半个月前才新做的衣裳吗?怎么衣带就系不上了呢?

  都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德妃娘娘都被赶出宫了,主子虽然也为此事神伤,而且成天嚷嚷着减肥,可是没见的他的形容身型有半分消瘦的痕迹。

  “换个玉带过来!”

  “怎么跟个木头似的,也不动动脑子,腰带系不上了,就不能换一根?!非得要勒死本王,你才称心如意是不是?!”越辰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无奈地摇了摇头,露出很铁不成钢的表情。

  “嘿嘿,主子,您说的对,小的的确是叫木头,这名字还是主子给起的呢!”木头嘿嘿的傻笑,越辰墨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真是附和这个名字的意思啊!

  木头放下那根和衣裳一套颜色一样的腰带,去里屋的柜子里取能够调节长短的玉带给越辰墨戴上。

  “好了,主子。”木头整理好他身上的衣物,准备出寝殿去前厅赴宴。

  越辰墨前脚刚卖出门槛,后脚就顿住了,回头瞅了一眼跟在身后的木头。

  “这就完了,你刚才不是说,那个,那个什么来着?”他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行头,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放在鼻尖闻了闻。

  “桂花油呢?不是说给本王用桂花油吗?”越辰墨不满地看着木头。

  木头楞了一下,主子刚才不是说那桂花油娘气,是女人用的东西吗?

  “哦,哦,对。”他拍了一下脑袋,快步回到屋里,蹲在地上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白色小瓶子的桂花油,给越辰墨涂抹在了头上。

  ……

  出了寝殿,越辰墨带着木头走进了前厅,一只脚还没迈进门槛,就闻到了扑鼻的香气,整个人浑身的细胞都像是被打开了,他咧着嘴搓着手一脸期待地走进了前厅。

  “什么味儿啊,这么香?”没想到,这欢迎宴,闻着味道还挺香!

  “皇弟,快坐!”寻韶容穿了一身奶粉色的连衣裙,略微施了红装,头上戴了一支玉石蝴蝶步摇,打扮的十分素净,确是难掩倾城的容颜。

  “翠环,你去看看王爷回来了没?”

  “是,王妃。”翠环迈开步子往王府的门口走去。

  彩鸢帮越辰墨拉开一个凳子,让他坐下。

  寻韶容看了看越辰墨,他今晚穿的倒是挺有皇子的气派,身上的锦服一看就是上好的料子,腰上还带着上好的紫玉玉带,玉带上面系着一块羊脂玉的玉佩,整个人看上去倒是增添了几份文雅的气质。

  越辰墨今天的着装打扮看起来和平日里十分不一样,一看就是用心打扮过的,看来他是十分重视这次欢迎宴。

  他身旁跟着胖乎乎皮肤黑黑的木头,木头眼睛很小,总是笑眯眯的,一幅憨态可掬的模样。

  越辰墨眼睛提溜提溜的转着,打量着桌子上的东西,他看到那张圆形的青石梨花木大桌子上,转圈放着五个小铜锅,每个小铜锅里面都煮着冒着热气,翻滚着的浓浓汤汁。

  这是什么意思,他的欢迎宴,就给他喝汤?!

  桌子中央摆着几个白玉盘子装着的绿油油的青菜,还有十几个青玉盘子装着的红红的、还有白色的肉片。

  旁边的一个小架子上,摆着数十个串串,上面穿着红色的肉和绿色的青椒。

  这是,生肉?

  越辰墨眨了眨眼睛,又仔细地看了看,还真是生肉。

  怎么都是生的,这是什么意思,嘲笑他是野蛮蛮夷之人,只配吃生肉吗?!

  想到这,越辰墨看到那些生肉,顿时火冒三丈,横眉冷对,怒目而视,他指着寻韶容,一拍桌子,大声吼道,“皇嫂,你若是不想请本王吃饭,就别请,放生肉在这里,是拐着弯骂本王蠢,骂本王没文化,撵本王走吗?!”

  “本王已经给了厨房一百两银子,就是去酒楼买点儿吃食也行啊?!真是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

  “真是岂有此理!”说完,拂袖站起来,生气地瞪着寻韶容。

  “我要去找皇兄!木头,我们走!”

  寻韶容诧异地看着他,为何会这么说,她也没做什么啊?

  她顺着越辰墨的目光看到了桌子上的生肉片,随即反应过来,“皇弟,你误会了,快坐下,消消气,这是吃美食的新方法,老好吃了,带劲儿!”

  “带劲儿?!”越辰墨一下子就变了表情,由生气愤怒转变为好奇和迫不及待,他狐疑地看着她,将信将疑地又坐了下来。

  寻韶容哭笑不得,这小叔子变脸比翻书还快!

  “是,带劲儿,你快坐下,等皇嫂一会儿给你烤。”寻韶容挥了挥手,让他坐下。

  “娘亲!”

  “母妃!”

  门外传来两声奶声奶气的叫喊,一听就是两个娃娃来了。寻韶容转头,翠环和彩鸢准备了两个高高的凳子,方便个子小小的两位世子也能够到桌子上的饭菜。

  越司穆和越少渊高兴地蹦蹦跶跶地进了前厅,小穆跳进寻韶容的怀里,小渊行了一礼,“娘亲,听说今晚有好东西吃?!”

  越司穆眨巴着大眼睛,十分的可爱朝气,看的翠环和彩鸢心都要化了。

  “母妃,今日说是欢迎宴?”越少渊穿着淡蓝色的锦袍,在越南昭的魔鬼训练下,他小小的身子站的笔直,眉目间已经显现出几份英气。

 文学

“是啊,今晚的欢迎宴就是给你们的皇叔准备的。”寻韶容笑着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

  越少渊和越司穆顺着寻韶容的目光,看到面前坐着一位面生的大叔。

  “快,见过你们的三皇叔。”

  三皇叔?

  越少渊和越司穆上下看着越辰墨,这位皇叔还真是有些胖乎乎的,看起来略显富态,而且他的表情神色很是和善,和父亲不一样。

  越司穆很想上去捏一捏他胖胖的脸颊。

  越辰墨被两个可爱俊俏娃娃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他也仔细地会看过去,瞧着两个娃娃,看着看着,不自觉地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这两个娃娃怎么长得一模一样?!

  之前在军营去看皇兄的时候,倒是偶尔见过世子一两次,但是那时候娃娃还太小,还没张开,上次皇兄大婚说是王妃带了个孩子,但是那日大婚,他母妃并没有放他过来参见婚宴。

  如今一见,这娃娃这么小就已经是风华绝代,帅气逼人了,真是深得皇兄的真传啊!

  不过,这几日在王府住着,也没怎么见着这两个娃娃,皇兄平日里是把这两个娃娃藏到地下室了吗?怎么保护的这么好?

  他再转头去看越司穆,听说皇嫂嫁进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孩子,当时她就觉得皇兄的脑子一定是被门挤了,才会娶这么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弃妇,给自己带绿帽子,帮别人养娃。

  可是如今一来,这两个娃娃长得这般相似,难不成都是皇兄的孩子?

  难道……

  那,皇嫂岂不是……

  越辰墨的脑袋飞速地转着,一时间信息量太大,他有些承受不住。他低下头,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头,沉思了片刻后,抬起头大声喊道,“皇嫂,五年前那事,是你?!”

  他惊讶地捂住了嘴巴,指着寻韶容的手有些颤抖。

  他只知道五年前,皇兄被下药,睡了一个女子,可是那女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皇兄一直都没有找到。

  可是如今看来,皇兄已经找到了那个女人,还娶进了门。

  寻韶容点点头,这会儿她总算是看出了越辰墨身上还是有点聪明劲儿的。

  这小叔子不笨嘛,这就猜出来了?!

  “皇弟,此事还希望你不要声张,外人还没见过两个孩子。”

  京城危机四伏,在两个孩子还没有完全的能力保护好自己的时候,她还不想过早地将两个娃娃曝光在众人面前,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好,本王明白的。”

  越辰墨看着两个娃娃,想伸手捏一捏他们的脸,可是看到越少渊那张冷峻的脸,和生人勿近的气息,又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

  “诶,放心吧,这两个侄儿,本王看着心生欢喜,侄儿,想要啥跟叔说,叔可老有钱了,想要啥就给你们买啥!”越辰墨一脸得意又充满喜爱的看着两个孩子。

  “嗯,多谢皇叔!”越司穆十分不客气地点着头喊道。

  越少渊倒是觉得王府里面什么都有,也不需要皇叔给他们买什么。

  “王爷回来了!”

  门口的丫鬟高声喊着,几人听见越南昭回来了,转头过去看。

  郜宁推着越南昭的轮椅进来,越南昭身穿军服,挺拔的身姿,完美帅气又硬朗的面孔,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压迫感。

  “阿嚏!”越南昭刚走进前厅,除了有饭菜的香味,还有一股浓烈的桂花香,这股浓烈的香味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去了怡红楼,每次马车路过怡红楼的时候,都是这股浓烈的花香。

  他是不喜欢这种味道的,这味道太过媚俗刺鼻,他喜欢寻韶容身上淡淡的药草香。

  “郜宁,把窗户都打开!”

  “阿嚏!”

  看着越南昭的反应,寻韶容看了翠环一眼,翠环低下了头,有些后悔给王妃用了五瓶桂花油,男人不是都喜欢这种香味吗?

  郜宁推着越南昭的轮椅到寻韶容的身边,两个娃娃看到父亲进来,也不闹了,都规规矩矩地在寻韶容的另一旁坐好。

  寻韶容有些诧异,小穆这样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调皮捣蛋的也怕越南昭?!她心里只觉得好笑,摸了摸儿子的头。看来,总算是有人能治他这个儿子了。

  “人都到齐了,开吃吧!”

  寻韶容走到一旁的烧烤架子旁边,将一串串红红的肉放在烧得通红的炭火架子上面,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她一边转动着肉串,一边往上面洒孜然粉和辣椒粉,片刻后,十几串肉串就烤好了。

  “来,香喷喷的大肉串!”寻韶容将肉串分给几人。

  “哇,这是大肉串?!”越辰墨迫不及待地咬下一块肉,“啊呀,好烫!”

  他看着原本还是红红的生肉,片刻就变了颜色,味道还十分美味,十分的惊讶。

  “王妃,可是去过南戎?”越南昭接过肉串,一边吃一边问她。

  “没有。”这不就是新疆的烤大羊肉串吗?东北也有很多,哪需要去什么南戎啊?!

  “本王在南戎打仗的时候,那边的人就是这样吃肉。”

  “皇兄,下次带上我吧!”随即,越辰墨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越南昭现在腿伤了,怎么可能再带兵出去打仗?

  他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低着头闷头干饭。

  寻韶容吃完肉串,夹起一片红红的肉片放在了自己的小锅里面,“吃完肉串,吃火锅!”

  她的铜锅里面,还有越辰墨、越南昭的小铜锅里面都是辣的汤汁,越少渊和越司穆的铜锅里面是清汤的汤汁,没有放辣椒,只是放了些调味的香料。

  越辰墨学着她的样子,夹起一片肉放在了锅里,刚放进去,肉就变了颜色,“哎呦,真是神了!”

  越辰墨从自己的小铜锅里面捞出一块刚涮好的猪肉片,送到了嘴里,味蕾顿时就绽放了,这也太好吃了!

  一口热乎乎的鲜嫩肉片进肚,浑身都暖和了,冷天吃上这热乎乎的锅子,真是舒坦!

  这香辣咸香的味道在口中炸裂开来,越辰墨一拍桌子直呼好吃,眼睛瞪得溜圆。

  “皇嫂,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