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办公室偷欢h文 嗯啊…在楼梯里做h

2021-11-23 17:21:37情感专区
梅臻阳还愣了一下才说道:

  “是,我也听说曾大人有一个老来女,十分的受宠爱。”

  看梅臻阳显然还是一无所知的样子,梅若彤就只好把自己和外祖母的猜测说给了他

梅臻阳还愣了一下才说道:

  “是,我也听说曾大人有一个老来女,十分的受宠爱。”

  看梅臻阳显然还是一无所知的样子,梅若彤就只好把自己和外祖母的猜测说给了他听。

  梅臻阳十分意外地呆住了,然后就是涨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

  “这,这,我,我…….我只和同僚去过一次曾大人家做客,并不曾见过曾姑娘和翁太太。”

  梅若彤有些哭笑不得,给梅臻阳盛了一碗酸笋火腿汤之后说:

  “翁太太和曾姑娘要是存了相看的心,悄悄看你一眼也不是什么难事。”

  梅臻阳想了想还是摇头说:

  “无论怎样,现在都不能把这件事情透出丝毫风声去,免得坏了曾姑娘的名声。”

  梅若彤就笑起来,轻声说:

  “我知道的,哥哥只管放心。等后天曾姑娘来了,我多留意着她的态度,若我和外祖母真的没有猜错,那就该咱们家主动去提这件事,这样才是给曾家留足了面子。”

  梅臻阳显得十分的手足无措,能娶曾大人的千金自然是好事,就算别的不了解,就凭曾大人的为人,女儿的教养也不会差了。

  更何况妹妹和外祖母也都觉得曾姑娘很好,她们可是见过面的。

  可梅臻阳并不曾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直到饭毕,梅若彤问他意见的时候,他也还是红着脸说:

  “这件事情你和外祖母定就行,我没什么意见。”

  梅若彤很是无奈,而梅臻阳已经逃也似地出了碧桐院。

  青竹和碧溪、小小笑成一团,被梅若彤瞪了一眼后也还是笑嘻嘻地不害怕。

  碧溪和小小伺候着梅若彤梳洗睡午觉,青竹一直在一旁笑,等碧溪和小小都出去了,她就趴在床沿上低声说:

  “姑娘,大少爷太害羞了,你不如让他和王爷多一块儿待着的好。”

  这就是在变相地说李彦白经常纠缠梅若彤了。

  梅若彤顿时涨红了脸,使劲儿拍了一下青竹的手臂说:

  “你这丫头真没良心,亏我还为你出卖了夏风,你竟然还这样说。”

  青竹皱了皱鼻子笑着躺回自己的软榻上去了,梅若彤就侧过身以手撑脸笑看着青竹说:

  “看来夏风这几天的腿没白跑,你这是愿意了,对吧?”

  青竹哼了一声不说话,却拉起薄被把脸给蒙住了。

  梅若彤笑了起来,又对青竹说:

  “我听王爷说夏风已经买好院子了,就在王府后面不远,你有空了可以去看看,有什么缺的东西只管挑好的去买。”

  青竹红着脸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瞪着梅若彤说:

  “姑娘现在就开始偏心了,什么都是王爷说的,哼!”

  青竹说完起身就跑出了卧房,梅若彤笑着躺下去睡了。

  一路走来,陪着她最多的两个人就是李彦白和青竹,她也早已经把青竹当做了亲姐姐一样看,比梅若晴的分量还要重些。

  二太太已经提前准备妥当,连茶叶也多备了几种,就为了能够合上曾文倩的口味。

  看到二太太带着梅若彤、梅若晴和林庭瑶都在二门处等自己,曾文倩忙快走两步上前给梅若彤和二太太行礼说:

  “是我来府上叨扰,原不必劳烦县主和太太亲自来接我的。”

  二太太笑眯了眼,握着曾文倩的手细细打量了一番才笑着说:

  “寿宴那日我只顾着忙,今天得了空仔细看,才发现曾姑娘果然好品貌,也不知道哪家才有福气娶了曾姑娘回家?”

  曾文倩就红着脸低下了头,梅若彤忙牵了她的手,然后笑着对二太太说:

  “舅母,曾姐姐都害羞了呢!”

  二太太就笑着停了下来,引着曾文倩和梅若彤姐妹几人去福寿堂见老太太。

  老太太让焦嬷嬷拿了一个匣子送给曾文倩,慈爱地笑着说:

  “寿宴那日太忙乱,我都没来得及给你送见面礼。这几样首饰她们姊妹们都各有一套,适合你们小姑娘戴着玩。”

  曾文倩忙客气了一番,最后还是按着老太太的意思收下了礼物。

  老太太显然十分地喜欢曾文倩,细细地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后才对梅若彤说:

  “你二舅母已经准备妥当了,你们姊妹们去园子里玩吧,别在这里陪着我这个老婆子闷着。”

  梅若彤站起身,笑着抱了老太太的手臂说:

  “哪里有闷了?我巴不得天天陪着外祖母呢?”

  老太太就笑着说梅若彤太淘气,曾文倩笑吟吟地看着梅若彤和老太太说笑,心里略微轻松了一些。

  她原本还怕梅若彤是个冷清不好接近的人,现在才发现其实梅若彤很好相处,并没有什么架子。

  就是对待下人,也都是客客气气的。

  梅若晴和林庭芳显然也猜到了一些什么,所以也都对曾文倩很是亲近。

  四个人在花园里逛了一阵之后,二太太身边的月如就过来问午饭要摆在哪里。

  梅若彤微笑着去看曾文倩,曾文倩经过这一阵子的相处,已经和梅若彤熟了起来,就笑着说:

  “客随主便,县主您来定就好。”

  梅若彤就牵了曾文倩的手,然后微笑着对月如说:

  “天气暖和,就摆在这亭子里吧,视野也开阔。”

  月如应了一声离开了,立刻就有婆子丫头们开始挂纱帘摆桌椅。

  送曾文倩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未时过半了,老太太亲自送到二门口,牵着曾文倩的手问她玩的可好。

  曾文倩笑着点头,又谢了二太太和梅若彤姊妹的招待。

  老太太就笑着说:

  “你喜欢就好,我素日里不拘着她们姐妹,所以她们都是些没规矩的。你若不嫌弃,以后就常来,我老婆子可盼着你来和我说说话呢!”

  本就是母亲提前点过的,所以听老太太这样说,曾文倩就害羞地红了脸。

  二太太已经安排人将给曾家人准备的礼物送出去了,等看着曾文倩上了软轿走的看不见了,众人才一起回了福寿堂。

  老太太显然十分高兴,喝了一口茶后对二太太说:

  “劳累你为两个孩子的嫁妆忙了这么些日子,但你恐怕还是不能歇息的。”

  二太太也是高兴不已,笑着对老太太说:

  “母亲,我巴不得更忙一些呢,您疼这几个孩子,我也疼她们呢!

  再说了,银子都是您老出的,帮手也是您给我找的,我哪里会累的着呢?媳妇最会偷懒,这您可是知道的。”

  老太太就笑着嗔了二太太一眼说:

  “你果然还是不够累,还有力气和我皮。”

  二太太逗了老太太开心,就让梅若彤姊妹们回去歇息,她自己又接着忙去了。

 文学

距离梅若彤和李彦白成亲的日子只有六天了,往林家送贺礼的人便明显多了起来,等到梁皇后的添妆也送来的时候,秦国公主李斓曦居然亲自来了林家。

  因为林管家还在镇北侯府,二太太就有些慌张,生怕自己招待不好李斓曦。

  可等李斓曦到了福寿堂,跟了一路的二太太就没那么紧张了。

  原来这位大晋最尊贵的公主竟是这样的没有架子,不仅和梅若彤说话像姐妹一样,对别的人也都很和气。

  老太太已经匆忙迎到二门外,见了李斓曦便要行礼。

  李斓曦忙笑着扶了老太太说:

  “老太太您可别这么客气,我二哥要是知道我敢受您的礼,必定要追着我打的。”

  李斓曦边说边斜瞥着梅若彤笑,梅若彤顿时红了脸,抿了抿嘴唇说:

  “公主还是这样淘气,等明天去给皇后娘娘谢恩,必得把这事拿出来说说才行。”

  大家都笑起来,李斓曦就假装害怕地向梅若彤求饶。

  二太太拿出全部的本事安排接待李斓曦的事情,等午后把李斓曦送走的时候,她已经累的只想躺下歇息了。

  老太太就笑着说:

  “老二媳妇,你现在发现王爷其实是个挺好伺候的人了吧?”

  二太太就笑着点头,相比较起来,李彦白果然是好伺候的多,不但人随和,对吃用等物似乎也从不挑剔,最重要的一点儿就是李彦白没架子。

  可二太太也有话藏在心里没说,那就是她其实挺害怕李彦白的,就算李彦白是笑着的,也总是让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应对。

  老太太因为高兴而觉不出累来,就提议去看看梅若彤和林庭芳的嫁妆。

  这事情一直是二太太在操心,自然也是她领着大家去了摆放嫁妆的院子。

  其实绝大多数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现在院子里忙活的下人们都是在做最后的检查整理工作。

  老太太带着众人在一圈厢房里走了一遍,把重要的物件亲自检查了,然后才笑着对梅若彤说:

  “我和你舅舅舅母们给你和庭芳的添妆都是一样的,也就是王府和镇北侯府送来的东西不同罢了”

  林庭芳是完全没有任何嫉妒梅若彤的心思的,闻言还促狭地笑看着梅若彤说:

  “王爷果然对表姐用心,看看王府送来的这些东西,怕是表姐一辈子也用不完。”

  梅若彤就笑着去拍林庭芳的手臂,老太太不管她们姊妹打闹,反而是握了一直低着头的梅若晴的手说:

  “你放心,等你出嫁了,外祖母和你舅母也会给你置办厚厚的嫁妆,不会比你姐姐们的差。”

  梅若晴瞬间红了眼圈,跪下来拉着老太太的手说:

  “外祖母,我以前不懂事,做了许多错事,您不计较,若晴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若晴不想要什么嫁妆,只要您能让我把这里当做娘家,以后可以常回来看您就行。”

  林庭芳就忙安静下来不说话了,梅若彤把梅若晴扶了起来,老太太搂了梅若晴的肩膀说:

  “好孩子,你能这样想,外祖母就放心了。你放心,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什么时候回来都行,就算我老婆子不在了,你舅舅舅母也不会亏待你的。”

  梅若晴终于还是落下泪来,又急忙擦干净了笑着对老太太说:

  “外祖母一定会长命百岁,不能说什么在不在的话。”

  老太太就笑,看着二太太等人说:

  “我活到现在就已经很知足了,要是活一百岁,那不成老妖怪了?”

  这一下,连嬷嬷和白芷等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晚饭前,梅若彤让青竹去外面候着梅臻阳,等梅臻阳一下值就把他请到了碧桐院里用晚饭。

  梅臻阳知道曾文倩今天来林家,自然也知道梅若彤找他是为什么事情。

  所以,不等梅若彤说什么,他自己就先抿了抿嘴唇说:

  “今天曾大人叫了我去说话。”

  梅若彤看着梅臻阳局促的样子,就笑着问梅臻阳和曾大人聊了些什么。

  梅臻阳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不安,说曾掌院并没有说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聊了聊文章,又送了梅臻阳两本古籍和一本字帖。

  梅若彤就更加放心了,对梅臻阳说:

  “哥哥,这其实就已经代表曾大人的态度了,我觉得如果哥哥对曾姑娘有意的话,我就找机会让你们见见面。

  如果哥哥对这门亲事没有兴趣,我就让外祖母早点儿给翁太太透个信,免得即耽误了人家又失了礼数。”

  梅臻阳就又红了脸,声音小了很多说:

  “那,那就听外祖母和妹妹的吧。”

  说完,梅臻阳居然不好意思到连饭也没吃就逃也似地离开了。

  青竹进到屋子里,笑的直不起腰来。

  碧溪和小小就对着满桌子的饭菜发愁,本来就是为了梅臻阳而特意多加了几个菜的,现在好了,梅臻阳一口没吃,她们又怎么吃得完?

  林庭芳被指婚给纪越泽消息,当初在洛邑引起的震动不亚于梅若彤和李彦白定亲,当然这其中最多的就是对林庭芳出身的议论。

  虽然大老爷如今也担了个虚职,可林庭芳庶出的身份却是改变不了的,除非让大太太和王家同意把林庭芳寄在她的名下。

  然而,以大太太如今的处境,她怎么可能会同意?老太太和大老爷更是不愿意为了这件事去向大太太和王家低头。

  可终究是一块心病,老太太每每和焦嬷嬷说起来,便忧愁林庭芳将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就算纪越泽能全心全意地对林庭芳,可林庭芳总不能待在侯府一辈子不出门,不和人来往吧?

  尤其是镇北侯府的地位决定了林庭芳以后就算是自己愿意少出门,可逢年过节她总是要进宫去给梁皇后请安的,到那个时候,就算有梅若彤和李斓曦护着,肯定也少不了要遭受异样的目光。

  焦嬷嬷自然是只能尽量安慰老太太,说林庭芳是个脾气好的,性子也软和,不会总是去和别人计较的。

  老太太只是摇头,却又无计可施。若是二太太没有女儿只有儿子的话,她还可以向二房开口把林庭芳寄在二太太的名下。

  可二房如今儿女双全,她若是开这个口,那就太欺负二太太了。

  何况,以二太太的聪明劲儿,她若是愿意,又岂会一直装傻不吭声?

  玲珑阁里,二老爷正坐着喝茶,脸上带着少有的寒意。

  二太太宁西柔红着眼圈,用帕子沾了沾眼角低声说:

  “你明知道我是不愿意的,又何必这样逼我?

  我有儿有女,如果让二丫头寄在我名下,且不管外人怎么笑话我攀附权贵,就只说庭珞,她长大了会怎么看我?她才是二房的嫡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