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抬腿沉腰将他的灼热纳入体内 嗯啊你轻点好深啊HH

2021-11-23 17:09:39情感专区
不需要外人。不然就别开张了。

  金芳同向阳商量着,不然向阳在家里帮几天忙,忙不过来,老太太同小六自然就不坚持了。

  总不能为了这点事,把老太太累出来个好歹的。

  

不需要外人。不然就别开张了。

  金芳同向阳商量着,不然向阳在家里帮几天忙,忙不过来,老太太同小六自然就不坚持了。

  总不能为了这点事,把老太太累出来个好歹的。

  再说了以后看到利润,老太太就不心疼这俩钱了。

  这事定下来了,金芳同向阳就准备开业的事情,肯定要试烧两次的。

  而且自己人先用,凉了,热了的,心里有个数,水温什么的都得学着控制。

  老太太同小六头一次洗大众浴池,两人可算是高兴了,叫来向二嫂,小五,五个人在里面随便洗。

  只是一样,老老少少都羞答答的。

  老太太:“哎呦,还能这样洗,可真是太会享福了,这日子谁能想到。”

  向二嫂:“谁说不是呢,怪害臊的,会有人来吗?亏得没外人。”

  金芳反倒是最自在的一个:“肯定有,比在家里烧水不省事多了。到时候,二嫂你可得带个头,不然都羞答答的,这买卖就完蛋了。”

  小六同小五在一块算,一天进来多少人,要烧多少煤,然后能剩下多少钱。

  反正掰扯半天,两人也没有掰扯明白。

  反倒是老太太同向二嫂,看着金芳的肚子,都说孩子长得壮实,肚子鼓鼓的。

  向阳那边哥俩,招呼了大强,老刘,一块过来。

  老刘都说:“你这脑子可真好使,这玩意冬天能洗洗可真是舒服。”

  向阳显摆媳妇:“主要是我媳妇脑子好使,我媳妇孝顺,我们家老太太就稀罕数钱,这不是我媳妇就想了这么一个让老太太数钱的活。”

  弄得边上的三人都不搭理他了,炫耀,妥妥的炫耀,谁不稀罕数钱呀,谁因为这个就能想到这么一个买卖。

  关键是想到了也没有钱折腾。

  大强这个待定的妹夫,虽然心酸也得捧着大舅哥:“嫂子同四哥心里有老太太,日子才能过的火爆。”

  向阳:“你别捧着我说,我害怕你有事找我,我没有二哥那么好说话,捧着我也没有用。”

  要娶人家妹子,就得把态度放平和,禁得住大舅哥的无情催残。

  大强:“四哥,在我心里,你就是我亲哥。”

  向阳:“别,我可没把你带这么大,也不是我把小五带这么大。”

  老刘过来:“你差不多得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妹妹也不能总留在家里。。”

  向阳:“老刘同志,你不懂,家里有妹子的人,心情是什么样的。”

  老刘黑着脸:“我虽然妹子早就嫁人了,可我有闺女呢。”

  向阳:“你看,你想想你闺女让人惦记你该是什么心情,你就理解我了。”

  老刘:“少来,你还能把妹子留家里一辈子。”

  向阳觉得也不是不可以,家里正缺人呢。

  大强赶紧说道:“四哥我单位,距离咱们家近,家里有事,我早晚上班过来就能帮着做了,真的。”

  老刘失笑:“看吧,你这就是多了一个劳力。”

  向阳傲娇的很:“我家倒也不差劳力。”

  向老二就看着向阳那边拿捏妹夫,这事他不能做,老四出名的狗脾气拿捏一下挺好的,他们家不差彩礼,可得让妹夫知道,媳妇不好娶。

  大强也不傻,知道两个大舅兄唱的黑白脸,哎,想起来,还是老丈母娘更心疼姑爷。

  为了娶媳妇,为了早点有个自己的家,大强厚着脸皮:“二哥你说句话。”

  向老二把大舅子派头拿出来:“想要娶媳妇,就正正经经的去家里求亲。我们当哥哥的总不能越过爹妈把妹子嫁给你。”

  大强一脸的兴奋:“四哥,二哥这是应允了,对吧,我可去村里提亲了。”

  向阳看看老二,哼了一声,哥两一个黑脸一个白脸玩的这个得心应手。

  老刘就看着着急娶媳妇的小伙子那边让人拿捏了,还高兴地找不到北的德行。

  老刘肯定是帮着小伙子的,就当向阳答应了,顺便话题一变:“你这小子,挣大钱了,这买卖肯定火。”

  向阳:“借您吉言,主要是老太太高兴就成。”

  说话还是让人觉得不舒服,欠收拾。

  试了两次烧锅炉,都没问题,向阳同金芳就开始准备开张了。

  那边大强也商量日子请老刘跑一趟,去村里提亲。

  单位这边忙着申请家属院,房子早点准备出来肯定是没错。都定亲了,结婚还远吗?小伙子心里火热火热的。

  金芳同向阳过去看过,条件确实艰难了些,不过有收拾的余地,两口子没孩子,先这么过着也不错。

  等以后有了孩子,两人攒点钱,他们当兄长的贴补点,买房子什么的不是难事。

  向阳找人帮着在分到的一间屋子外面,盖了一个窝棚,里面用白灰抹干净,弄间厨房不是问题,省的他们家小五那样的小暴脾气出去同别人共用厨房。

  不然将来大强人缘肯定好不了。这姑娘得成天同人干仗。

  而且向老二当时就说了:“这厨房用不到多少,让他们两个回家吃就成。”

  完全把妹子妹夫当成自家人,吃喝都给打算出来了。

  向阳虽然没吭声,也知道,家里吃个差样饭,不差他们小俩口一口饭,老太太都得张罗着他们回家。

  不过该收拾的还是得收拾出来,看着像样。

  大强算是知道有大舅哥在身边一块过日子的好处了,今儿给屋子填点这个,明给屋子添点那个,边上一块住着的都瞧着红眼了。

  这还没定亲,女方就开始给大强搭吧上了。

  大强这日子以后还能差了。找了个好对象。而且人家姑娘还是有正式工作的。多不容易。

  老刘都说,赶紧把日子定了吧,没准你大舅哥把屋子都给你扩建了。让你大舅哥们也名正言顺点。

  大强就光傻乐了,就那么大的地方,想扩建也不让。

  不过就是大伙捧着他说呢。

 文学

对大强来说,大舅哥什么的都是小事,关键是以后有媳妇了,定亲就能名正言顺的约出来吃个饭。

  想想心里就乐的停不下来。这么多年了,能有个自己的家,大强特别感谢大舅哥们。

  不然就他这样的条件,想要娶媳妇真的不容易。真的就他光棍一个人,要啥没啥。

  老刘带着王强去村里求亲,向老二跟着过去的。

  本来这事应该金奶奶跑一趟,向阳说了,老太太岁数大了,这事不敢拢着。

  所以媒人就成了老刘,金老太这算是功成身退,事成了,不图名。

  金芳倒是知道向阳的心思,媒人,一手托两家,没有这层关系还好点,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小俩口有个矛盾,中间为难的还是老太太。

  他们两口子在中间也要被家里埋怨。

  向阳这个姑爷为了老太太什么都想到了,背地里向阳还哄着老太太:“咱们也不差他们两瓶酒喝,您在镇上喝喜酒还喝不过来,跑村里去犯不上。”

  老太太拉着孙女姑爷的手,高兴地别提了。

  哪能不知道孙女姑爷怎么想的:“咱们家买卖还忙不过来呢,我哪有功夫去,只要咱们家小五好,怎么都成。你的心思我明白。奶不糊涂。”

  向阳:“那是您对我们小辈,再也没有歪心的,我就是不愿意奶受这个累,以后还得给他们负责一样,欠他们的不成。”

  老太太看着姑爷,就没有不顺眼的地方:“都听你的。”

  金芳边上就笑,她最近有点显怀了,身材看着实在不咋样,所以不愿意出去走动。

  见天的在家里给自己倒腾宽松的衣服穿。

  老太太看着金芳折腾,就皱眉头,瞎遭禁东西。

  向阳看看自家媳妇,突然开口:“奶,咱们家金芳是不是白净了。”

  老太太顺着孙女姑爷看过去:“有吗。”

  金芳一个不善的眼神过来,老太太:“我岁数大了,眼神不好用,可能是变白了吧。”

  向阳噗嗤就笑了,老太太最近对媳妇有点怵得慌,谁让金芳动不动就说肚子里面的孩子,说什么孩子从肚子里面就得宠着。

  老太太不明白:“怎么宠,好吃的都给你了。你倒是把肚子养大点呀。”

  金芳:“吃是最基本的,平时对孩子态度也得和颜悦色,多说好听的,不然将来孩子生出来,能听话吗?还不得张口就怼怼。”

  老太太瞪着眼睛:“我对着你肚子傻笑。”

  金芳:“你可以先从孩子妈做起,我吃了,就是孩子吃了,对我说话小声点,奉承两句,就是对孩子态度好。”

  亏得金芳说的出口,向阳都要听不下去了。

  看着老太太要打人了,金芳:“好歹地位提高上来点呀,至少不能在孩子他爸的后面,好歹我还孕妇呢。小心以后生出来一个小受气包,成天眼泪吧嗒的委屈样,看着就膈应。”

  老太太:“胡说,啥样看着都稀罕。”

  不过到底走心了,自家孩子可不能受气的样,还是张扬活泼点好。

  这不是老太太看到金芳的眼神,自动就想起来孕妇了,话头都转弯了。

  为了重孙子,违心就违心吧。这天过了七八月,雷少了。

  向阳还端详媳妇呢:“也胖一些了,脸上好看了。”

  金芳皱眉,原来自己的模样到底多不招向阳待见?

  老太太:“倒是真的有肉了,看着还怪好看的。”

  金芳挑眉,终于看到自己的花容月貌了。忍不住傲娇了那么一下下。

  老太太:“可别这个德行,你这脸胖点看着有福气,过去那人呀,瘦的都脱像了,看着都苦大仇深的,你看看现在,看着就喜庆。”

  金芳突然就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好话,喜庆这词同漂亮不沾边的。

  小六把点心放在模具里面才洗手进屋:“我嫂子本来就好看。同我四哥结婚回村的时候,好几个半大小子都说,他们以前就是没见过嫂子几次,不然才不会便宜我四哥。”

  向阳立刻警觉了:“哪几个坏小子说的,他们乱看什么,我媳妇能今天这样那是我养出来的,他们知道什么。”

  老太太都要笑出声了,看把姑爷给急的。

  金芳黑脸:“我那是天生丽质,真的是养出来的,也是爹妈养出来的,你这不是冒领功劳吗。”

  这事要是能分出来是非就怪了。

  老太太:“本来就是向阳养出来的,不是向阳外面挣钱,你能成天屋里猫着,养的这么白净,还吃的这么胖。”

  金芳这个不爱听,合着自己在家里白吃饱一样。

  再说了,那是肚子,孕妇的肚子,她哪胖了。

  这老太太但凡家里有什么好事,都是向阳做的,这种说法,很是让金芳不乐意听。

  小六这时候就站在嫂子身边:“我嫂子自己的手艺就能养咱们一家子,有我哥什么事。奶你这样说可不对,妇女能顶半边天,我嫂子就是咱们村里的妇女代表。”

  向阳吸口气,这丫头哪头的。

  老太太也瞪着眼睛笑,孙女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你这话说的,我咋那么爱听。”

  金芳都跟着笑了:“将来咱们家孩子嘴甜,都是随了她六姑,跟您可没关系。”

  老太太哼了一声:“以后我跟小六多学学,你也就仗着肚子嘚瑟吧。生了孩子看谁还这么哄着你。”

  小六:“奶我可不是哄着我嫂子说,您出去看看,供销社上班的售货员都不如我嫂子看着向城里人。我嫂子那劲头,别人学不来。外面不是一个人说了。”

  向阳老大不高兴,这些人吃饱了撑的,盯着别人媳妇做什么,还能让人好好过日子不了。

  拉着媳妇:“别听别人瞎说。”

  金芳:“我觉得他们顶有眼光的,说的多好。”

  向阳:“啥是劲头,啥也不如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成天盯着别人媳妇的,那都不是干正经事的。”

  金芳心说,懂个什么,那是气质,还劲头。

  噗嗤,小六就笑了:“四哥,没事,你能挣钱,别人也都说了,也就是向阳有本事,才能娶到这样的媳妇。”

  向阳昂着脖子:“还算他们有点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