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爽?好舒服?快?深点小说:我和乡下妽妽的性故事小说

2021-11-23 16:55:20情感专区
“几位皇子还请里面请,至于那个所谓的养父,我要去好好跟他清算一下,这些年拿了我的银子是怎么对待我的儿子,怎么对待我的孙子孙女的。”

  大皇子和二皇子微微一笑

“几位皇子还请里面请,至于那个所谓的养父,我要去好好跟他清算一下,这些年拿了我的银子是怎么对待我的儿子,怎么对待我的孙子孙女的。”

  大皇子和二皇子微微一笑就跟着上官凌坤一起朝上官府而去,三皇子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跟着上官凌坤一起进了上官府,进府之前还不着痕迹的回头看了眼人群,

  另一边上官诺带着上官凌云大步来到李大栓跟前,看着还在跟百姓争吵的一家人,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李王氏见百姓中有人骂自家自然不依了,“你们知道个屁,他东远候是我们一手带大的,让他给我们养老难道不应该,”

  “是呀!东远候可是我爹娘一手养大的,老话怎么说的呢!说什么养恩大于天,我爹娘让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小李王氏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李陆氏也上前一步,抹了把眼泪这才幽幽的说道“你们这是被他们蒙蔽了,东远候和的妻儿,在我们家可是好吃好喝的供着,我爹娘可都不舍得吃不舍得喝,就供着他们一家人了,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又是举人,又是秀才呢!”

  李辉这时眼珠一转,拉着李松和李城上前一步,对着人群施了一礼,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小子和兄长、弟弟三人原本也是在书院读书的童生,因为先生夸赞我们读书好,所以四婶就让背后的势力把我们赶出了书院,唉!我们这次来也是想让四叔、四婶高抬贵手。”

  李松被拉着上前却没有跟着他们一起乱说,其实这次他不想来的,经过这段时间沉静他也算是看明白了,自己之前那样做真的不好,要不然自己都已经快要二十了还没找到媳妇。

  想通后再看着家里人义正言辞的胡说心里也觉得有些腻烦,往后退了一步来到自家老娘的跟前,“娘,你就不要跟着胡说了,要是惹恼了东远候,我们就吃不完兜着走,

  娘,你就听我一句吧!不为我和二弟着想,你也为小弟想想,还有娘你想想翠儿,我们为何不趁这个机会让四叔帮我们把妹妹赎回来,

  娘,以前是我们错了,你就不要闹了,为我们今后的日子好好想想吧!”

  小李王氏本来正在跟百姓争吵,忽然听到大儿子的话浑身就是一僵,低头看了眼已经十一岁的小子了,而自己的女儿之前被婆婆给卖给大户人家做丫头,

  上次自己偷偷去看了一下,这才知道女儿那里是给人家做丫头,婆婆竟然背着自己给那家的做了通房丫头,要是单单就是这样还好说,要是自己女儿能怀上孩子也可以提提位份,可是那家少爷真不是东西,

  要了女儿的身体不说,竟然转头就把女儿给忘记了,直接丢给那些妾氏们当作玩耍的玩意,才短短的两年时间,女儿就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

  小李王氏虽然宠爱儿子,但是女儿也是身上的一块肉,闭了闭眼不再多说,只是拉着儿子缩在一边。

  人群外上官诺父子两个听到这些人颠倒黑白的话,只是站在那里含笑听着,他们说的越多等下就越是难看,上官凌云回头看了眼花轿,捅了捅老爹的后背“父亲,柔儿和孩子们还等着呢!这些人不值得让我们耽误时间。”

  上官诺点了点头示意护卫们分开人群,然后才大步走了进去,望着李大栓冷冷的说道“你说你帮我养儿子,我可是知道当初我的护卫拿了一千两给你,

  是,一千两银子在京城不算什么,可是在乡下可是让一家人好吃好喝的过一辈子了,可是你们是怎么对待的我儿子,怎么对待的孙子、孙女们,

  今天我也在这个日子一次性说清楚,当初皇上听说这件事后,就让人去舞阳县调查过,你李大栓这些年是怎么对待我的儿子。

  你李大栓拿了我定东将军府的银子,竟然虐待我的儿子,”

  上官诺说完对着周围围观的百姓拱了拱手“这李大栓拿了我的银子,竟然虐待的我的儿子,调查回来的人说,我儿在他李家从会走路就开始做家务,

  农村人做家务也正常,可是他李大栓的儿子却可以在家好吃好喝的供着,而我的儿子却没达到他们订下的目标就不能吃饭,

  我的儿子之所以能上两年学,还是族老们坚持才认识两个字,因为先生夸赞两句,他们就让我儿子休学不肯再让进私塾,

  你说给我儿娶媳妇,大家可知道我这儿媳是怎么才娶回来……………”

  上官诺把调查来的事一五一十的叙说一遍,说道最后眼眶都红了,而李大栓想要打断,可是都被上官诺冷冽的眼神给瞪住,因为心虚而不敢多说什么。

  围观的百姓只知道他们对东远候自家不好,没想到竟然这样的虐待,指着李大栓一家就痛骂起来。

  “你们这些混蛋,竟然这样对待我们英雄的后代,老将军一辈子为了玄天王朝驻守边关,他的家人竟然被你们这样的虐待,你们都该死。”

  “这些人真不要脸,竟然口口声声说什么养育之恩,你们配吗?”

  “你们这些人太可恶了,竟然还挑这个日子来捣乱,这是真的不想东远候好呀!把他们赶出去,把他们赶出京城。”

  看着百姓们激动的情绪,上官凌云却挥了挥手让人把李大江扣了起来,见百姓们愣住了就开口解释一句“当年我之所以落水失踪,最后导致失忆都是因为他,”

 文学

  “你们抓大江干什么,我们大江可没有干什么坏事,”李大栓立刻上前把儿子护在身后。

  李王氏望着上官凌云破口大骂“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们就算不是你的亲爹娘,可是我们也养了你一场,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

  上官凌云看着两人冷冷的说了一句“或许你们觉得我对不起你们,可是你们问问你们的儿子做过什么,就算是我曾经欠你们一条命,可是要在四年前就已经还给你们家了。”

  上官诺有些诧异的望了过来“凌云,这中间可是还有什么事。”

  “不关我的事,那件事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也不能怪我,你不能说。”李江那边就已经疯狂的叫了起来,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怕了,当年的事要是让人知道,他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吗?

  不说上官府要弄死他,就连定王爷也饶不了他,不能说,不能让人知道。

  隐没在人群中的中年男子见这些人实在是没用,就被上官老将军一瞪就不敢多说什么,于是压低声音在人群里说了一句“东远候,你这样可是不对,不能因为你们有权势就什么都往别人身上扣,”

  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围的百姓瞪的不敢多说,见事情跟他们计划的不一样,就慢慢的退了出去,看来主子计划的事成不了了。

  李江却因为这句话瞬间抓住了什么,扯开嗓子大喊起来“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以权压人,你不能把什么事都扣在我的头上,我不服。”

  “你不服,你有什么不服,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能把真相说出来,你以为你是谁,我今天不但要为了自己讨回公道,我还要为了我的女儿讨回公道。”上官凌云红这眼睛冷冷道,想起之前明月说的话,他就像杀了这个道貌岸然的东西。

  “李宏,你不能这样做,我可是是你大哥,你这样做对得起爹娘养你一场。”李江见他不为所动立刻就着急了,也不再嚷嚷先是软语相求,随即又威胁起来。

  上官凌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见人群外还有几位御使,就朝他们拱了拱手,然后指了指李江开口说道。

  “他四年多前趁我女儿出门挖野菜,想要把她偷偷绑了卖给人牙子,被我的明月发现逃走,可是一个孩子怎么能逃过一个大人,明月一路逃到江边,

  只有八岁的孩子为了自己的清白,竟然被逼迫的跳江,还好被我及时发现,当我救起明月的时候她都已经奄奄一息,而他李江趁我不注意从背后偷袭,然后把我推入江里,还好我福大命大才捡回一条命。

  我之所以失忆也是因为他的一棍子,你们说我欠你们一条命,我早就还给你们了,可是我的明月不欠你们的,凭什么要被你们随意打杀。”

  上官凌云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都有些不稳,对着李江就咆哮起来,这件事在他心里可是压了不短时间,他心疼自己的女儿,竟然曾经还受到过这样的迫害。

  “爹,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吉时快要到了,我们先把娘亲迎进门吧!至于他们就让京兆府带回去,等婚礼过去后在处理吧!”上官明月脸上带着面纱走了过来,跟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两个丫头,拉了拉自家老爹的胳膊柔声说道。

  她知道爹爹是为了什么这么愤怒,李江对付的人是他,爹爹还能接受,毕竟他们都是大人,可是李江把手伸向自己就不行,更何况爹爹可是还知道他们曾经计划卖了两个妹妹。

  上官凌云见到女儿过来,又听到女儿柔声细语的话语,原本绷着的脸柔和下来“明月,你怎么过来了,”

  上官明月微微一笑,这才看向祖父“祖父我们回去吧!不能让这些人耽误吉时。”

  上官诺也点头,不能让这些人耽误吉时,抬头对刚好已经赶过来的京兆府尹说道“这些人就交给你了,特别是这个人一定要看好,”

  京兆府尹拨开人群走了进来,挥手让身后的衙役把所有人都捆了起来“老将军、侯爷放心,这些人下官会严加看管。”

  另一边司徒轻辰带着人也走了过来,“老将军、侯爷吉时快到了,侯爷还是先请新娘下轿吧!喜乐还不快响起来。”

  辰王一句话让气氛又开始热闹起来,门口的百姓也连连说道“侯爷快请郡主下轿,可不能因为这些人坏了心情。”

  “是呀!侯爷,恭喜侯爷新婚大喜,”

  “恭祝侯爷新婚大喜,”

  另一边司礼也赶紧说着吉祥话,上官云浩带着弟弟妹妹此时已经下了马,被祖父带着进了府,一路上遇到人就乐呵呵的介绍“这是家凌云的孩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上官明华姐妹被二伯母带着朝后院走去,今天不光是母亲进门的日子,也是他们几个孩子正式露面的日子。

  上官明月一进后院就被里面的阵仗给惊住了,后院的花厅里坐着不少的夫人和小姐,每个人都是打扮的雍容华贵,还有那些小姐们更是静心的打扮过。

  大伯母朱氏见到她们过来眼睛一亮,笑盈盈的迎了过来“哎呀!我们家的姑娘终于回来了,”

  花厅里的夫人和小姐们也都回头看了过来,有些位份高的都坐在位置上笑盈盈的望着这边,而那些比李明月位份低的夫人,还有那些没有诰命的小姐们都纷纷站起来,“给明月县主请安,”

  上官明月先是回了一礼,然后这才跟着两位伯母上前给坐在上首的两位老夫人请安,朱氏来到左边的老太太跟前介绍“孩子们,这位是洛王妃,”

  上官明华带着妹妹们福了一礼“明华、明月、明霞、明珠、明娴、明雅给礼王妃请安,礼王妃安好,”

  礼王妃笑眯眯的抬手,“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叫什么王妃,以后就叫姨祖母,我跟你外祖母可是表姐妹呢!来,快过来,这是姨祖母给的见面礼。”

  上官明华几人看了眼大伯母,见她微微点头就从善如流的又福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