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露着奶头被用筷子夹玩:他把她的肚兜撕裂H

2021-11-23 16:52:29情感专区
就连她的脸面,也不曾多给。

  唉,真是个难伺候的主。

  好歹自己在她身边伺候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脾气自己磨得门清,不怕她脾气差,自己有的是办法对付。

  老太太今天倒

就连她的脸面,也不曾多给。

  唉,真是个难伺候的主。

  好歹自己在她身边伺候了大半辈子,什么样的脾气自己磨得门清,不怕她脾气差,自己有的是办法对付。

  老太太今天倒是没有给康婆子难堪,顺嘴说了句,“嗯,是时候用膳了。”

  康婆子应声,急忙出去安排。

  过了一会,康婆子带着俩小丫环走了进来,把端来的膳食放在桌上。

  老太太看过去,一色的葱心绿。

  别说鸡鸭鱼肉,就连一点肉腥都没有。

  “反了你们了!老身就是年纪大了,身份还在这里摆着,竟敢拿这些兔子都不吃的玩意来搪塞老身!你们是胆壮了,还是不想在秦府待了?”

  老太太一脸的怒火朝天。

  简直没法活了!

  伺候的丫环婆子急忙跪在地上,等着老太太怒火消退。

  康婆子上前说道:“小姐,不是这些奴婢不想端鸡鸭鱼肉,只是厨房的人说,鸡鸭鱼肉连同所有的肉汤,都被三小姐带着人拿走了。厨房里只有这些吃食,小姐还是将就着用上一些好了。等厨房做好了,奴婢重新去给小姐拿来。”

  这里也就康婆子还能说得上话。

  老太太眼珠子一翻,说道:“凭什么让老身将就?”

  说完,想起来,之所以让她将就,是因为秦紫苏带着人拿走了所有的鸡鸭鱼肉。

  这个小贱人简直就是老身的克星。

  若是不把小贱人弄死,老太太觉得她就离驾鹤西游更近了。

  “这不年不节的,大房那边过来厨房干什么?大房那边穷的讨饭了还是咋了?”

  过年过节给你们一顿吃的就是高看你们了,没由来的,平时也过来打搅。

  这也就算了,还把老身的食物一起拿走,这还让老身活吗?

  “回小姐,三小姐说了,她们大房那边今后的食材都从厨房这边拿,让厨房以后多准备一些。”康婆子尽力把自己知道的告诉老太太。

  老太太捣了捣拐杖,就想要去找秦紫苏的麻烦。

  小贱人,反了你了!厨房里的东西都是老身和二房这边的,有你个小贱人什么事?

  想到刚刚做的那个梦,重新坐了下去。

  秦紫苏现如今被妖魔附体,什么出格的事都干得出来。

  反正降妖除魔的大师已经在府上备着了,指不定那一天就收了她去,还是忍忍吧。

  老太太垂目,虽然这些素斋素饭实在难于下咽,好歹还有一碗看上去还不错的鸡汤,勉强喝了算了。

  老太太这里度日如年,还能将就,刚请来的老道士可不是来将就的。

  在客房等了一会,不见有鸡鸭鱼肉送来,他便吩咐两个伺候的小厮,“你们两个到厨房去看看,怎么贫道的膳食到现在还没送来?”

  这是要老子饿着给你们府上法事还是咋的?

  两个小厮去得快,回来的也快。

  “回大师,厨房现在没有鸡鸭鱼肉,已经派人出去采买,大师还是再等等吧!”

  两个小厮也是无奈,巧妇尚且难为无米之炊,何况那些厨子还都不是巧妇。

  您就别为难他们了。

  “笑话!你们骗人骗到老子头上来了!”老子这个梗在这两个小厮跟前愣是过不去了。

  两个小厮表示抗议,只不过不敢说出来。

  这可是老夫人和二小姐请来降妖除魔的大师,自己可不敢得罪。

  “老子骗人的时候,你们还在你爹的腿肚子里抽筋呢!”

  老道士越说越是不像话,两个小厮只能受着。

  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来伺候这人。

  “你们府上平时不备鸡鸭鱼肉?”老道士发完牢骚,总算正常的开始问话。

  两个小厮平静了心情,说道:“回大师,平常府上倒是常常不断鸡鸭鱼肉,只不过,今天三小姐去了厨房,把厨房里的那些个鸡鸭鱼肉全都拿走了,这才没办法给大师做膳食。”

  小厮实话实说,接着叹了口气,“唉,不只是大师的膳食没法做,就连我们府上的老夫人,都是用的素菜素饭。”

  你是大师又怎么样?

  常言道,入乡随俗,客随主便。老夫人都是素食了,你比老夫人还高级?

  老道士笑了,只不过两个小厮可没心情欣赏他的容颜,没看到。

  老道士捋着胡须,心中想着:这位秦三小姐还真是有意思,都想要迫不及待的去会一会这位秦三小姐了。

  畅春园里,今天的午膳照例是水饺。

  今天秦紫苏就不再上手,而是站在一旁指挥。

  丫环婆子一起动手,不到中午,就把水饺做好。

  水饺这种膳食,用的食材简单,且省去不少的麻烦。

  关键是,上上下下都能享用,且谁也不用吃主子们剩下的。

  没吃完的水饺,到了晚上,用锅一煎,更加的美味。

  这样的膳食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浪费。

  这不,就连煮饺子的汤,大家都喝的干干净净,抹着嘴上的油,开心的在一起聊天消食。

  白芷最是活跃,站在几个主子的面前,学着秦紫苏的样子,“主子,我家小姐到了厨房,往哪里一站,厨房的管事赶紧的点头哈腰。我家小姐命他们把鸡鸭鱼肉统统拿出来,他们乖乖的全都拿了出来。奴婢随后翻遍了厨房,连一个鸡脚都没给他们留下。”

  以前大房这边总是清汤寡水的,主子尚且如此,下人还能吃到什么?

  如今主子们高兴,下人也开心,上上下下再也不用过清淡的出家人的日子了。

  “也该让他们知道,我们大房这边不是好惹的。”荣氏看着身边的两个女儿,第一次这样说话。

  以前顾忌两个女儿,做事难免掣肘。

  现如今两个女儿都长大了,特别是小女儿,这样的坚强决绝,自己还顾忌什么?

  若是老太太和二房那边来闹,大不了撕破脸。

  荣氏也是武将世家出身,也是火爆的脾气,只是这些年压抑了自己的本性。

  现在女儿不再是自己的累赘,便无所顾忌的要和老太太怼一场。

 文学

“母亲这样就对了。”秦紫苏拉着荣氏说道。

  “我们若是越软弱,她们便会越觉得我们好欺负。他们既然请来了道士,我们就等着他们如何作妖!”

  娘几个开开心心,并没有把道士的到来当做一回事。

  到了晚上,白芷以丢了洗脸盆为由,坚持睡在外间。

  等着白芷睡熟,秦紫苏换上短小的衣裙,拿上竹竿和白袍,重新到了秦紫萱的房顶。

  不是要玩吗?本小姐陪着你。

  秦紫苏拿出道具,把袍子绑在竹竿上,刚要把袍子往下放,就见秦紫萱的卧房外,突然的灯火通明,所有的下人护院出现在了下面。

  糟了,秦紫萱肯定知道那天晚上的白影是人为的。

  这不,今天就给本小姐来了个瓮中捉鳖。

  他娘的!

  都怪自己大意了,没看到周围埋伏着的人。

  她准备丢下手上的道具离开。

  以她的身手,安全离开应该不是问题。

  她刚要站起来,就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

  “玩得开心吗?”

  他娘的!

  你丫的那只眼看到本小姐不开心了?

  “还行,你怎么来了?”可不能在这人面前露了怯。

  “路过。”

  那人淡淡的说着,看了一眼下面,突然揽过她的腰,连同她手上的竹竿袍子,一并抱着,瞬间离开了房顶。

  转了一个大圈,回到了牡丹苑。

  此时,秦紫萱这里的护院有轻功高强的,已经上了房顶。

  他站在房檐上,四下打量一番,说道:“二小姐,房顶上什么没有,也没发现有人离开。”

  刚才明明看到有一个白色的影子,怎么转眼间就没了?

  秦紫萱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房顶上的确有东西,只是在众人出来之后,便消失了。

  她觉得老道士说的那一句话,妖魔鬼怪都是从人的心中长出来的,这句话非常的应景。

  原本府上没有什么妖魔鬼怪,莫不是自己做贼心虚,怀疑是表哥的魂魄前来,这才从自己的心中生出了妖魔来?

  她甚至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冷。

  站在房檐上的人用了轻功下来,秦紫萱看在眼里,觉得眼前这人若是速度再快一点,岂不是就和刚才的影子一番?

  世界上有这么快的轻功吗?

  她做了一种假设,然后再推翻,如此反复,忘了周围的护院和下人都在等着她的命令。

  她思索半天,没有理出头绪。

  等到回过神,天都快亮了。

  此时,手上拿着火把的护院和下人,困得不行,恨不得在地上躺下。

  秦紫萱终于说道:“你们都撤了吧,从今天起,护院的人数增加一辈,若是再有人自由来去,而你们又拿不到人,就赶紧的卷铺盖卷走人!”

  “是!小姐!”护院的队长急忙应道。

  他们虽然不是奴才的身份,也是府上请来的,还不想被人赶了出去。

  他们也是奇怪了,二小姐怎么知道房顶上有人?

  别人不知道,刚才站在房檐上的队长,看得清楚,刚才离去的,分明就是两个人。

  他之所以不敢说实话,是怕秦紫萱说他们无能,连个人也抓不住。

  他说没人,只能说明,二小姐是眼花了,没看清。

  再说了,刚才那两人的速度,就是十个自己,也是追赶不上的,为何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二小姐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这么高的功夫,若是要对付二小姐,一根手指头就足以。

  秦紫苏和那人回了牡丹苑。

  那人放下秦紫苏,自觉的离开。

  秦紫苏先前给人解毒,收了人家的诊金,今天晚上虽然不是自己请人家出手的,到底是帮了自己,连一句感激的话都没说出口,人家就走了。

  这个人情算是欠下了。

  夜里的动静,惊动了住在客房的老道士,他披着宽大的道袍走了出来。

  两个小厮看到老道士走了出去,便跟了出去。

  “大师,您老怎么还不睡?”

  三个人都这么熟了,说话也随便许多。

  “唉,这么大的动静,想睡着,不易呀!”老道士哀叹一声。

  “话说,你们两个,谁过去打探一番,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好似进了贼似的!”

  不是说,出家人不管凡家俗事吗?

  老道长对凡事还是挺上心的。

  这道士本身就和旁的出家人不同。

  别的出家人戒荤腥,这位却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唉!谁让自己命不好,摊上了伺候这位的活。

  一个小厮应了一声,拖拖拉拉的奔了出去。

  另外一个小厮裹着上衣,站在老道士身边,“大师,您老人家说,刚才的可是妖魔作祟?”

  “妖魔?”老道士像是在和傻子说话,笑道:“呵呵,你觉得刚才的若是妖魔,你们秦府的人还能好好的在这里待着?还是说,若有妖魔,老子感觉不到。”

  小厮听到老子这个梗又出来了,赶紧的闭嘴。

  若是可能,他还想把耳朵闭上,只是爹娘生养他的时候,没带这个功能。

  不一会儿,小厮拖拖沓沓的回来了,“大师,刚才二小姐带着护院下人,捉拿贼人,可惜没捉住。孙队长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贼人,是二小姐看花眼了。”

  “嗯,我们回去睡觉!”老道士听了,不置可否的回了房间。

  就这样?

  也不发表一点看法?

  两个小厮赶紧的跟了进去。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

  为了明天的工作,大家都好好的休息。

  老道士回了房间,躺在床上。

  二房这边的目标是大房的三小姐,看今晚上的动静,定是三小姐那边的人到二房这边打探,被提前准备好的人赶跑了。

  看来三小姐的功夫是不错的。

  亏得自己一来就没有生出暗害三小姐的心思,不然,依着三小姐的本领,怕是自己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接下来的戏,该怎么唱下去。

  既要拿到二房的银子,又不能伤害三小姐,老子咋就这么难?

  翌日,两个小厮在老道士的呼喊声中惊醒。

  “大师,您怎么了?”小厮在一旁的小屋躺下不久,便听到老道士的惊叫,又跑出房间,急忙问道。

  眼前的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出家人。

  哪有出家人这样大惊小怪的?

  “老子的白幡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