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嬷嬷花蒂涂药h道具:书包网浪荡H

2021-11-23 16:46:09情感专区
“不用找了。”

  她拎着煎饼果子,扛起麻袋就跑。

  老板震惊加倍!!

  这力气,绝对不是个普通的小萝莉。

  老板再仔细瞅瞅女孩给的那张纸币,竟还是崭新的

“不用找了。”

  她拎着煎饼果子,扛起麻袋就跑。

  老板震惊加倍!!

  这力气,绝对不是个普通的小萝莉。

  老板再仔细瞅瞅女孩给的那张纸币,竟还是崭新的。老板平时最喜欢看警匪片了,脑子里已经有了二十集的剧情,于是他拿起手机,拨了三个数字。

  “喂,110吗?”

  当地警局的同志说:是的。

  老板在线举报:“刚刚有个人扛着一麻袋钱来买煎饼果子,看上去十分可疑。”感觉像抢银行的。

  警察同志问多大的麻袋。

  老板估摸着:“估计能装一床十斤的被子。”那得多少钱啊。

  警察同志问对方的外貌特征。

  “大概一米六出头,是个女孩子,我没看清楚脸,她一直用手捂着,鬼鬼祟祟的。”还有点傻乎乎。

  警察同志又问店址。

  “建设路,步行街。”老板探头观察了一番,实时汇报,“歹徒已经往江边的方向跑了。”

  “歹徒”边跑边回头,扛着麻袋还如此麻利,没一会儿就没影了。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了——

  人家不是歹徒,人家只是个社恐,有点钱的社恐。

  再说说逃课的景见。

  他跟杨清池一道去了杨家,杨家本家的别墅在帝律公馆,帝律公馆是帝都上流圈的聚集地,景见的外公家也在帝律,但自从老爷子去了之后,他就没再去过陆家。

  杨家人口不多,别墅里冷冷清清的,没什么生活气息。车库很大,里面停了好几辆车,大部分都是杨清池的。杨家就他这一根独苗,老爷子惯他惯得厉害,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

  小少爷顺风顺水了二十多年,爱情是他的第一个坎。

  景见没事就喜欢调侃他两句:“你后妈不在?”

  杨清池走出去也是被人称一声小爷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他作为杨家唯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喜怒不形于色是必修课。

  当必修课遇到了体育老师出身的柴秋——

  杨清池一秒变脸:“提她干嘛?”

  他嗓音高了几个度,恨不得拿着喇叭昭告全天下他跟柴秋没有半毛钱关系,偏偏呢,小青年第一次动情,生涩又鲁莽,表情也不会藏,就很虚张声势。

  随便逗一逗,就露馅了。

  景见抬头,往门口看,叫了声:“柴老师。”

  杨清池立马回头。

  门口鬼影都没一个。

  看吧,一逗就露馅。

  杨清池气急败坏:“车不借了,滚!”

  景见不滚,挑车去了,挑着挑着,又往门口看:“柴老师。”

  还来?

  杨清池才不上当,一副天王老子的口气:“我怕她不成?喊她没用。”

  景见抬抬下巴,指门口的方向:“柴老师。”

  杨清池抛了抛手里的车钥匙,要砸人了:“景见,你够了。”

  “晚上没课?”

  是柴秋的声音。

  杨清池手里的车钥匙掉地上了。

  景见抱着手,看戏。

  杨清池好半天才转过身去,又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关你什么事?”

  景见:“……”

  这孩子,活该当人儿子。

 文学

遇到柴秋之前,杨清池有理想型,他喜欢皮肤白的,眼睛要是双眼皮,最好年纪小他多一点,长头发,性格要软。

  大一那年,工商管理专业中途换了体育老师,新来的体育老师是位女老师,叫柴秋。

  柴秋比杨清池大七岁,皮肤偏黑,单眼皮,头发从来没留长过耳朵,性格要强,篮球排球羽毛球,没有她不擅长的。她跑步最厉害,刷新了学校的记录,领奖的时候她亲吻奖牌,比全场的男生都英气。

  杨清池第一次遇到柴秋是在球场,一颗不长眼的篮球朝他的脸飞过来,柴秋伸手接了一下,球掉地上,她运球,一个三分,投进了框。

  全场的男生都在欢呼,只有杨清池像个傻子一样,愣在原地。

  他对一个跟他理想型完全相反的异性一见钟情了。

  上天可怜他茶饭不思了半个月,然后就把柴秋送到他体育课上来了。

  但上天是个滚蛋,让柴秋这样进了他杨家的门。

  柴秋是个很合格的继母,从来不干涉杨清池。

  “玩得开心。”

  她出去了,不打扰继子跟他的同学。

  等人走远了,杨清池踹了一脚轮胎,烦躁得不行。

  景见被他蠢到了:“你就是这样追人的?”

  他死鸭子嘴硬:“谁追她了。”

  景见懒得管他:“你就嘴硬吧,哪天多了个后爸可别后悔。”

  他一脚把地上的车钥匙踢过去:“拿了车赶紧滚!”

  杨家的别墅一共四楼,老爷子住一楼,柴秋住二楼,杨清池住四楼。

  二楼有间书房,是柴秋在家办公的地方。她今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秘书也过来了。

  “董事长和张董已经私下见过面了,张董现在不接我的电话,应该是已经做出了选择。”

  柴秋接手了杨氏的半壁江山之后,跟老爷子分庭抗礼,各位股东纷纷开始站队。

  “你帮我约了一下徐董。”

  秘书叫郑听采,三十二岁,斯斯文文的一个男人。不过他的商业手段并不斯文,他在维加兰卡的商业街很出名。

  “周日你有没有私人行程?”

  柴秋说:“没有。”

  “约周日怎么样?”

  “可以。”柴秋看了看时间,“很晚了,你回去吧,项目报告你邮件发我就行。”

  “那明天见。”

  郑听采从书房出来,下了楼。

  杨清池像个大爷一样翘着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你来我家倒是来得挺勤。”

  郑听采是只笑面虎:“小孩,大人的事情少管。”

  杨清池自从迷上柴秋,就受不了别人说他年纪小。

  这个姓郑的,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跟柴秋说话的口吻哪里像个秘书。

  杨清池还看见过他给柴秋夹菜,就很不要脸,他这个当儿子的都没夹过,轮得到他一个秘书?

  杨清池站起来,仗着身高优势俯视他:“不小了,明年就能拿证。”

  郑听采但笑不语,走了。

  杨清池冷哼了声,一转头,看见柴秋下来了。他转身去倒水喝,全程无视柴秋,等水喝完,他立马上楼。

  台阶走到了一半,他停下来,没忍住,回了头:“你就不能换个秘书?”

  柴秋就事论事:“郑秘书业务能力很强。”

  “他人品不行。”

  柴秋疑惑地看他。

  杨清池最爱她这双眼睛,总是带着气场逼人的锐气,坚毅飒爽,像战场上的女将军。

  他转开目光,不跟她对视,别别扭扭地说了句冷话:“总之你别忘了,你是杨太太。”

  说完他跑上楼。

  柴秋走到别墅外面,接了一通电话。

  “小九爷。”

  天气连着晴了几天。

  周日,商领领去了帝都,热丽传媒的办公室在一栋写字楼的十三、十四层。

  一进去就能看见走廊上贴的照片,好几个都是最近大热的网红。

  商领领走到前台:“你好。”

  前台女士回:“你好。”

  “我找许总监。”

  前台女士问:“你有预约吗?”

  “有,我姓商。”

  “请稍等一下。”

  前台女士拨了个电话,和那边对接了一下。

  几分钟后,一位脖子上挂着员工牌的女士从电梯出来,先问了一下前台,然后走到商领领面前:“商小姐你好,徐总监在开会,我先带你去她的办公室。”

  “好。”

  许总监的办公室在楼上。

  女士刚出电梯门,手机就响了:“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可能是不方便让别人听到的电话,女士暂时扔下商领领,去楼梯间接了。

  商领领等在原地。

  忽然,她听见了摔杯子的声音。

  是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里传出来的声音,里面有人在争吵,是一男一女,争吵的内容听不清楚。

  “明悦兮,老子太给你脸了是吧?”

  这一句,男人是吼出来的,商领领听见了,不由自主地走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