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性过程十分详细的描述: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2021-11-23 16:23:33情感专区
咱俩谁是渣渣?

  就你这棋路,青牛山老槐树底下随便拉出一个来,都能秒杀你!

  真以为我给你两车白吃是没有目的性的。

  我就是在告诉你,就算让你俩车,也一样能赢你!

  

咱俩谁是渣渣?

  就你这棋路,青牛山老槐树底下随便拉出一个来,都能秒杀你!

  真以为我给你两车白吃是没有目的性的。

  我就是在告诉你,就算让你俩车,也一样能赢你!

  手下败将就是手下败将,无论你怎么下,都赢不了我!”

  噗!

  公孙胜喷出一口茶,一张脸憋得像是紫茄子,眼珠子一翻,整个人就无力的瘫在了椅子上!

  “爷爷!”公孙飞扬吓了一跳,老人家心脏不好,不会给气的心梗了吧?

  这办公椅还是能放倒的。

  公孙飞扬熟练的将办公椅放倒,然后让公孙胜平躺在上面,对陈心安说道:“陈先生你帮我照看着点,我去叫医生!”

  陈心安摆手说道:“我在这里,叫哪门子医生!”

  公孙飞扬也反应过来了,对啊,医仙的徒弟都在这里,还要什么医生!

  陈心安站在公孙胜身旁,翻看他的眼睛,然后听了听脉搏,心中也就有了数。

  不是心梗,只是寻常的气怒攻心,大脑一时供血不足而已。

  他扭头对公孙飞扬说道:“学过急救吗?知道怎么抢救这种病人吗?”

  公孙飞扬点点头说道:“龙盾的人都学过这个,当然医术肯定是不能跟陈先生比较的!”

  “不用拍我马屁!现在就用你学过的急救方法给你爷爷施救吧!”陈心安指了指公孙胜说道。

  公孙飞扬愣了一下:“现在?就在这里吗?”

  这种事还分时候分场合?

  陈心安都有点愣神,看着公孙飞扬说道:“不然呢?”

  公孙飞扬似乎有些为难,看了看陈心安,又看了看昏过去的公孙胜,像是下定了决心,狠狠一跺脚,走到了公孙胜的身边!

  然后就在陈心安的目瞪口呆之下,他用双手抱住了公孙胜的脑袋,弯下腰,把自己的嘴,堵在了公孙胜的嘴巴上,不停的往里吹气!

  陈心安都要吐了!

  哥们,你真是个狠人!

  这老头你都下得去嘴?

  这特么是心肺复苏啊!

  不是应该按压胸部恢复心跳吗?

  怎么还啃上了?

  别说,还挺管用,公孙胜呜呜两声,居然醒了。

  看到面前一张长满青春痘消失后留下的疤坑脸,他一巴掌就甩上去了!

  “你干什么!”公孙胜羞愤欲死,连声音都变了强调。

  公孙飞扬擦了擦自己嘴巴,委屈的对他说道:“你刚才昏过去了,陈先生让我用急救法救你……”

  “陈心安!”公孙胜暴喝一声。

  这特么冤枉啊!

  陈心安没好气的说道:“我让你用急救法,是心肺复苏术,可没让你用嘴……”

  “哎呀!那是我理解错了。不过现在爷爷醒了,说明这招也管用!”公孙飞扬陪着笑脸,讨好式的对公孙胜说道。

  公孙胜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一掌劈死自己这个脑子却根弦的孙子,却又舍不得,嘴唇哆嗦了半天,冲他怒喝一声:“滚出去!”

  公孙飞扬哪里还敢待在这,赶紧一扭头,灰溜溜的跑了。

  陈心安坐回了自己椅子上,用手敲着办公桌说道:“公孙不胜,愿赌服输!现在你该告诉我了,我师父到底去了哪里!”

  一听陈心安这么称呼他,公孙胜就感觉自己血压往上飙,他狠狠瞪了陈心安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心安,这事你别掺和,你也掺合不了!”

  陈心安黑了脸,眼睛盯着公孙胜说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人要对付他?你让我撒手不管?”

  “就那几个臭鱼烂虾?如果连这些宵小都对付不了,他还算什么医仙!放心吧,他身边有人,保证他没事!”公孙胜一脸不屑的说道。

  陈心安点点头,站起身来对公孙胜说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了!”

  他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公孙胜愣了一下,这个家伙现在这么好讲话了?

  这念头还没有消失,就见到陈心安拉开了办公室的门,把脑袋弹了出去,大声叫喊起来!

  “医仙的徒弟把公孙不胜又杀了个片甲不留!

  电脑上不是对手,现实中也是渣渣一个!

  我一只手就赢了他!

  以后你们龙盾的老大就叫公孙不胜!

  还说什么自己是业余九段!

  啧啧……”

  “陈心安!”公孙胜喉头一甜,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这王八蛋太狠了!也太损了!

  这是把他这张老脸摁到地上疯狂摩擦啊!

  还特么一只手赢了我?

  谁特么下棋不是用一只手?

  你见谁下棋跟八爪鱼一个样?全身都忙活?

  主要是这孙子这样搞等于要让自己在整个龙盾臭名远播啊!

  公孙胜感觉自己脑子供血又上不来了,冲陈心安骂道:“你别在这里鬼叫!先把门关了,我告诉你就是了!”

  听了他这句话,陈心安半信半疑的转过身来,看着他问道:“告诉我?你不会骗我吧?”

  公孙胜急了:“我是什么身份!我是说话不算话的那种人吗?”

  陈心安撇着嘴斜着眼看着他。

  真不知道这老东西怎么有脸说的这句话!

  公孙胜自己也觉得有些脸上发烫,对陈心安说道:

  “行了我告诉你就是了。

  刚才不愿意告诉你,是不像你掺和到老一辈人的恩怨之中!”

  陈心安将信将疑的缩回了脑袋,关上了门,走到了椅子上做下去,不过却只坐了半个屁股。

  明显就是随时起来,如果公孙胜再不说实话,他就继续打开门到外面吆喝去!

  碰到这么一个无赖家伙,公孙胜是彻底没了脾气!

  姚老鬼这是培养出来一个什么玩意儿,简直能把人活活气死!

  自己倒上一杯茶喝了一口,压了压心头火气,公孙胜看着陈心安说道:“你师父去大西岭了!”

  陈心安皱起了眉头。

  大西岭在京都往西,他在地图上看过这个地方,距离京都城有三百多里。

  关键是那里是一片山区,上面都是遮天蔽日的山林。

  而且全都是未开发地带,他七老八十的跑去那里干什么?

  “他去干什么了?你就让他去?”陈心安急了,蹭的一下站起来。

  公孙胜一脸无奈的骂道:“就你师父那个脾气,你觉得我能拦得住?

  我要是有这本事,他就不会从龙盾出去了!”

  这倒也是。

  老头别看挺洒脱的,到哪都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样子,那都是给别人看的。

  实际上这老头特小气,有仇必报。

  而且特倔强,认准了的事情谁也拉不回来!

  看着陈心安一副心急的模样,公孙胜安慰他说道:“你也别担心,他不是一个人去的,幻神陪着他一起过去的!”

  陈心安皱了皱眉头,对他问道:“我问一下,幻神多大年纪?”

  公孙胜对他说道:“比你师父小三岁!”

  掀桌!

  一个七十五岁的老太太,陪着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头子进了荒山野岭,你让我别担心?

  你的心咋就这么大呢?

 文学

看到陈心安脸色铁青随时爆发的模样,公孙胜表示很无奈。

  那俩货随便站出一个都比他年龄大,按辈分都是他的师兄师姐,脾气一个比一个臭,对他也从来不假辞色。

  你让我怎么办?

  这两天龙盾都派出五百人次进入大西岭了,就是找不到他们。

  怪我咯?

  陈心安强压怒火,看着公孙胜说道:“他们究竟去大西岭干什么去了?”

  “找人!”

  “找人?开什么玩笑!那种荒山野岭找谁?”

  “武圣!”

  噗!

  刚喝一口茶的陈默一口就喷了出来。

  “谁?武圣?你在开玩笑吗?他都死二十年了还找人?那不是找人吧?那是上坟吧?”

  公孙胜黑着脸,用纸巾擦去脸上的茶水,冷冷看着陈心安说道:“谁告诉你武圣已经死了?”

  陈心安一怔。

  确实,师父也从未说过,武圣是生是死的问题。

  从年龄上来看,武圣和师父是同岁,只是比师父大几个月。

  到现在师父都活蹦乱跳的,武圣身体比师父还好,怎么会死翘翘?

  难不成武圣真的还在世?

  可他跑进大西岭干什么?

  公孙胜叹息了一声说道:“当年龙盾内部分成几个派系,争权夺位比较厉害。

  你师父和幻神都对这个不感兴趣,对龙盾也是心灰意冷,干脆离开龙盾,一个去闯荡江湖,一个去卸甲归田。

  那时候幻神和武圣也正好闹别扭,武圣不愿意跟幻神回乡,幻神一气之下,跟他绝交。

  武圣也跑进了大西岭,避世不出……”

  “等会!这里有BUG!”陈心安打断公孙胜,对他说道:“你刚说武圣不愿意跟着幻神卸甲归田,隐居乡野?

  那他为什么自己躲进大西岭,避世不出?

  这不是神经病吗?

  老婆孩子不要,一个人跑进山,这结果还不是一样的?他秀逗了?”

  公孙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骂道:“如果是有病呢?”

  陈心安翻了个白眼。

  可不就是有病吗?

  多明显啊!脑袋有问题!

  不对!

  陈心安眉头一皱,看着公孙胜皱眉问道:“你是说,当时武圣身体出了问题?”

  “对!”公孙胜点点头说道:“我曾经亲眼见到他吐血,很严重的那种!

  我让他去找姚老鬼看看,他却把我打了一顿,还让我不要多说!”

  都过去几十年了,公孙胜提起这事,还是一脸的幽怨。

  看到陈心安在瞪着他,公孙胜脸一红,没好气的说道:“那两年武圣的状态很不对,脾气暴躁了很多。

  对身边的人很没有耐心,经常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他和幻神的感情,也是在那个时候出现问题的!”

  陈心安沉默不语。

  武圣这样的状态,的确是身体出了问题的表现。

  但是不像是生了病,反而更像是练功走火入魔,或者是中了毒。

  因为只有这两种危害,才能引起性格上的变化。

  当然没有看到真人,他也不好瞎做结论。

  公孙胜叹息着说道:“大西岭虽然危险重重,罕无人烟,可是草药多。

  我怀疑武圣上大西岭就是为了寻找能治病的草药去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走,竟然是二十多年!

  这期间龙盾这边派过很多人去找他,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这一次幻神病重,我把她接到了基地,然后想办法通知了你师父。

  没想到姚老鬼竟然把幻神给拐跑了!

  你说我找谁说理去!”

  陈心安也是无语。

  老鬼,你拐走一个小脚老太太干什么?

  难道你忘了你的小蝴蝶了吗?

  不对啊!

  陈心安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眯起眼睛看着公孙胜。

  老头被他盯得心里发毛,气呼呼的冲他骂道:“你贼兮兮看着我干嘛?”

  陈心安鼻子哼哼两声,对他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武圣吐血这事,当时你没有告诉幻神吧?”

  公孙胜脸一红,理直气壮的说道:“武圣都对我动手了,我还敢多嘴?”

  陈心安没好气的冲他骂道:“人家夫妻都因为这个闹僵了,你还管这个叫多嘴?

  公孙不胜,你该不会是暗恋幻神吧?

  第三者插足了?”

  公孙胜一张老脸瞬间就变成了茄子,一脸心虚的瞪着陈心安骂道:

  “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我和幻神干干净净,岂是你这种小屁孩能玷污的?

  当年的事情,是武圣故意要隐瞒,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心安撇着嘴,看着这老头恼羞成怒的样子,心中更是对他充满了鄙夷。

  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什么好抵赖的?

  喜欢却又不敢承认,那才丢人!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

  公孙胜如释重负,喊了一声进来!

  从门外气势汹汹走进来三个人,站在陈心安后面,给公孙胜敬了个礼。

  公孙胜有些好奇的问道:“老赵,老童,老白你们有什么事?

  心安,我给你介绍一下!

  赵山海,童楚南,白铁林。

  龙盾的三大教官,也是杨坚他们的师父!”

  虽然这样称呼他们,可是陈心安看到三个人,也不过是三四十岁的样子,正是壮年期。

  而且一个个都是龙精虎猛的,往那一站,就有一股慑人的气势!

  公孙胜微笑着说道:“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可以先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同事?

  陈心安一脸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公孙胜。

  赵山海上下打量了陈心安一眼,冷哼一声说道:

  “这么快就决定加入了?

  看来龙盾这门槛是越来越低了!”

  童楚南翘起嘴角,冷笑着说道:“那他发的是什么牌啊?金牌还是银牌?年纪轻轻,不会是一来就骑在我们头上了吧?”

  白铁林攥紧了拳头说道:“金牌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得问问我们三个同不同意才行!”

  公孙胜皱起了眉头,对他们三人板着脸说道:“老赵,你们这些干什么?心安初来乍到,你们不要吓到他!”

  赵山海斜着眼睛看着公孙胜说道:“领导,不能因为这个小子受到您的青睐,就坏了龙盾的规矩!

  在这里,你想拿什么牌,得到什么待遇,成为什么身份,都得靠实力来说话。

  如果这个人没有实力,当不起金龙的身份,就算是您特招进来的,也得一步一步从基层特工做起!”

  白铁林冷冷看着陈心安说道:“龙盾可不比其他地方,这里从不讲交情!

  也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就算是特招,你也得有足够撑得起这种资格的实力!

  明白了吗?”

  公孙胜还想说话,陈心安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停!

  别在这里红脸白脸的演戏了,你们这演技,真是……尬死了!

  我根本没兴趣加入你们龙盾!

  你们三个,不就是徒弟被我揍了?

  回去一告状,觉得面子拉不下来,想找我扳回场子嘛!

  直接约战就好了,啰嗦那么多!

  说吧,是一起上还是车轮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