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少妇在宾馆高潮不断狂叫床:能给你撩湿的文章

2021-11-23 16:04:04情感专区
魔族魔君,为了她甚至是放弃了魔君之位,取了魔格,剃了魔骨。

  现在的宋北执,下界曾一起生活过得人,也曾对他动过心。

  就沈初初个人而言,三人之中,唯有宋北执与她最熟悉。

魔族魔君,为了她甚至是放弃了魔君之位,取了魔格,剃了魔骨。

  现在的宋北执,下界曾一起生活过得人,也曾对他动过心。

  就沈初初个人而言,三人之中,唯有宋北执与她最熟悉。

  “我选……宋北执!”

  宋北执?

  彬老头跟黎月对视一眼,纷纷从彼此眼里看出了震惊,没想到这个神女大人最后竟然选择他!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这三人,只有跟他,我才是放松的,快乐的,其余两人的爱来得太沉重,虽说有遗憾,有愧疚,但都是过去了……”

  沈初初也算想明白了,这么久以来,她一直都在神族跟这三人之中纠结,到头来,她从未真正用心做过选择,她应该听从心的指示,放弃过往的一切,重新开始!

  纠结过去,只会令她更痛苦!

  “想好了吗?”

  彬老头严肃的看着沈初初:“这件事可不是开玩笑哦!”

  “我选好了,就宋北执!我听从我的内心!”

  “好,很好!”

  彬老头带着沈初初朝着内阁走去。

  感受到内阁里那澎湃的灵力,沈初初深吸一口气,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内阁。

  “把他放到这阵里面,从今天开始,你要为我们护法!”

  说着,沈初初将珈蓝放在了冰灵石床上,听到这话,她也没多想,转身离开。

  等沈初初一走,躺在冰灵石床上的人,吸收着内阁的灵气,缓缓睁开眼睛,而他胸口上的洞,也在慢慢的愈合。

  而那周围的灵石背吸走了灵力,颜色逐渐变得黯淡。

  “魔君大人!”

  “殿下!”

  彬老头跟黎月半跪在地。

  “枫月,恢复本来样子,看着别扭。”

  珈蓝瞥了眼黎月,下一秒就见黎月变成了枫月。

  而彬老头就这么看着珈蓝银白色的长发默默的变黑,变短,一双紫色的眸子也变成了黑色,如同二十一世纪的男孩子一般无二。

  只是他的样貌依旧是那么俊美,不似普通人。

  珈蓝……宋北执看着自己的手心,内心也分辨不出这倒是做梦还是真实,他拥有其他两段记忆,包括他自身的记忆,他就是珈蓝,渊北,而珈蓝,渊北也就是他。

  “殿下!”

  “魔君大人!”

  宋北执听到两人的呼唤,看了过去:“彬老头,你预测到了这一步?所以当初才……”

  “大人知道就好,切勿说出来!”

  彬老头笑着回答道。

  宋北执闻言,点了点头,既然如此,看来,这彬老头预言的能力比天道还好咯?

  “枫月,我以后跟初初在一起后,你就退休吧,有了她,我也就不会再那般孤寂了。”

  宋北执又看了眼一旁欲言又止的枫月说道。

  “可……殿下……”

  宋北执先一步抬手:“珈蓝早已经是过去式,如今我叫宋北执,是沈初初的男朋友。”

  枫月:“……”

  见他沉默,宋北执深深叹了口气:“如今,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不必跟在我身边,以后,你想去哪儿,也就没人管你了!这样,不好吗?”

  “殿下当初将我这条命捡回来的时候,枫月的生命便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了!”

  宋北执沉默地看着枫月,枫月眼眶微红,都活了万年的人了,竟然还这么感性。

  “枫月听令,从今以后,枫月的生命交托于自己的手上,无论是生是死,别人无权干涉,生命的自由,理应掌管在自己的手上!”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枫月,从今以后,你自由了!”

  宋北执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儿,站起身朝外走去。

  瞧见那人熟悉的背影,宋北执嘴角微微上扬:“我回来了,姐姐!”

 文学


  沈初初听见那熟悉的音调,转过身就见宋北执站在内阁门口,脸上挂起她熟悉的笑,朝着她缓缓张开了双臂。

  沈初初的眼眸越来越亮,她的脚步下意识朝着他跑去,不受控制的与他抱了个满怀。

  熟悉的薄荷香。

  沈初初的眼眶微微一红。

  “你终于回来了……”

  宋北执感受到胸膛的湿润,微微一愣,随后伸出手一下下摩挲着他的背部,轻声安慰道:“我回来了,从今以后,我哪儿也不去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

  两人相视一笑。

  山海自有归期,风雨自有相逢,意难平终将和解,万事终将如意。

  ……

  神族。

  看着殿中两人站定的身影,沈落气得脑袋都大了一圈,他不过是一时没看住,这两人竟然又搅在一起了

  “你们决定好了?真的要云游三千世界?修理三千世界的大小漏洞?”

  “当然了!”

  沈初初一拍胸脯,她可是决定跟宋北执一起云游三千世界,就当度蜜月了。

  “你不怕再遇到个宋北执?”

  沈落见此,挑眉看了眼她,就见宋北执皮笑肉不笑道,冷冷道:“请大舅子放心,有我在,她不会的,对吧,姐姐?”

  沈落:“……”

  这熟悉的大舅子,这要是说他不是珈蓝,他才不信,偏偏他这个傻妹妹却半点没发现。

  “嗯呐,我只要这么一个宝贝,怎么会有其他人呢!”

  沈初初面对宋北执那双十分有威慑力的眸子,郑重的点了点头,只是那语气怎么听都不像是个安分的。

  “对了,哥哥,凤栖跟凤凰的消息你知道吗?”

  沈落闻言,抻着下巴回答道:“听说他们好像是去了其他六界,但具体去哪儿了,我也不太清楚。”

  沈初初点点头,也是,毕竟凤栖还是上古大神,沈落虽是六界之主,却也还是有管不了得。

  “好有,临淮处在下界,你可得派人看好了,可不许放他出来!”

  沈初初嘟着唇,看向沈落。

  她可记得当初她没少受临淮的威胁,如今落在他们手上了,可不得好好的整整他!

  “放心我自有分寸!”

  “行,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沈初初拉着宋北执的手转身朝神殿外跑去,打开幸福大门!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杀了你,再将你炼化,成为我的一部分!”

  梦魇说着,手指渐渐变成爪子,锋利程度不亚于宝剑。

  沈初初眸色一沉,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

  两人战斗的地方有一圈真空层,没人敢靠近,生怕被沈初初跟梦魇误伤。

  沈初初吃力的接下梦魇的每一招,拥有了一族的力量,梦魇的实力已经不是她所能招架的了。

  慢慢的,沈初初就发现自己渐渐处于下风,这也就意味着,三招以内,她就会死在梦魇手下……

  显然梦魇也是发现了这一点,下手的力气越来越大:“红莲业火!”

  随着他这一声怒喝,梦魇的爪子迅速凝聚出一道火光,那蓝色的火焰就如同有了生命一样,直直的朝着沈初初射去。

  红莲业火对灵魂来说就是致命的存在,倘若被碰到,沈初初一定会魂飞魄散!

  沈初初躲过梦魇爪子攻击,下一秒就瞧见被蓝色火焰包裹的莲花朝着她射来。

  “!!”

  沈初初躲闪不及,只能抬起宝剑想要抵挡,那红莲业火却在触碰到宝剑的瞬间,将宝剑瞬间炼化。

  沈初初瞳孔地震,那灼热的温度几乎要将她融化,她下意识闭上眼。

  可预料之中的痛意却没有传来,只听短短的一声闷哼声,沈初初睁开眼,就见珈蓝站在她面前。

  俊美无涛的脸颊上,异常的惨白,一双紫色的瞳孔紧紧的盯着沈初初,银白色的长发无风自动,他浑身冷峻的气质在这片战场上就如同君王般,令人臣服。

  “没事吧……初初?”

  见到沈初初那呆愣又震惊的样子,珈蓝好笑的弯了弯眉眼。

  沈初初心脏“砰砰砰”,心脏跳动的声音,震耳欲聋!

  “啧!”梦魇看着自己的红莲业火被人挡下,有些不耐烦,挑了挑眉道:“原来是珈蓝殿下驾到啊,神女,殿下,我正好一对杀了!这样看谁还敢阻挠我!”

  说着,梦魇手中的蓝色莲花分化成无数朵,只听他一声低喝,数不清的莲花就朝着二人射去。

  “躲在我身后!保护……”

  珈蓝手中的黑色大剑扬起,朝着沈初初说了这么一句,话音未落,沈初初回过神,抬手,一把崭新的宝剑出现在手中,比起上一把,这一把剑显得更加锋利,冷冽。

  “我从不做战场的懦夫,每场都是轰轰烈烈的粉身碎骨,你不是善类,我也不做好人。”

  沈初初神情坦然自若,就如同宣告着她的主场,但这番话落在珈蓝耳朵里,却是笑了。

  她这算是认可自己了吧?

  珈蓝苍白的脸上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好!既然如此,这一切,就由我陪你一起终结!”

  说着,两人抬起手,共同抵御梦魇的红莲业火。

  那一朵朵蓝色的火焰莲花,撞击在两人的光罩上,逐渐分崩离析。

  梦魇脸色难看,原有个沈初初就有些棘手了,现在还来个珈蓝……本来他还站在上风,现如今……

  梦魇皱着眉头,脑子飞快转动,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

  他杀了鬼族,只得了个红莲业火,倘若给他更多的时间,灭了其他族群,他也不至于会这么被动……

  手中的红莲业火对灵魂才有高额伤害,可对活生生的灵魂却没什么大用……

  而这一场战斗,突破口就在沈初初身上,只要杀了她,他就不信珈蓝不会受影响。

  想至此,梦魇眼眸一眯,伸出手,红莲业火就像是不要钱一样,朝着珈蓝射去。

  趁着两人专心对付珈蓝面前的业火,梦魇眸子一闪,另一朵威力更强的莲花绕到了沈初初的背后。

  梦魇咬牙,控制着业火朝着沈初初袭击去,他低声咒骂了一句:“你去死吧,沈初初!!”

  业火不只有对灵魂的高额伤害,还有他一半的力量,这一击哪怕是有身体的活人硬生生抗下都会一命呜呼,更何况是沈初初这样的元魂呢!

  “小心!”

  珈蓝时时刻刻注意着沈初初,自然就发现了她身后就离她几厘米的业火。

  沈初初听到声音,偏过头,顷刻间,两人便调转了个位置。

  紧接着,就见珈蓝如同破碎的布娃娃,猛的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珈蓝!!!”

  沈初初震惊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切,大脑宕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身前梦魇的攻击不停,沈初初只能下意识抵挡,眼角余光却在珈蓝身上。

  “珈蓝!!你撑住!等我杀了梦魇!!我……”

  沈初初急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眶瞬间红了一圈,一滴泪掉了下来。

  珈蓝身体破了一个洞,他的嘴角流出血,见到沈初初为他流泪……珈蓝却像是没有痛觉一样,勾着唇笑了笑:“这样……也算还你一条命了吧……”

  “珈蓝……珈蓝不要说话!!”

  沈初初眼角余光看着珈蓝,乞求似的开口。

  “曾经……我受人蒙蔽,害死了你,如今……咳咳……也算是偿还了……这样,你……不要再恨我了,好吗?”

  “不恨,不恨,我不恨你!!珈蓝……你不要死!!我不准你死!!”

  沈初初听着他这时候的话,泪水再不受控制,一滴滴滴落下来。

  “对不起,还有……我爱你,姐姐。”

  说完最后一句话,地上躺着的人,再无半点生息。

  “珈蓝!!!珈蓝!!”

  沈初初双目猩红,感受不到珈蓝的生命体征后,手下的力量增强。

  “啊啊啊啊啊啊!!!”

  绝望的尖叫声响彻整片战场。

  突然,魔族某间屋子里,合着眼的少女就像是受到了指令,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朝外走去。

  而那些小红纸人见到仙女醒了过来,寸步不离的贴在仙女的身上。

  沈初初的尖叫声似要穿透耳膜,令人难以招架!

  梦魇捂着耳朵,皱眉看着沈初初。

  他原本还在庆幸珈蓝死了,万万没想到,沈初初竟然因为珈蓝的死,变得这么强大!!

  霎时间,一阵红光闪过,刺激的人睁不开眼!

  红光退却,梦魇缓缓睁开眼,就见沈初初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浑身充满了强大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