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大山里的性欢生活:颈腰挺过那层薄膜

2021-11-23 15:46:24情感专区
以后可是要吃亏的。

  也真是不知道,那些所谓一夜七种不同品味的麻辣烫,是怎么实现的,金刚肾吗?

  就是同一类山珍海味,他吃了几次,肾脏的负担也是有一点。

  睡了一觉,他

以后可是要吃亏的。

  也真是不知道,那些所谓一夜七种不同品味的麻辣烫,是怎么实现的,金刚肾吗?

  就是同一类山珍海味,他吃了几次,肾脏的负担也是有一点。

  睡了一觉,他的精神已经恢复,但也是觉得一个晚上若运动太多,也受不了,顶多就是三种不同口味的麻辣烫。

  “前台吗,半个小时后给我送个双人份的早餐。”

  在出门跑步之前,未免等下老婆睡醒饿了的许仁山,电话预约了半小时后的早餐送餐服务。

  “老婆大人,可以吃早餐了。”

  海边跑了一圈,回到别墅的时候,刚好和送早餐过来的服务员遇见,许仁山走到卧室看着熟睡的大美人,用最直接的方式唤醒了对方。

  “我还要。”

  被甜蜜的窒息唤醒的师玉璇,抱着老公的脖子,满脸笑容地继续送上自己的温柔。

  美好的一天,从起床开始。

  “奇怪,许木头今天怎么又不来了?”

  周一一大早,准时来到健身房的李彦妃看着空荡荡的健身房,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有些疑惑地问了下迎上来的私教:“包教练,他怎么没来?”

  “许先生说,这几天有事,暂时不过来。要过来的话,提前一天发我信息。”

  听了这位白富美的问题,比较熟悉的包佳慧自然知道对方问的是谁,笑着回答道。

  “他有说几天吗?”

  眼里闪过一丝失落,李彦妃追问一句。

  “那倒没有明说。”

  “哦。”

  一个早上没精打采地运动完,回到家的李彦妃无聊地躺在沙发上追着剧。

  不知过了多久,李彦妃打开手机微微,看了下朋友圈,整个人猛地坐了起来。

  点击图片,放大,看着那身穿长袍的许木头和民国风邻家姐姐的合影,李彦妃仔细端详着许木头嘴角的笑容和眼里的温柔,眼泪忍不住滑落,滴在了沙发之上。

  许木头第一次拍艺术照的机会,给了别人。

  想到这里,李彦妃都没有了追剧的兴趣,伤心地点开了当年和许木头一起看的《冬日恋歌》,一边看一边流泪。

  “累不累?”

  拍完一组刺绣礼服造型,许仁山把打开的矿泉水递到美女老婆面前,关心地问道。

  已经是五月底了,崖州作为华夏最南方的城市,温度已经不低,在太阳底下呆个几分钟都能出不少汗。

  不过,崖州这边的气候有个好处,站在阴凉处就能快速消暑,丰富的水汽也让内地城市的地气不会出现在这里。

  “不累。”

  放下手机,师玉璇摇了摇头,拿起湿巾给老公擦了下额头的汗水。

  “这里拍完了,我们等下去娱支洲岛玩一下。”

  国外定购的服装要下午才空运到崖州,暂时没有拍摄安排的许仁山提出了接下来的游玩方案。

  “好啊。”

  现在不是什么节假日,也不是周末,娱支洲岛的游客并不多,许仁山倒是不需要刻意去保护穿着泳衣的美女老婆。

  戴好两只浮袖,腰间绑一个跟屁虫,做好安全工作的许仁山小心翼翼地下了水。

  “呵呵呵......”

  看着帅气老公怕水的模样,身穿连体泳衣的师玉璇捂着嘴直笑。

  她没想到,平时里有着超乎年龄稳重的老公,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

  童心渐起的师玉璇,游过去拉住了老公的手:“老公,我们去里面一点。”

  “我觉得这里差不多了,反正没几个人。”

  感觉到脚已经碰不到地面,没有怎么害怕的许仁山配合着发出了点担忧的话语。

  旁边有一圈深水区的球状漂浮物围着,远处还有救生员观察,两个浮袖外加一个跟屁虫,许仁山觉得自己的安全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保障,不会水也是丝毫不慌。

  倒是仅有的个位数男顾客,还有那个坐在高处的男救生员,目光始终停在他美女老婆的身上,让许仁山略微有些小不爽。

  “没事,里面一点的水更干净。”

  不容老公分说,师玉璇拉着对方的手,往那深水区护栏游去。

  “这里水有点深,注意安全。”

  来到最边缘的深水区,许仁山从后面抱住美女老婆,说着‘胆怯’的话。

  “没事,我保护你哦。”

  用手拍了拍水,没有意识到什么的师玉璇笑着安慰老公。

  这样的保护感,让她心里很是满足。

  同样的,在水中不同角度地体验老婆的美好身材,许仁山觉得有不一样的满足。

  “老公,我们等下去潜水,怎么样?”

  玩过了水,换好衣服的师玉璇和老公坐在海边的太阳伞下吃着椰子,想起之前导游的推销,随口提了一句。

  “行啊。”

  这里的潜水只是十多米的深度,不算深潜,许仁山倒是可以接受。

  蹦极、跳伞、深潜,这三样是许仁山绝对不会去碰的。

  生命只有一次,容不得任何意外。

  “可是你不会游泳,没事吗?”

  “没事,我们玩的带氧气瓶的休闲潜水就行。”

  “那我们走吧。”

  ......

  看着一身潜水衣的美女老婆,许仁山发现这制服诱惑的开发任重而道远。

  就是那个培训的潜水教练,能把目光移开,话语更流畅一点,就更好了。

  玩过潜水,吃了午饭,许仁山和老婆回到酒店别墅休息的时候,在对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你的想法好奇怪?!”

  听了老公的话,师玉璇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对方,眼底深处却是潜藏着一抹笑意。

  五分钟后,换上了一身粉红色泳衣的师玉璇靠在卧室门边,朝不远处的老公勾了勾手指。

  接下来,自然是一阵狂风暴雨,惊涛骇浪。

  ......

  “小妃,你王叔有个哈佛毕业的侄子,去年回国创业,目前还做得不错,你要不要去见见?”

  听到妻子说起女儿的状态,李成默特地赶回来吃午饭,吃完后特地和女儿坐在客厅聊了两句,顺口又说起了个相亲的事。

  他能猜到,女儿的状态很可能和感情问题有关。

  想必,能找到一个新的对象,就能转移女儿的注意力,重新找到生活的动力。

  “好啊。”

  有些没精神的李彦妃听了,随意地点点头。

  “如果你不愿......行,那我让人安排。”

  刚要劝说一下,李成默愣了愣,没想到女儿竟然同意了。

  以前说了好几次,女儿都毫不犹豫地拒绝,没想到今天竟然同意了!!!

  第一时间,李成默就让人联系那个年轻海龟。

  吃什么晚饭,直接约个地方喝下午茶,免得夜长梦多,女儿突然反悔。

  看着老爸打电话安排相亲的时间地点,缩在沙发上的李彦妃拿出手机,给某人发去了一条微微信息:“许木头,我要去相亲了!”

 文学

大半个小时的运动完毕,小睡了个午觉,许仁山醒来的时候,看着美女老婆还在熟睡,就随手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下。

  当他点开微微看到最新的未读信息时,许仁山的心莫名一疼。

  前世多年的联系,许仁山也知道李彦妃在父母催促下前去相亲,每次回来都会和他分享相亲时的趣事,后面自然没有任何结果。

  很多时候,知道对方心意的许仁山都想主动迈出那一步,可惜现实的差距让他望而生畏。

  恋人未满,尚且还能做朋友;恋人分手,只会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短暂的失神回忆之后,许仁山回复了一条信息:“预祝相亲顺利!”

  若是这辈子李彦妃能早点找到人生的归宿,许仁山心里也会多一丝安慰,少一分愧疚。

  发完信息,许仁山内心一阵感慨。

  16年的羁绊,或许应该早点画上一个句号。

  心痛只是一时,一辈子的时间还很长,人生要学会往前看。

  “几点啦?”

  正陷入沉思中的许仁山听到美女老婆温柔的问话,回过神来看了下手机:“四点了。”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换身衣服,去拍照了。”

  换了个角度趴在老公怀里,身心满足的师玉璇说了一句。

  “嗯,我们准备一下。”

  感觉到老婆的美好身材,许仁山的手指忍不住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好啊。”

  没有去反抗老公的亲热,缓了一阵的师玉璇才娇笑着从对方怀里起身,前去换上意国刚空运过来的婚纱。

  而许仁山也是换上了白色衬衫和一身黑色西装,虽然不是私人订制,但穿上去很是合身,几乎没有什么瑕疵。

  毕竟,是价值六位数的衣服,单位是欧元。

  “许先生,这西装真像是为您量身定制的,我还没见过比您穿西装更帅的男人。”

  为大主顾整理好西装的边缘,第壹工作室的女助理一脸感慨地说道。

  “是吗?!”

  拉了下衣袖,许仁山看了下全身镜里的自己,不得不承认穿西装的那个男人真帅。

  走出换衣间的门,许仁山看到不远处走出房间门的美女老婆,眼神忍不住增加了50%的光感。

  不得不说,英吉利的婚纱设计别具一格,蕾丝和珍珠点缀得恰到好处,完全突出了美女老婆身上的优点。

  “老公,你真帅!”

  同样的,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老公,师玉璇忍不住把心里的感慨说了出来。

  单纯穿衬衫的老公,已经够帅了,穿上正装的老公,又是上了一个台阶,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即便当年在哈佛求学之时,那位每日穿着西装、被誉为‘最帅西装代言人’的威廉教授,也不及老公现在的八成。

  若是那位家里经营着百年服装品牌的女同学看到她的老公,估摸着会重金上门求代言。

  “老婆大人,也是我见过的最美。”

  面对美女老婆的夸赞,伸手牵住对方手心的许仁山也是不吝啬自己的赞语。

  “......”

  一旁的两位女助理,再次受到了上万吨暴击。

  杭城的某家高档咖啡厅里,简单穿了身连衣长裙的李彦妃来到约定好的包厢,见到了一身银色西装的高档海龟。

  “你好,我是王志成,英文名Jeremy。”

  见到进来的白富美,王志成眼前一亮,自认颇有风度地起身做了个自我介绍,顺便伸出了自己的手。

  早就听二伯说起这位李家姑娘长得很不错,没想到如此精致,超乎他的想象之外。

  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太平,以后的手感和孩子的口粮有些问题。

  不过,相比对方的身家,与他足以门当户对,这些都不是重点。

  “你好,我是李彦妃。”

  伸手一触即分,李彦妃没有太多的打量和介绍。

  这个海龟穿得很精神,但是和她的许木头一比,差了不是一个档次,那西装的银色看着还有点骚包。

  “李小姐,想喝点什么?”

  自认绅士风度十足的王志成叫来服务员,示意让对面的美女点单。

  “焦糖玛奇朵,热的,半糖。”

  没有去看菜单,李彦妃直接说了一个款式。

  “贵宾,您好,我们这里没有焦糖玛奇朵,只有玛琪雅朵,口感是一样的,您看换成这个怎么样?”

  听到对方的要求,女服务员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解释着,心里却忍不住多了点玩味。

  她当然清楚,焦糖玛奇朵是外面很多小店铺的标配,包括什么小资的星巴克。

  但她们这里是杭城最顶级的咖啡馆,一杯咖啡三位数起步,哪里会用那种通俗的名字。

  估摸着,这个打扮精致的女孩只是来相亲蹭饭的,那手边的爱马仕大概率是A货。

  “我就想要焦糖玛奇朵,有问题吗?”

  没有理会女服务员的话,心情不太好的李彦妃直视对方,平淡地确定一句。

  “好的,您请稍等。”

  被对方的目光盯着,女服务员不知为何有点莫名的心虚,也没有反驳对方,微笑着退了下去。

  没想到,这个A货妹子竟然还自我感觉挺有理。

  为了饭碗,要忍耐。

  “李小姐,你平时都喝什么咖啡?”

  没有理会女服务员的小插曲,知道对方真实身价的王志成微笑着开启话题。

  在国内读大学的富家女,果然没有什么太高的品味,像他们出国留学归来的就不一样……

  “焦糖玛奇朵。”

  “……”

  并不在意对方什么反应,心里怎么想的,李彦妃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王先生,既然我们是来相亲的,我就直接一点,问你几个问题。”

  “李小姐请问。”

  以为对方被自己风度折服,王志成信心十足地等待下文。

  哈佛毕业的他,要才华有才华,要颜值有颜值,要家世有家世,没有什么能难倒他,想必是无数少女心目中的梦想老公人选。

  只不过,他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而已,谈个一晚上的人生倒也不是不行。

  “你会做饭吗?”

  “……”

  听到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信心满满的王志成愣了一下,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这不应该问什么年薪、房子、车子和未来规划吗?

  问做饭,这是什么套路。

  “要求降低一点,你会烧烤吗?”

  看对方愣神的样子,李彦妃就知道对方不会,继而降低了要求。

  “……”

  又被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的王志成立马回答道:“我家里有请厨师,如果你想吃烧烤的话,我可以请一个精通烧烤的大师傅回家,专门做给你吃。”

  说完之后,王志成为自己的急中生智点了个赞。

  他也是刚回过神来,对方可和那些普通的小女生不同,十几亿的身家根本不需要考虑男方这边的房子、车子和票子,反倒是更注重生活的品质。

  不愧是家境优渥的富家女,有品位。

  “你会打篮球吗?”

  在心里画了两个X,李彦妃继续问道。

  “我在哈佛时的主要兴趣爱好是橄榄球,还是哈佛橄榄球俱乐部的终身会员。”

  说起这个,王志成微笑说着有些谦虚的话。

  在英吉利那边,橄榄球运动员才是最高大上的。

  更何况,哈佛大学橄榄球俱乐部的终身会员,可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你会开卡丁车吗?”

  “什么卡丁车?”

  “你会唱粤语歌吗?”

  “不会,我会英文歌曲。我觉得英文歌曲旋律……”

  “那你会自己创作歌曲吗?”

  “……不会。”

  “你会游泳吗?”

  “这个我会。”

  “不好意思,我喜欢不会游泳的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