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新疆老熟女厉害(听说贵妃是个受 gl)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23 15:40:40情感专区
“儿孙自有儿孙福,至于下一代,爹老了,眼看是顾不上了。”

  王满仓还是舍不得最出息的儿子受委屈,只能委屈其他孙儿了。

  崔屠户往他的方向一瞧,意味深长的说道

“儿孙自有儿孙福,至于下一代,爹老了,眼看是顾不上了。”

  王满仓还是舍不得最出息的儿子受委屈,只能委屈其他孙儿了。

  崔屠户往他的方向一瞧,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么多年,妹夫还是那个妹夫!”

  王满仓铁青着脸不说话,他真的想一拳头把这张惹人厌烦的脸捶扁。

  王鹰几个兄弟有些心寒,自家爹娘真是铁了心了。

  眼看事情定下,崔屠户冷哼一声去看望女儿去了,他的乖乖也不知道受了多大的罪。可恨妹婿一家没一个好东西。

  留下王家一家人面面相觑,等崔家人全部离开以后。

  王满仓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怒不可竭的掀翻了炕桌,东西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简直欺人太甚!”

  说完,他像是被掐着脖子似的,咳嗽起来,整个脸通红通红的。

  其他人被吓得大气不敢出。

  只有王曜阴沉着脸,嘶了一声,细汗从额头沁出:“爹,我先回房去了!”

  “娘,你帮我去找点药来,我过几日还要出门会友,商量考试的事情!”

  崔氏心疼的想上前摸摸他的脸颊:“你舅舅真是太心狠了,打得这么重,儿啊,你快快歇歇去,娘去给你烧点水去!”

  王鹰见大事不妙,拉着丁氏就跑。后面传来崔氏难听的咒骂声。

  “老三媳妇,你个懒婆娘,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的东西,还不快去烧水!”

  丁氏额头只觉得有些突突,她有些不想忍了。

  崔氏别看年纪大了,可腿脚利索,三两下就追上了她。

  崔氏狠狠的拧了一下她的胳膊,丁氏疼的跳了起来,当下不干了,反正现在也分家了,死老太婆休想拿捏自己,真当是阮湘那个傻子!

  她用力的挣脱开,一溜烟的跑了。

  跑了……

  跑了……

  跑了……

  崔氏脑子里一直不停的在翻滚着这两个字!

  掌家多年的她有些回不过神来,等她意识到自己以后再也不能随意辖制儿媳妇时,脸色阴沉的快要滴下水。

  只是王鹑早就跑远了,她没有发泄的对象,狠狠的吐了一口痰,叫上自己的宝贝闺女,去了厨房。

  “快煮几个蛋,给你四哥等会滚滚伤口!”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关心之一意。

  王芳儿了然在胸:“知道了,娘!”

  丁氏回到屋里,揭开衣袖,胳膊上青黄一色的淤痕,让她破口大骂,只是她没敢大声叫喊出来。

  “死老太婆,真的是刻薄到头了,我真是上辈子做了恶孽,才在她的底下讨生活,幸好老天长眼,让我脱离了这虎狼之窝!”

  丁氏还像模像样的朝四方拜了拜,嘴里念念有词:“感谢菩萨!感谢佛祖!”

  王满仓不理会院里的其他人,淡定的去了自家老四的屋子。

  王曜跪在王满仓面前,气愤的捏紧了拳头,眼光隐隐有泪水闪动:“爹,都是儿子不孝,今日让爹受了如此奇耻大辱,爹!”

  王满仓也是心有不甘:“爹没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只要你能考上秀才,爹就算被人戳断脊梁骨,也是愿意的。”

  “爹……这回我可算把舅舅得罪了和干净!”

  “哼,没事,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你放心,你舅舅那人……嘴巴紧着呢!”

  “老四呀,爹以后就要靠你了,你一定要争气呀!”

  父子俩个低声的探讨起以后的日子。

  王满仓有些发愁,他里不停的捻着烟杆,王曜也是心不在焉,指腹不停的揉搓,父子俩个各怀心事的坐在一起。

  沉默了一会之后,王曜语气有些躲闪:“爹,你知道的,我那个房子住你和娘是可以的,但是弟弟妹妹不能够,孙氏要看就要生产,家里的屋子不够住!”

  “嗯,你放心,房子虽说给他们,却也没说什么时候,我看他们谁敢撵我走!”

  王满仓这是打算耍无赖了!

  没错,现如今王曜里一分钱也没有,还要准备赶考的盘缠,总不能靠着媳妇的嫁妆过日子,那外人该怎么看待他这个秀才女婿?

  王满仓一片慈父之心,皆为了王曜打算。

  王曜现下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让他养着二老,那是不能的。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他知道他的窟窿该从哪里填补了。

 文学

隔了几天,阮湘才从柳氏的口中得知王家那一摊子烂帐,她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活该~

  进入十月份以后,村民们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他们要开始收割玉米。

  这跟阮湘了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她家所有的地都租了出去。

  王家院里。

  王满仓正愁眉不展,往年都是一大家子合力将地里收拾干净,自己所说辛苦,可如今……

  老大一个人还有小舅子帮忙。

  老三那个懒货,不对,这几日看他进进出出,同丁氏两个人日日去地里,也算是改邪归正了。

  至于老五,一天到晚没个人影,地里的活计都让他看着办!

  他怎么看着办?他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今天一天才堪堪掰了一亩地的玉米,玉米还是老大驾着车给送回来的。

  崔氏在家里一边整理着玉米,一边骂骂咧咧。

  本来就稀疏的头发,眼看着头顶更稀了,花白的头发现如今也是一丝黑的地方都看不见,因为这几日的劳作,衣服看起来也没那么整洁,整个人看起来凄惨极了。

  崔氏没想到临老临老,自己还得日夜亲自上阵,她每日都会流一筐眼泪,按照她的说法来说,就是这样。

  她生的儿子全部都是白眼狼。

  老四王曜也不知道怎么从中操作,第二日,便带来了七八个壮汉,也就三四日的功夫,就把地又重新种上了。

  只不过除了一开始王满仓掰的那些玉米,剩下的全都不见了,包括老五王鹏还有王芳的那两亩地。

  因为养眼哦要去府衙考秀才去了,那边的信还没我及时寄过来,王曜无奈,只好回村里找王满仓。

  “老三你个王八犊子!”崔氏一看见三儿子,就气不打一出来,随捡了个玉米棒子就扔了过去!

  王鹑差点被她砸个正着,还好他反应灵敏。

  王鹑自打出生以来,从没有这么累过,当下有些不耐烦:“娘,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还是说你从哪里拣的我,你快跟我说我亲生父母在哪里?”

  我去,这下子可让崔氏吃心了。

  “你个王八犊子,你不是我生的,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个混蛋,快去找你亲爹亲娘去吧,我还能省不少粮食!”

  崔氏伤心极了,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孩子,现在对他这个亲娘一点顾念都没有。

  “呵,那娘你真行,隔几年你就从石头缝捡个人来!”王鹑回嘴怼道。

  “滚滚滚!快滚远点!扯犊子呢!别赖在这里,快把你儿子都带你哪里去!”

  “明日我是不会再给他们管饭了,让丁氏那个懒婆娘回家伺候孩子们!”

  “嘿嘿……”王鹑又开始嬉皮笑脸。

  “娘说的这是什么话,丁氏还要下地呢,我都好几日没吃过热乎的饭菜了!”

  “孩子们也是想跟您亲香亲香!”

  “阿呸~我不管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挠你个满脸开花?”崔氏也是下了狠心。

  王鹑闻言,立马停住了嘴,他娘还真是不好惹的。

  “娘,儿子今天跟您一起吃呗,你就可怜可怜我,你看这几日,我都瘦成什么样了,你也知道,丁氏的艺,连猪都不如,娘~”

  王鹑把脸凑到崔氏面前,一个大老爷们还像个小孩一样,撒着娇。

  可谁让崔氏吃这一套呢。

  她一巴掌打到了他的头上,只是没有什么力气:“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我前世真是欠你们的!”

  “想吃也行,把粮食扛过来,我和你爹可不白养你们!”

  “娘,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咋那么偏心?”

  “呵,你不是我生的,都说了,捡来的,咋的,听不懂人话!”

  崔氏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厨房。

  王鹑,终究是错付了,他娘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对付!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粮食扛过来吧!”

  “这几日,他和丁氏都是凑合着吃,孩子们他也顾不上,反正他老娘总不能饿着孙子们,大郎二郎也被他撵到地里去了,两个孩子眼睁睁的瘦了一大圈。”

  看着三儿子背来的粮食,崔氏走上前,拍了拍布袋子,才堪堪露出一点笑容:“算你还有些良心!”

  她又对着大房的方向,呸了几口:“不像那些个丧了良心的,自己吃肉,让爹娘啃窝头。”

  崔氏一边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她是真的被老大一家伤透了心,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大看着自己这个亲娘那个眼神,那是拿她当仇人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