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揉捏小核情趣道具|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2021-11-23 15:32:07情感专区
 “周……”

  阮星晚打断他:“江先生不是说了吗,应该很多人都好奇你为什么会死而复生,我也很好奇,不如说说看。”

  闻言,江云逐脸上的

 “周……”

  阮星晚打断他:“江先生不是说了吗,应该很多人都好奇你为什么会死而复生,我也很好奇,不如说说看。”

  闻言,江云逐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看向了门外。

  人群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来了记者,把刚才江云逐的话,一字不落的录了下来。

  此刻,他们正在悄无声息的往外移动,准备离开这里。

  江云逐转身道:“阮小姐不妨问问,他们敢让我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吗。”

  不等阮星晚开口,江竟尧便疲惫道:“都别再说了,今天是爷爷的葬礼,让他安安静静走完这最后一程,不行吗?”

  一旁,江初宁张了张嘴,到底是没说话。

  江竟尧对江家一众人道:“刚刚江云逐所说的那些,并不属实,关于这件事等葬礼结束后,我会给诸位一个解释,麻烦请各位看在已经逝去的江家老爷子和老太爷的份儿上,暂且不予追问,等参加完葬礼再说。”

  江竟尧都已经这么说了,其他江家人虽然有疑议,但也没再开口。

  这时候,有手下匆匆走到江竟尧身边道:“老爷,出事了……”

  江竟尧皱眉:“什么事?”

  “祠堂……起火了。”

  江竟尧猛地看向江云逐:“是不是你做的!”

  江云逐笑着举起双手:“我可是一直都待在这里,怎么能赖在我头上。”

  “你简直是……”

  “大哥难道没有发现,有个人,始终不在吗。”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众人才发现,似乎一直没有看到江上寒的身影。

  江云逐又道:“据我所知,江上寒一直都想要把江玥接回来吧,甚至为此不惜和各大族老反目成仇。不过也不奇怪,江老爷子都已经做到那种地步了,把手伸到了南城,江上寒只是杀了几个族老,现在趁着老太爷去世,烧了祠堂毁了那些不成为的规矩,坐稳这江主的位置,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次,没等到江竟尧开口,江初宁便喊道:“你胡说!”

  江云逐看了过去:“宁宁。”

  江初宁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往前了一步:“这些老规矩本来就已经不该存在了,但江上寒从来没有想过要和那些族老反目成仇,他也有在和他们商量,人更不是他杀的……”

  “如果没有他先把那个阿姨接回来,你今天又怎么可能站在太爷爷的灵前说这些话?”说着,江初宁又有些哽咽,“二叔,你不要再这样了,既然你都已经回来了,我们就不能好好……”

  江云逐笑了声:“宁宁啊,二叔知道你和江上寒有婚约,但也不能这样盲目的相信他。他现在只是对付那些族老,下一步的目标就是你爸爸。你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吗?”

  周辞深淡淡道:“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在转移视线,先是江老爷子,再到江老太爷,现在又是江上寒,你的目标,不就是江家家主的位置吗。”

  “周总说笑了,我从来,不去肖想别人的东西,也不会踩在任何人的尸体上,得到不属于我的一切。”

  “那是因为,你想了也得不到,轮到谁,也轮不到你。”

  江云逐嘴角的笑僵了僵,目光带了几分冷意。

 文学

周辞深道:“怎么不继续说了?”

  江云逐推了推眼镜,不冷不淡道:“周总好口才,我自然不是你的对手。”

  与此同时,祠堂那边又传来消息,火势已经控制住了,只有外围受到了一点损害,牌位并无大碍。

  江老太爷的葬礼,也正式开始。

  出乎意料的,江云逐全程没有再说任何话,神情安静淡然,倒真像是来参加葬礼的。

  而江初宁,跟着她爹离开了。

  阮星晚拉着周辞深走在后面,小声道:“江上寒呢,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江云逐他……”

  周辞深道:“你觉得,江云逐想要做什么。”

  阮星晚摇了摇头:“就像你说的那样,他一会儿针对江老爷子,一会儿针对江老太爷,一会儿针对江上寒,现在又……我看不出来。”

  周辞深唇角勾了一下:“正因为如此,他仇恨的,是整个江家。”

  阮星晚没太明白:“整个江家?”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被悄无声息的驱除出江州。”

  到了墓地,周围的谈论声减少。

  气氛变得庄严沉重了起来。

  江云逐站在那里,眼镜被他取了下来,用丝巾缓缓擦拭着。

  没过多久,江竟尧抱着骨灰坛走出来,江初宁则是跟在他身后。

  江云逐重新戴上眼镜,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江竟尧走到了众人面前,正要说话时,骨灰坛里却传来了急促的滴滴声。

  他神色一变,反应迅速,大喊道:“有炸弹!”

  说话的同时,把骨灰坛往远处一扔,拉着江初宁转身就跑。

  众人大概都没从这个变故中反应过来,面面相觑了一阵,看到江竟尧扔了骨灰坛,这才有人跟着跑。

  一个两个三个……

  顷刻间,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惊恐的想要逃离。

  可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嘭的一声巨响,尖叫声瞬间此起彼伏。

  几乎是在炸弹爆炸的那一刻,阮星晚就被人护在了怀里,将那震耳欲聋的声音,隔绝在外。

  她紧紧抱住周辞深的腰,身体微微发抖。

  周辞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低声安慰道:“没事。”

  他抬眼扫去,目光带了寒意。

  爆炸之后,整个墓地一片狼藉。

  江家不少人都受了伤,再无往日的风采。

  而江云逐依旧站在那里,看着爆炸的那个方向,脸上的笑意更深。

  仿佛是在欣赏他的得意之作。

  江初宁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旁边的人,惊慌道:“爸爸……爸爸你没事吧?”

  江竟尧道:“我没事。”

  他起身,也看向了始作俑者。